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轮回剑谱古怪

作者:聆郎 来源:纵横中文网

*

荒无人迹的小路,树枝缠绕,苍翠的树叶拢成一片阴翳,池水静谧,不泛起一丝涟漪。

幽蓝近乎诡异的池水上漂浮着桃红色的绫罗绸缎,浮萍下一簇簇乌黑细丝,黎缈伸手抛开那抹桃红,忍不住后退几步。

池水下是一张惨白的人脸,闭着眼睛,神情痛苦,胸口处不断渗出血迹。

黎缈盯着那张脸只觉眼熟,女子蓦然睁开眼,伸出冰凉的手一把勾住黎缈的脖子将她拉下水。

铺天盖地的水窜进鼻息,意识越来越模糊,幽蓝的池水渐渐变黑,渐渐成了巨大的黑色漩涡,慢慢的,慢慢的吞噬着她。

耳畔不断回响着水流的声音。

哗啦哗啦。

. . . . . .

“姑娘。”

车帘被阿豆掀开,车厢里原本闭着眼睛小憩的人蓦然睁开眼睛,被光线刺了眼睛,她微蹙着眉头,忍着眩晕环顾四周。

“姑娘这是又梦魇了?”阿豆面露担忧,她掏出手帕替黎缈擦汗。

此刻黎缈那白皙的额头正冒着冷汗,两鬓的乌丝被浸湿,贴在腮边,面色微白,显然是受了惊吓。

梦魇?

见是熟悉的场景,黎缈的身子放松下来,靠着车厢摇了摇头,她摸着手腕上那串菩提子,垂下眼眸,显然心情不快。

是梦,也不是梦。

那池水下的那张脸她认得。

是自小与她交好的窦姐姐。

自从接到窦姐姐溺死在华清池的消息,她就一直反复做着这场噩梦,也说不清缘由,她也希望全都只是一场梦,可窦姐姐确实是死了。

黎缈抿着唇,她离开盛京不过两年,就已经物是人非。

阿豆见黎缈没有再开口的意思,便也识趣地不去过问,姑娘想说了就会说。

“要到侯府了?”黎缈开口问道,她伸手将车帘拉开,磅礴的雨水从车顶倾泻下来,在眼前形成一帘水幕。

哗啦哗啦。

是雨声。

黎缈靠在车厢壁上,眉梢染上一抹烦闷。

她讨厌水。

伴着滚雷过去,豆大的雨砸了下来,尘埃散尽,盛京街道很快水蒙蒙的一片,视线所及之处皆是雨雾。

这雨下得急切,来得毫无征兆,街道上顿时人仰马翻,皆顾不得收拾好物件寻个邻近的屋檐躲雨,屋檐下的地方太狭隘,人又多,顺着青瓦滴下来的雨水多多少少打在躲雨的行人身上,沾湿了衣襟,人们互相推搡抱怨起来,闹闹腾腾的。

嘈杂的人声混着磅礴的雨声,车厢外头正热闹得紧。

黎缈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这样的热闹了,两年来她一直在寺庙后房静养,见过的人屈指可数。

“姑娘,咱们也去避避雨吧。”阿豆见黎缈有兴趣地盯着外面看,清冷的神色柔和了一些,“这里离侯府也不过小半个时辰的路程,前面就是家客栈,姑娘以前最爱吃他家的菜,正好也去尝尝。”

黎缈抬眸看向不远处挤满了人群的酒楼,匾额上题着“第一香”三个烫金大字。

阿豆也顺着她的视线看了过去,抿着唇笑,“这客栈的名字还是姑娘开玩笑时起的,倒是没想到店家还真用上了。”

黎缈嘴角这才浮起浅浅的笑来,“走吧,倒是有些怀念了,不知道味道变了没有。”

肚子倒是不饿,就是嘴里馋得紧。

她一向是无肉不欢,可在云顶寺的两年都不曾沾过荤腥,她在寺里几次三番想将古潭里养的几尾锦鲤抓来吃了,却总被小沙弥防得死死的。

不过两尾鱼罢了,小气得很。

在那儿的日子简直是度日如年。

黎缈将还在酣睡中的狸花猫拦入怀中,“正好化安也应该饿了。”

