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重生之亲亲暴君之上药(7)

作者:垚垚兔 来源:17K小说网

见到陆谨沉忽然出现在膳厅,薛家人俱都一怔。

薛镜宁下意识地将左手往袖子里缩。

“贤婿来了!”薛忠回过神忙站起来,顿时一脸谄媚之色,“来人,马上添副碗筷!”

李氏也喜上眉梢,起身陪笑道:“小侯爷,镜宁说您公务繁忙,我们不知道您会过来吃午膳,因此没有准备,招待不周的地方请小侯爷不要见怪啊。”

陆谨沉静静地看着薛忠与李氏奴颜婢膝的样子,眼底的不屑渐浓。

他本就瞧不起薛氏一家,因着薛镜宁,又添了一层厌恶,便越发瞧不起了。

“来,贤婿请来这边坐。”薛忠派人加了椅子碗筷在自己旁边的主位,招呼陆谨沉坐下。

陆谨沉轻讽一笑。

按道理,晚辈不可坐于主位,更何况是陪新媳回门的女婿,不过薛家自己放低自己,他也不准备给面子。

他走至主位坐下:“薛伯父实在太客气了。”

气氛登时一凝。

他与薛镜宁已经成亲,却还称呼薛忠为“伯父”,这是压根没承认薛镜宁的意思啊!

薛忠脸上的笑容僵住,一时不知道怎么接话,眼角的余光责备地看向薛镜宁。

此刻,陆谨沉的目光也悄然落在薛镜宁身上,他也在期待,她会怎么圆场。

薛镜宁此刻微低着头,倒不是觉得丢脸,也不是在畏惧和逃避,方才见到陆谨沉突然出现,之前心里的那股火气和委屈便又涌现了出来,所以她索性挪开了目光,专注地看着自己眼前的菜肴,不想理会他,也不想扮演“小侯夫人”的角色。

当然,此时她不用抬头都能感受到,众人明里暗里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

可是,陆谨沉的承不承认,跟她有什么关系呢?

在这样安静至极的氛围里,薛镜宁淡然自若地拿起筷子,慢条斯理地吃起了碗里的菜。

众人:……

陆谨沉眼底闪过一丝诧异,淡淡地弯了弯唇角。

虽然薛镜宁是小骗子,但是性子倒真的十分有趣。

“大家吃饭吧。”陆谨沉道。

他这一开口,等于主动给了一个台阶,薛忠自然不会再纠结方才的称呼,忙笑道:“说得是,再不吃饭菜就要凉了,来来来,快些吃饭吧。”

薛楚莺睨了一眼闷头吃饭的薛镜宁,眼里的嘲讽不禁漫溢出来,再看向陆谨沉时,却是娇滴滴的羞笑:“小侯爷,这一桌家常小菜不知你是否吃得惯?”

说着,忽然执起自己的筷子,夹了一块鱼肉,似要伸向陆谨沉碗里:“小侯爷,您先尝尝这道蟠龙黄鱼。”

陆谨沉几不可闻地皱了皱眉,眼神一冷:“我不爱吃鱼。”

薛楚莺的手顿时尴尬地停在空中,凝滞了一瞬,慢慢地收回来。

陆谨沉又道:“我也不必劳烦别人给我夹菜。”

说罢,瞥了一眼还在兀自吃饭,而且一个眼神也没给他的薛镜宁:“你不知道给我夹菜?”

既是费尽心机想要坐稳小侯夫人的位子,怎么不知道好好表现表现?明知道自己的妹妹心急不纯,她都不在意?还是说,他们一家人关系已经紧密到换个人顶替她的身份都可以?

陆谨沉的话一出,满座皆顿了一瞬,全部看向薛镜宁。

特别是薛楚莺,偷偷地咬牙切齿,说什么“不必劳烦别人”,却叫薛镜宁给他夹菜,这是摆明了在打她脸,告诉他们薛镜宁不是“别人”?

