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家教]目中无人之两件事(6)

作者:琉璃微凉 来源:晋江文学城

对月阁是京中文人雅士最常聚集的地方。现在大虞国运昌盛,百姓安居乐业,文人雅士们的小日子更是一个过得比一个滋润,所以对月阁的生意也自是格外兴隆,经常座无虚席。

春日融融,对月阁的生意依旧红火。

但阁内喧闹的声音很快就因一个女子的到来,变为了一小簇一小簇的窃窃私语。

“呦,这不是夏家姑娘吗?”

“是啊,可真漂亮。只道是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去去去,改改你这动不动就吟诗作赋的臭毛病!”

夏砚梨看着人满为患的对月阁,眼皮跳了跳。

这宁云清约什么时辰不好非要约午时刚过,正逢这帮人吃饱了撑着没事做,在这八卦呢。

她心知肚明这群人常常议论的对象其中就有一个她,于是靠着墙边将自己的存在感降到了最低,期盼着最好不要引起太多人的注意。

然而这些都只是妄想。

她几乎没走几步路,便发觉身边的高谈阔论,在她可以辨别出的范围内降低了音量。

夏砚梨硬着头皮继续往前走,所幸雅间离大门的距离并不远。

当她终于如释重负的将雅间的门关上,一回头,便撞入了一双含笑的眼瞳中。

今日的宁云清穿了一件玄色的金线常服,衬得整个人气度不凡。他的脸庞与容朔不同,没有温润柔和的华美,只有棱角分明的冷毅。但此刻他的脸上带着笑,让那张冷俊的侧脸好似也暖上了几分。

夏砚梨看着宁云清带笑的眼睛,心情却不大好。

她从那双眼睛中看出了一丝幸灾乐祸。

她不相信宁云清不知道这个时辰是对月阁中人最多的时候,也不相信宁云清不知道她近日几乎成了京中人最喜欢谈论的对象。

毕竟上次宁云清不情不愿见她时,约的时辰是午时。而对月阁只提供茶与点心,不提供午膳,所以午时人是最少的。

经过自己的一番分析,夏砚梨一口咬定了宁云清就是想看她笑话,面色更是阴沉了三分。

然一边的宁云清却拨弄着桌上空着的茶杯,一副兴致盎然的模样。

“夏姑娘的消息果然准确,如今岭川的疫情得以缓和,全倚靠了夏姑娘的一副菩萨心肠。”

夏砚梨岂能听不出宁云清言语中的调笑之意。

且不说就算她不把这个消息透给宁云清,容朔也会派人去解决岭川的疫情,更何况这疫情缓和下来也是多亏了那位医师,她顶天了也就算得上是个传话人,让疫情得以缓和的时间早上了两天。

宁云清说什么全倚靠她,怕是在笑她竟因一时意气,将容朔邀功的机会就这样让给了承昭王府。

不过夏砚梨不在乎,反正容朔根本就不知道她知道这个消息,所以她的举动也算不上背叛,更不会招来容朔的猜忌。

宁云清见夏砚梨依旧一副面无波澜的模样,对她又好奇了几分。

上次夏砚梨口中容朔与楼二姑娘私通的事,他也派人私下去查过,不过也不知是容朔藏得太好,还是根本就无此事,他派出去人全都无功而返。

秉着这份好奇,宁云清开口又道了一句:“夏姑娘给了我一个这么大的消息,可是想从承昭王府求些什么?”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就说到点子上了。

夏砚梨心下一喜,面上却是不动声色的温温一笑:“砚梨没什么要求,只求世子允我两件事。”

宁云清挑了挑眉,示意她继续往下说。

夏砚梨眸色淡淡,看不出情绪,只一字一句的道来:“其一,我想求宁世子的一份庇佑;其二,我想求宁世子教我剑法。”

听闻此话,宁云清的神色缓下许多。

本来他听闻夏砚梨要求两件事时,脑中都响着警铃,生怕这次的事是她在容朔的授意下为了设计承昭王府而做的。

可细细一想夏砚梨的要求,宁云清在放心之余又多了几分疑惑。

夏府家大业大,深受圣上重视,就算夏砚梨与容朔有了嫌隙,也轮不到道来他这找庇佑啊。更何况整个京城谁不知道夏家姑娘从小在老神官手下练剑,一身剑术甚至比圣上身边的暗卫都更好上几分,让他教她剑法?她到底意欲何为?

