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最后的秘密第二章在线阅读

作者:绿枢 来源:晋江文学城

苏炤灵被看的小脸开始泛红了,赶紧打岔到:“好吧好吧,我来想办法吧,你回家等我消息,但是你要答应我,我帮你之后,你就什么都要听我的。”

“成交。”

第二日,柳寻香早早地就坐在小山丘上等着苏炤灵,可是等了整整一天依旧没能等到她,垂头丧气的柳寻香晚上回到家中,门口两位守门的家仆看到柳寻香回来,敷衍的低着头喊到:“小少爷。”

柳寻香恩了一声便径直往自己父母所在的院子里走去。

看着柳寻香离开后,守门的二人便开始嘀咕道:“小少爷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的处境,天天出去惹是生非,我看,迟早要出事的。”

另一人点头附和道:“咱柳府,以后还是指望大少爷,大少爷可是要成为仙人的啊,嘿嘿,我们只要巴结好,以后有的是好日子。”

柳家宅子大,柳寻香横穿厅堂,一路小跑奔向爹娘所在的院子,却一个不慎跌倒在了地上,还没等柳寻香自己爬起来,一双手便插在柳寻香腋下将他抱了起来。

“杜伯伯~”

柳寻香不用回头便知道身后之人是谁。

杜忠笑到:“小少爷又急着回家挨板子吗?”

柳寻香嘿嘿一笑,说到:“杜伯伯你就别笑我了,我今儿个可乖了,没胡闹,我是肚子饿了。”

“好好好,那小少爷先去三夫人那,老奴一会差人送点米糕过来。”杜忠拍了拍柳寻香衣摆上的灰尘说到。

一听说有米糕,柳寻香顿时乐的小眼眯成了月牙状,打从记事起,这个杜忠就在柳家做大管家,有时候柳家的下人怠慢自己,杜忠还会训斥那些下人,因此在柳府里,柳寻香与他也很是亲近。

柳寻香跑到爹娘在的小院,用手揉了揉脸,换了张笑脸走进门喊道:“爹爹,娘,我回来啦!”

一个温婉妇人应声而出,看着小不点一般的柳寻香,眼中充满宠溺,半蹲着身为柳寻香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问道:“香儿今天有没有惹事呢。”

柳寻香骄傲的仰着小脸,说道:“香儿今天没惹事,爹爹呢,香儿有事跟您和爹爹说。”

妇人点点头牵着柳寻香向客厅走去,只见大厅坐着一个威严的中年男子,男子长着一张国字脸,面容不怒自威,柳寻香下意识得缩了下脖子,小声喊到:“爹爹。”

“恩,回来了,收拾下准备吃饭吧”柳天旭说道。

饭桌上,妇人一边不停的将盘内的肉往柳寻香和柳天旭碗里夹,一边问道:“香儿,你刚回来不是说有事要和我跟你爹说嘛,是什么事?”

柳寻香虽然天不怕地不怕,但是对于自己的爹爹还是有种天生的畏惧,憋憋嘴,他放下筷子,顿了顿说道:“爹,娘,我要跟炤灵出趟远门,你们知道的,炤灵要被家里送去国教院修行,去国教院是可以带一名亲随的,炤灵说把这个名额给我。”

柳天旭和夫人江玉自然是知道这位镇长之女的,同柳龙一样生来便有修仙资质,再加上苏炤灵有位长辈似乎是清河城的大人物,所以苏炤灵能进国教院,二人并不吃惊,吃惊的时,带亲随这么珍贵的名额,她居然给了自己家的儿子。

国教院是宋国的开国皇帝为了培养更多大修士而创立的宗门,由历代宋皇担任院长,宋国的皇家供奉担任长老教习,共同培养教导宋国天骄的地方,也是宋国最为顶尖的修行圣地之一。

而能进国教院的大多是天之骄子,他们进去之后便以修行为主,所以一些杂事就需要下人来做,但是这些天之骄子很难伺候,所以后面便多了这么个不成文的规矩。

凡是进国教院的弟子,均可以带一名亲随共同前往修习。

入国教院修行需要天资,但是亲随却没此等要求,而且亲随进去之后也可修行基础之法,所以亲随的名额,成为了众多家族豪阀眼中的香饽饽,一个亲随名额的背后,背后往往更多的是权力与财富的争夺。

“这...这可如何是好?”江玉虽是妇道人家,却也大概知道一些家国之事,一时间高兴的有些不知所措。

柳天旭在外经历的多,没有失态,但也是有些拿不定主意,虽然他知道自己的儿子跟苏炤灵天天混在一起,却没想到,苏家怎么会同意把这个名额让给自家儿子,要知道,苏家和苏炤灵母亲的娘家也都盯着这个亲随的名额呢。

这国教院,可不是说想塞一个人就能塞进去的,苏炤灵能进去,当中有的可不仅仅是天赋的因素,像有着麒麟子之称的柳龙,他便是不够格的。

柳天旭问道:“臭小子,这话可不能乱说,你确定是苏落和苏夫人亲口答应的?”

