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Nowhere Men [H/D]在线阅读第6节

作者:harkness 来源:晋江文学城

外面女人哭的凄凄惨惨,惨伤里夹杂着愤怒和悲伤。这种声音就好似一把匕首能直接剜进人的心窝里。

我偷眼朝窗外一看,一个满身满脸没有一点血色,披着凌乱起长发的女子穿着孝服的女人跪在院子中央,呜呜咽咽的哭着。她的旁边有纸人、纸马、画着红嘴唇的童男童女。整个一个女人哭丧的场面。

看着眼前的一切,我忽然想到小时候听到的关于女人哭丧的故事。一下子惊出一声冷汗。我又看了看天空,惨白的月亮被乌云遮住半边。未被遮住的半边呈血红色。这可是大凶之兆啊!”

我指了指窗外,小声说道:“这次是怨鬼哭丧,我们一定要小心,听到哭声我们也不能有恻隐之心,不然怨鬼就会附到我们身上,不死也会疯。

“这命可怕?你是怎么懂这些的?为什么鬼哭声这么厉害呢?”小江问道。”

“都是小时候听我姥姥说的,当时被吓的厉害,所以记的特别深。鬼其实是不会哭的,因为它们没有眼泪。所以我们把鬼的哭声称为“鬼叫”。“鬼叫”并不是它们伤心或苦楚。鬼叫就是释放怨气和煞气。如果此时,有人好奇或同情,就一定会被那个怨魂上身或是煞气冲体,不死都得病几个月。所以,凡夜晚听到女子哭泣之声时,最好不要有好奇心或心生同情。一些农村的老人特别忌讳孩子在夜里哭,就是怕招来怨鬼。”我解释着。

“外面的“鬼叫”越来越凄惨,我的心都好像要碎了一样。

这时,屋顶的山鹰忽然扑棱一声飞下来,在我们挖开的洞口前盘旋了一会,然后直接飞进了洞里。看见山鹰飞进洞中,我们都傻了眼。

窗外的哭声越来越凄惨,我的心好像都被感染了。

“要不咱们下到洞里吧!听到这么凄惨的声音,不为之心动,是不可能的,我现在就快坚持不住了。”老金说道。

“你扛不住很正常,连山鹰都扛不住了。我也坚持不了多久。咱们赶紧收拾东西,把能带的都带上,赶紧下到洞里。”我命令道。

“你们先下,我断后。”老金拿着宝剑说道。显然,自从老金得了宝剑之后,自信了很多。

我拿着聚光手电,率先跳到洞里开路,小江紧随其后。下到洞里,我仔细研究着地形。整个洞穴是个漏斗形上小下大。

我在前面沿着斜坡走了几十米的样子,前面忽然出现了一个分叉路口,分出的路左边宽右边窄。

看着分叉路,我陷入了沉思:“到底走哪条?我一时也有些拿不定主意。”

此时老金已经跟了上来,他警觉的看着身后,生怕怨鬼追过来。

“大家出出主意吧!咱们该走哪条路?”我问。

“不会是一条生路,一条死路吧!如果选错了,不但出不去,说不定还会有弓弩、陷坑、流沙、毒气等等暗器等着我们。”老金说道。

“小江,如果你选,你选哪条?是大路还是小路?”我问道。

“这我可不敢选,万一选错了,大家遇到麻烦,我可付不起责任。”小江谨慎的说道。

“我们必须要选一条啊!让我选,就走小路,因为路窄,不方便设伏。”老金说道。

我一边听着两个人的意见,一边用聚光手电照着地上的路,仔细研究着。

“那你想怎么选?”小江看着我问道。

我没有回答小江的问题,而是拿过老金的宝剑,在两条路的洞壁上挖着石土。“你们看道了吗?小路岩壁上材质是土石,松软些,大路的洞壁主要是石头,材质坚硬。为什么它们把松软材质的一边做的窄,坚硬的一边反而做的宽呢?我问道。

“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门道?”小白问道。

“我觉得这个地下通道,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地道,说不定是一个地下宫殿呢!如果我们认为这个地方是建文帝的逃难处的话,这里肯定不只是一个破庙,而是会有一座地宫。你们想一想,如果材质松软,显然不适合做地宫。而且从地势上看,小路是往外,大路是往内,我猜测大路的尽头有地宫。”

“有道理,那建一条小路干什么用呢?”老金问道。”

