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总裁,你老攻掉了在线阅读第六章

作者:姚北北 来源:晋江文学城

因秉持“因材施教”的训今,岱殊书院将众学子划为天乾、地坤、玄震、黄巽四个学堂分别授课,讲课的老师是同一个,但讲授的内容、要义却各不相同。

黄巽学子,皆是入学三五载的学生,仍在苦读十三经。

玄震堂则教授前三史、《古文观止》《资治通鉴》等书,如果想要进入这二堂读书,只要通过半年一次的入院试选与升堂试选就可以了。

比这二堂更高一阶的地坤堂的门栏只有一个,即过了院试,而且要求是名列前茅,诸生之首的廪生。

增生、附生只能留玄震堂,再经岁科两试成绩优异,升为廪生后,才能进入地坤堂学习。

这些已有了功名的秀才们不伦年龄,一同讲论经义、草拟试策、熟记帖括、习练论说,为了通过乡试与会试,最终高中而废寝忘食,勤学不辍。

天地玄黄,乾坤震巽,天乾堂是岱殊书院的核心,也是众多学子们心中的至高学堂。

入学天乾堂,仅需五位教谕联名举荐,并通过山长穆寻的应辩与答策即可。

天乾堂三年一开,一次至多接纳三人,每到这时,书院里便会风起云涌,从哪些学生递交申请,哪位授师划下举荐要旨,到最终谁能获得书院半数以上的教谕的青睐,能够站到山长面前,在前后长达三个月的时间里都是万众瞩目的焦点。

最后的高潮是持续七日的应辩答策,由山长穆寻亲自出题考校,选题不拘泥于帖经、经义、策论、诗赋这些常规的应试内容,还有旧注义疏、算经演段、天文占经、水经域图等等。

但凡能走到这一步的,无一不是才华横溢、卓尔不群的天之骄子,他们的才学也罢,人品也罢,都是书院上下最拔尖的。

但即便是这样,面对穆寻的考校,十有八九也会落选,甚至于有些学生们已经中了举却仍留在岱殊书院,就是为了受穆寻一试,搏一搏那向往的位置。

考核愈难,应辩愈精彩,常常有惊艳绝才之人与山长穆寻侃侃而谈,坐而论道。

无论最后是否入选,这期间迸发出的崇论宏议可堪精粹,常常让聚而旁听的学子们如痴如醉,有所收获,甚至还有人专门以笔记录,整理成册后珍而藏之,又通过学生口口相传,被外人所知晓。

因此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本是一院的选试渐渐传出极大的名声,逐渐演变为学界大事。

每当天乾开堂,都会有读书人慕名前来观摩学习,他们宿于寒山脚下的村子里,天光微白便徒步上山,因为书院不许外人入内,这些人就带着干粮水壶坐在山门前等着,好在最新的稿子传出时先睹为快。

看到刁钻之问不由自言自语,沉心思索,看到精辟之答不由击掌赞叹,相竟抄阅。

他们大发议论,畅所欲言,或有见解不同者你来我往,唇枪舌剑,仿佛与院内答策一样,竟把山门堵得水泄不通,热闹非凡,成为一时之盛况。

听到这里,斐玉已是对这书院浓学厚道的氛围所打动,他满面赞叹的追问道:“既然是三年一开,不知道天乾堂下一次开堂选试是什么时候?”

滔滔不绝的穆勉一顿,神情有些微妙,略带些歉意的说:“这……公子可能等上两年了,恰好去岁已开过,选纳了一位新进学子。”

“啊,原来如此。”斐玉不由得遗憾。

斐玉前世里,皇权旁落,门阀当道,选拔官吏往往是察举征辟,重家世胜过才学,以至于上下不通,士庶相峙,而授业解惑的太学则只对士族开放,地方州县设立的乡学也束脩昂贵,一般的家庭难以负担。

正由于上升通道的关闭,虽然在各大世家的掌权之下,当时的朝政还算平稳,也无外族侵犯的困扰,但远离权阀的民间崇武之声不绝,越来越多的人投身行武。

长期以来,自有那登峰造极的高手宗师开山立派,小子后生们相继扣山求师,将那些刀枪剑戟,斧钺钩叉等兵器兵法发扬光大,迁风移俗下形成了朝廷管不了江湖,江湖也乱不了朝纲的局面。

因此,像这样对普罗大众系统的教授知识与好学、求学的世俗传统是斐玉从来没有见过的,但见识到了岱殊书院这样井然有序,竞争激烈的浓厚氛围,他本能的产生了一种向往之情。

这辈子前十年里,他在破庙里过着几乎与世隔绝的日子,与外界的交流最多是下山采买时,听村口的老头儿讲古,看繁华的村镇里的市井人烟。

更多的时候是与老僧一起观佛打坐,养鸡摸蛋,撒种定苗,唯一能和经纶沾上边的,应该是堆在库房角落里那几匣子老书被斐玉给翻了个遍。

这三、四十册书也不知道是老僧从哪里捡来的,《周易》《春秋》也便罢了,《金匮要略》《太白阴符》《画禅室随笔》之类的杂书也有许多,到便宜了斐玉,让他简单至极的生活不至于太过枯乏。

此时的斐玉就像菩萨点精,大开眼界,对一切事物都好奇的不得了,尚在兴奋的他并没有察觉穆勉话里的未尽之意。

穆勉知道眼前的少年虽然已经十岁了,但这放在任何一个学生身上都早已入学的年龄,这位斐玉公子却还未正式开蒙。

如果是别人,肯定要先去念书写大字,怎么也得先将《千家诗》《弟子规》《诗三百》等背熟了,再好好把一手字练的有些样子,才有资格参加书院半年一次的入学诗选。

可现在看山长的意思,恐怕是想要斐玉公子直接进天乾堂的,这可如何服众呢?

