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红楼之贾赦第1章在线阅读

作者:慕容红苓 来源:晋江文学城

行行重行行,与君生别离。

相去万余里,各在天一涯;

道路阻且长,会面安可知。

胡马倚北风,越鸟巢南枝。

相去日已远,衣带日已缓;

浮云蔽白日,游子不顾返。

思君令人老,岁月忽已晚。

弃捐勿复道,努力加餐饭。

—《昭明文选》

民国八年(1919年)6月,初夏的清晨,南浔镇刚刚从梦中醒来。蜿蜒的河道上飘着一层氤氲的雾气,埠头边泊着一串串赤膊船、水网船、蓬船,石阶上发髻蓬松的妇人汲水回去盥洗,里巷中隐隐传出狗吠声。一只四明瓦蓬船从广惠桥下轻轻划过,停在顾家的埠头前,顾周翰从船头轻松地跳上岸。“大少爷回来了”,下人们一迭声地报进内宅。

顾周翰是顾家的长公子,圣约翰大学的学生,着一领夏布长衫,身材高大,形容疏朗清阔,风采奕奕见于眉宇。顾家是镇中的巨富,靠经营蚕丝发迹,资本雄厚,顾家掌门人顾瑾瑜亦是上海滩上的风云人物。

南浔古镇位于江浙两省交界处,靠近太湖,战国时,这里是楚国公子春申君黄歇的封邑。镇子河湖交错、水网纵横,人家枕河而居。斑驳的石板路、长满青苔的古桥、青砖黛瓦马头墙,房前屋后是终日不断的流水。南浔历史上遗留下来的园林众多,小莲庄、嘉业堂、文园、百间楼……以一镇之地,坐拥27处园林,实江南所仅见。

南浔镇附近雪荡河边有一处村落,因为距离镇子仅七里之遥,唤唤作“七里村”。这小小的村庄在元末形成之始便开始生产后来享誉世界的辑里湖丝。“湖丝甲天下”,辑里丝又是湖丝之上品。明代中叶,出生于南浔的朱国祯、温体仁两位相国将七里丝推荐给圣上,七里丝名声鹊起。七里丝到雍正初年被雅化为“辑里丝”,因为“七”与“辑”发音相近,而“辑”又有缫织之意。清室规定,凡帝后所穿之龙袍、凤衣都必须用辑里丝精织而成。

南浔镇趁地势之便,成为全国湖丝贸易的集散地。镇上的巨富都靠蚕丝业发迹,在光绪年间形成了“四象、八牛、七十二金狗”的豪绅大户。“四象”之一的顾福昌就是顾瑾瑜的先辈。顾福昌早年家境清贫,经营蚕丝后发家,与洋人往来,经理洋务,成为怡和洋行的买办。顾福昌又经营了当时上海滩唯一的外洋轮船码头--金利源码头,并大做房地产生意,财产达千万两白银。

顾氏三子都继承父业,经营蚕丝,以次子顾寿藏最有声望,曾任上海丝公所董事长,顾瑾瑜就是顾寿藏这一支。顾福昌是国学生出身,固然行商,但深知“诗书传家远,忠厚继世长”,顾家历代子孙都不废诗书,于琴棋书画上各有造诣。顾家亦是有名的古物、金石、书画收藏大家。顾福昌与洋人做生意,通晓洋文、眼界开阔,圣约翰大学自1879年初立时,顾家的子孙就悉数进入洋学堂就学,更有远涉重洋深造者。

顾周翰出生于光绪26年(1900年)9月初,正逢八国联军荼毒京畿,皇上“西狩”,顾瑾瑜有感于时事,取《诗经·大雅·崧高》,“维申及甫,维周之翰”一句为子命名,“周翰”指周朝首都的垣墙,意为国之栋梁。

顾周翰入大门,过轿厅,穿如意门楼,绕过“崇德堂”,来到二进女厅,继母陈氏已然立于厅前。“回来了,周翰。回来就好,上海那里学生罢课、工人罢工,乱得很。”周翰在心里皱了下眉,俯身请安,“母亲,父亲问您什么时候回上海,让阿发报信给他,他好让人来接。”陈氏清婉的脸上露出浅浅笑意,“累了吧?跟祖母问了安,就去梳洗休息吧,早饭我让他们送到你屋里去。”

