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全世界都知道我是外挂之冷漠

作者:出走的罐头 来源:晋江文学城

门口传来几声沉重而有力地脚步声,“噔”“噔”“噔……”

少年似听见了门外的声响,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他漠然地闭上眼,脸庞之上显露出一股厌烦之意。几息之后恢复了那如万年冰也融不开的玄冰的神色,静静地等着将来临之人。

不过良久,那人已来到少年门外,停下了脚步。

“紫师兄,师尊有请,要你去主殿堂去一趟,说有要事需你前去商议。”声音如沉闷的擂鼓敲响之声,欲能使人震耳欲聋般,隆隆而响,声波如化为有形之物,滚滚向四周散去。

是普通人听闻这种音调,见其之景,也许会吓晕过去,但少年神色不变。而那位灰衣书生也只是不时地打量着来临之人而已,脸上露出饶有兴趣的表情。

来临之人,穿着一身白衣,略黑的皮肤,高挺的鼻梁,浓眉大眼,身子十分壮硕,颇有三大五粗的意味。灰衣书生看着看着,却突然笑出了声,声音越来越大,渐渐地捧着肚子笑得前俯后仰了,最后笑得都抽搐了、蹲着那里站不起来了。

壮硕之人一肚子疑惑,抬头看向灰衣书生,一副不甚理解的模样,内心很是奇怪;“这人……有病吧!为什么看了我之后,就笑成这样,有什么事这么好笑啊?”

但几秒之后,他脸色一下子难看起来了,这家伙分明是在笑我,虽然不知道他在笑什么,这却是对我的羞辱,旋即闷声开口道;“请问……这位师弟,在下有什么地方让你笑的这么开心?“脸上略带薄怒的神色不善地看着灰衣书生。

“对……对不起,我实在是忍不住了,太搞笑了,这身白色衣服,白色加这样的容貌与身材,哈哈哈……哈哈……”灰衣书生一只手指着他,一只手捧着肚子,丝毫不加收敛笑意的感觉,笑的连声音都开始颤抖了。

一身白衣的壮硕之人明白了,脸色也已黑到无以复加的地步了,明白灰衣书生笑得是什么了,他本来长得就粗犷,身材十分壮实,而白色是一种单调的颜色,能混合搭配很多的颜色,也能映射出不一样的感觉若与不同的颜色混用,如白色与红色,形如红白交配,若一个漂亮的姑娘穿上白色的裙子,有红色条纹镶嵌在裙边,会有一种令人更为惊艳之感……而他衣服的白色与他的相貌形体相配去就有点显得有哗众取宠之意了,其实并不是他想天天穿着白衣,这只是门内的条规。是为了与外门弟子区别及其他意义存在。

“这小子,是不是存心找茬啊?哼!”他正准备好好教训教训灰衣书生。这时紫衣少年骤然开口:“够了!”声音十分冰冷,似不含有人的感情在内,竟一时间令人生不出反抗的心。

壮硕之人心里“咯噔”一声,本已迈开的脚步不得已停了下来,随之收了回来,而后偷偷的瞧了一眼紫衣少年,脸色却突然煞白起来,没有一点血色、脑海中被那看到的那双令人恐惧的眼眸完全占据了,看到的是怎样的一双眼眸啊,如此冰冷,如此无情,是来自地狱吗?或许还要恐怖吧。

眼眸中两个眼瞳若永恒的黑洞般,似能吸收一切色彩,黑得似妖似邪,空洞地若让人置身其中会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般。他恐惧地看着紫衣少年,手都不由自主地开始颤抖,此刻,壮硕之人觉得紫衣少年就是地狱的使者,若他要取自己的性命,他都觉得自己没有反抗的勇气了,也不会有这样的能力。在他的意识海里,只有长老才能给他这样的威压与恐惧地压迫。他艰难地挪开目光,看向别处,只是手还在不间断地痉挛中。