柳寻香心里有些发慌,此事毕竟还没有得到苏炤灵的亲口确认,但是看着柳天旭那日益增多的白发,咬咬牙点了头。

看到自己儿子点头,柳天旭大笑了两声,端起酒杯一干而尽,自家这臭小子,上天没有恩赐他修仙的资质,却给了他一份天大的好运气啊,这运气,连自己这个当老子的,都要嫉妒了。

吃罢饭,柳天旭急忙前往大厅,而此时柳家主厅里,柳家的家主柳重如正坐在主位上眯着双眼品着香茗,听着面前一名柳家的护卫汇报情报。

大厅内此时除了柳重如之外,左手边还坐着两人,一人年近中年,面白无须,身材不高,却让人望去犹如大山一般压抑,此人正是柳寻香的大伯,柳府中除柳重如之外的一号实权人物,柳天东。

柳天东旁坐还着一个长得一脸老实敦厚的十六七岁的少年,这少年,便是柳天东的独子,有着柳家麒麟子之称的柳龙。

父子二人一脸悠闲的看着跪在大厅的侍卫,眼中闪烁着莫名的光芒。

护卫退下后,柳天东站起来对柳重如说道:“爹,关于苏家那亲随名额的事,我们得抓紧了,无论如何,也要把这名额争取过来,到时候龙儿进了国教院,定会一飞冲天,成为名震宋国的大修士,到时候光耀我柳家的门楣啊。”

柳重如仿佛没听到一般,把玩着手中的茶杯,柳天东见状,眉头一皱,随即扭头对坐在一旁的柳龙使了个颜色,柳龙瞬间会意。

“爷爷,爹爹,我柳龙堂堂七尺男儿,岂可去做一丫头的奴仆,难道没这奴仆名分,我就不能踏上修道之巅护我柳家千秋万代吗?

而且爹爹,您想这奴仆名额,会有多少无骨之人疯抢,我柳家就算全部赔进去,也未必能看到响。”说罢柳龙看着柳重如,双目坚定:“爷爷为孙儿做的已经足够多了,孙儿一直无力为报,恳请爷爷万万不可再为孙儿去争这奴仆之名。”

柳重如慢慢的放下茶盏,一双老眼里闪着欣赏的光:“天东啊,龙儿年纪虽小,看的却比你透透的多,这亲随之名,岂有那么容易得到的。”

柳天东立刻赔笑道:“爹说的是,龙儿自幼便比族内稚童聪慧,我这当爹的都自叹不如,有子如此,夫复何求呢。”

柳重如站起身来满意的笑道:“龙儿切莫小看了这奴仆之名,它里面所包含的东西,是宋国任何家族都给予不了的,而且,炤灵那小姑娘也是我从小看到大的,是个美人胚子,你若能与其长久相处,岂不是近水楼台?”

柳天东一愣,随即双眼报出精光,姜还是老的辣啊,自己怎么就没想到这出呢,也难怪,苏炤灵今年才十岁左右,谁会考虑到婚事这一步呢。

“还是爹您想的周全,炤灵那丫头的背景,龙儿若能娶到,事半功倍啊,可是,那苏家之女马上便是国教院的弟子,苏落如何看的上我柳家。”

柳龙在听到柳重如说要想法子撮合自己和苏炤灵时,眼中闪过一抹喜色。

正当三人愁着如何去争夺名额的事时,大厅外传来脚步声,接着便听到一个爽朗的声音传了进来。

“爹,我有要是要跟您说。”

只见柳天旭急匆匆的冲进大厅,也顾不得跟自己的大哥柳天东见礼了。

柳重如眉头一皱,不悦的说道:“有何事容后再说,我和你大哥现在有重要的事做。”

说罢便挥手让柳天旭退下。

柳天旭见状顾不得厅堂还有其他人,急忙向柳重如说道:“爹,我要说的事很重要,苏家可能决定把亲随的名额给香儿。”

“什么!”在座的三人赫然回头看着柳天旭,一脸诧异。

“柳天旭,你把话说清楚,这到底怎么回事。”反应过来的柳天东急忙问道。”

柳天旭点点头,随即把整件事的前因后果都一一道来,越听到后面,柳天东和柳龙父子的脸色越喜,听到柳寻香点头时,柳天东更是忍不住笑了出来,柳龙的双手则因为兴奋开始微微颤抖。