“母亲,我去了。”顾周翰巴不得这一句,直起身来,迈向后进院落。陈氏在厅前默默站立一会儿。

陈氏闺名蕙雪,南浔“八牛”陈家的女儿。陈家原属海宁望族陈氏的一支,同治年间迁居到南浔。陈氏是诗礼簪缨之家,无论男丁女眷,世代都要读书,蕙雪生得绰约多姿又柳絮才高。顾陈两家世交,顾瑾瑜和蕙雪青梅竹马两无猜,早早订下婚约。熟料顾瑾瑜17岁时父亲突然得了顽疾,一病不起,顾家要赶着替顾瑾瑜办婚事来冲喜,而陈父宠爱的姨娘刚刚难产故去,一尸两命,蕙雪有丧在身冲不得喜,顾瑾瑜不得已娶了穷秀才周文彬的女儿。大家闺秀断没有给人做妾的道理,蕙雪由此自誓不嫁,要孤独终老,谁也勉强不得。周氏虽然清秀可人、知书达理,但珠玉在前,顾瑾瑜对周氏十分不在意。周氏和顾瑾瑜仅得一子,就是顾周翰。周氏在周翰9岁时过世,未及半载,顾瑾瑜复娶蕙雪做填房。顾瑾瑜对蕙雪百般钟爱,蕙雪先后产下经国、管彤、朝宗、二男一女。顾瑾瑜和妻、子常年在上海居住,寡母宁愿在乡下躲清静,蕙雪每年冬夏都要回乡半个月侍奉婆母。顾瑾瑜思念妻子,屡屡催归,恨不能效吴越王钱镠写一封“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的信。

陈氏对周翰不可谓不厚,饮食起居都亲自打理,嘘寒问暖,但周翰幼年时目睹母亲不得夫婿爱慕,终日寡欢、郁郁而终,他耿耿在怀,对陈氏疏远得很。

第三进宅院的厅堂是全家人平时休闲、聚谈的地方。粉墙上嵌着硬木漏明窗,雕着芭蕉叶图案,所以叫“蕉叶厅”。祖母吴氏在里面笑着冲周翰招手。吴氏还未到“花甲之年”,果然是富贵人家的妇人,乌发白肤,仪态雍容。吴氏在众儿孙中最喜周翰。

“你们在上海闹什么呢?怎的就不上课了?又请愿又集会的?工人也罢工了。”

“祖母,我们是战胜国,在巴黎和会上提出取消各国在华特权,归还租借地,废除袁世凯跟日本签订的‘二十一条’,收回山东的权益。没想到巴黎和会不但拒绝了我们代表的要求,还要把德国在山东的特权全部转让给日本。我们觉得很悲愤,就出去给国民演讲,号召大家奋起救国,抵制日货,要求我们的专使们坚决不在合约上签字。”

“我是妇道人家,不懂国家大事。自古强者为王,弱者就要受欺负。所以做学生的要一心向学,将来就能帮着国家富国强兵。梁任公不是说‘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强则国强’吗?你回来了很好,在家好好温习功课,明年不是还要去美国吗?听说学生被抓了很多,你父亲、母亲很担心你。”

周翰低头不语,吴氏又笑着说,“是不是坐船回来的?好好地放着车不坐,去坐船。”

周翰笑笑,坐船回家对顾周翰是件悠闲舒心的事,白日里,水光潋滟,云天相映,左右都是碧绿的乡野。石桥、塘岸、水车、寺庙、村墟如水墨长卷般徐徐展开。船头是潺潺的激水声,后梢传来富有节奏的橹声,“欸乃一声山水绿”,两岸花树的清香夹杂在水汽中扑面而来。夜里,漫天的星斗、两岸婆娑的树影和水上的渔火,虫儿唱着,船下偶尔传来泼喇一声,是鱼儿跃出水面。若是雨天,拉上船篷,听那淅淅沥沥的雨声,手执一卷,香茗一盏,又是另一番滋味。

说话间,经国牵着管彤跑进来。经国八岁,酷似顾瑾瑜,前额宽阔、鼻敦口正,神韵内收。管彤刚五岁,粉嘟嘟的小囡,眉眼清清亮亮的,鼻子微微上翘,很俏皮。“大哥哥、大哥哥回来了!”小囡伸手就要抱,周翰赶紧俯下身来,笑意写在脸上。周翰把管彤擎在手上,颠了两颠,复又抱在膝上,一边伸手把经国拉到身边。周翰对继母陈氏生分,但不影响兄弟情分。

“管彤这么早就起床了?”

“听家人们喊你回来了,我就爬起来,还没梳洗呢。娘说马上就要去学堂了,以后可不能再晚起。”

“喔,你要开始读书了!我来问你,你知道你名字的来历吗?”

“静女其娈,贻我彤管。娘说这是《诗经·邶风·静女》里的话。彤管就是古代女史用来记事的笔,笔杆上涂朱红色。娘说我要做个有学问的女子,宜家宜室。”

“了不起!”

“我还知道二哥哥的名字,‘盖文章者,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父亲希望二哥哥有经天纬地的才能。”

“好!好!”

