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神装帝国之梦幻(2)

作者:暴走的逗号 来源:17K小说网

踏出门槛那刻,楚经秋发现气氛不对头。

屋外的雾气比进门时更加浓郁,本来天该完全变黑,可出现于他眼中的,却是如深海一般湛蓝的苍穹,偶有微风拂过,带来一两缕洁白的云朵。

楚经秋暗暗吃惊。他这是……又穿了?

没过一会,白雾竟完全散尽,他前面并非那个荒凉的前院,而是位于某处山顶的平原,脚下绿草如茵,流风轻轻从耳畔吹过,隐隐能闻到沁人心脾的花香。

草坪的正前方屹立着一块如同水晶般的天然石壁,高耸入云,阳光经过石壁反射,散成千丝万缕。

石壁前赫然站着一人。

楚经秋揉了揉眼睛,确定不是幻觉,他忽然想到什么,猛地转身,不出意料,老人连同屋子都不见了。

画面太奇幻,楚经秋一时搞不清状况。

早在几天前,他曾反反复复确认过,他是真的穿越了。

每次回想起,一路夺命狂奔的悲惨经历,楚经秋内心就忍不住一把辛酸泪。

像他这种手无缚鸡之力的柔弱美男子,在这个妖魔鬼怪横行的世界,能不能活到寿终正寝是目前他担心的问题。

你想想,穿越第一天,气都没喘匀,就被一群眼神凶残的壮汉追杀。什么主角光环,还是别指望了。

这不,才出个门,就见到两种截然不同的天色,他这种人,也算得上骨骼清奇了。楚经秋接受能力比较强,所以很快适应。

那人一袭玄色长袍,背影看去是位男子,身形修长挺拔,直达腰际的长发,皑若山上白雪,头戴翡翠冠,玉质上等,一看就知价值不菲。

楚经秋暗暗掐了自己一把,能感觉到痛,没做梦,随便找了个问题,一边走近一边问:“朋友,打扰,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

男子头微仰,似在观看石壁上方的什么东西。听到声音,肩膀微不可见地一颤,却未回身,也没作答。整个人比他面前的石壁还冷酷。

楚经秋下意识往上看了眼,只见石壁半中央,好像刻着几个繁体字,阳光有点刺眼,他看不太清楚。

他站在男子身后,两人之间的距离不超过一丈。

“朋友你有听见我说话吗?”他又问。

“那时,你都看见了吧。”男子答非所问。声线略显低沉,冷漠疏离,充满磁性。

楚经秋:“……”鸡同鸭讲。

他环顾四周,发现除了他和男子,方圆几里,好像没有其他人。

楚经秋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所以他粗暴地判断,对方大抵是在自言自语。

这个时候,他最好保持沉默,免得扰乱别人心情,

谁知就在他刚打定主意时,男子倏地回头,一双浅紫的眸子就那样直勾勾定在他脸上。

楚经秋心头一跳,紫眸!他第一反应是,这人戴美瞳了。而后又想,莫非天生的?

男子看起来还很年轻,二十岁上下,五官立体精致,肤色白皙如玉,异常俊美,只是面上表情寡淡,仿佛凝结万年的冰山,坚硬冰冷,眼底堪比深渊,仔细观察,又好似隐藏着其他莫名的情绪,额头还深印着一抹黑色的纹路。

楚经秋孤陋寡闻,盯着瞧了许久,硬是没看出是哪样东西。姑且当作纹身吧。把纹身弄在额头上,他还是第一次见,感觉挺新奇。

楚经秋冲对方人畜无害地笑了笑。

男子却好似怔住,脸色微变,有些不可思议。

他张了张口,满腹语言,临到嘴边又吞下,神情寡淡,妥妥的禁欲主义。他眼光落在楚经秋身后,寒冷如冰,见空无一人,神情稍微缓和。

“师兄,终于只剩你我二人了。”

男子平淡的语声,恍若一个晴天霹雳,砸在楚经秋脑门心,他当场愣住,有些惊慌,这人认识他!

