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何所思复南生在线阅读第九章

作者:柒日里 来源:纵横中文网

姚三春吓一跳,跟着紧张起来,“怎么了?”

宋平生眼神投向某处,表情一言难尽,“姚大志在那边,我们还是尽快走的好。”

姚三春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便看到一个穿着邋遢,头发油腻,脸颊凹陷,留着八字须的中年男人,正是原身亲爹姚大志。

此时姚大志正杵在一个卖鸡蛋的小摊子前,眯着眼睛,嬉皮笑脸地跟一个妇人调笑。

虽然姚大志体型偏瘦,穿着打扮也邋遢,不过他长得还算高大俊朗,又能说会道,所以那个妇人没见烦,反而被姚大志哄得咯咯直笑,两人聊得好不投机!

姚三春的亲娘,姚大志的媳妇儿还没死呢,他就在大街上跟别人的女人有说有笑,全然不顾别人异样的目光,此人品行可见一斑。

姚三春有原身的记忆,自然知道姚大志是什么货色,这人就是个泼皮无赖!不仅如此,他还好吃懒做,贪财好,色,在姚庄村名声早就臭了,根本没人愿意搭理他,这也导致姚三春原身一直没人愿意娶。

什么锅配什么盖,姚三春的娘范氏同样不是什么好货,掐尖要强,骂人撒泼,是姚庄村泼妇界的翘楚。

在这样的极品堆里长大,姚三春原身长歪也就不奇怪了,毕竟父母言传身教了嘛!

岳父岳母是这个德行,也不怪宋平生见之色变。

姚三春回想姚大志夫妇曾经坑害原身的那些数不清的糟心事,顿时虎躯一震,心里一万个不想见到他。若真的跟姚大志碰上,他们刚买的猪板油岂不是要惨遭抢夺?

姚三春当机立断,握住宋平生的手往反方向跑,一刻也不愿多留。

姚大志抬眼看过去的时候,只看到两道模糊的影子,他没放在心上,转头继续对那妇人笑道:“大妹子,我看你今年最多也就双十年华,你说我猜得准不准?”

芳龄三十多的妇人捂嘴,笑得像个傻孩子。

回去的路上,姚三春态度坚决,非要挑担,宋平生拗不过她,最后只能妥协答应。

挑担里也就装了十斤猪板油和一些盐,回到家中后,姚三春还是觉得肩膀很酸,不过她并没有抱怨,因为两捆柴禾远不止十斤,宋平生却一句话都没说。

回来得晚,午饭只能随意糊弄一下,到了下午,姚三春两夫妻一人切猪板油,一人烧锅,将十斤猪板油全部炼出来,最后得了一罐猪油和一大碗油渣。

宋平生将油渣装小半碗出来,没有糖,只能撒了些盐,然后让姚三春尝尝味道。

姚三春此前从没吃过这东西,但是她很清楚今时不同往日,有的吃就不错了,哪还有挑剔的份儿?

她夹一个放嘴里,嚼了几下觉得有点腻,但是对油脂的渴望可以掩盖一切,她越嚼越觉得香!

这种心理,大概就是十年没见过女人,所以看到母猪都觉得眉清目秀吧?

作为农家人,春天就没有闲下来的时候,不仅仅是播种插秧这些,还有菜园子里的蔬菜瓜果都要在春天种,到了夏天就能吃到新鲜青翠的蔬果啦!

如果是早熟或者生长期短的品种,那收获时间就更早了。

村里人家该撒种的撒种,该育苗的育苗,菜园子里点点青翠,只有姚三春家,菜园子里一片荒芜,杂草丛生,根本认不出来它是个菜园子。

下午申时,姚三春在屋后菜园子里弯腰割野草,她忍不住乱想,他宋茂山是不是早就准备将二房打发出去,否则他为什么没打理这四分菜地,甚至一棵菜种都没撒?

想到这,姚三春不禁要为宋平生原主拘把泪,他混归混,宋茂山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对自己儿子就跟对待仇人似的,没有一点好脸色的时候。

临近傍晚,残阳西沉映河水,倦鸟归巢入山林,袅袅炊烟飘向上空,好一派安宁平静的景象。

劳累一天的姚三春跟宋平生,终于将四分菜园子给拾掇出来,算是了了一件事。

不过尴尬的是,他们没有菜种,也没有多余的钱买菜种……果然贫穷使人头秃!