“还有弟弟,‘沔波流水,朝宗于海’,这是《诗经小雅沔水》里的话,娘说取百川归海的意思。”管彤一口气说下去,周翰在心里暗叹继母陈氏教子有方。

“哥,听说你要回来,我们盼了一夜呢。待会儿讲讲你学校里的事情,好吗”

周翰拍拍经国的肩。

“你们别胡混你兄长了,让他去梳洗休息吧,在船上估计睡不好。”

“我们一起去,我给管彤扎个冲天小抓鬏”

顾周翰在家里呆了几天,过了端午学校还没有复课,父亲不许他回上海闹事。陈氏怕他憋闷,就叫刘贵、张富和王荣陪少爷去辑里村走走。几个人在门前埠头点开船、出了桥、架起橹,顺着雪荡河,飞一般地向辑里村而去。河水清澈见底,碧绿的荇菜在软泥上招摇,两岸是绿油油的豆麦田地,蝉在树上噪着。渐渐望见依稀的村庄了,绕过村口的桑树林和祠堂,船拐进汊港,靠了岸。村庄不大,为桑树环抱,村民沿雪荡河造屋,河上每隔几米就架起长木板充作桥。光滑的石板路、青黑的马头墙、被风雨剥蚀的粉墙都昭示出这个村庄的古老。村民认出顾家的下人,亲热地请他们进屋喝茶,茶汤清澈,入口清香甘甜,与周翰常喝的迥然不同。一问才知道是桑叶茶,物尽其用,他觉得很有意思。

村民又带他们去关帝庙转转,辑里村从元末开始建村,颇有些历史,明代崇祯朝的首辅温体仁就出身于辑里村。崇祯帝凉薄寡恩,生性多疑,执政十七年,换了五十内阁大学士,温体仁却位居内阁首辅大臣八年之久,《明史》评价他说,“为人外谨而中猛鸷,机深刺骨。”可惜温体仁于政事上碌碌无为,结党营私、排除异己,在《明史》中入了奸臣列传。

顾周翰他们刚走到庙前,就见几个家人、婆子们簇拥着个美妇和女孩儿从里面出来。女孩儿才十三、四岁,身量还未长成,穿着玉色衣裙,那一身的水秀、清澈的眉眼、婉丽之极。顾周翰从未见过此等美貌的女子,一时愣住了。女孩儿瞥见周翰的注视,低下头,周翰才意识到自己唐突失礼,把目光转开。这一行人上了庙前的蓬船,解缆离去,周翰不由得回头又看一眼。他岂知这一回头却与那女孩儿结下一生的纠葛,是一段将要历经沧海桑田的爱的开端。

延伸阅读

柔研加盟  http://www.jacques-cagna.com/pzsy.shtml
柔研女装总部是女式针织衫、女式毛衣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

蓝柯化妆品加盟  http://www.jacques-cagna.com/ahqv.shtml
蓝柯化妆品是一家集制造、加工、销售为一体的化妆品公司,拥有现代化的工厂和设备,自上世

宇濠加盟  http://www.jacques-cagna.com/pore.shtml
宇濠手机壳总部是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我们的商品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

仙合家纺加盟  http://www.jacques-cagna.com/yqo0.shtml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粉墙黛瓦,屋宇错落,曲径通幽,四季余香。小桥流水,枕河人家,

药香谷加盟  http://www.jacques-cagna.com/njmw.shtml
药香谷蜂蜜硬件,软件,体制健全,员工30人,有农艺师,药师和销售,采购,精英团队,以

魔邦MOBON加盟  http://www.jacques-cagna.com/gzrc.shtml
东莞能邦科技电子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1月1号。旗下品牌“魔邦MOBON”以‘微

家虹加盟  http://www.jacques-cagna.com/gzof.shtml
招商手册历经五年的开拓进取,家虹公司由美虹(中国)代表处发展成为一家专职从事建筑保温

唯雅妮陶瓷加盟  http://www.jacques-cagna.com/bvjo.shtml
唯雅妮陶瓷介绍

瑞然加盟  http://www.jacques-cagna.com/y07o.shtml
作为美容院线销量节节高的药妆——瑞然,2013年开始正式进入终端渠道。坚信美丽不应该

必净自助洗车加盟  http://www.jacques-cagna.com/iva.shtml
必净自助洗车隶属于徐州洛美汽车服务有限公司,物联网高端共享洗车项目是公司旗下的高端汽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带着反派秀主角之打虎英雄(6)

    “大牛哥……”该嘴甜的时候,魏小花绝对是口里含蜜。李大牛被她叫得打了一哆嗦,搓搓手上的泥巴,从田里跳上来,一溜小跑来到魏小花面前,憨憨道:“小花儿啊,啥事?”“大牛哥,我有事儿找你帮忙……”魏小花口里又多加了几斤蜜,“咱家后面的树上有个鸟窝,你帮我掏几只鸟蛋下来,成不?”李大牛的额头上以肉眼可见的速

