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撒娇克病娇之第八章

作者:引凰飞 来源:晋江文学城

唱机里的音乐没有停,两个人却是被按下暂停键,皆一动不动。

叶钊率先收回手,跟着上半身也退了回去。没有了拉力,军绿色的大衣从李琊的背上滑落,簌簌地掉到地上。她好像又感觉到了静电,从背脊流窜下去,烧到尾椎,让她仓皇地站了起来。

四目相对,蓦然脱离安全距离的诡异感在空气中弥漫。

“我、我睡着了……”李琊弯腰抱起大衣,烫手一般放到桌上,“我回去了。”

叶钊沉静地说:“我送你。”又补充道,“不安全。”

“哦,好。”她急切地勾身从桌底下出来。

他垂在大腿侧的手指动了动,注意到电暖炉,说:“把插头拔了。”

她蹲在桌面底下,伸长手拔下插头,这才走了出来。

叶钊关了灯,锁好门,对等在一边的人说:“打个车吧。”

李琊以为他开车送,怔了怔,“现在哪还打得到车,我自己走回去好了。”

“那走吧,边走边看有没有车。”

他们沿着马路走,一前一后,地上的影子拖长又缩短。

她出声说:“你真的不会乐器啊?”

他跟在她身后,保持着适当的距离,“怎么又说这个。”

“没有啊,好奇。”她转过来,双手负在背后,倒着走。

“好好走路,别摔了。”

“你消停会儿行不行。”她歪头看他,等他走到身边,和他并肩走在一起,“别老摆长辈的架子。”

他微微蹙眉,“哪儿摆架子了。”

走了一小段路,才见空的士经过,叶钊拦下的士,送李琊上车。

的士渐渐远去,他独自走入夜色里。

*

天光微亮,五楼一扇窗户里,键盘敲击的声音断断续续响起。主机的嗡鸣,老旧台式电脑泛着光,照亮叶钊的脸庞,不到一夜,他的唇周已冒出青青胡茬。旁边的凳子上放着电暖炉,烘烤着从他指缝间升起的烟雾。

房间堆满了书——其实都整齐放在书桌周围,可地方着实狭窄,一张一米二的单人床,一个塑料布衣柜,再没有什么空余的地方。

叶钊敲下句号,掐灭烟,起身走出去。

拉线灯亮起,照亮客厅,一张木沙发,对面一台老电视机,连茶几都没有,就只有靠墙一张餐桌,陈设简陋,面积狭小却显得空落。

叶钊饥肠辘辘,在餐桌上寻到煮玉米便吃,却吃了满口馊味儿。他笑了一下,也不知是苦笑还是自嘲,当即把一碗煮玉米全部倒掉。

叶福龙杵着拐杖,从另一个房间走出来,看见他手里的空碗,眉头一拧,“你扔了干什么?”

“坏了。”叶钊平淡地说。

“这个天气怎么会坏?你不吃我要吃!”

“垃圾桶里面的,你捡吧。”

叶福龙顶一头白发,佝偻着背,右腿只剩一节大腿悬着,仅靠左腿和拐杖站立;明明未满六十,面孔体态却都苍老,像个没人照看的孤伶伶的耄耋。他碎念道:“本事不大,脾气大……”

“饿了自己下面,我要休息。”叶钊不给对方回话的机会,径直回了房间。

两室一厅的房子逼仄老旧,装满了父子间的龃龉。

*

朦胧中,叶钊听见外面有人进来的声响,睁开眼睛,翻身起床。墙上的挂钟指向九点一刻。

“叶钊!叶钊!”叶福龙大喊着。

叶钊在衣柜深处翻找到一个布包,一边穿外套,一边拉开门。

沙发上坐着一个光头男人,旁边站着一个凶神恶煞的壮汉,还有一个绿头发的青年,正玩着拐杖,叶福龙唯唯诺诺地靠在大门上。

光头一见叶钊,脸上露出笑容,“年过得好吧?”

叶钊没理会他,对那边的绿发青年说:“还给他。”

青年蛮横道:“我就要耍!”

