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lol:峡谷带恶人行走的尸体

作者:倔强王者 来源:飞卢小说网

作为目击者,除了曾肃肃和牛哄哄,我们五个也被做了笔录,按照曾肃肃的说法是这样的

“我和老张当时在值班,不知道为什么,我们两个人突然变得很困,这时走进来一个人,从枪架上抢走了长枪,安上了两颗子弹,枪口对准我,在他扣动扳机那一刻,老张使出最后的力气,替我挡了一枪,紧接着他把枪口再次对准我,幸亏我躲开了,只是打中了我的腿,当时他应该是没有子弹了,把枪扔到了地上,就离开了。”

后来在曾肃肃和张笑笑的水杯里检查出了安眠药的成分,经过来复线检测,打中他们二人的子弹,也的确是从地上那把枪射出来的。

按照教官们的猜测,应该是某个新生,在军训期间跟曾肃肃有了摩擦,所以想要杀人报复,言外之意,凶手就是我们那几个方队的人。

可是听完曾肃肃的描述,我总感觉有些不协调的地方,随口一问

“曾教官,按照你的说法,当时你已经受伤了,就算凶手没有子弹了,他也完全可以用其他方法杀死你啊,怎么就走了呢?”

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说出这句话的,也没有想太多,不过让我意外的是,此话一出,好似一石激起千层浪,立刻受到了所有人的指责,最先发难的是胡警官

“这个问题是你该问的吗?小屁孩别在这捣乱!”

紧接着卢书记也把我拉到了一旁

“嘘,别瞎说话啊,你这…”

没等卢书记把话说完,貌似是这次教官头的人指着我的鼻子说道

“喂!你是白痴吗?你以为凶手没子弹了,还能打赢曾教官?他可是我们的优等兵,你以为一般人没枪伤得了他?别说一条腿,他让你两条腿都能打死你!”

从小到大,我最喜欢的就是跟人辩论了,或者说是斗嘴吧,听到这句话,我的嘴角不自觉地微微上扬,带着自信,甚至有些挑衅的眼神说道

“没错,你说得对,张教官和曾教官虽然被下了药,可是按照曾教官的说法,他自己还有意识看清楚当时的状况,张教官更是能站起来挡枪,也就是他们还未完全昏迷,普通人能在两名训练有素的军人面前拿走枪并且打伤他们呢?而且,我们这些人,就算是手里有枪,也不会用啊。”

关爽听我这么说,急忙拽着我的袖口,小声劝阻

“喂喂,宋阳,别说了,你这么说的意思是…”

“你的意思是凶手是我们的人?”

教官头十分愤怒的喊道,听教官头这么说,其他的教官也十分生气,你一句我一句地叫骂道

“臭小子,你找死啊?

“在那里放什么屁呢!”

“你们这群书呆子懂个屁啊?”

“你们这群只会读书的废物!”

总之说了一大堆侮辱我们的话,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大学生在人眼里只是一群会读书的白痴了。

曾肃肃大喊了一声

“好了!别说了!”

曾宿宿在他们当中还是很有威信的,听他这么说,其他教官竟然真的闭嘴了,所有人安静后,曾肃肃用平缓的语气跟我解释道

“可能你不太了解,像这种长枪的使用方法很简单的,只要是经过一点军事训练,不,甚至经常玩射击**的人都会使用的,所以就算是你们,也可以…”

“我总看NBA就是篮球高手了吗?”

张可新很平淡地说了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见我们都没有明白他的意思,继续解释道

“玩射击**就能杀人了?那国家早就把**给禁了,你以为点点鼠标和扣动扳机是一样的吗?”

张可新的语气也变得跟我一样,越来越有挑衅意味,感觉他就差说一句“你是白痴吗?”

“没错,而且…”

我正想补充的时候,郭宏义率先说道

“而且,子弹是哪里来的呢?”

说着还指了指牛哄哄

“牛教官可是说过的,这里的子弹是空包弹,能够打死人的实弹是哪里来的呢?”

郭宏义说的完完全全是我想说的,听到这句话,那些教官们像霜打茄子一般蔫了,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牛哄哄磕磕巴巴的解释

“可能…可能你们不懂,部队对枪支把控十分严格,我们不可能私藏子弹的,所以…”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二十八条:【非法持有、私藏枪支、弹药罪;非法出租、出借枪支罪】违反枪支管理规定,非法持有、私藏枪支、弹药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刚才还一声不吭的关爽,如同背书一般说出了这条法律,别说教官们,就连我们几个室友在内,都感到诧异,不知道他还有这一手,关爽又继续补充道

“中国是全球枪支弹药管控最严格的国家,普通人根本没有办法接触到子弹,所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接触不到就没办法私藏,而你们,不管你们部队的制度多严,接触得到,就有可能私藏。”

我很清楚为什么这三个人集体爆发了,那些教官的辱骂,触碰到了我们四个的底线,再加上初生牛犊不畏虎的原因,我们几个丝毫不怯场地反驳着教官们,虽然还是很害怕,不过警察就在旁边,他们应该也不敢怎么样。

面对我们四人的轮番轰炸,甚至是连番挑衅,教官头有些恼羞成怒了,大喊着

“你们几个臭小子在这胡说八道什么!一个个这么得瑟!有本事把案子给破了啊!”