既然是这样,刚刚怎么不陪薛镜宁一起回门?薛镜宁怎么还装出一副落魄的样子?害她还以为自己有了可趁之机……

薛忠倒是精神一振,之前还以为小侯爷看不上薛镜宁,所以连陪她回门都懒得做面子,而现在这么一看,小侯爷对她还是特别的,连语气都是对自家人的亲近。

众人各有心思,偏生薛镜宁毫无察觉,她甚至没仔细听他们方才的话,因此仍旧在慢条斯理地埋头吃饭。

薛忠急了,忙道:“镜宁!没听到小侯爷的话吗?赶紧给你夫君夹菜啊。”

薛镜宁抬首,眉头轻轻地皱了起来,陆谨沉让她夹菜?他自己不会夹吗?再说了,她也不知道他爱吃什么呀……

她疑惑地看过去,陆谨沉也正好看着她,一脸等着她夹菜的模样。

“夹菜啊……”薛忠压低了声音,催促道。

好吧,只是夹菜而已,倒也不是什么难为人的大事。

薛镜宁果断地伸出筷子,夹了一筷子东西放入陆谨沉的碗里。

——却又是一块黄鱼。

陆谨沉:“……”

她是故意的?

他不喜欢别的女人给他夹菜为真,不喜欢吃鱼也为真。

他刚刚亲口说了不爱吃鱼,薛镜宁难道没听到他的话?

她不是想讨好自己好坐稳小侯夫人之位吗,就是这样讨好的?

薛忠面色顿时尴尬,想开口替薛镜宁解释都不知如何说起,只好一个劲儿地瞪她。

薛镜宁却自觉已经完成任务,又开始吃起自己的饭来。

陆谨沉僵硬着沉默了一瞬,鬼使神差地夹起了她夹给自己的那块黄鱼,视死如归地慢慢递入口中……

薛家众人:……说好的不爱吃鱼呢?

*

饭毕,陆谨沉跟着薛镜宁往惜风院走去。

薛镜宁沉默不语,快步走在前面,似乎身边没他这个人。

陆谨沉眉心紧拢,不对劲,从他来薛府到现在,薛镜宁一句话都没对他说,一副对他爱理不理的样子。

难道就因为他之前先离去了,没跟她一块儿回门?

他现在不是已经来了,她还跟他拿乔什么?

而且,他还吃下了他并不爱吃的鱼。

她还想怎么样?

“薛镜宁,你怎么回事?”陆谨沉越想越气,在两人走入惜风院时,忍不住一把抓住她的手,“我不就是来迟了,你还不理我了?”

“疼——”这一下正好抓在薛镜宁的左手伤处,她猝不及防,忍不住叫疼。

“怎么了?”陆谨沉没来由地心口一紧,立刻捋开她的袖子。

看到她红肿的手背,他顿了一瞬,厉声道:“谁干的?”

薛镜宁一声不吭,甚至想缩回自己的手。

陆谨沉不敢碰她受伤的地方,却不允许她若无其事地缩回去,便扣住她的手腕,再次沉声问道:“谁把你的手弄成这个样子的?”

明明早上出来的时候,还好端端的。

“薛家的?”见她不说话,陆谨沉开始猜,“薛忠?李氏?你那个妹妹?或者是你那个弟——”

“是你。”薛镜宁终于忍不住打断他的话。

“……我?”

想起早上的事,心底那股委屈又漫了出来,薛镜宁竭力保持着语气的平静,解释道:“今天早上你下马车的时候,我拉住你想问一问你要去哪儿,你急着离开,什么也没说便甩开了我的手,就是在那时候,手撞在了马车上。”

说完之后,两人之间陷入了窒息的沉默。

好一会儿,陆谨沉才道:“那你吃饭的时候怎么不说?——上药了吗?”

他垂目看向她的手背,又红又肿,有些地方还渗出了血丝,一看就是没上药。

“雪扇!”他皱着眉头喊她的丫头。

“姑爷,雪扇在!”雪扇连忙奔上前。

平时姑爷和小姐在一块时,她总是隔得远远的听候吩咐,刚刚看到小姐的手似乎受伤了,她简直要吓死,小姐之前怎么都不说呢,竟一个人熬着……

“惜风院有跌打损伤膏吗?给我拿过来。”陆谨沉牵起薛镜宁的另一只手,“走,我给你上药。”

薛镜宁抿着唇,心里复杂万分地跟着他走去厅堂。

雪扇很快拿来了膏药,陆谨沉让她退下,亲自给薛镜宁上药。

“疼就告诉我。”他低声说着,带着被竭力压制的愧疚。

薛镜宁没说话,但还是点了点头。

陆谨沉的大掌轻轻托住薛镜宁的左手,另一只手用木勺沾取了一些膏药涂抹到她的手背上。

他微侧着头,一边神情专注地涂药,一边艰难地开口:“咳咳,我、我当时不是故意的,我急着走没注意到甩开了你的手,更不知道弄伤了你。”

薛镜宁心头渐软。

陆谨沉又道:“你看,你刚刚故意给我夹我不爱吃的鱼,我不也吃了?勉强算给你……给你道歉了,两相抵消,怎么样?”