听完柳天旭说完所有,柳重如深深的吸了口气,犹豫了好久,说道:“老幺,你看这样行不行?香儿不能修炼,即使去了,对柳家的未来也没有任何帮助,不如让香儿把名额让给龙儿吧。”

柳重如的话让柳天东笑意更甚,当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如此一来这名额便是定在了柳家,而柳寻香是个不能修仙的凡人,所以这名额就由不得你柳天旭了。

柳天旭却遭雷击,站在原地怎么也不敢相信这话会是从自己的爹,香儿的亲爷爷口中说出。

柳龙看柳天旭面色不对,急忙拱手说道:“三叔,龙儿和堂弟本就同宗同源,若龙儿此去能登上仙路,成为仙人,到时候再由堂弟做这柳家家主,我柳家届时也可成为宋国豪阀,千年不衰啊。”

柳天旭看了眼自家这个后辈子侄,怒道:“柳家议事厅何时有你这小辈说话的份,而且还敢妄议家主之位,谁给你的胆子?”

柳龙顿时脸色涨的通红,却又不知该如何反驳,一时间有些难堪。

柳天东急忙护道:“我家龙儿所说难道不妥吗?龙儿有修仙之资,乃上天恩赐,我们身为柳家族人,理当牺牲小我,一切为家族着想,难不成是有人想着,牺牲的时候躲得远远的,等以后我柳家名扬宋国后,坐享其福不成?”

“大哥,你……”柳天旭气道。

柳重如一拍桌子,说到:“够了,此事这么定了,到时候让龙儿陪苏家丫头去,至于香儿,家族会给他满意的补偿。”

柳天旭看着三人,平复了下呼吸,一字一句的说道:“此事我绝不同意,爹,你最好不要逼我。”

说完头也不回的走出大厅。

柳龙看着柳天旭离去的背影,眼里闪过一丝怨毒。

“逆子,老夫便让你知道,柳家还由不得你来决定,走,随我去苏家。”柳重如双手一甩背在身后,大步流星的踏出主厅,柳天东父子相视一笑,紧忙跟了出去。

“听说了吗?家主替大少爷去给苏家定亲去了。”

家族内根本没有秘密可言,就是哪位旁系少爷小姐不小心碰了下手,都能在瞬间传遍整个府内,很快全府的下人们都知道了这个消息,纷纷开始交头接耳。

“大老爷好福气啊,生了个仙人娃,听说家主去替大少爷说亲去了。”

“那以后咱们大少爷不就是咱越田镇的姑爷了吗?”

“你知道个屁,我跟你们讲,一是去提亲,二啊,是咱们少爷要和少夫人要去国教院了,国教院知道不?宋皇老人家亲自当院长,以后,咱们大少爷就是宋皇的弟子了。”

一道道消息一传十,十传百,很快,整个柳家,包括柳家周围的镇民都知道了柳家大少爷要成为宋皇的弟子,越田镇的姑爷。

柳家的旁系也都带着厚礼前去拜访柳天东的院子,三五一群,每个人的眼神看向柳大夫人一脸笑容的样子都时有不同,有羡慕,有嫉妒,有虚伪……

但柳大夫人根本不在意,只要自己的儿子进了国教院,娶了苏炤灵,那么这些远房亲戚,就算是气碎了牙也只能往肚子里咽,还要满脸笑容的咽。

这一天,听说素来以吝啬著称的柳大夫人,赏了不少银子给自己的下人们。

苏府的主厅里传来一阵欢声笑语,苏落看着柳重如带重礼来苏府,便猜到了是为何而来,这几天,苏府的门栏都快被来拜访的人给踏平了。

苏落和柳重如都是老谋深算之辈,二人你来我去,闲扯半天,愣是没聊到正题上,一旁的柳天东几次欲插话,都被柳重如给瞪了回去。

柳龙更是坐的端端正正,就连喝茶的样子都比平时讲究,常人若是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宋国哪位大儒的亲传弟子。

柳重如最后实在是扯不下去了,略一思衬,说道:“苏老哥,你我两家相交多年,我柳家在越田镇能有今天的地位,全仰仗着你的照顾,所以我也不绕弯子了,今日来是有一事相商。”

“哦?老弟客气了,有何事但说无妨。”苏落诧异的说道。

“老狐狸。”柳天东心中暗骂了一声,他可不信苏落会不知道此事自己过来是为了何事。

柳重如斟酌了一下,缓缓说道:“苏老哥应该也知道,我柳家三生有幸,终于有了个修仙之资的后辈,但是老弟我无能,柳家根本没有能力教导龙儿,所幸我柳家那位前辈听说了此事,差人传来信儿,过些时日便来收龙儿为徒,所以今日厚颜而来,想来为龙儿讨个名份。”