“好!我们就破给你看!”

这句话喊得十分果断,不过说话的并不是我们四个,而是苏永,我们四个十分懵逼地回头看了他一眼,发现他很自信地跟我们挑着眉毛,俨然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破案是警察的事,跟我们有什么…”

教官头似乎没有听到我说的话一般,直接叫了句好

“好!这是你们说的!破不了案,我要你们好看!”

说完转身带着下属,掺着曾肃肃回宿舍了,仓库附近只剩下还在勘测的警察,以及在批评我们的校领导。

校领导足足批评了我们半个小时后才离开,还要求我们立刻给教官们道歉。

道歉是不可能的,我们几个把矛头转向了苏永,张可新质问道

“你有病啊?我们破什么案,你柯南看多了啊?”

苏永的笑容僵住了,有些茫然地反问道

“我看你们四个都振振有词的,我以为你们知道凶手是谁了呢!”

“知道个屁啊!”我直接朝苏永屁股踢了一脚,继续骂道

“你是真的读书读傻了啊?我就是看不惯那几个当兵的态度,所以嘲讽他们几句。”

听到我们几个这么说,苏永才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像个木头桩子似的站在了那里,惶恐不安地问道

“那,那咱们现在怎么办啊?那死老头说了,要是我们破不了案,要我们好看啊。”

“打住,打住!这事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关爽连连挥手。

郭宏义继续补充

“对啊,跟我们有什么关系,是你答应那个老头的,破不了案,也是要你好看啊。”

听我们这么说,苏永抽抽噎噎说道

“管我什么事啊?明明是你们四个在那说凶手在他们当中啊。”

看到苏永这个欲哭无泪的样子,张可新幸灾乐祸地拍了拍苏永的肩膀

“没事!怕啥!警察都在这呢,我就不信了,他还能打死你啊?最多半死,保护好膝盖啊。”

经过这么一折腾,我们几个谁都没兴趣去网吧了,想着想着还是回去睡觉吧,苏永见我们几个要回寝室,连拉带拽的不让我们走,近乎哀求地说道

“哥,哥,四位大哥,求求你们了,这警察能在这呆多一会啊?可能一两个小时就走了,那帮当兵的就不一定了,这万一给我一顿疯狂的石头,我可咋办啊?”

“你放心吧,他们打你不用石头,一套擒拿手下来,你下半辈子还能自己吃饭,算你身体好了。”

我这句话虽然有开玩笑的成分,不过有句话怎么说,痘痘长在别人的脸上最不让我担心,现在痘痘长在苏永脸上,他是担心的要死,拉着我们,死活不让我们走。

看到苏永这个样子,我们四个叹了口气,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无奈地摇了摇头,聚成了一小堆,讨论了一番后便各自行动。

苏永见状连忙问道

“四位大哥,你们干嘛去啊?”

郭宏义回过头,一脸无奈地看着他

“还能干嘛?去破案啊,你被石头砸了无所谓,我们被误伤就麻烦了。”

按照分工

郭宏义去最后发现尸体的草丛里寻找线索;

善于交流的关爽去警察那里询问调查结果;

张可新则去牛哄哄那里了解一下平时都有什么人跟曾肃肃有仇;

而我,则比较倒霉了,要去仓库里调查,毕竟那里是第一案发现场,当然这种事情,我是一定要拽着苏永陪同的。

我们谎称之前有东西落在了仓库里,警察才给了我们半分钟,让我们到里面寻找,可能是因为外面有警察守着,再一次进入仓库时,已经没有了之前的恐惧。

我在两滩血迹前蹲了下来,一滩是张笑笑的,这滩血迹有被拖拽的痕迹,一直延续到仓库门口,这让我想起了之前一直很迷惑的事情,凶手移动尸体的目的是什么呢?

另一滩血迹是曾肃肃的,当时他也留了很多的血,突然,我在曾肃肃的血迹当中发现了一点东西,捡起来仔细观察后,嘀咕道

“这是什么?羽绒吗?”

正当我想进一步观察的时候,门口的警察注意到了我们的举动

“喂!你们干嘛呢!”