半晌,才讷讷开口:“你,你叫我什么?”

男子眉梢微蹙,表情凝固,楚经秋发觉,对方心情不大好,有种想砍人的冲动,安全起见,他不由自主往后退去。

岂料,这个动作生生刺激到男子。

楚经秋见男子紫眸寒光一闪,额上黑纹被一团淡薄的黑雾笼罩,全身散发出极端危险的气息。

楚经秋心脏猛缩,暗道糟糕,遇到恐怖分子了!

他着急忙慌往后退,男子阴沉着脸,气极反笑:“你怕我?真是好笑,大名鼎鼎的明圣君,竟会害怕我这个小师弟。”

楚经秋:“怕?何曾怕,我只是……你我相隔太近,觉得发热。”要想人不怕,笑一个先?

他说话时,后退的速度更快,生怕慢一步就会横尸当场。

眼见对方的脸快黑成锅底,目眦欲裂,楚经秋干脆拔腿狂奔,男子冷哼一声:“师兄就这般不待见我?我本不愿在你身上施展心灵术,是你逼我!”面容轻微扭曲,神态疯狂。

就在楚经秋迈开大步之时,诡异的事情发生了,他分明是想远离男子,身躯却突然完全脱离他掌控,反而朝男子方向靠近!

楚经秋霎时心如死灰,想拿块豆腐自杀。

终于,他停在男子面前,两人几乎脸贴着脸,呼吸相闻。

男子比他高大半个头,正居高临下凝视着他。楚经秋抬头就撞进那双森寒的眼睛。

“师兄宁愿装陌生人,也不肯与师弟相认。我猜想,你那位好朋友没挺过来,死了吧。”波澜不惊的语气中,透露出得意与嚣狂。

楚经秋:“……”大哥,我真心听不懂你在讲啥。什么师兄师弟,等等,难不成眼前这名陌生男子是自己寄身宿主的师弟?

好朋友不会指的是……

“本来,三十六根贯脉钉足以取他命。不过,我还在他身上下了阴阳丹。这种丹药的效用,师兄你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

楚经秋:“……”阴阳丹?嘛玩意?不好意思,他文盲,见识浅薄,一点都不清楚。

“师兄,在你眼里,我定然是心狠手辣、歹毒到了极点,永远比不上你那位高岭护花使好友。”他嘲讽似的一笑,“师兄你可曾想过,若无他,今日你我的关系,不知会是何等模样。说出来或许你不会相信,我想过。”眼底一抹黯然迅速闪过。

楚经秋心情大为复杂,这尼玛什么狗屁剧情。他能装失忆不?话说,他用得着装么?他成功占据宿主身体,却没继承对方记忆,有关宿主的人脉关系、社会地位等,他一概不知,稍微有点头脑的,一眼就能看出他是个冒牌货。

然而眼前这位,智商暂且被狗吃了,还沉浸在一个人的表演当中。

楚经秋这个吃瓜群众委实没想到,自己的运气会差到这种地步。这不,还没缓过劲,就被宿主师弟逮着了。

观察之下,楚经秋无比绝望,直觉告诉他,宿主和他这个师弟关系貌似不太和谐。

眼下他被对方用妖法控制,言行不一,思想像脱缰野马,在广袤的天地间驰骋,冥冥之中有股神秘的力量在牵引着,而拥有这种力量的人却不是他。

楚经秋脸上任何表情都没逃过男子双眼,他冰冷的瞳孔逐渐压成一条线,凑到楚经秋耳边,“我知道,师兄你很恨我,很讨厌我。”

修长的右手轻抚楚经秋纤细的脖子,恍若一道电流钻进楚经秋身体,他忍不住轻微颤抖。“对你,我又何尝不是如此。”

楚经秋清楚地瞧见他眼中翻腾的凶焰,内心咯噔一声,瞳孔紧缩,心跳骤然加快,一个恐怖的事实跳进他胸膛,这人想活活掐死他!!