他闭着眼睛都能想象出未来这几年斐玉公子在书院里处境。

更让穆勉感到忧心忡忡的是,即便是此时斐玉公子以一个山长嫡传弟子的身份在天乾堂听课,可按照规矩,每隔一段时间,各堂都会举行大大小小的考试。

若是学识不足的斐玉公子参加,那肯定是贻笑大方,若是不参加,那本就盯着这事儿的学生们肯定会更加不满。

何况两年之后天乾堂再度开堂选拔诸生的时候,斐玉公子肯定会被要求参加选试。

短短两年的时间,如何能与其他已在书院潜读了数年,甚至更久的学生们一较长短呢?一个不好,怕是连出题的山长和举荐的教谕都会被连累。

穆勉看着稚气未脱的斐玉,此刻他很是不能理解自家老太爷为什么要把收徒这事放在明面上,纵使学如逆水行舟,但这对少年的要求也太高,太难实现了……他还是应该劝上两句!

又细细的与斐玉讲了许久的穆勉自忖再没有什么疏漏后忧心忡忡的走了。

送走了穆勉,斐玉经过连月里的路程,已很有些疲惫,他简单收拾了自己为数不多的物件行李,囫囵用了晚饭,然后把书房里摆好了的文房四宝一一检查,摊开竹纸。研磨书信。

“元拙师父函丈,自违庭训,已逾数月,不知师父是否安好……”

他絮絮叨叨的将近日里的所见所闻一一写下,因为笔墨昂贵,这辈子他极少铺卷磨砚,老僧教他写字时,他还要遮遮掩掩的蘸着清水在石板上假装练习。

这会儿多年之后再拿起笔来,果然是一手字写的歪歪扭扭,毫无风骨可言。

等到写好后再看,斐玉自己就忍不住先红了脸,连忙又拿出新纸誊写,废了不少纸后终于渐渐回忆起当初的手感与触笔,这书信才看着整齐了些。

斐玉强撑着困意等信纸晾干,把厚厚一沓书信塞进竹管做的邮筒里,用蜡油封好后放到枕边,这才安心的洗漱休息。

这一觉他睡得极为香甜,他梦见了自己父母兄长,梦见了至交好友,他们仿佛知道自己投胎传世后过的极好似的,一张张面庞都似含泪微笑。

他还梦到了智通寺老僧站在庙前遥望天边的大雁,沧桑的双眼里透着欣慰与期盼。

活着,当真是幸福呢!

延伸阅读

道威加盟  http://www.al-farouq.com/aanx.shtml
道威汽车用品选用30多个、180多种好电子原材料,引进意大利、日本出众工艺技术经20

易之度加盟  http://www.al-farouq.com/davh.shtml
易之度家纺总部是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深圳市南山区易之

联保控股车险超市加盟  http://www.al-farouq.com/u3cy.shtml
浙江联保控股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为广大车险/寿险用户提供增值服务的轻资产公司,公司运用互

皮博士加盟  http://www.al-farouq.com/g67a.shtml
广州皮博士有限公司是经工商部门批准注册的经营贵族享受擦鞋巾、皮革美容巾、生活用湿巾的

宏辉加盟  http://www.al-farouq.com/pj08.shtml
宏辉保温杯总部是一家集生产加工、经销批发的经营企业。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以

蓝一塑料加盟  http://www.al-farouq.com/x0dw.shtml
蓝一塑料面包箱加盟总店地处佛山市大沥工业区,交通便利。公司以市场需求为导向,满足不同

鑫普机械加盟  http://www.al-farouq.com/pebz.shtml
鑫普机械是一家具有规模优势和优势的实业公司,座落在深圳市龙岗区平湖华南城印刷区,主要

新安千禧银加盟  http://www.al-farouq.com/p9fj.shtml
新安千禧银银饰是一家集生产、批发和销售于一体的珠宝饰公司,专门从事时尚纯银饰品批发、

兰宝基妮加盟  http://www.al-farouq.com/xteg.shtml
兰宝基妮品牌童装是一家专注儿童服饰品牌管理、品牌拖管/代理于一体的儿童服饰企业。公司

七合轩芝士肋排加盟  http://www.al-farouq.com/bejx.shtml
北京好七迪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公司创立于2009年,下设“欧乐”中式快餐品牌,“炙然”锅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歧路之着魔在线阅读麻蛋,我真太强了

