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全能天王之丫头,以后有叔给你撑腰

作者:无殇风月 来源:飞卢小说网

一路上,青瑜都是气鼓鼓地一句话也没跟这家伙多啰嗦,真是见了鬼了,本来青瑜还不愿意上他的车,但是她一贯坚持的原则就是既然有免费的车可以搭为什么不搭呢,况且他执行总裁的副驾驶座不是一秒值千金吗?她还偏偏就爱上了这个豪华VIP专座,陈起桢,我就是想看你到底能拿我宋青瑜怎么样。

她铁定了心要跟他怄到底,可是陈起桢永远都是一副慵懒的模样眯着眼睛不知在想什么坏心思。一路上都是风驰电掣的,城市的夜空霓虹斑斓,星灯璀璨,一排排的路灯跟黑色绸缎上绞着的明珠似的,蜿蜒延伸至看不到尽头的远方……车子冲上高架桥的时候,青瑜有一阵晕眩的感觉,一幢幢的摩天大楼就像会发光的水晶巨塔一般迎面撞击过来。

跟在电影院看3D电影似的,也不知道今晚陈起桢发的那阵疯,竟然一路上也没有说什么风凉话,握着方向盘的手上还残留着被针头刮破的斑斑血迹,血管青白地有点发肿,青瑜看着都觉得疼,可是这家伙跟猪皮似的,脸上都是面不改色的。也许是别人,青瑜还会觉得有点良心不安,但是这家伙,完全是咎由自取,谁叫他总是那么霸道地欺负她。

青瑜心不在焉地把头扭向了车窗外,“唰”的一下,青瑜忽然觉察出这哪里是往城南的方向,分明是往城东方向去,青瑜再也忍不住地来火了,“喂,我家是那个方向,你往完全相反的方向开,你什么意思你,你故意的吧你,放我下来,喂,陈起桢,你听到没有?”

以前他会长篇大论地堵得青瑜哑口无言,但是今晚,他仿佛是真的疲倦了,声音有些沙哑地说道,“我饿了,陪我去吃点东西,”他幽幽地扭过头来看了青瑜一眼,看得青瑜是一阵毛骨悚然的,“喜欢吃什么?糖醋藕片?”

可笑,这又演的是哪出戏?心血来潮地狠狠地给你一榔头,然后又假惺惺地给你一颗糖,他真把她宋青瑜当成什么了,佣人还是丫鬟,哦,对,他说的贴身秘书。

青瑜真想一口盐汽水喷死这家伙,她才懒地搭理他,只是最终还是好心地给了个‘美美’的建议,“大少爷要是想找人陪着吃饭,像你的那些什么前任秘书,前前任秘书,前前前任秘书……独守空闺的,寂寞的少妇,待嫁的豪门千金,有多少是望眼欲穿的等着你个大集团总裁来翻牌子,只要一通电话,那岂止是排到三环以外,都快排出A 市了吧,你就躺着等好被伺候吧,明儿

本姑娘还要上班,没那闲工夫跟你折腾,对不起,请放我下车。”

青瑜顺势就要去解安全带,他却忽然腾出一只手来按住了青瑜,他的眼神里有一种让人捉摸不透的痛楚和难过,这样的人也会伤心,青瑜倒是有点想把这出戏看下去的欲望。

车子越往里开越偏,在等红绿灯的档口,他点燃一支烟,在袅袅升起的青烟里,有一点微呛地咳起来,“那份工作还是辞了吧,霍启东不是什么好东西,我会帮你重新找一份……”

“陈起桢,不管怎样,我的事都与你没有丝毫的瓜葛,我愿意做哪份工作不愿意做哪份工作也与你无关,请你以后不要再来打扰我。”

青瑜把话说的很觉,这一次陈起桢没有反驳,他将车开得更快了,青瑜看他没有掉头的迹象,青瑜也是卯足了劲想要跟陈起桢抢方向盘。

可是抢着抢着,青瑜毕竟没有陈起桢的劲大,她一气之下索性就想着要去用牙齿咬,两排红红的牙印子疼得陈起桢是呲牙咧嘴的,“喂,你这丫头,你是属狗的吧?怎么说咬人就咬人呢,我可告诉你,前面就是一处断崖,要是我手一抖方向盘一歪,咱俩可都是要葬身崖底的,我好歹也是个身价过百亿的集团总裁,你觉得明天的八卦**头条会怎么写?殉情?还是奸情?不过你觉得谁才会成为最大的受害者……”

切,就你还受害者,真是笑掉人大牙,这家伙永远都不会放过一秒钟的机会往自己脸上贴金,青瑜刚才折腾地出了一身的汗,压根就没性子听他在这胡侃狂吹,眼睛直勾勾地盯住他怒吼道,“停车。”

看来真的发火果然还能奏点效果,只听‘呲’地一声,车果然稳稳当当的停了下来,可是这个地方怎么会这么黑,连路灯也只是老远才有一盏这么亮着,他竟然把她带到了这鸟不拉屎的鬼地方来?