“住手!!”楚经秋厉声嘶吼,尾音完全变调,那声音,真是一言难尽,比杀猪好不了多少。

男子闻言顿了顿,将他满脸惊恐的神情尽纳眼底,不知为何,嘴角竟浮现一丝淡淡的笑:“师兄以为我要杀你?”

楚经秋心道:“难道不是?”

男子目光在他脸上仔仔细细描摹,眉梢皱了几次又松开,喃喃自语:“奇怪,怎么感觉你好像变了个人。”

楚经秋本待直接跟他摊牌,原来的宿主可能已经归西,他只是鸠占鹊巢,男子如果跟宿主有不共戴天的仇怨,也不该将他这个可怜之人牵扯在内。

话刚到嘴边,却见男子收回目光,神情警惕地往四周看去。

“这个幻境并不像表面上那么简单,你自己小心。”说着袍袖一挥,楚经秋面前的白雾迅速消散,场景切换,等他回过神,发现他竟站在那个荒凉的小院子里,那口井就在他脚边。

夜色如同打翻的墨水,浓稠地晕染开,天幕上挂着一弯冷月,白练般的月华肆无忌惮倾泻,和大地上的积雪交相辉映。

那个浑身充斥着极端危险气息的男子不见了。

楚经秋拍了拍自己的脸,确定不是在做梦,也没第二次穿越。不禁奇怪,那男子怎会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还有他最后说的幻境是怎么回事?莫非他此刻就在幻境当中?照这么说,他肉眼所见,全都是虚幻的?

这……怎么可能?

楚经秋往身后瞄了眼,见那间主屋还在,室内一灯如豆,昏黄的光辉透过窗户照射而出。

楚经秋想起屋中那位半死不活的仁兄还等着他的水,强行按捺下内心的杂乱,将水井旁边的空木桶系在井绳上,准备打水。

就在他低头的瞬间,月光反射在井底清澈的水面上,一张清秀至极的年轻男子的脸出现在楚经秋眼中。

那是一张完全陌生的脸,长相温润如玉,皮肤白皙透明,清俊儒雅,狠狠吊打现代的自己。

因距离太远,看不太真切,楚经秋弯下腰,打算再仔细瞧瞧。

突然,原本平静无波的井水,就似刚烧开的水,疯狂沸腾,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拼命往上窜。

楚经秋大吃一惊,急忙站直身子,与此同时,水面上赫然出现一张惨白的人脸。

楚经秋还没来得及收回目光,就这样如胶似漆地和井底那双死鱼眼对视。

卧槽!!

楚经秋低声骂了句,手一抖,没稳住打水的工具,空桶直接掉下去,咚的一声闷响,准确无误砸在那张死人脸上。

楚经秋再不敢逗留,急忙往屋子方向跑。

要命的事情发生了。原本敞开的房门,竟自行关闭。

“老人家,请开门!你家井里有死人!!”他用力拍打房门,里面半天没回应,就像是间空屋。

楚经秋不觉慌了。加大力度,改拍为砸:“老人家,你在里面吗?能听见我说话么?院子里有不干净的东西,请开门!”

一阵诡异的沉寂。

楚经秋半边身子吓得麻木,神经紧绷,心跳到嗓子眼,急忙绕到窗边,向内一张,却见里面空空如也,别说老人,就连那个躺在床上含着半口气的大兄弟都不见了!!

楚经秋呆了呆,身后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他斜眼一瞧,登时头皮发麻,整个人都僵住。

只见一双染着血红蔻丹指甲的手从井口冒出,紧接着是头、身体,因为长期被水浸泡,五官发肿,完全看不出本来样貌,两只眼睛一上一下,眼眶直接裂开,半个眼珠子耷拉在脸上,好像随时都要掉出来,透过又长又厚的头发以及血红的外衣,依稀能瞧出是位女子,不,严格说,是女鬼!

寒气从脚底拼命窜到头顶,楚经秋面上肌肉剧烈抽搐,不由得苦笑,流年不利,他这是倒了八辈子血霉啊!