避雨的行人们正百无聊赖地闲谈着打发时间,疾风暴雨之中,“哒哒哒”的马蹄声传来,吸引了行人们的注意。

华丽的马车离得越来越近,逐渐映入视线,缓缓停靠在眼前。

行人们停下攀谈,皆皆朝着那辆马车看去,那棕红色的高头大马神清骨骏,毛色发亮,内行的人一眼便可识出这是千金不得一匹的汗血宝马。

离得稍近的行人依稀看清了那马车背后的徽标,神色肃穆起来。

是威远侯府的。

威远侯如今正是陛下身边的红人,权势滔天,寻常人难得一见。

行人们来了兴趣,皆踮着脚尖探头探脑,想看看从这马车上下来的是贵人。

从马车上下来的青衫女子身形清瘦,她举着油纸伞立在一旁等着,一张脸看起来平平无奇,颇有些清汤寡水,顶多算是清秀,但嘴角那颗美人痣却给她添了几分韵味。

青衫女子伸出一只手将从撩开车帘的女子扶下来。

在视线触及到那抹正红色时,周遭的人呼吸一凛,目不转睛地盯着黎缈看,神色变得古怪起来。

红衣女子看起来不过二八年华,正穿着一袭正红色的春衫,脖子上带着锦鲤铃铛银项圈,乌发如墨,披散下来如同上好的锦缎,泛着珠光。

细白的皮肤,脸颊肉嘟嘟的,有着尖尖的小下巴,弯弯的乌眉,唇角微翘,天生带笑,一双猫儿眼,瞳仁稍大,眼白少,眼尾上扬,显得有些呆板。

那模样,像极一只慵懒的波斯猫儿。

是个极其讨喜的模样。

她正一手举着油纸伞,一手搂着一只酣睡中的狸花猫,朝着这方走过来。

黎缈路过屋檐下避雨的行人时,留意到他们古怪的神色,心头起疑。

有人低低叹了口气又摇了摇头,似是无奈,有人面色紧绷着,眼神躲躲闪闪,在黎缈转过头的时候,他便偏了头移开视线。

亦有人讥讽嘲弄,似乎在笑她不知好歹。

黎缈有些不舒服,在那个容长脸高颚骨的女人面前停下脚步,她转过脸,淡淡瞥了一眼那个女人。

那女人连忙收了讥讽的表情,埋着脸,缩在人群之中。

黎缈眉头微蹙,将油纸伞收了起来。

她抬眼环顾了一眼周遭的人,皆是灰扑扑的一片,颜色太暗了,似乎少了些什么。

天也是灰蒙蒙的,乌云笼罩,分不清晨午。

两年不见,这盛京竟变得如此怪异了。

因着下雨,屋里很昏暗,好在店家点了蜡烛给大堂里添了些光线,黎缈跨进门槛的时候,客栈大堂里坐了满满的人,甚至抬了柜子搭建临时的桌子。

堂中正吃吃喝喝的客人们恍然瞟见那抹红衣,挑菜的动作一滞,也向门口的黎缈投来打量的目光,神色古怪,一如店外的人。

店小二小跑着过来,他瞧见了黎缈一身富贵的打扮,知晓不能轻易得罪,只能恭恭敬敬点头哈腰,“这位姑娘实在对不住,店里已经没座了。”

黎缈瞧见那几张临时搭建的桌子时心里就有预料,倒也没再说什么,有些失望地道,“阿豆,走吧。”

她话音刚落,坐在角落里的一个老者忽然开口,“姑娘若是不嫌弃,不妨到老朽这来坐。”

老者一身麻衣蕴袍,眉目慈祥,看起来再普通不过。

“多谢老丈。”黎缈毫不拘泥,朝着老者道谢,径直走了过去。

大堂中不少客人的目光也都随着她的身影过去。

“姑娘这是许久不到盛京了?”那老丈见她不拘小节,面上露出一丝笑意来,他取了一个干净的茶杯替黎缈斟茶。

他虽是在问,用的却是肯定语气。

“老丈何以见得?”黎缈接过茶杯,笑着道谢。

“你看看这酒楼里坐着的客人和外面那些避雨的人,不觉得少了些什么?”老者摸了摸胡须问道。

黎缈依言看了一圈,猫儿眼里带了几分迷离,是觉得有些少了什么。

明明答案呼之欲出,但却怎么也抓不住那个点。

“那些人的怪异同我许久不到盛京可有干系?”黎缈问道。

“姑娘可曾见着第二个穿红衣而行的女子?”