不过不管怎样,青瑜都不愿多看这家伙一眼,“蹭”地一下就要跳下车 ,忽然听到一声不知是什么东西的鬼哭狼嚎,青瑜没有心里防备,蓦地连脸色都吓青了,赶紧躲回了车里,心里那个恨,声音却还带着几分抖意,“喂,陈起桢,你把我带到这什么鬼地方来啊?你想干嘛?”

该不会,该不会这家伙真的在研究什么**生物实验吧,想起了映雪那天说的话,青瑜不禁一阵毛骨悚然。

陈起桢用一只手握着方向盘,咧着嘴漫不经心地“噗嗤”笑了起来,“劫财?连区区两千元的医药费都要敲诈的人还能有多少财?劫色?啧啧啧……”他又一眼瞟过来,似乎从来就没对这个他钦点的贴身秘书的身材满意过。

信不信如果现在车里如果有一个榔头的话,青瑜绝对会一榔头挥过去打爆他的头,真是讨人厌到无可救药。

青瑜懒得跟他啰嗦,索性身子往后座椅上一趟假装睡觉,反正横竖都是一死,看他到底能把我怎么样?

不过车子在穿过这一片崇山峻岭的盘山公路以后,很快就进入了宽广的柏油马路,有路灯亮了起来,偶尔有几辆车从耳边“唰唰”飞过,那种感觉就像抹了痱子粉,一个喷嚏呼啸而过,痱子粉“哗哗”扑了一脸。

青瑜假装门头大睡,车子七拐八拐地进入了一个巷子口,这家伙不是说要出来吃饭的吗?怎么跑到这穷乡僻壤的地方来折腾她?

可是青瑜跟着陈起桢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巷子里走的时候,才发现,原来这里是别有洞天。一个毫不起眼的店铺灯箱挂在门外,但是里面确实一派旧上海衣香鬓影,十里洋场的奢华气派。

青瑜差点以为自己又错穿了时空,刚恍惚不知所措的时候,青瑜早已被陈起桢拉着往里面走了进去。

绵软的波斯地毯踩在脚底下细细无声,很多的摆设虽然是复古的民国风,却依旧透着股现代时尚潮流所无法比拟的雍容和华贵。青瑜只听说过做什么毒品或者走私的生意才会藏在这见不得光的小巷落里,可是这里,显然就是一海天盛宴似的超豪华高档俱乐部。

青瑜其实压根就不想进去,从来连酒吧都不愿意进去的她对这种红男绿女纸醉金迷的场所更是有一种抵触的心里。但是陈起桢压根就没给她抗拒的机会,直接拉着她就要上二楼的天字阁。

有穿着精致仆装的侍人看到了陈起桢和穿着朴素清淡的青瑜礼貌地弯腰微笑道,“先生,因为我们这里有规定,这位小姐的装束恐怕……”

陈起桢一向舒展的眉头骤然皱了起来,他并没有作声,青瑜顿时就纳了闷了,陈起桢,你丫平时不是挺毒舌的嘛,怎么这会子就怂了呢!

原来他只是拿出一根烟叼在嘴里,聚精会神地在找打火机,零点零一秒之后,就有一个中年微微发胖却一脸精明圆滑的男人赶紧跑过来热情地打着圆场,“呀,是陈少啊,您老稀客啊,这哪阵风能把您这尊大佛吹到咱们这破破烂烂的小店来,您看……”说着就转过头来眼睛一瞪把那服务员推到了一边去,然后眼力见十足地掏出特制的火柴给陈起桢把烟点上,笑嘻嘻地赔礼道歉道,

“这小子是新来的,不大认识您,回头我再好好收拾他……”

陈起桢似乎没兴趣听这位大叔卖了老命的拍马屁,他掸了掸衣服上落了的烟灰,只散漫不羁地问道,“唐叔在不在?”