柳重如以前有个兄长,兄长得上天恩赐,有着修仙的资质,后被一位仙长看重收为弟子,可惜在一次替自己师尊办事时遭遇不测,也亏的那位仙长还算有些情义,感觉对自己徒弟有所亏欠,于是在后来对柳重如也有过些许照拂,此事苏落也是知道的。

苏落笑道:“恭喜恭喜,柳老弟好福气,能得到那位前辈的指点,柳龙日后定是人中龙凤,可惜苏某能力有限,不能为之略尽绵薄之力,深感惭愧,至于柳老弟所说的名份又是做如何说?”

“是这样,令爱和我家龙儿从小青梅竹马,二人又都是天之骄子,所以今日来此是想跟苏老哥商议,为二人定个亲事,虽说龙儿无缘进入国教院那等一流仙门,但成为那位前辈的弟子,这身份上,倒也不辱没令爱。”柳重如带着一丝骄傲的语气说道,他相信苏落知道自己嘴里说的那位前辈是谁。

苏落沉默了,他清楚柳家口中的那位前辈是谁,在那位前辈眼中,国教院的名头确实算不得什么,而且如今苏家的处境也不是很乐观,必须得找棵大树靠着。

如此,这柳家背后的那位,倒是正合适,只是,柳家是何时联系上那位仙人前辈的,为何自己一点都没收到风声。

“柳老弟,小女顽劣,怕是乱了柳家的规矩,另外,此事,还需要我跟小女商量一番,不知你可否宽限些时日?”苏落谨慎的说道,自己需要时间来确认此事的真伪。

柳天东在一旁听的疑惑不已,自己怎么不知道那位前辈什么时候来过信,难不成是爹担心自己多嘴,所以一直瞒着。

想到这,柳天东的腰板都不自觉的挺的比以往直了些。

柳重如老神哉哉的点点头:“无妨,此事重大,自然需要些时日考虑,不过最好还是在两个孩子走之前定下为好。”

“那是自然。”

延伸阅读

彩梅加盟  http://www.centre-sophro.com/aygy.shtml
彩梅厨具主要产品有智能快速电水壶、电水壶、电子泡茶壶、电热杯、电子蒸炒锅、电炖锅、分

维正加盟  http://www.centre-sophro.com/xagu.shtml
烟台维正服饰有限公司生产的瑞思侬套装品牌,为你量身订做适合自己的。整齐统一的造型,让

乐佳家加盟  http://www.centre-sophro.com/6mbb.shtml
北京华泽九州商贸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生活日用品、电子产品、五金交电、装饰材料、机械设备、

陈王加盟  http://www.centre-sophro.com/nlka.shtml
陈王平衡车目前主要产品有移动电池、电动独轮车、家用榨油机、家用报警器等,陈王平衡车旗

天腾加盟  http://www.centre-sophro.com/dd08.shtml
天腾地板是足球训练用品、篮球用品、田径系列、等、民间运动系列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天腾地

蓝博皮具护理加盟  http://www.centre-sophro.com/65p9.shtml
蓝博皮具养护加盟蓝博皮具养护从创业到今天,始终如一的坚持开拓中国皮革护理专业市场,风

军刀户外加盟  http://www.centre-sophro.com/yypm.shtml
苏州兄弟营户外装备贸易有限公司,公司主营“军刀”户外品牌作为核心业务,国内外推翻传统

凹凸个性化教育集团加盟  http://www.centre-sophro.com/gpa5.shtml
身处竞争激烈的世代,学习是孩子面对未来竞争必备的能力,对于孩子的教育研发投入,凹凸个

食范生鲜半成品超市加盟  http://www.centre-sophro.com/bcva.shtml
食范隶属于深圳前海用膳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立足于生鲜半成品市场,打造「3.14食范」家

芭比神童童装加盟  http://www.centre-sophro.com/i98.shtml
芭比神童是广东省佛山市天天向上服饰有限公司旗下的品牌,芭比神童童装,孩子童年的好伙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从转职成小丑开始成神在线阅读小少年

    第三章眼看着时辰也不早了,难得出门的钱珠儿虽然觉得还没有逛够,也只能去城门口找李婶子会合了。结果她到那一看,李婶子居然不在。钱珠儿想着她可能是在哪里耽搁了,就站在城墙下等着。结果这一等,等了快半个时辰,李婶子都没来。午时过半,集市也散了,住在城外的人都三三两两地往外去了。钱珠儿就看到好几个眼熟的同村