“我觉得他们想防守的并不一定是盗墓贼。可能是追兵。“

“修两条路,不是劳民伤财吗?”小江问道。

“可能是起到迷惑和分散敌人兵力的作用吧!”我说。

“不管怎样,我们还是要小心一些。”老金说道。

我们三人最终决定朝大路的方向走去。

又走了大概有几百米的样子,前面忽然出现了一个大石门。

石门上面的横梁处刻了三个字“天中天”。我走到石门前面,用手推了推,石门居然纹丝不动。“里面肯定设了顶门器。”我边测量着门缝的宽度,边说道。

“那怎么打开石门啊?老金问道。

“我在书上看过类似的装置,不过这种东西一般都是用在大型墓葬里面。可这是地道,怎么会有这种东西呢。其实这个装置,就是利用翘翘板的原理,只要能插进铁丝,套住中间的榫卯,就能打开。”说完,我从老刘的工具箱里找出了一段铁丝,在铁丝的前部做了一个环行的圈。

“老金,你帮一下忙,“我喊道:“你把宝剑插到石门中间,给我留出一个缝隙。”

在我和老金的配合下,很快我就套住了榫卯。

我握住榫卯,使劲一拉,觉得特别沉。我喊道你:“大家一块使劲拉一下,我自己拉不动。”

在我们三个一起使劲的情况下,顶门器被拉动了,轰隆一声,门开了一条缝隙。

当我们推门时,只能向前推动一点点,然后又推不动了。

“怎么办,还是打不开。”小江着急的说道。

此时,我们又开始听到时远时近的女人哭声。

“坏了,怨鬼又来了。”小白着急的说道。

“别着急,我把下面的楔子去掉,就能打开。”说完,我把石门又拉回原处,然后,拿起老金的宝剑,在门的最下面的门缝里,轻轻一扫。塞门的楔子都被清理掉了。在去推门,石门容易就被打开了。

此时,老金和小江马上就要进去,我立刻制止了他们。

不能进,里面可能有埋伏。即便没有埋伏,光污浊的空气,也会把人熏死。

女人的哭声从远处传来,似乎声音,越来越清楚。好像她已经下到洞里。

“怎么办,快门进去吧!”小白催促道。

“大家冷静,在等一小会。”说完我点着了一个木棍,直接扔到了门里。

我朝里面看了看,木棍仍然燃烧着。我说了一声:“进去,块。”

我们三个人快速进道门里,然后关紧了大门。

女人的哭声立刻就消失了。

进门后,我们接着微弱的电筒光,走了一里多路。忽然,前面又出现一个三叉路口。

“刚才两条,现在是三条,这次该怎么选?难道有人在跟我们开玩笑吗?还是在测试我们的智商。”老金无奈的说道。

“老金,你是不是买了蜡烛,点起两只来。”我说。

小白拿出打火机,点着了两根蜡烛。

我拿过了蜡烛,放在左右两条路的入口处。

就在这时,我脑海中忽然出现了一个身穿袈裟,手持宝剑的僧人,站在三叉路口。难道冥冥之中,真有什么人在提示我。

“我也要穿上袈裟。”我小声说道。

小江和老金听到了我小声自言自语。他们却听不清我说了什么,因而有些异样的看着我。

借着蜡烛的微光,我穿上了小江手中袈裟,然后把建文帝的玉玺也揣在兜里。手里拿起了那把宝剑。

“你们在这里等,我自己去探探路。”说完,我就朝左边的路走去。没走几步,旁边的蜡烛就开始晃动起来。我放眼望去,眼前有个两三岁的小孩,用手不停的抓着墙壁,似乎想要爬到顶上去。小孩似乎使劲了吃奶的力气,还是爬不上去。慢慢的,小孩的手指都流出了鲜血。洞壁上也充满了血手印。

我走上前去,想用手去帮他。他却被吓的够呛。

我的手接近到他时,感觉到一股刺骨的寒意。我摸不到他,我的手却从他的身体里自由穿过。

我背后发凉,头发也竖了起来。

我转过头,问道:“老金,小江你们看到小孩了吗。”

老金惊讶的看着我,“你中邪了吧?哪有什么小孩。”

