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从推进城七层走出的男人之阿衍:被抓到了,呜~(9)

作者:zwn6633 来源:飞卢小说网

周建旗叫住人却半天没出声,帐内一时安静下来,帐帘被风刮的翻飞,打在帐边发出“呼扇呼扇”的声音,衬得气氛更加静幽。

郑方平捱不住这种气氛,先开了口打破这种状态。

“将军,您叫住卑职,是有什么吩咐?”

周建旗抬眼看向他,黑幽的双眸里情绪复杂,帐外的光线交织,映射到他脸上,明暗错杂。

他缓缓的开口,语调低哑带点惘然。

“老郑,东夷快乱了。”

郑方平那平日里一根筋的脑子,兀的开了窍,福至心灵道:“可是京都来人了?”

“你这次倒是识眼色,陈家和孙家都派人来了。”

“他们又派人做什么?”

“老郑,唉,你想想京都的局势再问我。”

“……这,他们就非得逼得慕家根绝?做事何必如此狠辣。”

“呵呵哈哈,老郑啊。”周建旗触到郑方平眼底的疑惑与不平,喟叹他人憨厚,不识世家弯弯绕绕。

只不过郑方平这句话一说,周建旗也没了心思与郑方平继续的意思,于是换了个话题。

“慕槿那丫头如何?”

“嘿,说起来,这小丫头不愧是慕怀靖的女儿,本事可不小,我看着,进退有度,左右有局,是个能成事的。”

周建旗垂着头眼里飞快划过一丝郁色,再看神色却又仿佛没什么变化,只语气低了些。

“你倒是对她评价的高。”

“哪是我说的,人小姑娘自己有能力,你没去擂台赛,是不知道,咱们营里这些老少爷们,新兵老兵,可都对小槿服气得很呢。”

“哦?什么时候带她过来,让我也看看。”

毕竟是慕怀靖的女儿啊。

“那感情好,过几日我可带来啊。”

“嗯,三日后吧。”

东夷槐府。

已是正午时候,季柒仰躺在院中小亭,无聊至极的咬着草杆发呆。

小槿今日是怎么了?

这时候了还不起来?

平日里她不是还要早起锻炼的吗?

说起来,昨晚他好像听到小狐狸的叫声,难不成是小狐狸闹腾得小槿睡不着了?季柒自顾自点点头,觉得他这个猜想很有道理。

“啪嗒。”亭子旁边那屋的窗户,突然响了一声,打断了季柒的神游天外。

那是慕槿的房间。

他起身循着声音望去,看到一条毛茸茸雪白的尾巴在空中晃悠,小狐狸?

辰衍昨天睡得太多,早上醒来的时候,慕槿还在睡着。

他自己数尾巴上的毛毛打发时间,数着数着太无聊了,索性爬下床,找地方出去。

只是门关的紧紧的,他推不开,窗户正好开了条缝,辰衍眼珠滴溜溜一转,“哼哧哼哧”的爬上了窗户。

窗户缝隙太小,虽然辰衍也很小一只,但还是很费功夫。

而且这窗户可能是很久没打开了,与窗棱接处涩得很,他挤了半天,愣是没再挤开一点缝隙。

只把尾巴伸出去的妖帝大人很是苦恼。

两只前爪搭在窗架上,无奈的皱着狐狸脸望着床上的慕槿,尾巴和后爪荡在空中,极为萧瑟。

阿槿什么时候可以醒过来,阿衍要掉下去了啦!

现在是不能变**形的,不然就是整个人卡在缝里了。

院子里面还有很多小妖怪,难保以后它们修炼化形,然后遇到本尊,那本尊不要面子的吗?

诶,阿衍太难了。

狐生艰难。

堂堂妖帝沦为如此下场。

若是母后知道,指不定怎么嘲笑……诶?