这里所有人都知道唐叔最拿手的菜就是糖醋藕片,每天都会有从泥塘里新鲜挖出来的莲藕,莲花的清香丝丝渗入泥土的芳香,莲藕都是一整截的由人工从泥塘里挖出来,含有丰富矿物质的山泉水洗净,细薄切剁均匀,配以独家调制的蜜汁窨制,味道很是独特鲜美。

其实陈起桢并不是很喜欢吃这些糖醋腌制的东西,但是唐叔多年以来这种独门的手艺却早已如雷贯耳。

可是那唐叔似乎脾气有点古怪,他一般是在餐馆里绕一圈,看着那个点名要他菜的客人招他喜欢,他才肯拿出这独门绝活。也许正因为这点子孤傲的执拗,来这里的很多达官贵人都想戳一戳这老虎的屁股。

那看着像这个店掌柜的大叔生怕自己拍不上马屁,现在好了,陈大少爷点名要了菜,那还不赶紧点头哈腰地说道,“在在在,只要陈少您吩咐,就是上刀山下火海也给他掘出来。”

句句是溜须拍马屁,这陈少陈少的,不知道是这骚包陈起桢太耀眼了,还是她宋青瑜灰不溜秋地太不起眼了,那掌柜大叔似乎过了好半晌才看见陈起桢身边带着的这位姑娘,笑眯眯地说道,

“我从开店以来,可是从来没见陈少带过姑娘来啊,这位小姐难道是您的未婚……?”

‘妻’字还没说出口,陈起桢早已双手插在口袋里嘴里叼着烟“咚咚咚”上楼去了。陈起桢永远都是这样一副漫不经心地样子,不仅傲慢无礼还从来都不喜欢听人把话说完。

那掌柜大叔见马屁拍不出什么功效了,热冷贴了冷屁股,也讪讪地去了厨房。青瑜只是觉得好笑,陈起桢无非就是有两个钱而已,犯不着这么卖力不讨好地去迎合他的欢心,也许别的人可能会为了那一点铜臭的香味而不顾脸面去低声下气,但是她宋青瑜打死都不会。

陈起桢似乎永远都有那些怎么忙也忙不完的手头工作,一边用蓝牙耳机听着音乐,一边还不忘给部门里的负责人发送邮件。

青瑜的肚子其实也早已经饿瘪了,今天的那顿饭吃的,哪里是为了填饱肚子的,纯粹就是在演戏,每一个人都在演,没想到最终演砸了的还是自己。不过回头想想,当初许幻阳他妈逼着她离开她的宝贝儿子,如今找了这么个果然在事业上能帮她儿子平步青云的豪门漂亮媳妇,想来晚上做梦都会笑得合不拢嘴了吧!

许幻阳也好,陈嘉伊也罢,青瑜现在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填饱肚子比什么都来得更实在,还是大吃货映雪同学总结的精辟,这东西啊,只有吃到自己肚子里去的才是你的,其他的什么爱啊恨啊,全都是屁话。

话粗理不粗,青瑜正眼巴巴地满心期待地等着服务员来上菜的时候,却只看到一位穿着厨师服的秃顶大叔拎着把菜刀从厨房就急吼吼地出来了。

“这是谁要吃我的拿手绝活啊,啊?”虽说这大叔头顶上是一片亮堂堂的溜冰场,但下巴上却留了一小撮**的小胡子,滑稽的样子让人压根就想不出这就是传说中性格孤傲的唐叔,反而多了几分萌萌的老小孩的感觉。

陈起桢带着耳机,不知是真没有听见还是本来就不屑一顾,他依旧纹丝不动地在玩手机。

显然大叔没有得到回应,气得胡子都吹歪了,青瑜一向不想惹事生非,况且大叔也是长辈,她赶紧站了起来,礼貌客气地回了一句,“大叔,那个是……是我们这一桌,听说您烧糖醋的手艺非常精湛,所以我们特意过来想尝个鲜。”青瑜一边“哼哧哼哧”地笑道,一边还不忘用胳膊捣捣旁边的陈起桢,可是这家伙完全就是一根筋,无动于衷。

那老爷子看了眼面瘫似的陈起桢,忽然把脖子往上一仰,完全不领情地摇头“哼哼”道,“我很不喜欢你们,”,他擦了擦刚磨得锋利的菜刀,忽然话锋一转,颔首说道,“不过你这丫头说话实在,就是眼光有点问题,看上这么个臭小子,我还是不喜欢。”

