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穿书女主末世重生突破!告别!

作者:我为文倾 来源:晋江文学城

楚无邪回家已经有好几天了,以前的那些熟识的同辈族人都想来找他,当然女生居多,原因就不明说了,现在他不急与他们交流,而是花时间跟父母相处。楚无邪以前不论是与楚焱、楚若梦也好,还是其他的人来往也罢,目的是为了维持彼此家庭关系,他对他们一点兴趣都没有,硬要说对谁有兴趣,那就是那个不是楚族人却姓楚的女人——楚若梦,直觉告诉他,她的背后肯定有很大的势力,不是现在的他惹得起的。

不管她有什么目的,只要她不威胁到他家人的安危,他就做点表面功夫维持彼此的关系,但内心睬也不睬一眼。

这几天,楚无邪与他的父母谈论他的这一年的游历,关于邪灵玉的事他只字不提,这种事情不仅惊世骇俗还有违人道,即使那些人不值得同情。他早先也交代过洛云依不许向任何人提起这件事。只是解释成碰到了奇遇,得到高人指点,自己的实力得以提升到灵师,不过,他还不想暴露自己的实力,所以请求他们先隐瞒,楚度虽不理解楚无邪的用意,但非常疼爱他,自然同意,他的母亲就比较聪明了,了解其中的利害关系,自然没意见。

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利益纠葛,族里有四大长老,二长老与三长老合成一气了,他们都指望着族长早点垮台,却苦于没有把柄,这不楚焱一出问题,他们就像落水的野猫死死地抓着楚焱这个‘天才’不放,针对他的嘲讽与讥笑也有他们一半的旨意,他们要看这个族长怎么做。在楚族只要在16岁的时候没有三星灵士的修为都会被驱逐出楚族,贬为庶民,自生自灭,没有例外。要是族长袒护楚焱,他就会失去威信,再也无法服众,反之,楚焱的人生就将惨淡。

而楚无邪的父亲大大咧咧的个性不适合涉入其中利益争斗,所以保持中立,一旦楚无邪暴露实力,这种以后有可能成为家族高层的潜力股,必然引来他们忌惮与招揽,到时候平衡被打破,呵呵。

楚无邪的房门,关的紧紧的。

房间内闪烁着明灭不定的烛光,他并没有睡下。

灵力的修练,并不能取代睡眠。平常这个时间,他已经躺下入眠了。

但是练成邪人躯时,还残留的力量让他突破二星灵师,距离三星灵师也不远了,在邪人躯与《血邪剑法》双强加成之下,他的修炼速度远超过往,现在他感觉到只差一点,就能踏入三星灵师。

“既然如此,今晚就不睡了,全力突破到三星灵师!”他的眼中浮现一抹坚定的光芒。

床榻之上,楚无邪手上的灵戒白芒一闪,顿时出现100左右的地灵石在他面前,准备妥当后,他合上双目,盘腿而坐,双手掌心向下平放在地那堆地灵石之上,胸膛轻微起伏,呼吸平稳有序,一呼一吸,形成完美的循环,只要修炼者仔细一看,就会看到空气中的灵气与地灵石内灵气形成一股源源不断的灵气气流,钻入了楚无邪体内,紧密地包裹住天府,如同披上双层保护膜,提炼与强化天府的灵元,天府之内的灵海像被烧开的水开始沸腾了,灵元的颜色也随之发生改变了,雪银色的灵海渐渐出现亮银色的灵元了,可是,才过一会儿,又被雪银色同化了,天府外的灵气也被消耗,缩减变薄。

“不行,还不行,再猛烈些,再多些。”楚无邪心神鼓动,灵气气流的流速越来越快,也越来越大。

灵气前仆后继,把天府包裹得更厚了更严实。

先前顶多是小雪球,现在却滚成一个大雪球。

空气中的灵气从四面八方快速汇聚到楚无邪房间,进去他的体内。霎时,灯火尽灭,窗户被灵气冲开,持续“吱吱”作响,令还没熟睡的人惊醒,当然楚度与柳清两人是修炼者,灵魂感知力比普通人强太多了,早就比任何人醒得更快,唯有一人例外那就是洛云依,两世的灵魂加上修炼《冰心诀》,她的灵魂感知力比二星灵师更强。