辰衍感觉身体突然凌空,窗户被打开,自己被人捏住了。

阿槿?不是啊,她还睡着的呢。

“小狐狸呀,一大早的就这么不安分。”季柒背后别着扇子,轻手轻脚把窗户打开一点缝隙,继而抱下小白团子。

“唧唧。”辰衍自觉的道谢,即便他知道季柒听不懂。

“还叫?你这是听懂了?”季柒自说自话,抱着辰衍到了小亭里。

“说吧,昨晚怎么折腾你小槿姐姐了?”季柒把小狐狸放到桌子上坐着,掏出背后的扇子,戳了戳小狐狸的爪子。

“嗷呜,嗷呜。”阿衍超凶的,会咬人的,还吓到阿槿了哦。

“你嗷什么呜呀,狐狸不是这么叫的。”季柒忍不住笑开,桃花眼弯起一眸光,手上的动作可没停,捏了一下小狐狸的脸,软乎乎的感觉舒服得季柒眯起了眼。

这毛绒绒的触感,舒服~

“唧唧,唧唧。”不许捏!本尊的脸只有阿槿可以摸。

小狐狸伸爪轻拍了一下季柒的手,没多大力气,就跟挠痒痒似的,没把季柒吓到,只是手移开了小狐狸的脸。

“行啊,跟你主人一个德行,死活不准人家碰一下。”

辰衍没听懂“主人”的意思,只知道后半句不准别人碰,于是傻不愣登的点点头。

就是不准碰,只有阿槿可以。

连岐亦和谱胥都不可以。

为什么阿槿可以呢?辰衍自问自答。

因为阿槿长得好看,嘻嘻。

“吱呀”门应声而开,慕槿揉着眼睛打着哈欠走了出来,四周望了一眼,瞥见院中小亭有人影,顺势走了过去。

“季四,早啊。”慕槿看到季柒下意识打招呼,打完觉得不对劲。

而季柒嘴角忍不住抽了抽,看了眼天色,无奈道:“小槿,休个假,把你睡得时辰都分不清了?”

还早,都快中午了,太阳都能烤穿房顶了。

“这……睡过头而已。”

“说起来,你昨晚干什么去了?”

慕槿表情瞬间一言难尽,瞄了眼桌上“研究”茶杯的小狐狸,跟季柒讲起了故事。

“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小家伙心高得很。”季柒听完慕槿的话,笑得直不起腰。

难怪刚刚“嗷呜”,原来是这个意思。

那这样的话,岂不是小家伙听懂了他的话?

“小狐狸听得懂人话?”

“懂一点,很有灵性的。”

能不灵性吗?

化了形的妖帝,说出来能把季四吓死。

“你昨天,叫他阿衍?你还给小家伙取名了?”看不出来啊,小槿还有这种本事,小槿文化水平跟他可差不多来着。

“……嗯,我取得。”慕槿神色僵硬了一下,弱弱回答,很想转移话题。

可巧,季柒是个思维跳跃的,自己换了话题。“哦,对了小槿,咱们去街上逛逛,买点吃的吧。”

慕槿点点头,松气的同时,想起那日带着小狐狸吃了一路的场面,又沉默了。

“要不,把阿衍留在府里吧,咱们买东西,动作快一点。”

“啊?没人照顾他怎么办?”

慕槿:“……”

话是这么说,吃一路真的要不得啊!

而且她打算带着季四去菜市场,那可都是生的东西,小狐狸要真的想吃,她当场还能做吗?

和季四一起出去,来回走快点,几下子功夫,阿衍在府里待着,应该没关系的吧。

而桌上的小狐狸一听到出门立马坐的端端正正,竭力表现出自己乖巧十足的样子。

阿衍听到要出门了哦。

逛街什么的不带阿衍很过分的诶!

辰衍刚想叫几声引起慕槿和季柒的注意,突然感觉到妖卫的气息,叫声卡在喉咙里,然后放弃乖乖坐端了。

辰衍:坐端干什么,他都不想在这个院子里!

季柒正在努力说服慕槿带上小狐狸一起出去,余光瞥见小白团子趴在了桌子上,蔫不拉几的。

“小狐狸怎么了?不舒服?刚不是好好的吗?”季柒疾步跨到桌边,摸了摸白团子的小脑袋。

“唧唧唧唧。”

没什么事,只是被抓到罢了。

本尊作为妖帝,一点面子都没有。

妖卫已经找到他了,岐亦还会远吗?

回妖界还会远吗?