就在夫妻俩正面面相觑时,与他家相邻的菜园子里走出一个四十多岁的黑瘦汉子。

他板着个脸,弯腰将手中的一把带着土的小菜苗放在地上,声音沙哑:“多出来的菜秧,种不种随你们!”言简意赅说完,他看都没看姚三春夫妻一眼,转身就走了。

宋平生在后头叫了两声“二叔”,人家理都没理,全当没听见。

这人正是宋茂山的亲兄弟,宋茂水。

宋平生见宋茂水不愿意搭理他们,并没过多纠结,转头蹲下和姚三春收拾菜秧。

宋平生原主对菜秧这些一窍不通,好在姚三春原主是干惯农活的,对于这些才长出嫩芽的菜秧并不陌生,没一会儿便都收拾出来了。

冬瓜秧,南瓜秧,黄瓜秧,葫芦秧,茄子秧,辣椒秧……一数还真不少。

这下子就算是傻子也能看出来,宋茂水绝对不是随随便便拔了几棵菜秧,而是用了心选的。

想通这一点,宋茂水在夫妻二人心中的形象就变了,一下子从冷面严肃的陌生人变成面冷心热的可爱大叔,不像宋茂山,面冷心更冷!

夫妻二人将菜秧种下,天已经快黑了,姚三春和宋平生回家将木粪桶挑出来,掺水后挑到菜园子,在每一棵秧苗根部灌溉。

直到天际归于黑暗,夜风吹过菜园子,夫妻俩终于做完所有的事情,至于绝大部分仍是空下的菜园子,这事还是留着明天再想吧。

夫妻俩摸黑回到院子,这才记起家中没有照明工具,最后无法,只能用手摸索着进了厨房,直到宋平生在灶洞内点燃干草,漆黑的夜终于被撕开一道口子,透出隐约的光亮。

夫妻俩就在这样昏暗不明的火光中吃晚饭、洗碗、烧水、洗澡……

洗漱之后,姚三春先躺回床上,夫妻俩的被褥底下铺的是一层稻草,有时候地面潮湿,稻草甚至会滋生一种极小的半透明虫子,没有毒,就是喜欢见一个咬一个,花心又恶劣。

这种恶劣的条件,放在夫妻俩那个时空他们想都不敢想,更何况是尝试?然而当他们亲身经历,便深刻了解到人的忍耐力是磨炼出来的。

当你别无选择,退无可退时,没有什么是忍耐不了的。

可能今天经历的事情比较多,姚三春没有和往常一样沾枕即睡,躺了一会儿突然坐起来。

宋平生刚坐上床,在黑暗中望着姚三春的方向,缓声道:“姚姚,怎么了?今天走远路,是不是腿脚有些酸,我给你揉揉?”

不等姚三春有所回应,宋平生顺着姚三春的腰线向下,很快摸到姚三春的一对脚踝。

宋平生将她的脚搭在自己腿上,没再说话,而是专注地揉|捏起来,不轻不重的力道,让人十分舒服。

姚三春咬着唇,脸微微发热,“平生,每当你给我揉脚,我总会忍不住猜想,你到底有过几个前女友,才将你调|教得这么好。”

宋平生失笑,并没有放心上,低沉的声线在黑夜中响起,多了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这话从我们大二在一起,你就开始说了。我有没有前女友,你的嘴唇不是最清楚?”

姚三春瞬间懂了他的意有所指,她和他的初吻,两人都是生手,闹了不少笑话……

虽然她和宋平生已经是夫妻,但是每当想起这些,她还是觉得脸红心跳。

随着思绪的飘远,姚三春抿唇不出声,脸上温度却越来越高,她忍不住伸手捧着脸颊给自己降温。

两人没说话,漆黑的屋子陷入静谧,只有彼此深浅不一的呼吸声交错纠缠,最后归于同步。

静谧中,宋平生率先打破平静,一边继续手中动作,一边用漫不经心地语调说道:“姚姚,你是不是又脸红了,嗯?”尾音上挑,差点把姚三春的魂都勾没了。

姚三春撑在身侧的胳膊差点一软,忙清清嗓子,佯装一本正经道:“我为什么要脸红,我有这么没出息吗?呵呵!”