老者轻轻一点,黎缈便觉得通透起来,她摇了摇头。

没有看见,莫说是女子,男子也不曾见到。

一丁点红色也没曾见到过。

“老丈,这是什么缘由?”黎缈蹙着眉问道。大宋繁荣昌盛,又正值盛世,百姓都喜欢艳丽的服饰,以红色为甚,两年前这盛京街道上放眼望去,不管男女,穿什么红的都有。

今日,却是只有她一人穿红衣,赫然醒目。

“这两年来,民间都传着一句话。”老者的神色忽然变得凝重起来。

一阵带着湿气的凉风吹了进来,烛光忽闪忽闪,映出他眼角深邃的皱纹,阴冷的湿气窜进衣襟里,掀起一层鸡皮疙瘩。

老者低沉沧桑的声音传来,如同重锤打在心鼓上,震得人头皮发麻。

“恶鬼在人间,勿着红衣行。”

延伸阅读

芦苇丛里的小乌龟在线阅读第八节  http://www.newload.cn/anwp.shtml
玄风非常庆幸,庆幸这样的神功是在自己的手里,要不然他就是稍微想想,就觉得害怕。眼珠转

我可能不是人[全息]之第十章  http://www.newload.cn/d9i5.shtml
与此同时,站在镜头外的《这就是rapper》节目组的几个编导也均是倒吸一口凉气。他们

史上最强掌宗在线阅读第十章  http://www.newload.cn/srgf.shtml
“季、季扬天这是叫你去约会吗?!”下课时间,教室最后排,陆缁行猛然发出一声尖叫。“嘘

神与橡皮檫第10章在线阅读  http://www.newload.cn/n4mg.shtml
雅思压抑着自己的欲望,这是和以前对象分手后第一次离一个男人这么近,心里有些许紧张,也

仙道求索在线阅读第十章  http://www.newload.cn/6qlc.shtml
在刘羽眼里叶鹏简直就是一个传奇一样的人物,自己来周氏集团这么久都没有提升过职位,可就

重生之八零后高手进化论在线阅读第7章  http://www.newload.cn/blfe.shtml
严歌看到封肃发来的消息已经是下午7点了,她看了一下照片,是汪怜发造谣贴的证据,有了这

英雄长剑在线阅读狸猫搤鼠  http://www.newload.cn/bi30.shtml
窗外渐渐亮了起来,一对鸳鸯仍自交颈而卧。猛然间,一阵如狂风暴雨般碰碰敲门声,自殿外响

尸兄之每日抽奖之夜会(6)  http://www.newload.cn/b3ul.shtml
321宿舍里。“她是阿紫,我最最亲爱的妹妹!”刚回到宿舍,莫语嫣就兴高采烈地给宿舍人

魂界八荒侠之大者那个把蟒蛇放出来的女孩(2)  http://www.newload.cn/ueef.shtml
几个月眨眼般过去,暑假开始了。达力似乎终于从那次生日中的惊吓中缓和过来,又开始了他日

佩妮的回归歌声引爆全场(第一更,求收藏)  http://www.newload.cn/bc9s.shtml
陈研希短暂失神后,打趣着刘奕菲。“奕菲,眼光不错啊,难怪你和他走得近。我平时觉得他是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国漫大师在线阅读第四章

    04王玥儿病了。那日从熙梧堂回来,就病了。先是发热,烧狠了就说胡话。大夫请了,药也喝了,却没有什么用。后来人倒也醒了,却一日比一日消瘦。老太太来过好几趟,一趟比一趟沉默,一趟比一趟焦虑。王玥儿病成这样,似乎把她的心挖出来,在地上磋磨了个来回。“你这个死丫头啊!”老太太抱着王玥儿,拍着她的背,老泪横流

  • [火影]我的内心毫无波动在线阅读第9章

    坏笑了一声,林秋说了句“好”,就拿着毛巾去了浴室。当然,这一幕会被后期给剪掉。摄像师们,也不敢跟过去!“林秋……”“谢谢……”浴室中,热芭绯红着脸,轻轻打开门。看着门外的身影,热芭心跳奇快,眼神逐渐飘忽起来。而在林秋的视角,这一幕则显得极为美好。热芭从浴室中探出玉手,半张脸躲在门后。门缝中,蒸汽腾腾