叶钊沉着脸,平淡地说:“还给他。”

“你还拽诶!”青年拎着拐杖指向他。

光头抬手,对他说:“还给老人家。”

青年将拐杖扔给叶福龙,后者又是抱着又是撑起拐杖,小心翼翼地挪到餐桌旁。

叶钊在外套兜里摸出一盒软云,抽出烟散给对面的人。

叶福龙伸出脑袋,笑得谄媚,“大哥们,抽烟,抽烟。”

光头摆手,“莫来这套。”

正准备接烟的青年又把手缩了回去,故作高傲地说:“你这个烟我不抽。”

叶钊挑了下唇角,淡漠地了青年一眼。他浑身散发的冰冷气场,令青年感到莫名的压迫,也顾不上他那嘲讽的笑,直接往旁边退了一步。

叶钊自顾自点上烟,听见光头说:“来说好五天,看着过年又给你们缓了一天,年也让你们过了……钱准备好没得?”

他一言不发,只将手里的布包递过去。光头先从塑料袋里拿出的验钞机,才不疾不徐打开布包,取出一沓沓捆好的钞票。

青年惊讶道:“大哥,现在这么先进啊。”

壮汉伸手在他头上一拍,“学着点,这些人精得很。你以为那老头腿是怎么断的?”

“怎么断的……?”

光头把钱一叠一叠地放进验钞机,瞥了叶福龙一眼,“这家是头一个敢拿□□给我们的。”

青年上下打量叶福龙,“看不出,这老头还有胆量。”

光头哼笑一声,“这叫胆量?这叫傻!”

青年也跟着笑笑,“是看是个傻子……”对上叶钊的视线,话没了音。

他不知道这个人就是那晚在十八梯险些将他手腕捏碎的人。

不过,叶钊记得,起初就认了出来,但未表露,他不想将事情复杂化。

钞票清点完毕,光头说:“才这么点儿啊。”

叶钊说:“说好的十二万。”

“不是,说好的是两个月,看着过年,就给你们缓了一天。你这还差三万啊。”

叶钊笑笑,“一天多三万?”

光头被他看着,眼神飘忽了一下,“也不能这么说。”顿了顿,不耐烦地说,“总共差三十来万,早点儿还清,对你我都好。”

叶钊抖了抖烟灰,“迟了一天是你们的事——”

光头打断他,“老熟人,让你们分期还,已经够客气了。”

叶福龙小声说:“小钊,听他们的吧,你不是拿了年终奖,有钱就先给他们……”

叶钊下颌线紧绷着,“字据都在,总要按规矩办事。”

光头说:“我就是规矩。大过年的,都别搞得太难看是吧。”

青年附和道:“我们也是做事的。”光头乜他一眼,他彻底不敢再说话了。

叶钊扔掉烟头,抬脚轻轻踩上去,“行,字据上写清楚。”

三人拎着大袋子走了,叶福龙对着紧闭的门啐了一口,“终于把瘟神送走了,过年也不让人安生!”

叶钊懒得理他,走到厨房,盛了一锅水,拧开煤气灶,“啪嗒”一声,却没点燃。他又拧了好几次,始终不见星火。

窗上固定了一个抽油烟风扇,扇叶上覆着黝黑的油泥,外面的防盗网上也被缠绕着,顶上还牵起了蜘蛛丝。

他闭了闭眼睛,深吸一口气。在这一瞬间,他的眼前浮现出遥远的记忆碎片。闪光灯此起彼伏,长桌背后墙上拉着红色横幅,上面印着“新书发布会”。他睁开眼睛,那横幅随之燃烧起来,垂落在地上,“叶钊”这个名字和“春生文学奖得主”这个头衔也被烧成灰烬。

他只能看见楼外枯黄的树,和走在树下的一家三口。那小男孩不慎松手,哆啦A梦样子的氢气球忽地飞高,飘向湛蓝的天。

刚还笑容洋溢的小男孩“哇”地哭闹起来,夫妇哄他说:“不哭不哭,待会儿到街上再给你买一个。”

你看,气球丢了还可以再买一个,人生又该怎么找回。

*

“怎么找不回啊?”李琊吃着冰淇淋,瞧了旁人一眼,“失物招领你问过吗?”