  • 天师今天掉马了吗之小狼崽子

    熙熙攘攘的大街上,行路声、叫卖声不绝于耳,一大一小两个身影迎面走来。这条街名唤花街,大名鼎鼎的四大教坊之一牡丹坊便坐落在这条街上。刚过了酉时,华灯初上,天色将暗未暗,正要迎来花街最热闹的时分。两人并肩走着,嘴里也没闲着,正一人嚼着一串珍珠丸子,吃着还不忘品评几句——“唉,世风日下,丸子也没有以前好吃

  • 佛系追星日常在线阅读第四章

    随着,乔恩,最后一个字吟完。整个诗会变得异常安静!好一会儿,众人才从诗的意境中反应过来!一时间掌声雷动!蔡邕欣喜的道“恩儿果然才华横溢,此诗过后只怕文人再不敢写拥月诗了吧!”听到,蔡邕对乔恩的亲密称呼,卫仲道嫉妒心起,顿时,口吐鲜血……倒地不起。原来,蔡邕和乔玄早就约定好了,借此诗会之际,一来乔恩向

  • 我被第99代孙女挖出来了第1章在线阅读

    “恩?”龙啸横躺在地上的身体猛然一颤,紧接着双目园睁,双手在身前掐动法决,原本警惕的面色瞬间僵硬,连凶狠的目光变得呆滞。“什么情况?”体内散仙境界如同滔滔江河般的法力此时空空如也,手上法印凝结却丝毫没有任何反应,龙啸修行了一百三十三年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额,这是哪里?”一阵冷汗过后,龙啸才发现

  • 凉薇[末世]砸醒了……

    第二章砸醒了……当小朱蒂丝扔出风刃术的魔法卷轴之后,赫然的发现,自己的空间戒指中,就剩下三个卷轴了。而后面,大汉队长以及他的部队紧追不舍。小朱蒂丝心中也明白进入自由港自己就安全了,可问题是,紧靠剩下是三张不知名的魔法卷轴,能支撑自己跑到自由港吗?前面小朱蒂丝使用水化术的魔法卷轴,让自己的身体变成水元

  • 剑影一帝国之乱忧伤

    这家伙对这里熟的很,生活的时间不短,而且还在这里有单独的食物供给,说明他跟办公室主人关系非同一般,很可能就是人家的宠物,但是一条中华田园犬混到这个地步,也算是给咱们土生土长的人长脸了。这个办公室这么大的空间,在其他地方都一片糟乱的情况下依旧保持着整洁,还有神兵神将守护,办公室主人身份肯定非比寻常,是

  • [凹凸世界]神仙都是我熟人第6章在线阅读

    离开了机场,洛可依带着他们来到了一个地方,这里四周建的都是别墅,而且全都是一模一样的设计风格,要是路痴的话绝对会认错房子的。在经过值岗保全的验证后,她带着两人在走了一小段路后在其中的一栋停了下来,并且在密码门上输入了指纹,动手打开大门把他们迎了进去。一进入屋,蓝影在四处打量了下后就忍不住问道,“阿影

  • 炁练化仙在线阅读第9章

    说实话,祁糯的身体素质很好,比有些男生的还要好。只说站军姿这一项,站两三个小时,前几排的女生都蔫了,要教官提醒一次才挺一次背,后面个别男生也松松垮垮的。其他项训练,祁糯也做的极其标准。只要她想,没有做不到的事情,就比如说考上景大,好好军训。旁边的祖宗都好好军训了,连祺想着自己一个男生再怎么也不能比小

  • 都市之神级装逼系统之身死

    “大哥,你不该那么做!”两人走到一个没人的角落,陆乘风看着独孤策那冷冽的脸庞说道。“乘风,从你叫我大哥那天起,我们就是一生的兄弟了,哥哥反正没几天好活了,尊严之类的事情对于我而言已是浮云,你不要难受了。”独孤策摸了摸憨厚的陆乘风,难得的露出一个笑容。“大哥,真的没有办法能够医好你吗?”陆乘风看着此刻

  • 重生都市之无忌仙尊在线阅读开心就笑痛了就哭

    “欢儿啊!来爸给你上药。”宋国林拉过宋思欢的手,用棉签给她上着药,宋思欢却突然猛的一下将自己的手抽了回来。这一举动,吓得宋国林整颗心都提了起来,北宫寒深还在这里呢!要是宋思欢整点什么幺蛾子出来,他可担待不起。“你这孩子,这又是怎么了?”宋思欢听着没有回答,而是用一种带着悲愤的目光紧盯着宋国林。“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