青瑜在心里“噗嗤”一下笑了起来,认识陈起桢这么久,果然有人说了句大实话。其实老爷子除了心气高了点,其实就是一个可爱而直率的老顽童,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都会一口说出来,不藏着掖着。

对付这个比陈起桢还难搞定的怪老头,青瑜忽然灵机一动想了一个法子,一惊一乍地编了个故事,“大叔,我跟你说啊,其实我们村子上也有个叫唐叔的大厨,那手艺,那刀法,那糖醋藕片的味道,吃一口,简直就是永生难忘,我想,以大叔这么超凡脱俗的手艺恐怕也只能略逊一筹了吧……”

“胡说,我唐门吹雪这辈子还没输过给谁,丫头,快告诉我,他现在在哪?现在在哪?”大爷激动地差点就要唾沫横飞,不过唐门吹雪这名字?看来这大爷还真是入戏太深。

青瑜只好顺着他的思路胡诌了一个叫“唐孤城”的村上大叔,她鬼精鬼精地往火上再浇了一把油,“那个唐叔都闭关修炼了好几年了,估计还没出关,不过我可是尝过他的手艺的,大叔何不亲自烧上一份来让我品鉴品鉴?”

“对,你这丫头就是聪明,我这就去烧,这就去烧,”大爷末了还不忘回头给青瑜一个可爱的提醒,“丫头记着,可别委屈了自己,让那臭小子占了便宜,以后叔给你撑腰,看还有谁敢欺负你。”

青瑜捂着肚子狂笑起来,陈起桢早已经把脸都气绿了。

延伸阅读

泓琳玉业加盟  http://www.myncd.com/sk1u.shtml
镇平县泓琳玉业有限责任公司是以珠宝加工、玉器批发及玉器加盟连锁为一体的集团企业。公司

老糊粥铺加盟  http://www.myncd.com/s7u5.shtml
老糊粥铺店内养生粥分类很多,功能很多,而且每个季节喝粥养生种类也各不相同。春季养生粥

谦龙威加盟  http://www.myncd.com/a5nz.shtml
谦龙威手机壳是深圳市谦龙威科技有限公司旗下产品,是手机保护膜、手机壳等产品生产加工的

法兰德冰激凌加盟  http://www.myncd.com/un89.shtml
每一个喜爱冰淇淋的消费者在挑选冰淇淋产品的Zui基本的原则是健康、美味。很显然传统的

“燕思巢”品牌加盟  http://www.myncd.com/drmu.shtml
印尼醇正燕窝,跳高纯正天然,不掺假、不含防腐剂,干度适中、口感爽滑。燕思巢针对消费者

VE音乐壁加盟  http://www.myncd.com/gnlp.shtml
北京奇正悦扬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致力于平板音响的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综合型新兴企

德航小家电加盟  http://www.myncd.com/sbv8.shtml
德航小家电加盟_公司简介广州德航电器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德航)位于中国广州,专注厨电

伊耐净洗衣店加盟  http://www.myncd.com/6vfv.shtml
伊耐净洗衣店隶属于广州市伊耐净洗涤设备制造有限公司,位于广州,创始于2002年,在品

神童王国室内游乐园加盟  http://www.myncd.com/grjz.shtml
神童王国室内游乐公园,是为儿童、青少年及家庭打造的新型室内游乐项目,带给人们梦幻、刺

必酷蕾室内环保加盟  http://www.myncd.com/bktv.shtml
必酷蕾室内除甲醛加盟是隶属于必酷蕾医学材料有限公司。来自加拿大的专业空气净化国际品牌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当策划后我成精了第2章在线阅读

    刘灿虽说没有直接继承刘禅的记忆,可是只要他前任以前见过,或者是听说过的人,基本上都可以回忆的起来。这对于刘禅来说是一个天大的助力。三国啊,多少人的梦,现在刘禅居然来到了这个时代。不过刘禅很郁闷,怎么不是重生到曹魏,这样一来,结合曹魏强大的实力,就可以快速统一天下。甚至重现汉家也不一定啊,要知道历史上