女鬼已经完全爬出水井,咧嘴,冲他所在方向咯咯发笑,满口黑长锋利的獠牙,十分恐怖,笑声更是说不出的瘆人。女鬼张牙舞爪朝他扑过去。楚经秋浑身汗毛立竖,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冲出院子。

按着记忆中的路线,他一鼓作气跑到大街上,气息哽在喉咙,胸腔难受至极,正待缓缓,肩膀忽然被人轻轻一拍,楚经秋瞬间惨然变色,呼吸几乎凝滞,腰身挺得像块棺材板。

这女鬼是打了兴奋剂吗,这么快就追来了!

他僵硬的站着,动也不敢动。都说鬼是靠气息摸人,楚经打算屏住呼吸。

“这位公子,你没事吧?”

是正常人的声音。楚经秋缓缓回头,看清来人,一袭淡蓝色长袍,看起来不过十六七岁,是个文质彬彬的少年郎。

少年右手执宝剑,剑柄之处,刻着一朵盛放的白梅。

“公子?”见他呆呆盯着自己,少年微微纳罕。

楚经秋放下心,舒了口气,摇头,道:“我没事。看公子你仪表不凡,手持宝剑,想必是众多修士中的翘楚,身肩斩妖除魔等光荣艰巨之责。实不相瞒,在下方才被一可怕的女鬼追截,公子从此方向过去,不用走多远,便能与之狭路相逢。”

少年:“……女鬼?”

楚经秋用力点头:“没错,就是女鬼,从外表和气场判断,多半属于厉鬼一类。事不宜迟,公子赶紧去为民除害吧,免得更多无辜之人惨死其手。”

少年若有所思,这时又有一和他同样装扮的少年出现:“兰玉,怎么,你有新发现?”

原来少年名字叫兰玉。

兰玉头刚摇到一半忽然停下,点点头:“算是吧。这位公子说他刚被女鬼追踪。你呢夜堂?”

那被叫做夜堂的少年摇头,表示一无所获,同时将目光放在楚经秋身上:“在下夜堂,这位是我的同修兰玉,不知公子作何称呼?大晚上因何会出现于此?”

“在下楚经秋。偶然路过此城,见天色已晚,便打算住一晚。谁知会遇见女鬼。”楚经秋半真半假说。

夜堂闻言,和兰玉交换眼神,刚才楚经秋就注意到,当他提及女鬼时,两人脸上并未出现任何惊讶神色,鬼对他们来说,就像家常便饭,委实不足道也。

“在下有个问题想请教。”他道。

兰玉温和道:“楚公子请说。”

楚经秋:“这座天荒城,实际上是一座鬼城对不对?”

不然为何会一个人都没有,大晚上还有女鬼出现。

兰玉摇摇头:“天荒城并非鬼城。不知楚公子有没有注意到周围的白雾?”

楚经秋:“白雾?你的意思是,女鬼的出现跟这些虚无缥缈的白雾有关系?”

兰玉点头:“不错。我和夜堂来自天荒城东三十里的灵昀山,我们灵昀派一直暗中守护着此城。这白雾是一个月前才开始出现,从傍晚持续到第二日黎明前。每当有白雾笼罩的夜晚,整座城就会陷入一种奇怪的状态,住在里面的人竟全都消失不见,第二天太阳升起时,又会离奇出现。但每次总有人莫名其妙失踪。”

夜堂接口道:“经过我们的调查,发现白雾源自海上逃来的一只蜃妖,此妖甚是狡猾,它能透析人类心灵,并根据每个人的欲望,制造出他们想要的幻境。当人们沉迷于虚幻世界,他们的生命也在悄无声息流逝。”

楚经秋若有所思:“听起来倒像是公平交易。人们做美梦弥补生活中的缺憾,只不过代价未免太大。”

兰玉道:“话虽如此,滥杀无辜,终究不可原谅。”

楚经秋:“照这么说,我们现在都在蜃妖制造的幻境中?”