薛镜宁轻声道:“我不知道你不爱吃鱼。”

“我刚刚吃饭的时候明明说了,你连我说话都没在听。算了,不跟你计较了——那你也别跟我计较了?”

其实,以她的身份地位,在他面前没有什么计较的资格,陆谨沉也不怕她跟自己“计较”。就算她告到太公那里,也不过被太公说一顿而已。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此时他心头萦绕了一股挥散不去的歉疚和淡淡心疼,似乎一定非得要她亲口原谅才能消散不可。

薛镜宁失笑:“我也没说要跟你计较……”

可以肯定的是,能让他甩开她慌忙离去的人一定比她重要,不过此时她已经不想再去追问什么。

他能拉下面子向自己示好,已经很出乎意料了。

她总是很容易对他心软。

他是自己的骁哥哥啊……

得了薛镜宁的话,陆谨沉觉得好受多了,不过,看着她红肿不堪的手背,他心头还是像被人拿着细针戳刺似的。

“你要在家住几天?”他问。

按照铎都的习俗,新娘子回门最少应住七天,薛镜宁也只想待七天,便道:“七天。”

这时间不长不短,陆谨沉看着她的伤处,道:“我陪你。”

*

薛镜宁本来没想过让他陪自己在娘家住,但是陆谨沉主动提出来,她心里还是偷偷涌起了欢喜,因此也没拒绝。

陆谨沉让人回侯府拿衣物来,便在薛府住下了。

不过,他总是很忙,早上给薛镜宁换药之后就会出去,中午回来一趟给她换药,又会急忙出去,直到晚上才会回来。

晚上换药之后,两人依旧和在侯府时一样,虽睡在一张床,却隔着一臂的距离。

薛家倒是从陆谨沉的举动里看到了希望,陆谨沉出去时,薛忠便会来薛镜宁这里,千叮咛万嘱咐她好好抓住陆谨沉的心,以后多为他们薛家考虑。

薛镜宁在心里冷笑。

她又不是傻子,她的父亲、她的继母,包括她的“弟弟”“妹妹”……他们对她如何,她一清二楚。

但是,她不想让这些不快乐的事影响自己的生活,所以她不会去仇恨,也不会去报复。

不过,这不代表她一无所知,更不代表她会傻乎乎地去贡献自己。

当初,她想嫁给陆谨沉,那是因为她自己想嫁,不是为了薛家能起来。如今,她想和陆谨沉好好过日子,也只是因为她喜欢陆谨沉。

一切与薛家无关,更不是为薛家而做。

于是,每次她都三言两语打发了薛忠。

薛忠遭了几次冷遇,便没再频繁地来找她,转而想去直接讨好陆谨沉,可惜陆谨沉白天几乎不回来,也从不在他们薛家吃饭。

这七天匆匆而过,薛镜宁的手背的伤也好了很多,两人一道回了侯府。

回去之后,各处请了安,陆谨沉便又出去了,薛镜宁回了忘情轩,拿出自己带的书看了一会儿,便到了中午时分。

因陆谨沉不在,侯夫人那边也没派人说一起去膳厅吃饭,于是薛镜宁便自个儿在忘情轩的小花厅吃了。

之后在院子里消了一会儿食,便去睡午觉了。

夏日的午后,院子里安安静静,薛镜宁很快就沉沉睡去。

不知道睡了多久,屋外的动静吵醒了她。

初醒的她脑子一片混沌,好一会儿才听明白,外头是丫鬟婆子们在窃窃私语。

声音不大,传入她耳朵里断断续续的,听得不大真切。

“三小姐……立威……”

“一个丫鬟而已,她敢跟三小姐争?况且……小侯爷……哪有不站在妹妹一边的道理?”