“没用,火车站难么多人。”男孩留一头齐肩的卷发,领着两个行李箱,颇引人注目。

“这是丢的第三幅鼓槌了吧?季超,真有你的!”她给了他一记拳。

季超身材敦实,却也吃痛,揉着臂膀说:“要不要这样,一见面就动粗。”

“怎么是一见面,我们已经见了——”李琊拉过他的手腕,看了眼腕表,“十分钟了!”

季超摇了摇头,看向车水马龙的大街。

李琊避开迎面跑来的小孩,说:“你这么早来干嘛啊,在家待不下去了?”

“明天就开学了,大哥,你不是忘了吧?”

“这么快,我感觉昨天才除夕。”

“今儿都初八了,你这日子过得太糊涂了点儿。”

李琊踢了踢路上的塑料瓶,“我总感觉有个事儿,忙起来就忘了。”

“你忙什么?”季超挠了挠一头乱哄哄的齐肩卷发。

“跟我小姑参加杂七杂八的聚会,我就是她的乖乖挂件。”她嫌弃地看他一眼,“你这头发几天没洗了?”

“在火车上怎么洗,刚到学校就被你叫出来了。”

“顺便陪你买新的鼓槌啰。”

路过麦当劳,看见门口的新品招贴广告,李琊忽然低呼一声。

季超说:“怎么了?”

“我想起来了,上次那个布丁我忘了付钱。”

“啊?”

“先去一趟便利店。”

延伸阅读

屋顶顶城市江景酒店加盟  http://www.danielbrooksgrove.com/u08a.shtml
屋顶顶城市江景酒店加盟重庆屋顶顶城市江景酒店位于重庆市渝中区嘉滨路88号(4A级旅游

林文正姿护眼笔加盟  http://www.danielbrooksgrove.com/gcii.shtml

炸蛋葱油饼加盟  http://www.danielbrooksgrove.com/ulu5.shtml
沈阳鸡哩瓜啦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是沈阳知名的特色餐饮管理技术开发与推广机构,本公司技术实

眷唐风日料加盟  http://www.danielbrooksgrove.com/bs8u.shtml
眷唐风日料隶属于厦门佳简城厨食品配送有限公司,公司创立于2015年,致力于国内食品零

时代经典化妆品加盟  http://www.danielbrooksgrove.com/xsxw.shtml
时代经典化妆品,创建于1998年,是的化妆品OEM生产厂家。2004年被评为美容线前

中美尚品艺术涂料加盟  http://www.danielbrooksgrove.com/gbn0.shtml
中美尚品艺术涂料,引进更胜一筹的生产设备,优创生产工艺,建立了全面系统的质量检测系统

莱尚家纺加盟  http://www.danielbrooksgrove.com/hk3.shtml
莱尚家纺隶属于南通莱尚家纺有限公司,莱尚家纺公司引进专业设计人才、建立营销精英团队,

名堂小镇加盟  http://www.danielbrooksgrove.com/6vdt.shtml
名堂小镇是一家集开发、生厂、销售潮流创意小商品为一体的专业型企业品牌,同时跟很多一线

龙安华诚保温材料加盟  http://www.danielbrooksgrove.com/ycs2.shtml
北京龙安华诚保温材料有限公司是一家生产、销售聚氨酯、聚苯乙烯各类夹芯板材及制冷配套设

瑞斯生态洗衣加盟  http://www.danielbrooksgrove.com/u2y0.shtml
是瑞斯生态洗衣太原广宇洗涤化工设备有限公司旗下的品牌。太原广宇洗涤化工设备有限公司成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所爱隔山海第1章在线阅读

    “我草,吓死老子了,这宣传片真恐怖。”刚刚宣传片上播,吸烟会导致癌症,吓的萧墨连忙跑出电影院,麻溜的点上一根烟压压惊。“是啊,真尼玛的太吓人了。”尘枫也快速叼上一根烟,说:“以后在也不看宣传片了。”萧墨蹲在地上,很落魄的抽了几个口烟:“我也不看了。”说罢,两人蹲在电影院门口吞云吐雾,头上是LED灯显

  • 盛宠小蛮妃在线阅读误会

    而就在这个时候韦明他身后就传来了,一个敦厚的声音说:“臭小子,你怎么会在这个地方。”在听到了声音以后,韦明就立刻顺着声音的方向看了过去,发现自己的身后不知道何时突然多了两个中年男子出来。而那两个中年男子虽然都一样摆脱不了中年发福的恶咒,顶着一个圆乎乎的肚子,但是他们两个给别人的感觉却完全不同。一个满