  • 废墟之上[末世]神阶玄丹

    心神已定,抛却杂念。白处安盘坐在卧榻之上,开始了曾在这六年间做过无数回,但皆以失败而告终的事。聚气凝丹,其方法过程,白处安早已烂熟于心,但今晚这次,白处安心里却有些不知所措,因为这次是他找到了失败的原因后,第一次开始尝试,不知结果是不是像父亲所说的那样。白处安的父亲——白雨松,在所留的怪异石头中的影

  • 违律者在线阅读第3章

    作为一名合格的文科生,霍青染自小就明白“千里之行,始于足下”的道理。然而,在被风玄夜打包扫地出门一路辗转骂骂咧咧到了万仞山庄外时,却怎么也迈不开脚下那第一步。眼前所见,凌空高耸的朱红殿柱,绚丽巨大的匾额楹联,绵延伸展的雕刻石壁外加那两只威风凛凛的石狮,无不昭示着自家主人的无上威严。还有门口那两队僵尸

  • 死亡国度在线阅读第七章

    “我,天欣沫今时今日宣布!建立天海帝皇国骑士团,战巨浪!”此时的楚心正站在一个宽阔的洁白瓷砖铺盖的空地上,在密密麻麻却排列得井然有序的骑士团前,一位留着黑色短发,眉宇之间略显英气的少女用她那洪亮的声音宣布着自己和众位臣子们商量过后的决定。在天彩欣灵魂化为天海帝皇国国魂后过了十五的时间,经过观察伊悦等

  • 开局一条鲲在线阅读第8节

    刘縯回到县衙,看见院门口停了一条长长的车队,大都打着樊氏的字号,再往前走,还有一辆是刘氏的字号。哈哈,叔叔和舅舅都来了,叔叔一定看到了我的信,把沙皮犬带来了。刘縯窜进内院,刘任对刘縯笑着说:“公子,大舅和二叔来了,正问起你呢,二郎和两个娘子都拿了好多礼物。”刘縯忍不住冲进房内,大呼:“舅舅、叔叔,想

  • 普普通通,港黑员工之修改爆率,最优选项【求收藏】(5)

    齐云环顾四周,眼中也是闪过一丝惊叹之意。轮回世界,完全是一个真实的世界。天空湛蓝,草木清香。来往的玩家,不说摩肩接踵,数目却也不少,偶尔居居然还有人在交易。不得不说,人类是适应性极强的生物,在陌生的世界,已经很自然的形成了初步的商业雏形。“叮!”“您还未完成新手任务,请接取新手任务?”轮回**的提示

  • 收藏家戏诸天分身第七章

    “果然,不是所有的第一名都是那种自大自负的样。”封庆昨晚接到单熠电话以后就冷静不下了,他简直觉得学长就是上天派来拯救他的天使,是他这辈子遇到的最美妙的礼物。往常他哥也总给他讲题,讲一题就骂他个蠢字,他要还还嘴,一个大耳刮子就过来了。而学长他不这样,他不仅还耐着心和他讲,甚至他还请了自己蛋糕和点心。远

  • 颂之,如歌第四章

    让他们换个名字来叫我是不是有点嗝应?路十四纠结了一下,哇哇哭了起来。这可吓坏了四人。“哎呀,宝儿怎么哭啦!”“是不是饿呢?”路十四仍旧哭,并且比划起了她的小短手。“宝儿这是怎么啦?”路十四依旧艰苦卓绝的比划着。四人不解其意,还以为她饿了,于是连忙给谢青岚抱了去,却没有半点用处。倒是路以尧,摸了摸下巴

  • 甜入她心之为他挡刀子

    许越不认识纪忆,但他知道这个人,高一时出了名的叛逆。当然,他能记住“纪忆”这个名字完全是因为那群想压倒他的跳梁小丑都说,是纪忆出钱对付他。那些无聊的女生在讨论他跟宋言庭谁才是年级第一,痴恋宋言庭的纪忆自然对此上心。果然,任何接近他的人都带着目的。许越弯腰捡起脚下的球,狠狠砸了出去——众人被他阴鸷的眼

  • 狱鉴第6章在线阅读

    萧晓梦似乎还想要哭。没办法,郑羽去买了一个雪糕塞到她嘴里,效果很好,萧晓梦立刻就被转移注意力不哭了。郑羽暗叹自己聪明,然后又和萧晓梦说了几句安慰的话后继续去下棋了。不出意外的话他还得赢两局才能晋级,现在可不是松懈的时候。而萧晓梦也拿着雪糕一边舔一边跟了上去。郑羽接下来的两局都很顺利,没有遇到什么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