听到呵斥,我和苏永同时吓了一跳,我急忙站起身来,苏永则本能后退一步,还不小心踩到了一些血迹,警察见状破口大骂

“你们这帮小鬼想干嘛啊?瞎捣什么乱?快滚快滚!”

看来现实世界毕竟不是动漫,我们没有办法像柯南那样在案发现场跑来跑去的调查,赶紧离开了仓库,正当我失望的时候,郭宏义、张可新、关爽倒是各自带回来了很多线索。

郭宏义递给我们一个已经被炸得奇形怪状的罐头。

“这是什么?”

“这是我在草丛附近找到的,还有这个。”说着,郭宏义又从口袋里掏出一颗烟头。

我狐疑地盯着郭宏义

“你确定这玩意跟案子有关系?”

郭宏义摇了摇头

“那我就不知道了,跟案子有关系的东西应该都被警察收走了,我找了半天就找到这些,我问警察这有没有可能跟案子有关,他说就是普通的垃圾。”

张可新打听的结果有点让人失望,曾肃肃虽然严厉,但是对谁都十分友好,确实跟人有过小摩擦,但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不至于杀人,倒是张笑笑,总是喜欢跟人开些奇怪的玩笑,很多人讨厌他,而且三天前,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牛哄哄和他还吵了一架。

听到牛哄哄和张笑笑吵过架,郭宏义连忙问到

“你们说,有没有可能凶手的目标就是张笑笑,假装袭击曾肃肃以此来转移注意力?”

张可新不敢给出肯定的答案,转头打听我和苏永的调查结果

“那就不清楚了,对了,你们两个在仓库调查的如何?”

我和苏永一脸尴尬地把刚刚被赶出来的事情说了一遍,我又把心里地疑虑说了出来

“其实,我一直很在意一件事,凶手移动尸体的目的是什么呢?”

“说到移动尸体,我刚刚从警察那里知道了一件有趣的事情。”

我们不约而同地看着关爽

“什么事?”

关爽咽了下口水,一字一句地说道

“拖动尸体的痕迹只到了仓库门口,在外面没有发现任何拖拽的痕迹,只有一些血滴,而且根据血滴在地面的距离来看,如同一个成年男子走路一样,然后身体在滴血。”

听到这,我感觉背后发凉,吓得坑不出声来,张可新惊恐地问道

“你…你的意思是说?”

关爽做了几个深呼吸,才鼓起勇气说道

“嗯…也就是说,张笑笑的尸体,是自己从仓库门口走到了500米外的花丛里。”

延伸阅读

安泰尔汽车实木脚垫加盟  http://www.integratinghealingstyles.com/g2j8.shtml
安泰尔汽车实木保健地板,是安泰尔汽车饰品有限公司历时三年精心研制,旨在对精心打造汽车

斯普尔运动摄像机加盟  http://www.integratinghealingstyles.com/gqdp.shtml
我司主打运动摄像机的生产和研发,该产品小巧精致,材质坚固。具有高分辨率的传感器和的拍

花下居加盟  http://www.integratinghealingstyles.com/n5mk.shtml
花下居总部专注开发生产简约风格白色多肉植物花盆,造型多变,质量上乘。产品主打简约现代

东凤瓷业加盟  http://www.integratinghealingstyles.com/pm03.shtml
湖南省醴陵市东凤瓷业有限公司位于风景秀丽的“瓷城”——和素有“湘东明珠”之称的醴陵市

晟旭化妆品加盟  http://www.integratinghealingstyles.com/xtmb.shtml
晟旭化妆品是一家研究和生产各类洗涤化妆美容品和日化产品的科技型企业。晟旭化妆品拥有生

馨苑加盟  http://www.integratinghealingstyles.com/s0gl.shtml
使用馨苑牌手机专用的加香剂即可对手机进行渗透熏香和固化,使其缓慢释放香气。目前还没发

饶松加盟  http://www.integratinghealingstyles.com/adhw.shtml
暂无

衍奎加盟  http://www.integratinghealingstyles.com/px28.shtml
衍奎礼品主营的是饰品、相册、灯笼、玩具、杯子、创意家居日用品礼品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

维新德加盟  http://www.integratinghealingstyles.com/xk91.shtml
维新德手机套少售经销批发的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维新德手

天硕保健品加盟  http://www.integratinghealingstyles.com/d7yg.shtml
天硕保健品,位于美丽的青岛莱西市。公司主要从事饮料、奶制品、八宝粥等业务。致力于为消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木栾子以德服人第5章在线阅读

    “好!我们先去青丘,然后去仙谷!”梦云雀跃着,忽然又有一点觉得这刚见面,这样是不是太过于熟络了,于是又柔柔地加上一句征求“好不好--?”徐飔悠悠心被柔软了一把,满眼宠溺,立马微笑着点头,一边伸出手来携起她的小手,“我们走。”随着他的话音,两人在一片光芒中已翩翩而起。当升至高空,梦云往下张望。她见到这