  • 别撩了,我也喜欢你在线阅读第三章

    “好了好了,就到此为止吧,有什么好可以坐下来慢慢聊。”一个矮小的,浑身洁白的毛茸茸生物从外边走了进来,语气温和,却带着不容置疑的口气。四宫明月睁大了眼看着他。在她国二的时候,这个有点像仓鼠的动物就成为了雄英高中的校长。在这个超人的社会里,动物具有个性也不是件奇怪的事情。而这位校长就有着特殊个性的动物

  • 黯然流殇第九章

    “程瞳,你是今天给我最大惊喜的演员。”艾盛开口说,刚刚还一直黑着的脸,这会忽然阴转晴。台下的观众顿时躁动起来,不是听错了吧!这话能从艾盛口中说出来,可谓是相当高的褒奖了。程瞳也稍微松了一口气,刚刚自己这颗小心脏,狂跳不止,就像是来了一曲踢踏舞。“你在表演中,对角色眼神把握得很不错,冷漠、狠辣、亢奋、

  • 老公他有丝分裂了之第七章(7)

    沈煜煊那个恶魔,果真将南小姬带到了森林里,引起了她的强烈不满,即使变成鸡,她也是家养的,不是野生的好不,凭什么让她自己觅食,她不服。碍于语言不通,南小姬用翅膀一笔一划的在地上写着打字,表述自己的强烈不满。然而呢!只得来那货的一句:“哦,然后呢!”差点气到吐血。小肚皮被一只臭脚给轻轻踩着,脑袋微扬,便

  • 我对孟婆汤有免疫在线阅读第7节

    玛丽苏小姐不愧是玛丽苏小姐,居然在半个月的时间里就已经和五王爷混的很熟了,嗯…看起来很熟了。“你们俩认识吗?”羽弘良看着何韵书,朝她挤眉弄眼。“去去去,这个你可不能动啊。”何韵书瞪了羽弘良一眼,明显是知道面前这个五王爷风流成性。何韵书是这么想的,自家好友这么一颗好白菜,可不能这么随随便便被一头猪给拱

  • 魔鬼恋人之爱与恨的抉择在线阅读第八章

    屏幕上的人叫张旭,是科室里的一个主治医师,不到三十岁的年纪,和薛凤是同期。“你和这个人熟吗?”胡煜偏头问他。贺冰心根本都不用想,轻轻耸了耸肩:“我在科室里很少和人打交道。”胡煜长眉轻挑:“所以你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污蔑你。”贺冰心没说话,他几乎被各种各样的人讨厌了一辈子。像这种程度的诬陷,他并不觉得稀

  • 漫威之杀手第二章在线阅读

    金发的主人很少女气地按下随风飘飞的长发,微眯的红色眼睛依旧紧紧地盯着雪月心梦。那种认真的程度简直是要从她眼睛上数出有几根睫毛一样。雪月心梦有点发懵,慢慢地咽下了口中的小零食。再三确认了自己确实不认识她后,她不由得省视起自己来,但除了手里的鲷鱼烧外,她身上好像也没有什么东西。“呃……你是不是想吃这个?

  • 黄河启示录在线阅读第10节

    “终于介绍完了...”夏天苦笑道:“你们一个接一个的介绍,完全不给我一点准备的时间。”“哈哈哈!”听到夏天的抱怨后,美女们笑得花枝乱颤,特别是胸前那抹雪白的****,更是牢牢吸引着夏天的视线。“话说,美女们,我们可以走了吗?这都在码头待多久了?”说完,夏天还提了提网兜里频临死亡的龙虾道:“你看,这太

  • [家教同人]云中雀斗之预兆

    “查尔斯,你知道为什么叫你来我办公室吗?”罗顿盯着查尔斯的脸严厉地说。“因为我感情用事,帮助两名旅游团的人逃跑了。”“因为你违抗了军令。暴露了我们的身份。”“我不知道您到底在怕些什么?”罗顿被查尔斯的话逗笑了。“我怕什么?我怕什么不用跟你说。”“难道您觉得那些人就该死?”“他们的死跟我们没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