“一个小孩一直想往墙上爬,却爬不上去。”我说道。

“我们只看见你的手不停的伸向空中,也不知道你在摸什么。”小江说道。

“这条路,一定是条死路。”我坚定的说道。

“为什么这么说?”老金问道。

“鬼童都出不去,难道我们能出去。”我说道。

小江和老金惊讶的看着我,似乎觉得我和悬崖边的老金一样,被邪祟迷惑了。

我没有搭理他们,直接走到了右边的路上。

没走几步,蜡烛又晃了起来。

我眼睛有些朦胧,突然,眼前出现了很多骷髅。这些骷髅慢慢移动着,但似乎又像被困在里面似的,扭曲的挣扎着。

我伸出手,挥舞着宝剑,骷髅惊恐的躲闪着。

“这条也是死路。”我说道。

“你可以确定吗?”小江说道。

“确定,这是鬼洞,所有这些鬼魂永远也回不到阳间了,因为他们被封印封住了。只有解开封印,他们才能进入轮回。”我慢慢说道。

小江被我的举动惊呆了,她张大嘴,吃惊的看着我。

我没太在意他们对我的态度。

我迅速走到了中间的那条路上。

我走了很远,却没发现任何奇异事情发生。

正在这时,一个像蝙蝠样子的从远处的黑暗处飞来,我吃惊的躲闪着。

走进了,我才发现是刚才飞进洞里的山鹰。

山鹰在我们身边盘旋着,好像在迎接客人般欢迎我们。

我高兴的说道:“这条路没有问题,我们走吧!”

小江和老金半信半疑的远远的跟在我后面,好像他们对我也产生了怀疑。

我们慢慢的向前走了很久。

忽然,一个红色朱漆大门出现在山洞的转角处。

我们在门前停下。山鹰则在门前盘旋着,发出响亮的叫声。

一时间,我们有点不知所措。不知这里是阴间,还是阳间。

正在我们狐疑之际,红色大门忽然慢慢开了。

首先映入我们眼帘的是,一个巨大石台上的一口玉棺。

整个洞里都是用汉白玉铺成。石洞的间隙处开着不知名的红色花朵。

一个身着白色古代服装,满头凤冠霞帔的女人站在棺材前面。一层浅浅的面纱挡住了她的脸旁。

一座破庙、一条地道、一座地宫和一个不知是人是鬼的女人,无时不刻的不在颠覆我们的认知。

看到眼前的一切,我想跑,却移动不了脚步。

就在这时,女人忽然开口说道:“你们来了,我等你们很久了。”

听着声音就觉得异常的熟悉。

延伸阅读

华欧加盟  http://www.elp-web.com/a7ow.shtml
中山市华欧科技照明有限公司成立于2003年,是一家设计开发、生产制造、销售、服务一体

艾美儿加盟  http://www.elp-web.com/pva1.shtml
艾美儿美容坚信ALQVIMIA品牌在中国国内市场发展潜力深厚,现成立及授权深圳市艾美

宏天加盟  http://www.elp-web.com/nphz.shtml
宏天毛绒玩具总部是一家卡通玩具设计开发,毛绒玩具开版打样的玩具生产厂家。宏天毛绒玩具

昊极经络康中医理疗加盟  http://www.elp-web.com/bvw2.shtml
江西昊极健康咨询服务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总部坐落于江西南昌市红谷滩区总部基地,

錢隆KTV加盟  http://www.elp-web.com/gp54.shtml
河北省石家庄錢隆餐娱文化广场成立于2004年9月28日,是省会规模相当集KTV、餐饮

华碧宝加盟  http://www.elp-web.com/pipg.shtml
华碧宝墙纸拥有一批高科技技术人才和强大的销售队伍,开发、生产和销售新型环保防火的玻纤

冠利亚加盟  http://www.elp-web.com/dzbl.shtml
冠利亚自行车总部经营等商品,以获得消费者认可为目标,与众多商家保持着良好的合作关系。

婧舒雅加盟  http://www.elp-web.com/ukj1.shtml
湖南蜜斯柚到家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专心、专注于瘦身事业的互联网高科技企业,采

趣玩思维加盟  http://www.elp-web.com/gfb.shtml
趣玩思维的高知名度和口碑度可以在一开始就吸引家长,从而在较短的时间内为趣玩思维加盟店

汇发加盟  http://www.elp-web.com/pb6l.shtml
汇发加工厂一站式生产喷粉房配件,涂装喷粉房配件,喷粉台配件,喷粉房配件,喷粉设备主要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岳云回忆录之生母之回府路上 却生事端

    《萌妃上位计》第九章出了宫门,见锦瑟和车夫正在等候。锦瑟远远的就看见我出来了,立马就小跑着过来迎上我。“王妃可出来了,让我和小林子好等啊。”“小林子?”我疑惑小林子是谁?“就是跟在王爷身边的那个。”锦瑟一说我定睛一看,就在马车旁边除了车夫之外还有一个小厮模样的男子站在马车旁。离得远倒也看不清长相,我