“是了……本来就是攀龙附凤……小侯爷……厌恶至极……”

“三小姐……替咱们小侯爷出气。”

“怪就怪雪扇名字没取好,给了……这个由头。”

薛镜宁揉着额角,迷糊中听到了雪扇的名字,顿时清醒了不少,连忙起身。

打开门,哄聚在一起的丫鬟婆子立刻收了声,一个个假装尊敬地立着身子,眼里却透着浓浓的不屑。

薛镜宁知道侯府的丫鬟婆子就没有一个真心把她当成小侯夫人的,不过她也懒得跟她们计较,只问:“雪扇呢?”

众人鸦雀无声,一个婆子道:“回小夫人,在落仙阁。”

落仙阁是侯府三小姐陆谨扇的住处,雪扇怎么会去那儿?

那个去了姐姐陆谨兰婆家住一阵子的陆谨扇回来了?

来不及多想,薛镜宁连忙赶去了落仙阁。

到了落仙阁,正见雪扇跪在地上哭:“三小姐说得是,雪扇……不,雪蝉知道了。雪蝉以后一定铭记于心,再不敢冲撞三小姐……”

薛镜宁定睛一看,雪扇的两边脸都肿了起来,一看就是被人扇了巴掌。

“怎么回事?”她冲了上去,不着痕迹地拦在了雪扇面前。

延伸阅读

耐能机电设备加盟  http://www.dullesnetworking.com/dmu0.shtml
我公司生产冷冻式干燥机,吸附式干燥机,精密过滤器等净化设备。公司产品得到国内外多家企

捷尔源KVM加盟  http://www.dullesnetworking.com/n8rz.shtml
深圳市捷尔源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专职致力于KVM系列产品,集研发、生产、销售于一体的高

宜佳美加盟  http://www.dullesnetworking.com/dr2a.shtml
宜佳美洗衣液位于上海浦东高桥经济开发区,我公司是一家生产日用洗涤用品,工业洗涤剂,化

璟瑞加盟  http://www.dullesnetworking.com/diyg.shtml
璟瑞科学仪器是公司集高新技术与机、电、仪于一体化的试验机生产销售商——生产销售产品质

成山轮胎加盟  http://www.dullesnetworking.com/6de9.shtml
成山轮胎是国内著名轮胎品牌,产品先后通过了ISO9001标准质量体系认证、ISO14

伟业加盟  http://www.dullesnetworking.com/a64k.shtml
伟业电子烟硅胶吸嘴套位于广东深圳市宝安区。主营电子烟硅胶吸盘、电子烟硅胶吸嘴套、电子

好上佳加盟  http://www.dullesnetworking.com/p8yx.shtml
好上佳足浴盆除生产足浴盆外,还是塑料儿童凳、卡通折叠凳、足浴按摩盆、钢塑鞋架、小飞机

宏卓贸加盟  http://www.dullesnetworking.com/dwmt.shtml
宏卓贸玩具共有产品70来个系列,分别属于时尚园艺礼品类,考古挖掘益智游戏类,许愿晶灵

朱氏堂膏药铺加盟  http://www.dullesnetworking.com/3hm.shtml
山东朱氏堂郑重承诺:“质量来自生产,品质源于服务”;我们以产品良好的市场潜力,多形式

香港卓尔原创珠宝加盟  http://www.dullesnetworking.com/b12d.shtml
香港卓尔原创珠宝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香港卓尔原创珠宝有限公司,是一家集设计、制造、营销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六爻在线阅读第7章

    普通人的社会,无论战况多么交集,他们永远是最无忧无虑的,因为新人类会为了那么一点噱头永远挡在前方遮风挡雨,人们从没想过强悍己身,他们也不曾想过万一新人类觉悟了呢?……繁华的商业街上,本就人群汹涌,更何况现在是周末,人流量更是恐怖。万千人群中最耀眼的还是那个小巧精致挽着帅气少年的少女,她不停地在对货架

  • [他人即地狱]考试院之情在线阅读楔子

    “时优,你还有空坐在这休息!下一场戏马上就开始了,你是打算让巫小姐和陆先生等着你是吗!”刚刚完成一场高空跳楼戏份的时优,好不容易回到一旁喝点水,浑身酸疼的肌肉还没恢复过来,便被片场导演催促着开始另一场危险的爆炸戏。“来了来了。”时优匆匆收拾好后,一套玫红色的旗袍和一套假发向她丢了过来。“赶紧到仓库里