“是吗?”

声音刚落地,姚三春突然觉得脚下一凉,然后某人猛的窜过来,双手撑在她身体两侧,柔软温热的唇瓣准确无误地贴上她的,然后还别有意味地舌忝了一下。

姚三春红唇轻启,刚准备再做些什么的时候,宋平生却不期然拉开两人距离。

“哦,对不起,我贴错地方了。”宋平生语气无辜,说着再次亲了上去,只不过这次是姚三春的脸颊。

“你看,脸这么烫,肯定脸红了,所以你刚才说没脸红是扯谎。”宋平生一本正经地说着,仿佛他亲她真的只是为了证明她害羞脸红了。

姚三春被宋平生近在咫尺的呼吸扰乱心神,一时语塞,竟然忘了反驳。待她回过神,简直气得脸都圆了,只能委屈道:“你就知道欺负我!”

宋平生低笑,随后坐直了身体,理直气壮道:“方才我两只手都碰了你的脚,自然不能用来碰你的脸,所以才用嘴唇感受你脸上的温度,怎么能叫欺负呢?”

姚三春气得不行,奈何比不上宋平生歪理一大堆,最后只能作罢。

这时候,她终于想起自己起来是为了干什么了。

“平生,我给你捏肩吧!”

宋平生有些惊讶,“为什么?”

姚三春“噗嗤”一下,故意用甜腻的声音在宋平生耳边道:“因为我心疼你呀!”

刚才还淡定慵懒的男人,突然身子一僵,脸不争气地红了。

延伸阅读

桓龙湖加盟  http://www.kabegami-mega.com/a22t.shtml
桓仁古原保健食品有限公司是拥有果蔬汁,植物饮料,果酒、葡萄酒生产加工三项食品生产许可

云光加盟  http://www.kabegami-mega.com/x2ak.shtml
云光小饰品总部座落于享有小商品的海洋购物者的天堂之美誉的中国小商品集散地—浙江义乌,

建兴首饰加盟  http://www.kabegami-mega.com/djx2.shtml
建兴饰不断开发时尚、高品质的饰品。为员工提供充分施展才华的舞台,为客户创造的经济效率

雅丽轩加盟  http://www.kabegami-mega.com/pqax.shtml
雅丽轩钥匙扣总部是钥匙配饰、饰品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

好威皮具护理加盟  http://www.kabegami-mega.com/1ju.shtml
好威皮具护理隶属于翁源县好尔威化工有限公司,位于韶关市翁源县华彩涂料工业园,是一家致

美益鲜鲜榨玉米汁加盟  http://www.kabegami-mega.com/gce3.shtml
美益鲜玉米汁,经多位专项营养学家不断研发,以新鲜选材、健康搭配、精细榨法、技术为主要

海顿壁挂炉加盟  http://www.kabegami-mega.com/bjax.shtml
海顿集团haydn,品牌始创于2003年,并于2004年在深圳高起点建立生产、研发基

梦安妮家纺加盟  http://www.kabegami-mega.com/saeo.shtml
梦安妮家纺招商_梦安妮家纺代理_梦安妮家纺加盟费_公司简介广东佛山市梦安妮寝饰有限公

淘众福加盟  http://www.kabegami-mega.com/pjcg.shtml
广州淘众福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现启动实体项目,诚征主要城市代理,代理商在经营实体项目的

新瀚城饰品加盟  http://www.kabegami-mega.com/berh.shtml
新瀚城饰品连锁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新瀚城—中高档饰品第一品牌,财富热线400-635-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皇后每天都想造反父亲的信

    一座古朴的府邸,古朴古老的气息从空气中溢出来一点点,似有好几百年的沧桑了。门前古红色的柱梁,乌黑的瓦前,两座石狮子蹲在门外,一对尖尖的獠牙从口中张开,似乎是在守卫府邸。一座府邸相当于两个广场,极为宽阔。那座府邸上的一块牌匾写着两个大大的金字:蒋府!蒋府是圣蜀城中的守将,也是长安帝国的将军,长安帝国的