  • 红颜折在线阅读第3章

    时间慢慢流淌,林一的生活依旧还是那样忙碌,已是寒冷的深冬,地上堆积起厚厚的雪,温度低的离谱,人人出门都裹上厚厚的外套,恨不得天天待在有暖气的屋里,而林一还是每天早出晚归,身体却渐渐地有些吃不消了。这一天他早上起床只觉得头昏脑涨浑身无力,自己量了体温发现已经发烧到了38.5度,原本只想吃两颗药睡一觉的

  • 急诊科医生:学霸国医第十章在线阅读

    “欧迈克尔老师……你又双叒叕把门弄坏了!”就坐在门口的一位学生指着因为欧迈克尔的大力开门,而从他的手掌中心开始向边缘裂开的门,无奈的说道。“啊!!!!!我又双叒叕要被扣工资了!”欧迈克尔原本意气风发的精气神瞬间萎扉不振起来,失魂落魄的靠在门框边。全班学生包括林苍都用一种无语的目光看着欧迈克尔,每次都

  • 万界最强反派在线阅读第二章

    巷子很深,九拐十八弯,安晓蕾住在最深处,见不到阳光的地方。这地方又阴又冷,安晓蕾刚刚搬进来的时候,笑说这地方简直就是老鼠栖息的下水道。她说这些话的时候,奶奶在一边抹眼泪,说什么真是苦了安晓蕾了,从小金枝玉叶长大的,最后却什么都没有,还沦落到这样的地方来。最后还是安晓蕾一边将沉重的箱子搬入布满尘土的房

  • 大唐之合成天下第一章在线阅读

    据说在日本,夏天结束了就是一夜之间长大的意思。夏天结束了,那是恋爱无疾而终的征兆,那是青春消失殆尽的季节,那是从梦想跌入到现实的分界点,来不及跟夏天挥手告别的仓促人生。年轻时也对世间万物充满期待,眨眼间就落入了平庸之海。这个世界的无可奈何如烟在学生时代自然早已有所领悟,只是她没想到这样的感觉会在如烟

  • 霸总替身妻的玄学日常在线阅读第三节

    顾北辰救下了小狐狸,把它带回了自己的公寓。自从他高中毕业考上了大学,父母就在大学附近给他买了套房,所以即便他突然带着小动物回家,也没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顾北辰将小狐狸放在了沙发上,起身进了厨房,然后拿出了医药箱。小狐狸歪着头疑惑的望着他进进出出,不知道他要干什么。直到他将医药箱的瓶子拿出来,向它靠近

  • 非人类秘史在线阅读第1章

    极西之地,十万大山,无边无际。十万大山边缘有一座小城名为天河城,人口约几十万,由于靠近十万大山,天河城还算繁荣。凌家,天河城三大家族之一。尤其是这几年随着凌家四爷凌天的强势崛起,凌家已经有天河第一家族之称。凌家后花园草地上躺在一个小男孩,男孩约莫只有七、八岁模样,看去虎头虎脑,只留着板寸短发,圆圆的

  • 胭脂谋略五陇城

    军情紧急,风行营一行人马没有修整,浩浩荡荡便到临潼郡郊外。五陇城,离潼关也五十里。陈程将军站在五陇城城外大喝喊:“守城将领!开门!”“阁下止步?来者何人?”将甲残破,满脸灰土的守城将士,拿出长枪指着陈程将军喊道。“我乃李靖大帅麾下风行营参将陈程,前来助防五陇城!”“有何为令!”“李靖大帅军令。”说话

  • 再世虚荣在线阅读第1节

    夏夜,微风阵阵,树影婆娑,月下楼阁,静然安眠。一阵小风吹过,帘栊轻扣,几分清凉透进屋来,令人惬意得忘记了白天的燥热。趁着凉爽,最好是躺在床上舒舒服服地睡上一觉,可偏偏有那种不识趣之人,就是不肯让人好好地安歇。菊南山庄外,一阵宿鸟惊飞拍打翅膀的“扑啪”声过后,一道黑色的人影向着庄外的密林急掠而来。在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