灰衣书生听闻此声,亦开始收敛,不再大笑,逐渐安静了下来,静静站立其旁。可他的嘴角却始终带着笑意,上扬的嘴角似说着意犹未尽之味。

时间一点点逝去,空气里有衍生出寂寥的气氛了。一刻钟后,紫衣少年面无表情地开口道:“

“走吧!”旋即摆开步伐,向前行去。走至门口时,脚步一停,传出一道声音:“希望在……我没回来之前,你……不要碰我的东西,否则……”虽然他未转过身来,但显然是对着还站在原地的满脸面带笑容的灰衣书生述说的。

灰衣少年知道他的东西指的是什么,当即用一种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语气回道:“放心了,你这——又没什么宝贝,难道还有我翻你的破衣服吗,呵呵……”

紫衣少年眉头微皱,似对少年的言语不甚满意,却也什么都没有再说,继续迈步离去了。

那白衣之人则跟在紫衣少年身后,紧紧跟随着,却离他始终有一段距离,不敢过分靠近,似对刚才之事还存有惊惧之意,跟紧在少年后前进之间,突然他想到了师尊在对他吩咐唤少年前来时的神情——当师尊提及紫衣少年的名字时,脸色竟然苦笑了一下,虽然很快消散不见。但本身自己最擅长之一的本事就是察颜悦色,纵然是这么小的细节还是被自己捕捉到了,自己当时只是觉得奇怪,没怎么注意,现在却发现大错特错了,这个少年一定大有来头,否则长老不会在这么重视,以及师尊那种神情一定有其深意,可我怎么没听过什么关于对这少年的事迹呢,拥有这么高的身手不可能在门内没名气啊,这……这怎么可能呢,在门内排得上名号的高手都有记载啊,我还曾经通过一些方法撰写了一份,可其上没有啊,怎么回事?“无论他怎么回忆名册,都不见少年的身影,一边前行,一边冥想着来自对于紫衣少年的记载。

嗒”“嗒”“嗒”紫衣少年与浓眉少年一步步走在青色石阶上,遍布青苔,似绿衣般披散在石阶小路上。触其有清滑之感,如棉花质感,很是舒服。四周一片青林翠竹,清风流动,枝条摇得“吱”“吱”作响,翠绿怏然,这样让人闻道一股清新自然的味道,不禁令人赏心悦目。

石阶自下而上蜿蜒曲折,前方云雾缭绕,峰峦隐没,山岳间隐有相通石阶互行,如此画面,宛若画中景色,山明水秀,一种隔世之感悠然而生。

随着前行,渐渐模糊地望见石阶的尽头,似乎有几座大殿矗立而生。最中间的那那座大殿比左右两座殿堂光芒更为耀眼一些,只因它的颜色为金色。而其旁的两座大殿漆刷的则为红色,这三座大殿成犄角之势,但它们身后似乎还有着什么,因距离太远还看不到。

临近间,却突然传来几声大笑声,声响很是巨大也很嘈杂,似不是一两个人,而是一群人在那里兴奋地不知道笑着什么,这甚是响亮的笑声连正在林中觅食的鸟儿都被吓走了,树叶被晃动地“哗哗”直响,它们惊惧不堪,阵阵鸣叫,齐齐飞出山林,却让本是宁静的山林多出一份生气。

紫衣少年抬头看了看正在往四处飞散的鸟儿,神色依旧冷漠,看不出他有什么想法,紫衣少年顺着石阶尽头看去,隐隐看见了前方一群人围着谁,正在肆无忌惮地笑着。其中一个白衣之人不时用手指指着里面的人,说着什么,说完几句便插腰大笑起来,围着的其他人也随之大笑,似乎……那个不时指点的人便是这群人的核心。

而殿堂大门前站着一些人,是本门派的内门弟子,全部身着白衣,笔直挺立地站在那里,分成两排,一脸的傲气,对外面正在巡逻的外门弟子不屑一顾,轻蔑的眼神,好像对于他们而言,外门弟子都是蝼蚁般的人物。那藐视一切的神色就是最好的证明。