  • 我的岚岚第3章在线阅读

    第三章棒打鸳鸯陈旭皱了一下眉头,扭头看了一眼依旧昏迷的那人,随即将那些破烂的衣服拿了出去。然后拿着药篓,开始配置起黑药膏来。快到中午的时候,出去溜达的陈老爷子也是回来了,看到陈旭一副忙忙碌碌的样子,也是好奇的问道:“你这是配置黑药膏呢?是秀儿那丫头受伤了?”陈老爷子也知道黑药膏,更知道这种黑药膏,陈

  • 我的繁星海潮在线阅读第四节

    不管老叶夫妇是否会选择放手,这晚过去,他们都要尽快的做出个选择。因为阿琛在他们不知道的时候,到了一个特殊的地方。武陵春草齐,花影隔澄溪。路远无人去,山空有鸟啼。水垂青霭断,松偃绿萝低。世上迷途客,经兹尽不迷。晚上,抱着自己心爱的兔宝宝睡觉的阿琛,睡着睡着感觉自己的身子越来越轻,仿佛她变成了一只蝴蝶,

  • 美女老师的全能特工在线阅读第一节

    十月的秋,天空分外晴朗,白云也绽露笑容,风在悄悄地把喜讯传送。2018年10月11日这一天,正是第九届最佳人气文书奖的获奖者的颁布日。一条关于“寒士”有可能得奖的话题在微博上掀起一股热潮,因为自寒士出道以来竟然没有一个人知道他的长相,身份背景等多余信息。就知道他笔名叫寒士,是男是女还是未知的,神秘的

  • 网游之纪元之主前兆

    近日的汴京城没有什么大事,只除了吏部尚书韩大人病逝,官家调了刚平定冀州瘟疫的冀州节度使卫桓入京任吏部尚书。卫桓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当年,他家遇难,父亲病重,全靠姐姐被盛家纳为良妾得的聘礼钱活了下来。他想做姐姐的靠山,想着以后能把他姐姐赎回来,可未曾想,在他发迹之前,姐姐就在那深宅大院中香消玉殒了,只

  • 老太我不追星在线阅读第九章

    “欢迎来到海上列车!”话音刚落,老者的身形消散消散于空中,好像从未有过一样。扒着门的人头吓得王灵拼了自己老命的拉上了门“秦老秦老,你出来吓死他们行不行,我可能打不过他们,我就是个开光巅峰的渣渣,我都怀疑那些融合心动的可以把我吊起来打!”“陛下,不用怀疑,这是事实,而且老夫不出手,先王在天有灵,陛下你

  • 一代枭雄的帝国之超神分解系统

    “纽约时报,昨日,纽约市的自由女神像离奇失踪,距今已经超过24小时,此事已经轰动了全世界,各国人民包括纽约当地市民一致认为,此次事件绝对是属于超自然事件,对此,隶属米国政府的神盾局负责人已经发布宣言,他们会尽快查出这个事件的始末,给全世界人民一个完美的答案,以上,是由纽约时报记者尼古拉斯为您带来的报

  • 基建大佬在异界魔教第一话,抢走冰仙花

    “虹猫,快快把冰仙花交出来,别逼我动手!”蛛儿说。“敢问在下是谁?为何要夺取冰仙花?”虹猫说。“我奉黑暗天王的命令,前来夺取冰仙花,你说说我是谁!”蛛儿没好气地说。“你,你是姐姐,你是姐姐蛛儿?”萝儿看到她脖子上那条和她一模一样的项链,又好像不一样,她的图案竟是蝙蝠。“我是叫蛛儿没错,但是我的名字还

  • 嫁给偏执大佬后洛华带着零锦给他妹妹挑礼物

    有了上一次的经验,这一次零锦提前吃了饭,等洛华到她们学校的时候,她正在教室和叶寒听着歌,一人一只耳机。“如果我说,我真的爱你,谁来收拾那被破坏的友谊…”,叶寒喜欢听这种苦情歌,但不得不说,男生确实适合唱这种苦情歌,容易博得人的同情,容易引起人的共鸣。洛华在窗外看了许久,但是沉醉于歌声的两人并没有发现

  • 末日之圈地养老在线阅读第10章

    从屈颖嘴里说出如此流利的英文,这让许容清很意外,不过她立刻想到这里是豪华住宅区,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也就释然了。但,打听八卦是女人的天性,她也不能免俗。从卓家到屈颖家也就几十米的距离,堪堪走完的时候,许容清已经知道这家的男主人叫方清风,小婴儿叫方宇成,男女主人都是“海龟”,方清风在哈市某国企任副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