夜堂:“然也。”

楚经秋想了想,问:“这里的其他人是不是也跟我们一样,全都被带进了他们各自的幻境?”

兰玉和夜堂一起点头。

楚经秋不禁疑惑,既然如此,为何他遇到的幻境不太一样?要是按他心中所编织的未来蓝图,肯定是钢筋混凝土建造的大都市。

还有,他又为何能与兰玉两人相遇?难道因为他是借尸还魂,蜃妖没办法摸清他底细?所以制造不出属于他的幻境。最后,老人和那位昏迷的仁兄去哪儿了?

忽然,他脑中灵光一闪,大胆想象,老人不会就是兰玉他们要找的蜃妖吧?要真是这样,那位他背了整整五天的大兄弟岂不是很危险?

虽是毫无根由的猜测,他仍旧不免担心。可担忧的同时,他又不禁感到欣慰,跟昏迷的仁兄比起来,他至少要幸运些。

果然,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啊!

延伸阅读

奥德萨干洗加盟  http://www.bouwkundigburocoppens.com/hcq.shtml
奥德萨干洗一站式洗衣连锁形式为追求高质量、快节拍生活的时髦人士提供了最理想的全新干洗

Marie balan玛芮-贝蓝加盟  http://www.bouwkundigburocoppens.com/uuf9.shtml
MarieBalan珠宝品牌于1981年在法国巴黎创建。以传播女性首饰搭配美学为品牌

大东华加盟  http://www.bouwkundigburocoppens.com/d02l.shtml
大东华雨伞在深圳市龙岗区自设生产基地25000㎡,由伞骨五金机械车间、喷塑车间、裁缝

千世汉刘酒业加盟  http://www.bouwkundigburocoppens.com/n3jc.shtml
千世汉刘酒业是一家白酒酿造、生产、销售为一体的酒类企业。千世汉刘酒业自产品投放市场以

飞鱼钓具加盟  http://www.bouwkundigburocoppens.com/uxhl.shtml
飞鱼钓具经销批发的鱼线、鱼钩、鱼饵畅销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与

天美健加盟  http://www.bouwkundigburocoppens.com/nmb2.shtml
天美健养生保健品在保持原生态和石疗效果的基础上,又节约使用了稀有的原材料。使得我们的

圣洁加盟  http://www.bouwkundigburocoppens.com/debi.shtml
圣洁卫生用品产品已通过ISO9001:2000质量管理体系认证,公司曾获争创“五好”

旭益锦庄纺织加盟  http://www.bouwkundigburocoppens.com/xlv6.shtml
旭益纺织是以中外合资的综合型企业,研发、生产及销售各种中重量级服饰面料。公司下设研发

金国祥汽车晴雨挡加盟  http://www.bouwkundigburocoppens.com/d8xv.shtml
本公司生产汽车晴雨挡,欢喜新老客户起来咨询订购,价格优惠,质量好,车型齐全。服务致上

逸云轩加盟  http://www.bouwkundigburocoppens.com/geap.shtml
暂无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人生若如初相逢(杨逍纪晓芙)之第八章

    今日的程锦玥较之以往有着截然不同的天壤之别,许明知不可能看不出来。然而许明知很清楚,这只不过是程锦玥煞费苦心的新手段罢了。当初迎娶程锦玥这门亲事,是许奶奶定下的,许明知直到两家长辈已经下了聘礼和彩礼,方被告知。如若让许明知自己做主,他是不可能随随便便定下这门亲事的。但是,亲事已经定下,再无更改的余地

  • 学贯西洋在线阅读逻辑满分

    上学第一天,二中老师的火力都集中在了检查寒假作业上。当化学老师踩着高跟鞋寒着一张脸走进教室时,唐棠觉得身边一直很放松的杨茗瞬间就用全身心诠释了什么叫做正襟危坐。不单单杨茗,唐棠感觉整个高一二班的氛围都十分——凝重。即便接收到唐棠疑惑的目光,杨茗也依然目不斜视。小动物一般的直觉告诉唐棠,她必须和杨茗做