    大约半小时之后,廖志国再次回到了地底。“走,把这些功法带上,李教授你继续考察吧,我们有些事情要去处理了。”“没事,你们忙你们的。”李研当然知道对方想去干嘛。不就是明白了功法的重要性,现在需要把它们转移了。国安的一行人来到了果园门口,看到外面还有这么多人。“张局长,你安排人在这边守着,不能让任何人进去

  • 大晋帝国之帝国烽烟这个女人有点东西

    洛克公园的氛围没得说,一场三对三,愣是打出了职业比赛的感觉。唐昊打了小半个下午,他的防守和篮板让所有和他对位的人都吃了大苦头。打到后面,鲍威尔苦笑着摇头,这种反应说明他已经认可唐昊的实力了。比赛打的差不多,他晚上有约准备闪人。“伙计,你叫什么名字?”鲍威尔看到唐昊要走,忍不住开口问道。他问的时候,几

  • 向往的生活:盗墓大师之第八章(8)

    姑获鸟很早就认识这个孩子了,自这孩子出生起,就一直是姑获鸟在照顾他。这个孩子的母亲并不是人类,而是一只即将修成正果的雀仙,这只雀仙,正是姑获鸟为数不多的朋友。雀仙在山林中救下了那个迷路的人类,却被对方因自身美貌产生的邪念欲望所害。想成仙则不可加害万物,不可被浊气所污,不可贪恋人间冷暖,不可与凡间事物

  • 犹思在线阅读第6章

    “林老板,您来的真是时候,今天有一个队伍直接二连胜取得了前三名,赛前更是说要挑战飞哥他们队,但不凑巧的是飞哥吃坏肚子,现在正躺在医院,虽然我**玩的不怎样,但估计第一名就是他们没错了,您看是在网伽里找人代替还是?”林大刚进门就被眼尖的王艳发现,迅速跑到他面前将事情简述了一遍。林大听完后嘿嘿一笑,扭头

  • 写手的豪门生活之微博能够改变未来?

    虽然上热门对王中这种十八线艺人来说很难得,但是他可丢不起这个人他冷静的想了一下,眼下解决这个问题最简单的方法就是:——不理睬果断的将通讯录中的殷虹给拉黑,顺带将微博给取关。想来想去,还是咽不下这口气,他打电话给殷虹,“喂,您好,请问有什么事情吗?”王中淡定问道:“是在拍戏吗?”“嗯,对,所以,有什么

  • 冷面总裁的绝情恋人滨海夜景

    第十章滨海夜景旁晚的微风吹拂起二人的衣襟,貌似想要卷起美丽姑娘的小短裙,那一缕风也实在是放荡到不行!而路边上的灯长已经开启,那傍晚的夕阳西下,貌似还没有断肠人在天涯!只有二道人长影相偎相依。“要去你家里么?还真是怪不好意思,不知道你家里还有什么人呢?等下贸然拜访会不会引来什么麻烦!”张天杰轻轻的笑了

  • 网王之浮光掠影(上)一直望着你的我

    午夜时分,凄厉的叫声从齐月堂主楼南侧的二楼方位传出,一下子把我从浅眠中惊醒。来不及穿上鞋子,我光着脚奔出房间,三步并作两步就来到了声音主人的门前。顾不上什么敲门的礼仪,我猛力撞开房门,便看到一脸苍白的齐月倪两眼直愣愣地坐在CHUANG上,仿佛遭受了什么巨大的惊吓,趋于魂不附体的状态。我一靠近她,她就

  • 漫威:奥特之光之离高考还有十天

    第二天清晨,踏着小鸟歌声的学子们回到了自己的座位,准备开始晨读,刚走进教室沈耀被坐在他后面的旬初狠狠地盯了一眼,对此场景,紧随其后的杨卿假装没看见沈耀脸上表现出来的尴尬。怀揣着不安的心,终于熬到了下早读,沈耀还庆幸旬初没给自己使小动作。“沈耀,听说你昨天玩的挺潇洒啊,还连着我电话也不接,是要高考了胆

  • 饲狼之你在笑什么?

    “一会儿你们就跟着我们去市政大楼,那里有我们的大部队,之后想要去幸存者据点的有人会带你们去。要是想要晶核或武器的话就找军部接任务,清理丧尸或收集物质,能做什么就做什么”一个军官在人群中给众人做着动员,解释着当下的局势和现状。“市政大楼离这里不远,大约两三里的样子,不过路上要经过一个千达广场,那里的丧

  • 帝国荣耀之战龙于野在线阅读第6章

    李慕华一面拾起衣服套在身上,一面答应道:“起了。三寿哥,你请进。”蓦地里屋内一亮,板门已被胡三寿推开,照进无限的天光来。胡三寿人影站在光亮里,带着几分亲切的调侃笑道:“秀才就是秀才,知书达理,还‘请’啊‘请’的。”李慕华衣服穿了一半,鱼皮靴是套上了,可裤子吊在胯边,上衣对襟下纽扣总也对不齐整,只急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