不会了……

小团子蜷缩的越来越小,整整圈成了一坨,简直跟旁边的白瓷茶壶有的一比。

更是可怜可爱。

季柒长久浸染铜臭味的心,感觉都要被小狐狸柔化了,“小槿,带小家伙去吧。”

“你等等,我问问阿衍的意思。”

与此同时,慕槿脑海里响起辰衍奶里奶气又低落的声音,“阿槿,你们出去吧,我有一点点不想去了,主要是妖殿来妖了。”

其实阿衍超想去的,哎可惜……

本尊太难了。

慕槿视线在院里扫了一圈,没感觉异常,准备再靠着敏感度来一遍,兀的想到对方是妖,隐藏气息应当不是人可以比的。

“阿衍,他们不会为难你吧。”慕槿语气有点担忧的问道。

当然,慕槿没有说出声,而是在心里问。

毕竟贸然出声,季四肯定会起疑心的。

“阿槿放心啦,本尊是妖帝呢,只有他们求着本尊回去的,就是感觉自己很快被找到,一点都不好。”

闻言,慕槿那点担忧稍减,阿衍是妖帝,应该……

慕槿再一看桌上的软团子,一瞬间的动摇变得坚定。

不行。

软乎乎的,打起来怎么办?

人家抓他,他撒娇吗?

“要不你跟我们一起出去吧,阿衍。”这一句慕槿出声了,她怕自己一直不说话光看着辰衍,也很诡异。

季柒期待的看向辰衍,哪知道桌上的小狐狸摇摇头。

“不了不了,我有些事还想跟他们说呢,你和小柒出去吧,早点回来哦。”白团子展平,翻身坐起来摇摇头,看着慕槿唧唧叫道。

行吧。慕槿点头答应。

既然阿衍都这么说了,那她就和季四一起吧。

延伸阅读

协新加盟  http://www.wwweb-works.com/apw1.shtml
协新面料总部投入了3亿多元持续不断进行技术改造,从意大利、英国、德国、瑞士等引进国内

傲特加盟  http://www.wwweb-works.com/xoag.shtml
傲特珠宝从事缅甸翡翠、玉镯、玉佩、玉观音、玉佛、玉介、戒面、挂件、摆件、玉包金等各种

洛克洗衣加盟  http://www.wwweb-works.com/u8z1.shtml
洛克洗衣开办到2016年12月为止已陆续开设了很多家连锁加盟店,并取得了100%的开

箱师傅加盟  http://www.wwweb-works.com/yfeh.shtml
箱师傅包装箱总部是飞机盒、三层KK纸箱、五层AA纸箱、封箱胶带、气泡膜等产品生产加工

福禄桐加盟  http://www.wwweb-works.com/gr26.shtml
福禄桐女鞋始终坚持“诚信走得更远”的发展理念,在西南地区发展了300多家门店;福禄桐

甜汁汁茶饮加盟  http://www.wwweb-works.com/uoik.shtml
甜汁汁隶属展源餐饮管理(上海)有限公司旗下品牌之一,孪生品牌:锅俩好。我们公司聘请具

利志工艺品加盟  http://www.wwweb-works.com/alqz.shtml
利志工艺品车饰是汽车摆挂件工艺品、室内工艺品、水晶工艺品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

上典窗帘加盟  http://www.wwweb-works.com/s48m.shtml
上典窗帘,推出“艺术窗帘”概念的窗帘品牌,凭借多元化的品牌风格定位,深受中国万千消费

澳优奶粉加盟  http://www.wwweb-works.com/g03u.shtml
企业介绍澳優乳業股份有限公司是中國市場領先的嬰幼兒奶粉公司附註。本公司主要於中國市場

尚典蒙娜丽莎加盟  http://www.wwweb-works.com/azip.shtml
尚典蒙娜丽莎数字油画:加入尚典数字油画是您的明智之举。为什么这么说呢?按照当地的气氛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海贼:我住在罗宾隔壁第八章在线阅读

    建云心中有一个问题,一直想不通。他想:西洞没有水源,只有泥浆。南洞有个水池。如果那条大鱼是爬着过来的,应该来自南洞。不过,南洞的水池在“浴室”里,大鱼要离开“浴室”,必须跳上“窗口”。“窗口”颇高,大鱼不可能跳得上去。大鱼到底是怎么通过“窗口”爬出来的?他又想到另外一个问题:水池在“浴室”里,“浴室

  • [综]拯救世界不如跳舞在线阅读第八章

    “你家?你确定那是你家吗?你宁可在你舅妈的欺压下过一辈子,你都不愿意跟我走吗?”童话抬头对上了樱之雪那张脸,童话看着他那张脸上,不像以往那样冷冰冰的,而是一副让人很心疼的表情,那张表情,仿佛在控诉着自己。“我....只是不想给你添麻烦了。”“这不叫添麻烦,是我妈提出来把你带回去的。”“是,阿姨?”“