  • 反派太爱我怎么办[穿书]第十章在线阅读

    林霖这几个月一直懒在m市,龙组大比和火影大比他都没有去,按他的话说,我在幕后收能量点就很劳心劳力了.不过所有的一切都在林霖的掌控之中,他具现出一百多个教官,分布在龙组和火影中,完全控制了龙组和火影的日常运行和训练,这些人具现所消耗的能量点都是从火影大比和龙组大比中得来,有付出当然要有回报,这次的天才

  • [古穿今]娇宠在线阅读第4章

    聂帆刚自认为躲过一劫,这就有弟子敲门,听她那口气是来请教自己问题的,自己来到这个世界满打满算也就一天,大半天时间还心惊胆战的站在祭天殿,请教?我请教你还差不多。“今天太晚了,明天再来。”“师叔,我是紫轩啊...快开门。”那女子声音很轻,生怕别人听见一样,听这语气和自己很熟悉,聂帆只好打开房门。一名看

  • 爱上神秘公主第9章在线阅读

    没有谁是小三,她是被人陷害的,如果阮曼青听能她解释,愿意与她合作,定能找出真相,可阮曼青根本不接她电话,到她的公寓也找不到人影,所有同学和朋友都一一致电问过,也没人知道她去了哪里。联姻公告发出不久,秦望舒也接到裴承峻的电话,对方约她到明月居,虽没说明原因,可她大概猜到何事。只是令她心忧的是,裴承峻的

  • 边伯贤,你是我最清浅的念想第七章在线阅读

    给他上过药之后,看着他沉沉的睡去,韩雪才又想起了那头被带回来的小白猪,也得把它妥善安置才好,估计有了这两位以后,她的日子就不会再感到寂寞了。韩雪来到院子里逗弄着小猪。“以后你就跟我混吧,你的名字就叫火腿啦”。正逗着小猪,韩雪抬头看见厨房的老金头拎着把大刀气喘吁吁的朝她跑来。“我说韩姑娘,厨房的猪还真

  • 金主说你赶紧滚过来领工资在线阅读第10节

    春节之后,江小渔和程枫正式开始了在H市的新生活。对于江小渔来说,这并不容易。自从离家上学到工作多年,她一直是一个人生活,也已经习惯了自由自在。陡然间和别人生活在一个屋檐下,其实是很大的挑战,虽然这个“别人”是她的丈夫。好在,程枫的许多生活小习惯还是蛮符合江小渔的要求的,比如说爱干净、物品摆放整洁有条

  • 超级战队:美漫抽取在线阅读第三章

    不得不说,这个早上宥京用着自己作为优秀访谈节目主持人的魅力,和上辈子讨厌自己的裴贤雅相谈甚欢,两个人交换了电话,成为了很好的朋友,裴贤雅成为了宥京第一位女性朋友,这种不用奉承自由的聊着八卦的感觉让宥京觉得格外的轻松。下班之后,宥京快速了离开的公司,下午的时候宥京在网上找到一件距离公司比较近,交通方便

  • 救世之人再现第九章在线阅读

    洛阳青竹帮总部的院子中,秦少忧随意的翻看这桌上的秘籍,石桌上林林总总有十余本武功秘籍,这些书本有的保存完好宛若新书,有的破败不堪,连书本上的字迹都难以辨认。虽然有十几本秘籍,但都是大路货色而且都是外门功夫,铁布衫、铁裆功、鹰爪功,五虎刀,虎形拳之类的。虽然都是一些大路货色,但其中的一些用力技巧和锻炼

  • 深井第五章在线阅读

    陆旧谦连忙从房间里跑出去,快速下楼到厨房里,厨房里到处一片狼藉,南初夏正手脚无措的站在那里。“你怎么来了?”陆旧谦浑身泛着冷意,语气中不乏失望,刚刚提起的心慢慢的又落了下去。“旧谦哥哥,我……”南初夏咬着下唇,满脸的委屈,大眼睛咕噜咕噜的显得无辜极了。“回医院呆着去!”陆旧谦说了一句,转身回到了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