这个世界修炼灵魂的修炼心法,极为稀少,犹如大海捞针难寻,众所周知的是灵魂只能随着年龄与修为增长而增强。

楚度与柳清动作迅速,轻轻地跳到楚无邪的屋顶,不容别人打扰他突破,默默为他护法。

当他们看到娇小的洛云依在楚无邪门口站着,阻止想来查看情况的人,有点小意外。

洛云依自己‘作死’的情况下,她真的成为了楚无邪的童养媳,受到女佣人们的羡慕,她的的闺房也被安排在楚无邪的旁边,所以她的速度比他们还快。

“真是懂事的儿媳妇,这几天这个儿媳妇还跟我谈论怎么样管理家里酒楼的事情,她的想法让我受益匪浅,小小年纪,就如此了得,唯一可惜的是不能修炼。”

“没关系,有儿子在,她一生无忧了。”

“唉~说的也是。”

寿命终究是一个难跨的难题!

正全心于突破的楚无邪对外面的情况一无所知。

房间内,在他的强催下地灵石发生剧烈的消耗,不断化成石粉。

呼呼呼!

随着外部的灵气连绵不绝的提炼与强化,天府之内的灵元终于完全完成质变了。

那原本沸腾的灵元恢复平静了,海面直接下降八成之多,颜色也换成了亮银色,绽放出咄咄逼人的光亮。

见此情景,楚无邪露出喜悦之情。

还差最后一步。

恢复灵元!

不得不说根骨、与修炼心法高级就是好。

大概过了两刻钟,天府之内再次充满灵元——亮银色的灵元。

“终于完成!”楚无邪朗声一笑,睁开双眼。

当他看着已经全部化成一堆石粉的地灵石,苦笑了一下。

“修炼就是像花银子,修为越高花费越大,两年赚到灵石就这样没了。”

“名声也好,灵石也罢,不过是身外之物,实力才是根本!”

楚无邪看得很分明。

明亮的月光没有了窗户的阻挡欢快地洒落于地。

不知不觉,已经是寅时。

“看来已经成功了,清儿,我们走吧!”

“嗯!”

两个身影不动声色的离开了。

“谢谢你们,父亲、母亲,还有小云依。”

楚无邪修炼了十五年的《冰心诀》,灵魂的感知力比一星灵宗还敏锐,睁开眼的那一刻就感知到他们了。

没有了睡意的楚无邪,推开了房门,坏笑道:“哎呀~这不是小云依吗?大晚上不好好睡觉,来我房门口有什么事情吗?嘿,难道~啧啧啧!”

“你……去死啦!”洛云依清楚楚无邪嘴里没说完的意思,脸色一红,啐了一口,踩了他一脚,愤然而去,心里哼道:“这家伙总是嘴上不饶人,哼~”

“呃~”

其实两个人都口不对心!

……

弯弯的月亮如一块发亮的银盘高高地悬挂在夜空。稀疏的星辰,陪衬在周围。

心情愉悦的楚无邪走进后院。

一进去就闻到一阵清香,楚无邪轻轻地一跃,往中央亭子而去,然后静静地坐在石凳上。

桃花已经开了许多,花瓣挨挨挤挤的,就好像一个个仰着小红脸的娃娃,粉红色的桃花像是闻到了春天的味道,从这些树枝间冒出来,有的长开了两三片花瓣,有的花瓣全长开了,露出那嫩黄色的小花蕊。这么多的桃花,每一朵都有一朵的美姿,你看这一朵,很美,看看那一朵,也很美。让人直欲留住这美丽的景色。如果画家把坐在亭子里紫衣美少年与这一大片桃花当作一大幅的画入画,那画家的本领可真了不起。

坐在亭子里美少年从进来到现在一直静静地欣赏这片美丽景色。

倏然!