  • 每天都在变坏[快穿]第五章在线阅读

    又是手机!周锡兵瞳孔微缩,扶稳了王汀:“站好了。”藏青色的大衣下摆一挥,他拔脚就追上去:“站住!警察!再跑我就开枪了!”王小敏在羽绒服口袋中哇哇乱叫:“讨厌,变态!干嘛老盯着我们手机不放啊,我们手机招谁惹谁了?王汀,快快快,追到了让帅哥揍死他!哇哇哇,有枪,好惊险好刺激啊!”雨已经停了,马路上的积水

  • 十三格在线阅读第3章

    等接生婆狼狈的回到灾民居里,又小心翼翼的从后面破落的窗户处爬了进去,里面另一个接生婆看到她当即一喜,道:“你可终于回来了,怎么样?事情办成了吗?”“成了成了,这边怎么样?没出什么漏子吧?”接生婆慌忙着擦了擦脸上滴落的雨水问。“没,我骗这家人说还没生呢,产妇太累睡过去了,不过总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孩子

  • 玄幻:开局成为地球!在线阅读我的区长父亲

    目光聚集下,夏木回到了自己的座位。此时那英语老师也走进教室,将书本丢在了讲桌上。“你今天怎么打扮的这么骚气?难不成是被中午的事打击到了?”让开位置让夏木进去后,孙子续降低声调询问了一下。“只是想通了。”说完夏木便拿出了英语书:“讲到哪了?”听到这话,孙子续一脸茫然的望着夏木,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 魔族小哥哥混都市之调教索顿(10)

    “呀!呀!这就飞上天了,不过怎么没有鸡翅?”索顿看着用月步飞上天空的赵九惊讶的说道。“什么鸡翅?”柒疑惑的问道。对于已经接受索顿的柒来说,索顿虽然长像是一只鳄鱼,但是还是可以交流的。“就是翅膀,忽闪忽闪的。”索顿有些短小的双手一挥一挥的,还踮起脚蹦蹦跳跳。柒意外的被这只鳄鱼逗笑了,不经多看了看索顿发

  • 刀出不留人长天谷

    长天谷,这里是大光城附近最大的灵兽栖居地,各种强横的灵兽在这里随处可见,不时传出的兽吼声也震慑着闯入这里的人类。易笑四人从那小镇离开,不过半天时间,便来到了这长天谷中,纵然是早有耳闻,但终于亲眼得见,易笑还是忍不住觉得心神激荡,他们现在正处于长天谷的外围,这是一座较高的山峰,灰衣老妪正手指着下方,不

  • 都市之无限宝石之吞噬和十八层地狱(8)

    “呵呵,我就说嘛,好了小子,小子轮到你了,你很快就见到你父亲了,恩?怎么回事?”中年人笑呵呵的看着秦麟,就像看玩具一样,但很快他就发现秦麟的不对之处了,他对这显现表示的很疑惑!秦麟现在留着血泪,肌肉在膨胀而且在拼命颤抖。秦麟现在的脑子里像走马灯一样的闪过父亲以前所对他的好“呵呵!小麟啊!你看,今天我

  • 最强大反派系统在线阅读第一节

    BJ市,沙隆达广场。此时,这里人山人海,一眼望去全部是人头,喧闹的声音不断的传开,阵阵议论之声,更是使得这里热闹非凡。今天是神话这款网游正式提前出售头盔的日子,神话被誉为世界顶尖网游,历经五年时间,经过龙腾公司收罗世界各地上千技术师的研发终于使得这款**成功,整个**只由一个名为“飞仙”的服务器控制

  • 三界屠戮在线阅读第2章

    0003北京电影学院的导演系宿舍基本上都是两人一间,拜莫言殇伟大的母亲所赐,莫言殇一个人霸占了一间,里面装饰的比较豪华,拜别了两女的莫言殇躺在了布艺沙发上,思考着将来要走的路。前世的自己就是一个失败的底层苟活者,起得比狗早,吃得比狗差,活得比狗累。如今拥有整个世界作为金手指,像一个乞丐忽然得到了一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