宁云清怎么想怎么没道理,骨子里的多疑又让他对眼前的人产生了一丝戒备。

夏砚梨猜到了宁云清会怀疑她,于是携了一抹浅浅的微笑解释道:“宁世子也知道圣上对容朔的喜爱,砚梨虽与容朔不和,也不能连累夏府大张旗鼓的与容朔对着干。若承昭王府能在容朔报复砚梨之时,多帮衬着点砚梨,砚梨就感激不尽了。”

她的眸色极为澄澈,其间宛若有夹着花雨的暖风拂过,一片诚挚与温和,让宁云清不免信了几分。

夏砚梨话题一转,继续说道:“至于剑术。想必宁世子也知道,砚梨那日刺了容朔一剑后便高烧了三天,整个人都烧糊涂了。昨日拿剑的时候,竟觉得手也有些抖,怕是对以前学的东西也记不太真切了,所以才想求宁世子帮砚梨寻回那些或许忘却了的招式。”

夏砚梨特地加上了‘或许’二字。表明了自己烧糊涂后,也不太知晓自己是个什么水平,为之后可能会见到她一塌糊涂剑术的宁云清打了支预防针。

宁云清听着夏砚梨这话好似有几分道理,又看到了少女眼中的一片真诚,想着她终归也是帮了自己不少,不忍再疑夏砚梨,便允下了她的请求。

夏砚梨想着自己算是抱上了宁云清这条大腿,开心的就像中了一百亿的彩票,但面上还是保持着端庄的笑容,对宁云清道了个谢。

而宁云清看着夏砚梨原本低沉的秋眸突然泛起了明媚的光,心下也跟着明朗了几分,勾起一抹笑道:“那明日便在城郊那片竹林见吧,练剑也方便些。”

自午后见过宁云清,夏砚梨一回府便将搁置许久的流霜剑重新擦拭了一遍,吓得双燕还以为她与承昭王世子起了什么冲突,劝了她半天。

夏砚梨眉眼弯弯地拍了拍双燕的手道:“我知道你一心为我好,但我明日只是要与宁世子去练剑,并不是与他结了仇。”

双燕歪了歪脑袋,一双杏眼尤为可爱:“姑娘不去找老神官看看您的剑法吗?怎么去找宁世子?”

夏砚梨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我大病了一场,剑法也生疏了许多,怕老神官看到了心气不顺,于是叫宁世子陪我先练练。”

双燕想不通许多事,比如姑娘为何会与宁世子的关系一下好了起来,又比如姑娘为何不再惦念着少神官,但她还是懂事的点了点头。

“梧叶,你沉稳些,明日留在府中,切记不可让任何人知道我去找宁世子的事情。”

夏砚梨虽嘴上说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但实际上防的只有容朔一人。虽然她知道容朔大抵是防不住的,但还是想做一下垂死挣扎。

梧叶点点头,便下去替夏砚梨明日的出行做准备,剩下双燕一人叹了口气,似自言自语也似在询问她的喃喃道:“姑娘真的变了许多,以前就算少神官身侧有北舟与南渡两人,还是坚持日日陪在少神官身侧,生怕少神官有什么闪失。如今病了一场,不仅不去见少神官了,反倒与宁世子亲近了许多。”

“是变了。”夏砚梨的秋眸沉了沉,有几道凌厉的光一闪而过。

从刚看到那段剧情的难以接受,到弃文后心灰意冷的绝望,她发现她与原先的夏砚梨经历的竟是一模一样的心境。

她不否认作为一个读者入戏太深不是好事,不过,她这不是穿过来了吗?