紫衣美少年手指上的灵戒白芒一闪,一壶酒,一把普普通通的长剑出现在石桌上。

就在一阵微风吹过,他拿起长剑,撩起酒,豪爽一口。

“好酒!”少年赞扬一声。

然后他随风舞起了剑,翩翩起舞,紫色的衣服随风飘动。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岱宗夫如何?齐鲁青未了。

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

荡胸生曾云,决眦入归鸟。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一边豪饮,一边诵诗,诗是好友的诗,酒是对彼此的纪念。

酒在少年的操控下在剑尖上跳舞。

“再来。”

如痴如醉,如梦如幻。

看似杂乱无章的步伐,却有序可循,是他们三个人步伐现在由他一人完成。

酒从剑尖顺着剑身滑落到剑柄,一滴也没洒落出来,手一抓,一饮,再舞。

痴醉的人,梦幻的舞。

纵情纵意,好个翩翩浊世佳公子。

“今生暂且断仇去,来世再做有情人。”

剑斜插,脚单抬,头一仰,送口酒,一甩头,一旋腰,再起身,剑再舞。

“我的来世已到,却再也无法见到你们了,我的好友,再见了!”

一声再见!告别了昔日那段亦虚亦实,亦假亦真的友谊!

剑影,

人影。

剑随身腾挪,

桃花落,

酒狂洒,告别酒。

延伸阅读

三福饰品加盟  http://www.fallschurchmaidservice.com/u1ng.shtml
三福饰品主营男女休闲服饰、家居、饰品等,长期以来一直遵循“时尚、流行、价值”的经营原

贝卡进口母婴加盟  http://www.fallschurchmaidservice.com/bxpk.shtml
bébéfocus隶属于无锡贝瑞卡诺科技有限公司,是国内领先的母婴新零售品牌。béb

中路体育用品加盟  http://www.fallschurchmaidservice.com/x87s.shtml
上海中路实业有限公司成立于1995年4月,注册资金12580万元。占地面积11万平方

启森进出口化妆品加盟  http://www.fallschurchmaidservice.com/yhrk.shtml
启森进出口化妆品,经销批发的面膜、面霜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

慧宁堂冬虫夏草加盟  http://www.fallschurchmaidservice.com/u137.shtml
苏州慧宁堂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致力于“用现代生物技术改善中国人营养健康问题”的生

画壁3D魔法背景墙加盟  http://www.fallschurchmaidservice.com/ue0h.shtml
画壁3D魔法背景墙具备年产上亿平米3D背景墙的生产能力为国内大众提供品种繁多、个性、

莱丽迪加盟  http://www.fallschurchmaidservice.com/adyw.shtml
莱丽迪灯饰总部是木艺灯、锡合金灯、LED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

西北玩具加盟  http://www.fallschurchmaidservice.com/xghl.shtml
西北玩具座落于陕西西安雁塔区,是贸易模型玩具,遥控飞机、遥控直升飞机、遥控模型、模型

威想自助洗车加盟  http://www.fallschurchmaidservice.com/h2b.shtml
威想实业自助洗车自创立以来,就确立了以环保带动发展的战略,以产品的不断创新来提升企业

车都方向盘套加盟  http://www.fallschurchmaidservice.com/prmy.shtml
上海车都汽车用品有限公司成立于1997年,现有员工近人,在上海、江苏有7家三位一体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唐:开局杀了李世民不想离开

    湖中的小船依然在晚霞中荡漾,船家谢地却丝毫没有怠慢的意思,依然卖力摇着船,同也在不知不觉中,他让自家小船儿提高了速度。当然,小船儿行进的方向,是直奔泮边那两个正在玩耍着的孩子。也可以说,是正时刻都处于危险地界的两个孩子。你看,他晃开膀子,船儿速度飞快,几秒之间,谢地的额头就冒出了几颗豆大的汗珠。“哎

  • 玉圭惑之第十章

    李根生抽着旱烟,跟李记分员两人坐在公社的椅子上,看着面前的领导,说:“这野猪是咱们大队里的叶锦打的,她知道咱们吃不饱穿不暖,面临断粮危机后,就一个人提着木棍上山,准备打点猎物奉献给咱们大队的人。”李根生来的路上就一直在琢磨,他是不愿意叶家人都背着那坏分成一直过日子的。但是怎么洗脱这坏分子身份,也是一