  • 从街头斗到天在线阅读第3节

    五层的医院大楼上,鲜红的十字依旧刺目。和以往不同的是,今天只有四、五楼灯光依旧,而底下三层漆黑一片。王西从四楼的楼梯口出现,和平时一样,他一手轻轻的抚摸墙砖,缓缓而行。前方,推着轮椅的少女从一扇门中出现,轮椅上的男人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位被绷带裹满全身的人。少女推着轮椅走到王西身边,短短的几步路,轮

  • 他是偏执狂重生成蛇,掠夺系统

    “叮,检测到宿主,无限掠夺系统开始融合,1%……5%……10%……30%……”“叮,无限掠夺系统融合成功,奖励新手大礼包x1。”……凌云被一阵悦耳动听的声音惊醒,双眼睁开,入目一片血红色,像是带着夜视仪。“这是怎么回事儿?我这是在哪里?”凌云喃喃出声,话音出口却是一种怪异的嘶嘶声,完全不是他本来的声

  • 全能保镖在线阅读第8节

    湖山公园是由三座大山组成,俩山重叠簇拥一山远远看去形如一体。山山相叠因此单单说高度可以论为这方圆几百里最高~葱茏的树林里是歪歪斜斜的山道以供市民锻炼攀爬之用。这座湖山的顶部有着一汪清泉曾经是抵抗外来入侵的游击队的秘密基地。因此这里还修着一座革命纪念馆,虽然这座馆已经关闭了。至于原因一来是近来的现代人

  • 九重天地第七章在线阅读

    楚杰自然也听出了她口中的意思,不过楚杰出奇的没有生气,反而冷笑着看着那女人。“王姐,好不容易来了个客人,可不把别人拒之门外啊!”小丽看出了楚杰的不爽,赶紧出来打了圆场。“好吧,好吧,我算是看你面子,那个你要那款表,我来给你拿!”楚杰冷冷的指了指那块限量的铂金手表。中年妇女把那块手表,从玻璃柜台拿了出

  • 洪荒:开局吃了东皇太一在线阅读第六章

    “面对新、重新被天下的世家所认可,成为了世家,堂而皇之地出现在朝堂之中的那群人,痛定思痛的武宗和背负着好友、同袍遗志的忠君爱国之士压下了恨意,在重订大计后开始了全新的布局,遭到严重破坏的‘水银’也在经过清洗后重组为‘御天卫’,一场围绕天下和权势的争斗由此拉开了新的序幕。”读完了书中的最后一句,柳初心

  • 都市书呆子系统在线阅读第2章

    “开门!”一阵愤怒的声音传来,对方拿着斧头劈了两下,不太结实的木门很快就被劈开了。两三个人冲了进来,刚刚进按下开关就看到了站在墙角的两个人,男人穿着白色背心背对着房门,两条纤细的腿挂在他的腰间,雪白的胳膊挂在他的脖子上。“你们干什么!”秦白薇开了口,声音有些沙哑,带着一些愤怒。但是在看到其中两人手里

  • 皮卡丘掉进凹凸世界之白蛇凝观想(6)

    苏羿面朝小白蛇,右手转掌为指,隔空轻轻一点。系统那边的点化值少了一点,只见得一道七彩灵气从他指尖溢出,快速覆于白蛇身上。小白蛇霎时灵光大放,发抖的躯体逐渐安静下来。随后,在三人紧盯的视线中,小白蛇猛地抬起一直伏于地面的蛇首,张嘴嘶鸣。无尽神光从它的口中不断涌出,在灵气翻涌的虚空中排列勾画。似是过了半

  • 和反派退婚太难了在线阅读第九章

    武脉资质……九级……所有人惊愕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纷纷各自掐了一把,好半响才接受眼前这个事实。九级……已经不能用天才来形容了,只要妖孽、变态才能囊括,不说紫云堂,就是整个寻天宗,能有此天赋的恐怕也没有。虽然资质并不等同于实力,想要提升修为,还要加上后天的勤奋和大量的修炼资源,即使资质平平却大有名堂、

  • 小人的传奇在线阅读第2节

    “今天这事,你们谁要敢多管闲事,就别怪老子手里的枪子不长眼。”一个矮壮汉子歪着嘴,一脸的黑麻子,像是长了毛的窝头,身后的跟着十几个手下举着枪,贪婪地盯着蜷缩在墙角的林巧娘,一脸得意地淫笑。几个冲在前面的年轻后生,见那黑洞洞的枪口对准自己,不由地又都退了回去。这年月,死人是再寻常不过的事了,少年们虽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