变成了夏砚梨之后,她才深刻的发现她不能算是理解原先夏砚梨的心情,而是完完全全感同身受了夏砚梨的一切遭遇。

这对于一个读者来说很奇怪,但夏砚梨没工夫细究。

她又拿起流霜剑细细的擦拭了起来。

无形中,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又来了。

仿佛她就是夏砚梨本人,坐在床榻上仔仔细细地擦拭着流霜剑,她的耳畔仿佛响起了容朔的声音。

“阿砚,我不喜欢看你擦剑。”

之后是自己的声音。

“容朔,没有人喜欢杀人,但手上沾染鲜血的人只有我一个就足够了。”

她听到容朔低低的笑了一声,很温柔却夹杂着深深的无奈。

“阿砚,难道你觉得我手上沾染的鲜血比你少吗?”

她能感受到自己的身躯僵了片刻,然后以一种极为颤抖的声音问容朔。

“容朔,你到底在做什么?”

而后是冗长的沉默,直到她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阿砚不需要知道这些。阿砚只需要知道,我会保护好你,就足够了。”

容朔温热的呼吸仿佛从她的耳畔拂过,一阵一阵的惹起心中的涟漪,无限蔓延。

夏砚梨猛地清醒了过来。

这段回忆,不属于小说。

她突然很害怕,这种害怕源自于未知。

她已经隐隐感觉到自己身上的一切都很不对劲。这段回忆,就像是属于她本人的回忆一般,自然而然的就浮现在了眼前。

她看着自己擦拭着流霜剑的手,就像是下意识的,突然呢喃着说了一句。

“我到底是谁?”

延伸阅读

北大青鸟教育培训加盟  http://www.chian-chian.com/68qz.shtml
北大青鸟教育培训作为IT职业教育的先行者,北大青鸟IT教育创新的职业教育理念和业务经

前益壁纸加盟  http://www.chian-chian.com/s7ej.shtml
前益壁纸不仅产品优势出众,同时总部还将为加盟商们提供的支持和保护,让加盟商们能够在家

森林氧地板加盟  http://www.chian-chian.com/zx4.shtml
森林氧是意大利马得莱国际木业集团高端品牌,集团总部设在香港,中国大陆品牌运营总部设在

墨炬加盟  http://www.chian-chian.com/pqcg.shtml
墨炬墙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义乌市墨炬电子商务商行的诚信、实力和产品质量获

辣香居重庆酸辣粉加盟  http://www.chian-chian.com/fig.shtml
重庆辣香居是一家致力于帮助广大餐饮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的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公司包括特色

品璐加盟  http://www.chian-chian.com/dky7.shtml
品璐小饰品总部经销批发的项链、耳环、手镯、戒指、发饰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

沃点麦苗面条加盟  http://www.chian-chian.com/uct7.shtml
沃点麦苗面条加盟沃点麦苗面条加盟总店健康事业部传承古代养生术之精粹与超现代化的设备设

爱婴康加盟  http://www.chian-chian.com/n9jm.shtml
爱婴康奶瓶由台州市黄岩欧亚塑料厂(爱婴康)生产,属于婴幼哺喂(奶瓶)系列产品。台州市

艾维家纺加盟  http://www.chian-chian.com/auy7.shtml
艾维家纺始终把为消费者打造健康舒适的家居生活为己任,坚持以人为本,顾客至上的服务理念

洁雅加盟  http://www.chian-chian.com/akml.shtml
洁雅小饰品总部经销批发的饰品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与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白莲花两朵之新的交易

    墨影还是理智战胜了冲动,最后收起了兵器。卓哥拿着曹元彪的人头,再看了看,于是对伍天麟说:“抱歉,他是我们的雇主,现在他死,自然不用杀你了,告辞。”伍天麟:“你们走得了吗?”卓哥:“我们刺客小队,只是收人钱财替人消灾,与你无冤无仇。”伍天麟:“来来来,你们过来,既然大家这么有缘,就坐下来,好好谈谈,交

  • 无限之我是一拳超人在线阅读?