  • 危机危机月球的秘密在线阅读小组赛

    随着万校大比拉开帷幕,各校都在积极应战,许多过去不为人所知的天才开始崭露头角。万校大比小组赛第二轮到第六轮中天武大都是轻松取胜,以六战全胜位居F组积分榜第一。小组赛最后一轮,中天武大的抽签对手是A级的润林武大,是一家老牌武大,几乎每次万校大比都挺进淘汰赛阶段,现在以六战六胜与中天武大并列F组第一。大

  • 孤岛之这掉链子的事儿

    “我有什么事?”苏吟挥开范建军同学在自己面前挥动的爪子,刷存在感也不是这样的!“修改你的试卷吧……”自己尚且管不好的人,现在还想要来管她,这不是开玩笑么?考得比自己还烂,还想看她的笑话不成?这么没眼色劲儿!“班长她没哭……”“考成这样怎么就没哭呢?”“你们输了,记得下星期四帮我打扫走廊……”不断地有

  • 都市之金牌律师在线阅读第7节

    “不能再等了!”桑夜盘腿坐下,“我要强行突破。”当灵力达到一定程度还不能突破,修炼者往往可以采用强行突破的办法,只是这样很容易失败,一旦失败就有可能遭到反噬,受伤还是小事,更有可能丢掉性命。手掌向上,双手高举过头顶,“武破天阳,气海凝成!”“喝!”桑夜头顶出现灵力旋涡,周遭灵气开始向着他头顶旋涡汇聚

  • 狂躁的扳手在线阅读第五章

    天明前,高春雷做了个怪梦。一只巨大无比的黑猫从梁上跳下来,钻进被子,咬他的脚趾,疼得钻心,却又浑身僵硬,动弹不得,只能硬生生扛着。他想叫,又叫不出来,仿佛脖子上被人下了套,死死勒住,喘气都喘不上来。到了最后,他猛地坐起来,喉咙里猛地吐出一口气,这才发现,浑身冷汗涔涔,一件汗衫已经完全湿透。天刚蒙蒙亮

  • 七月寻我在线阅读第九章

    展耀和顾云刚赶到那个被改造成心理学最棒的人家里,那是一个少年,他躺在沙发上看着两个推门而入的人,释然的对着两个人笑,就是眼睛有些灰色,失去了光泽,“我就知道,他还是派人来杀我了。”展耀慢慢开口道,“你做好觉悟了嘛?”他笑了笑,他被改造成现在这个模样,眼睛因为滥用能力,已经半瞎了,只能看得见光了,但是

  • 巫苏传在线阅读第三节

    雾草!!!雪冷幽彻底风中凌乱了,她……她刚刚没听错吧?!这……这男人是在向她搭讪?!还是另有目的?虽然思维有点跟不上,但她还是回了话的。雪冷幽的紫眸在沧海倾冥的身上淡淡的扫了一眼,给了一个霸气的回答:“想知道孤的名字,那就要比孤强!”没能得到他想要的回答,沧海倾冥感到有点失望,但雪冷幽的回答给了他一

  • 麦角在线阅读第四节

    从小城镇离开之后,楚天行一路上坐着公交车,一路到了纽约市,这里是繁华的中心,很是热潮的一个地方,人群很多,也是一个富饶之地,而至于斯塔克公司,他们的广告可谓是随处可见,四处都有,作为漫威世界当中,最为有钱的人,钢铁侠可是一个大名人。当楚天行走在路上,看着这路人,好些小孩都抱着钢铁侠的模型玩具,足以见

  • 暗陷在线阅读筑基成功

    黑衣人瞳孔猛然一缩,满脸皆是震惊之色。“移形换影,你...你是大牧师?”一道曼妙的身形缓缓从森林边缘走出,不是心儿还能是谁?看着秦风大腿处一片血肉模糊,心儿顿时柳眉倒竖,水灵灵的大眼睛仿佛快要喷出火来,那模样,就像是一只发怒的小老虎,直瞧得躺在地上的秦风也是微微呆滞,暗赞道:“这丫头,生气也竟如此好

  • 九玄奇谈1在线阅读第4章

    良久,杨天忠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你个臭小子,招数真是越来越多了,没想到都开始会对付自己的爷爷了?你周爷爷对你都夸到没话说了,我还能说什么?”杨逸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知道自己在爷爷这里这一关是过了。一旁的奶奶和刘亦非也终于放下心来。奶奶拉着杨逸的手,满脸骄傲的说道:“我孙子就是厉害,还有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