他们望着在外面发生的一切,却无动于衷,无一人前去问明原因,对他们而言,无论外面的弟子发生什么事情都不值得他们去询问,他们只要做好自己的职责就好了。

其实门中这种现象屡屡可见,这便是权利带给人的高高在上的感觉。

白衣少年很是英俊,还有几分清秀的模样。但看着他那大笑的神情中却显得那张脸庞有些狰狞。

英俊的白衣少年笑着笑着却突然抬起了脚,踏向了倒在了地上的略显柔弱地灰衣少年。

骤然间紫衣少年眼中寒芒一闪,他看见了那张上扬地惊慌失措的脸竟然是——林山。

他是紫衣少年在这个门派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虽然他只是个外门弟子。他的性格有些腼腆,内向。开心时偶尔会脸红,难过时会掉几滴泪……此刻的他在那白衣少年即将下压的一脚之下,脸庞尽是苍白,很是害怕。

紫衣少年的眼眸中射出冷冽,若寒冰般地光束,似能冰彻一切。浓眉少年站在身后也感到前方紫衣少年周围的温度徒然下降,寒透心神,忍不住一哆嗦。连忙离他又远了些,不知道这位神秘而冷漠的师兄又怎么了?他可不想遭受这无妄之灾。

延伸阅读

易学堂速读记忆培训加盟  http://www.onlinepsiquiatria.com/6ute.shtml
易学堂速读记忆培训隶属于北京大唐盛视科技有限公司。易学堂以提高全民族的快速学习能力为

滋源洗发水加盟  http://www.onlinepsiquiatria.com/6u2o.shtml
滋源隶属于广州环亚化妆品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于2014年是一家集洗发护发用品研发设计、

雾花加盟  http://www.onlinepsiquiatria.com/xd4i.shtml
雾花化妆包总部经销批发的礼品产品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与多

漫步者加盟  http://www.onlinepsiquiatria.com/n5a2.shtml
漫步者渔具总部是渔具、钓具、鱼竿、钓竿、海竿、溪流竿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

三亚天域度假酒店加盟  http://www.onlinepsiquiatria.com/uf9z.shtml
三亚天域度假酒店加盟三亚天域度假酒店(HorizonResort&Spa),占地约1

帛典加盟  http://www.onlinepsiquiatria.com/n6rv.shtml
南通帛典实业发展有限公司,成立于2004年,是一家集研发,设计,生产,销售为一体的家

沙迪丝加盟  http://www.onlinepsiquiatria.com/aizr.shtml
沙迪丝连衣裙是女式时装、欧美、明星走秀款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

壹歌汽车用品加盟  http://www.onlinepsiquiatria.com/pi8z.shtml
壹歌汽车用品多年至力于汽车用品加工生产具有强大的生产实力,主营地胶、防滑垫,脚垫、插

联业和加盟  http://www.onlinepsiquiatria.com/gqps.shtml
苏州联业和精密科技有限公司UT-Socket测试系统事业部成立于2009年,是一家专

奥福特皮革护理加盟  http://www.onlinepsiquiatria.com/cz2.shtml
奥福特专业皮革护理以人为本,以诚待客,把消费者的满意作为公司永恒的追求。奥福特,伴随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恩怨天下之对不起,是我想多了

    “恩,给你一个名分!等我和安馨成为名义上的夫妻,正式拿下她手里安氏百分之四十的股份,我就会和她离婚,然后娶你,让你做慕太太,还要你当上安氏的董事长!”“野……”隋若的声音开始颤抖,她等这句话等了好久,但因为安馨,她和慕俊野之间就永远没有可能光明正大。现在,事情终于都要结束,她可以得到一切她想要的!也

  • 混沌衰神在线阅读第8章

    “喂,你们走吧!再不走就等着躺医院吧!”佛乐好心提醒,可他们也不会善罢甘休的…“你走吧!躺一个月换一恶魔果值了!”他也劝道,就算是两个人也还没找到…这树实在是太大了…“你这个疯子,我有点喜欢你了。”佛乐像一个长老一样夸赞道,喜欢他的胆量。“呵呵…”对方只是笑了…而妹妹,还在专心帮哥哥寻找着,默不作声