  • 天封噬骨在线阅读第十章

    傅锦洗完澡进房间就看到白溪岳愁着一张脸。坐床上把人往胸前一圈,低头看放在床上的手表。傅锦把表拿起来看了一圈,又看放在旁边的小剪刀,手表的带子脱了一边,仔细看却是那个小孔破了,表面有破损痕迹,最主要是不动了。“没电了?”白溪岳放松身体靠着傅锦,“不知道,洗澡的时候没注意掉水里,我拿起来它就不动了,翘也

  • 大秦之天授扶苏之第七章(7)

    申雨婷周一去上班的时候正好碰到要去上学的盛言和盛语的两姐妹。盛言盛语是三楼夫妻的那一对双胞胎女儿。楼里的人谁不羡慕盛家两口子有这么可爱懂事的两个女儿。平时也是很喜欢她们。两个姐妹花长得可爱不说,还特别懂礼貌。看着申雨婷嘴巴甜甜地喊道:“申姐姐好。”“你们好,你们自己去上学?爸爸妈妈不送你们?”两姐妹

  • 神之预言之异样

    原先渐渐平复的大强,面部退却的紫气去而复始,身体也异常抖动起来。但在马天一将一枚样式古朴的五帝钱放在其额头后,原先身体抖动愈演愈烈的大强,仿佛如遇蛇蝎般,紫气泛涌的脸庞急速扭曲,呈现惊恐,妖异的眼神中也是布满惊恐与不可思议。被附身的大强身体剧烈的在地上翻滚,双腿胡乱的踢蹬,扬起了一阵尘土。随即不知哪

  • 覆掌猪一样的队友(求收藏)

    “你你……你是从哪冒出来的?”光头指着夜帝说道。夜帝从窗台上跳下来,说道:“我刚刚接到老大的电话,老大让我把这两个女人带走,答应你们的钱回去之后自然会给你们。”“你是老大的人?”光头男疑惑的看着夜帝,一身青色道袍,头发挽成道鬓,被一根玉簪束缚着,一副不食人间烟火道教高人的模样。“老大的人?我跟了老大

  • 长到一米八[综英美]之空间吞噬战2(3)

    东部战区,这里正处于水声火热之中,到处都是正在释放技能和相互搏击的行走者们,只不过幻想空间的行走者们显然不是众多联合空间的行走者们的对手,一个接一个的黯然倒地,再也站不起来。这时,一位正在厮杀的红发男子从战斗中脱离,只不过很快就有人填补了空位,他抬头看了眼天上,眼睛微眯的对着天上的宇轩和宇菱喊道:“

  • 当满级大佬回到新手村当boss在线阅读第3章

    “请大家诚信考试,把与考试有关的资料放到教室外面,成绩可以差但人品一定要过关,大家一定要重视这次考试。虽然对你们16岁进行灵力融合性检验时影响不大,但是却会影响你们的修行生涯。世界很到大,万物皆修行,没有一定的基本修行知识根本无法去更广的地方闯荡。”随着一声敲铁声响起,教室里的考生开始了自己的答题。

  • 侠女无处躲第七章在线阅读

    时隔一个多月,再次见到卢思恩,杜瓦心情很复杂。上次事件之后,他被报告折磨了三天,又马上被下派到地方的村子里协助调查案件,期间没回来过,这次再见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酸涩。总结起来就是那种出征多年未归,回来孩子满月……啊呸。站在刑侦中心的大门口,杜瓦人高个大,存在感十足的立在哪里,全然不顾周围人的目光,眼神

  • [陈情令同人]凌云之上在线阅读第3章

    项飏抱着小不点,坐在一辆破烂的三轮车上,吴迪在前面吭哧吭哧的骑着,这辆车是从隔壁收旧瓶子的大爷家借的。那大爷收一辈子破烂,临老了才攒了钱买了这辆不知道是几手的三轮车,借给他们的时候反复强调要小心点儿,这可是他一辈子的心血。吴迪边骑边骂骂咧咧:“这踏马什么破车,骑着这么费劲,许大爷还把这车当个宝。”他

  • 漫威之无尽神通在线阅读第五节

    苏暖被韩末燃拉着来到校外,他挥手招了辆出租车过来,先将苏暖推进去,然后自己也坐进去了。苏暖立刻往旁边挪挪位置,扭头打量韩末燃一番,问道:“你没跟老师请假就这么出来了?”“谁敢管我?”他云淡风轻的四个字,充满了嚣张气焰。对对对,您是大佬,惹不起惹不起。回到家,苏暖拿着换洗衣服去冲了个澡。洗完澡出来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