  • 对对在线阅读第十节

    一件三百五十万,加上五幅画,其实转眼就拿下了一千万?一千万啊。这个数目就算放在澳洲,也算得上是一笔巨大的数目了。秦牧眼神中不禁闪过一丝炙热,满打满算重建农牧渔场,花掉的钱也远远没有一千万。“秦,三百五十万是我能够给出的最高价格了,骨瓷虽然稀少,但还没到一件难求的地步。”见秦牧沉默,安德森顿时有些慌神

  • 她的盛世美颜有时限[重生]在线阅读第二节

    闻言,他这才松了手。她一下摔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待身子舒服了一些,才瞪了一眼他,声音有些委屈,“我不过是忘记了自己叫什么,你至于这么生气吗?”“你的意思是看着你装傻充愣,我还得陪着你装傻充愣是吗?”龙天昊怒极反笑。“我没这么说,你别曲解我的意思。”她反驳着,听他这么阴阳怪气的说话,心里很不舒服

  • 献祭此时不坑,更待何时?

    “那么那两位公主呢?”莺儿回答:“那两位公主其中一个已经嫁到南国成了太子妃,另外一个方才八岁,粉凋玉琢的小人,甚是可爱呢。”冷青烟点点头,这便是所有的皇室成员了,当然,除了皇上后宫的三千佳丽。如果她把这些也了解的话,那可是要费一段时间呢,不过她对那些后宫啊皇上什么没有多大兴趣。“好了莺儿,暂时我就先

  • 至尊校园公子第四章在线阅读

    “我成功了?”张木乙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双手,原来的他连一个二十几斤的东西搬起来都费劲,更别说眼前这只看起来像是一辆坦克的巨熊了,这样的结果让他的心中充满了喜悦与兴奋。“这样的感觉真是太棒了!我感觉现在的自己就像是超级英雄一样无所不能!不过它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待尘土散去,张木乙发现三眼巨熊一动不

  • 良人可安之你是花钱进来的吧?

    随着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楚晨两人身后,四个纨绔少年慢慢走近。其中一名身材消瘦,面色阴鸷的家伙,开口嘲讽道:“肖锦绣,你们锦绣商会花了多少银子,才为你买到一个入选名额?嘿嘿,一个不满十三岁的萝莉,我就不信凭你的真正实力,能够过关入围!说吧,别不好意思,现在就几个人,我保证不会乱传。”“刘浪,你胡说什么

  • 魔道墙角被我挖塌了[重生]在线阅读第10章

    第十章华越伤的是右手,抄了一半的笔记也只能暂时被搁置了,想到还没写完的卷子,苦逼的叹了口气,半身不遂的坚持去洗了个漱,躺到床上的时候,整个人都散发着快要归西了的安详。虽然吃了止疼片,但手臂的胀痛感也并没有完全消失,往身旁垫了两个抱枕,把打着石膏的胳膊靠在上面,有点费劲的单手划拉着手机打发时间,顺手把

  • 嚣张遇上呆萌之难堪

    喧闹的人群安静了瞬。“嗤,这年头连瘫子都这么关注科考了?”“毕竟自己不能参与……”“算了,说话别那么难听。”江宇恒面容僵住。“诸位切莫妄言。”与之相比,方淮安的态度算得上好极。“请问您是?”江宇恒勉力一笑:“淮安,不知你可还记得我?我曾是你父亲的同僚……”“什么同僚?”他话未说完,便被人打断。“淮安

  • 云茂在线阅读第2节

    霜州,天下西北之地,为苦寒不毛寒霜之处,而白琼郡以西,云集郡以北,则是霜州最为苦寒的地方,一年五月皆在雨雪之中度过,其余七月也少有阳光,化不开冻土,也就难以耕种,从来就不是可以久居之所。就在半年前,烨帝一纸令下,迁北原州蛮族,东玉州夷族,南樊州荒族于琼西云北,自那之后,三族之人陷入了困顿。新东夷树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