  • 涅槃系统在线阅读第8节

    凌晨五点,天已经蒙蒙亮。约好了一起去看日出,唯独不见夏语这边有动静。夏妍去敲门,叫夏语起床。夏语昨晚折腾到半夜才睡,这会儿睡得正香,没有半点转醒的迹象。倒是大树、小树,睡得早,醒得也早,听到敲门声,他们就醒了,迷迷糊糊从床上坐起来,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呵欠,转头一看,看到睡在夏语身边的霍森,两个小家伙

  • 妻主,我超怂哒在线阅读第10章

    路深终于从蜷缩的姿势里挣脱出来,大概是药生效了,平息了胃里的翻腾,他才得以劫后余生,于是迷迷糊糊地打开了手机。他的指尖顿在屏幕前许久,还是点开了《初见》发布会的直播。直播的画面有些模糊,观众席上乌泱泱一片,除了主持人在舞台上说学逗唱之外,年轻演员们都羞答答地站在导演身后,生怕自己表现不得体。路深的目

  • 在地下城寻求邂逅是否搞错在线阅读第十节

    腕力是第7次参加格斗大会,在他还小的时候,组里的老大告诉他,他们是这座森林的守护神,也是这座森林里面最重要的力量,要为他们一族感到骄傲。腕力在这种教育下成长,也接受了这神圣的使命。这座森林里面的精灵也善待它们。基本上他们每天的生活就是训练巡视,而他们所需要的树果都有走路草和小箭雀等精灵给他们送过来。

  • 超神:从监狱苏醒的修罗神一群狐朋狗友

    我也激动起来,一把推开挡我路的人群,杀了进去。我站在榜前,扫着字。原来分甲乙丙丁戊五个级别。每个级别下又有甲乙两个班,除了甲级。甲级下只有一个乙班,甲班是空缺,没有名字。我看着稍大字体的甲级乙班下写着小字的姓名,大概十人左右。好象每个班的人也都很平均,最多的也就十来人。看来是很现代化的摩登模式,小班

  • 网游封神:截教仙之陌上新桑(六)(7)

    第六章陌上新桑(六)“岩城不是有大学部吗?”她反问。李朔松了口气,捏了捏她的脸说:“去吧,加油!”两个多小时后,张囡第一个走出考场,李朔迎上去,问:“怎么样?”那紧张兮兮的表情把张囡都逗乐了。“怎么比我还紧张呀?安啦,还在掌握之中”张囡拍了拍他的肩。最后一场是英语,张囡考完后感觉整个人都放松了,出了

  • 魔眼小神医之五福馄饨

    “什么是守株待兔?”池小秋不甚明白。“河里如何钓鱼?”“穿条小虫作饵料—”池小秋一下子便明白了:“我便做条钓鱼的虫!”“不只—”钟应忱点了点屋后:“山上如何打虎?”“挖个深坑等它进,”池小秋一拍手,笑道:“我们也挖个坑!”“这便是请君入瓮。”池小秋钻出芦席棚,见星光满天,河汉灿烂,四面灯都灭了,只有

  • 玄幻洪荒之至尊通天之我们是邻居

    两人走到了校门口,黎沫开口问道:“许凌风,你走哪边?”“你走哪边我就走哪边。”“什么意思,你不回家吗?”许凌风没有回答她,而是继续往前走去。黎沫在原地愣了一会儿,还是追了上去。黎沫跟在许凌风的后面,嘴里不停的说道:“你是不是也住在梧桐路啊?”“还是你到这边有什么事吗?”“好巧呢,我也住在梧桐路。”许

  • 末世神魔录在线阅读第6章

    邓斯特博士说,他不研究变态心理学,该死的-鬼会知道变态外星人想知道什么。“你可以试试我原来的领导。”邓斯特给了灰一张名牌,“别看是克莉丝汀人,”他耸肩,“人类流行说法是啥来着,魔法少女,马猴烧酒,”打了个响指后,邓斯特意味深长,“明是个典型上东区女人。”开始的时候灰还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直到她真的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