  • 绝地求生之最强自由人第三章在线阅读

    “我辛辛苦苦的过来,眼看晚泠草就要拿到手了,然后,它就在我眼皮子底下没了!?啊哈!没了!?”木汐气急败坏的低吼道。木汐只忙着心疼那株晚泠草去了,没有发现从自己身上发出的血红色光晕。木汐准备再找找时,扭头一看,发现一只浑身雪白的猫咪靠在石头下躺着,手里正拿着那株晚泠草。木汐的食指轻轻的在半空中敲动着,

  • 系统她是万人迷在线阅读第1节

    东汉末年,灵帝刘宏荒淫无道,天下百姓苦不堪言,再加上内有十常侍,外有大将军何进,等人乱政,更是让天下百姓雪中加霜,一场群雄并起的时代到来了。公元184年,以张角,张梁,张宝兄弟三人为首的黄巾军正式起义,这次起义被成为历史中最大的的农民起义,百万黄巾军以破竹之势席卷八州,灵帝刘宏为了消灭张角等人,以大

  • 黑夜之声在线阅读第七节

    李威廉·霍金斯,霍金斯家族的现任家主,是一个看上去十分普通的中年男子。李威斯的父亲,虽然看似普通,甚至是有些毫不起眼,但却没有任何人对他敢有丝毫的小觑。当初,这一位能够从众多兄弟之中脱颖而出,执掌一个偌大的商会和家族,其所拥有的智慧和手段不是常人能够相比的。李威斯对于这一世的父亲,印象之中是不苟言笑

  • 七零红包群 [参赛作品]在线阅读第八章

    “哎呦。”此时飞扑在地上的虎子直接是哀嚎了起来。哀嚎的声音证明那一下摔得可不轻快。虽然高警官刚才看到王哲绊了他一下,但并没有说什么。周围人看到虎子的衰样心底里也是连连叫好,终于是有人能教训他来解愤了。虎子的嚣张劲已经被王哲给彻彻底底清理干净了。现在的虎子如同落汤鸡一般被周围的路人所耻笑。“虎哥,没事

  • 星际结婚公证书第四章

    眼前朦胧一片,快要饿昏的我,猛然发现我的前方有两个漂白漂白的大馒头,正慢悠悠的向我飘过来,看着这大馒头,我哈喇子流了一下巴啊!想都没想就去伸手抓馒头,那手速这个快,精准度这个高。可是当抓到馒头的一刹那,那馒头竟然“啊”的一声,叫了起来,瞬间我就惊醒了,猛的我睁开眼睛,可是屋外的阳光,刺的眼睛生疼,随

  • 都市超级道观第7章在线阅读

    也许是晚上受了凉,第二天我就发烧咳嗽,只得躺下了。紫鹃雪雁十分紧张,嚷嚷着要去医馆找大夫。从贾府中并未带得药出来,虽然我很不想灌苦涩的中药,不过拗不过紫鹃雪雁的苦苦相劝,只得找个大夫来看病罢了。正躺在床上百无聊赖,忽听得紫鹃在外说话:“二妹,黎大夫来了。”雪雁忙把帐缦放下,隐约间见一个挺拔的身影走了

  • 间谍人生第八章在线阅读

    宁檬对岳川和徐鑫还是有本能的恐惧,所以一走出校门就匆匆跟季浅告别了。徐鑫没走,他想让岳川用机车送他一程。若换了平时岳川可能就同意了,但今天他想也不想就拒绝了:“不方便。你自己叫个车回去,不行就让你家里的司机过来接你。”徐鑫一手捂着胸口,一边作泫然欲泣状:“当初甜甜蜜蜜的时候就叫人家小猩猩,现在有了浅

  • 共享修真计划第七章在线阅读

    “兄弟,以我们之间的关系,你何必瞒我,再说了,你发财,我也为你高兴!”李朝旺大有深意地看着陈飞。前一段时间,因为要忙着结婚,王瑶经常来公司找陈飞,不可避免地认识了李朝旺。总觉得李朝旺看王瑶的眼神有些不一样。只不过,当时陈飞也没太放在心上,一方面是自己和王瑶马上要结婚了,另外一方面,自己准备辞职了,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