    前一天晚上校工已经布置好考场,每张桌子的桌角贴着考生信息。因为是转学生,所以郁辞坐在最后一个座位上。文瑜廷和程故说着话进门,但燕棠没有跟他们在一起。程故在教室中间停下,文瑜廷继续往教室角落走。“嘿,燕棠哥哥,好巧啊,你吃早饭了么?”文瑜廷当着燕棠的面,一口一个“咱们哥哥”叫得欢,真单独面对郁辞的时候

  • 清穿之二太子在线阅读第1章

    天地初始,万象混沌,寰宇间精华和糟粕并生并存,电闪雷鸣之际,苍穹大地间遄出两条身子圆长,晶莹剔透的灵物,在广袤的天域间盘桓翔飞。其一者吸天地之精华,身色日渐金黄泛光,名曰黄龍;另一者啜天地之糟粕,身色日渐黢黑暗淡,名曰黑龍;黑龍啜取天地糟粕,黄龙吸天地精华反哺天地,自此,万象更新,众生相伴相生,天地

  • 九千面之拜师

    在炎黄域有三大帝国,分别是初云帝国、北皇帝国、扇罄帝国,三个国家呈三足鼎立之势,互相争斗。而其他的中小国家,则各自选择成为三大帝国的附属国,形成了三个利益集团,由于实力相当倒也相安无事。而左言所出生的永盛国则是北皇帝国的一个附属国,永盛国很小,国土面积仅有二十万平方公里,人口约有三千万。虽然算不得炎

  • 穿越花千骨之霓漫天之天生体质,半兽之体

    【前一章的应该是魂道以下不能感应到魂元,我写成了人魂道,其它的人魂道都改成魂道吧,不好意思】太阳升起,灵空山好像仙境一般,云雾缭绕,几股青烟五云雾融合,把山里里外外遮掩个遍,从远处看去,就像一个烟团,但就算是这个也无法把人的心情与战意隔绝,在几里之外就能感受到浓浓的战意,今天.弟子会开启.今天在弟子

  • [快穿]后妃记事簿在线阅读江亭怨

    杨文渊自山西蒲州出发,一路向东南进发,但见路上哀鸿遍野,百姓流离失所,到处都是饿死的白骨,人间宛如森罗地狱!杨文渊心中难过不已,一是为这些无辜百姓感到难过伤心,还有一个就是但觉他自己也是七尺男儿,却无法为百姓做些什么而感到自责。若是朝廷没有这些暴、政徭役,也就不会有人造反,百姓也就不会因此遭受此天灾

  • 1921在线阅读第八章

    中秋节假期短,也不过就是三天,一路风尘仆仆的赶回广海市和爸爸妈妈才聚了一天多他们便再次踏上了返校的车。意识到这些天与他的距离太近,回程时,苏笑笑便刻意的疏远他。到后来甚至是故意装睡。霍南骁开始还以为她是累了睡一会儿就好,哪里知道,她这一睡竟然睡到了平津市。后来,连他想送她回宿舍也被她拒绝了。霍南骁心

  • 中宫攻略在线阅读第十节

    直播间里,不少人都一头黑线,UP主的运气也太差了吧,这也能被连累。毕长生则觉得自己没有更背的时候了,他特别无奈的说道:“我就是想引个雷锻体……“引雷锻体?!”魏振国差点吐血。这理由也太扯了吧,不过毕长生手里的分明就是引雷杆,又结合之前的事。毕长生难不成一直想要轻生?!可他活那么久,还真没见过谁轻生这

  • 穿成反派后我决定自救开始相亲

    相亲大会就和它的名字一样直白了当,旨在解决修真界大批修士单身问题。这是近三百年才出现的新活动。算上这次一共才办了三次,这次的主场,恰好是青云山。修仙之人,外形多俊美,不消多余动作,只站在哪儿便是一派仙风道骨的模样。当然,这仙风道骨的前提是他们不说话。明日才是相亲大会正式举办的日子,今日就已经有很多人

  • 拓野氏——生命倒计时(Ⅰ)之第四章(4)

    “喂,你坐的位置是我的位置,让开!”风陌雪抬头看着周围,却没有发现什么人。“这是你的位置?”“当然了!你抬头看看!”风陌雪听完之后,迅速起身看着自己的上方。一个男生,穿着简单干净的校服,一双鞋子干净不染一丝灰尘。亚麻色的长发被风吹得有些乱糟糟的模样,浓密的眉毛叛逆地稍稍向上扬起,长而微卷的睫毛下,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