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霸绝天下之凤临九天阿瓦隆

作者:智能机器人吖 来源:纵横中文网

时间流转飞逝,转眼间五天已经悄然而逝。

在一场雨过后,这里的空气异常的清新,连带着暑气也消退不少。一道粉色的影子从树丛中一闪而过。

“四分二十秒,不合格,继续。”威尔斯迪逊冷冷的说,全然不顾苏婉茹那幽怨的眼神。

苏婉茹将头上的粉色发卡紧了紧,好让热气散的更快些。虽然刚下了场雨,但是苏婉茹觉得还是很热。

“四分多还不行吗?这可是一千两百米啊!”苏婉茹靠在树上,树身上传来的凉气让她精神一震,“而且比一开始的六分多好多了。”

“继续。”威尔斯迪逊看了看时间,“最后一圈,快去。”苏婉茹叹了口气,揉了揉脸蛋,咬着牙继续长跑去了。

“该到了吧。”目送着苏婉茹远去,威尔斯迪逊说。

奥古斯通走进实验室,他的三名助手正在有条不紊地组装着一具装甲。奥古斯通凝视着渐渐成型的装甲,忽而开口问道:“一号机的核心能源准备好了吗?”

“正在分离中。”一名助手在身边随意划了一下,一道光屏弹出,“大概还要九个小时。能源组说一号机的核心能源太奇特了,只能慢慢的与其它核心能源分离,不然会爆炸。”奥古斯通走到那具装甲前说:“这我知道,真的很希望赶快看到核心能源放进去的场面啊。”他看着那具装甲空洞的心口,低声道:“阿瓦隆啊……”随机转身离开,三名助手没来由的打了个寒噤,再看向装甲时眼神中充满了恐惧。

“这种东西人类真的能驾驭么?”一个助手小声问。

“怎么可能有……不过……不确定……”

小巧的运输飞船将自身携带的货物卸下后,稳当的升空飞走了。威尔斯迪逊蹲下身,一件一件的将包裹内的仪器拿出安装好。

等威尔斯迪逊快将全部的仪器安装完时,已经可以模糊的看到苏婉茹的身影了。

“让我休息一下……”苏婉茹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斜靠在树上。威尔斯迪逊撩起苏婉茹披在背后的长发,将一块芯片贴在她的后颈上,然后轻轻的将她的头发放下。

苏婉茹用手摸着后颈上的芯片很想将它扣下来,那种奇异的感觉让她很不舒服。

“好了,时间可以了。”十几分钟后威尔斯迪逊说,“这是第二个训练项目。”音落,放置在地上的仪猛然迸发出璀璨的光芒,待光芒弱些,两人已经来到了一片广阔的草原上。

“这是……”苏婉茹好奇地打量着四周的环境,“虚拟现实?感觉不像啊,背后的这棵树去哪了?”

“不是虚拟现实,是折叠演练空间。这是军用装置。”威尔斯迪逊指着地上的仪器说,“普通人是很难接触到的。还有,这里也是有感觉的,所以小心点!”

摸了脚踝的草随风自舞着,呼啸着狂风肆意地从草茎上刮过。一个黑点在远方的地平面上浮现,它在缓缓的向苏婉茹这里靠近。

那具模拟装甲缓缓的漫步于这片草原之上,好像漫无目的,但却又给人一种目标明确的感觉。

它是如此威严,每一步都透露着一股巨大的压力,简约硬朗的线条,陪着漆黑的涂装,就像是一尊魔神,这位金属魔神是这样让人觉得压抑。面甲上的眼孔中流动着幽蓝色的光,森然恐怖让人无法直视。

模拟装甲停住了,这时它离苏婉茹还有大概五千米的距离。

“这具模拟装甲就是你接下来的教员。”威尔斯迪逊右手在空中一转一个光轮弹了出来,同时他也后退了几步,“打败他,第二个训练结束。”

威尔斯迪逊在光轮上连点几下,一双金属义肢将苏婉茹的双腿包上。

模拟装甲眼孔中的蓝光大胜,胸口的能源随之绽放出光芒。它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冲向苏婉茹,所到之处尘草飞扬。

动啊,动啊。

模拟机甲一路的破空声越来越近,但这双金属义肢怎么也动不了,苏婉茹的额头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就在苏婉茹已经能听到模拟装甲因高速移动而发出的金属摩擦声时,这双金属义肢终于能动了,随着苏婉茹的膝盖微曲,金属义肢迸发出了巨大的力,带着她像一只鸟一样的从模拟装甲面前从容掠过。

“不错。”威尔斯迪逊点头道,他又在光轮上连点了几下,一套完整的装甲具现于苏婉茹身上,同时模拟装甲和苏婉茹装甲的背上多了一把枪。

模拟装甲反手拔枪,同时强行转身,巨大的力使地面被犁出一道垅坡。模拟装甲将枪口对准了在天空中的苏婉茹,微扣扳机,枪口冒出点点星光。

苏婉茹平稳的落地,但随机便被一道光束击中,只听得细微的碎裂声,苏婉茹便被击飞了出去。

这所有的动作一起呵成,短短的几十秒模拟装甲便完成这次绝杀。

苏婉茹轻轻的摇了摇有些晕乎的头,她试着站起来,但是刚站起来,装甲的右腰部就冒出了大量火花,然后装甲就以半跪姿态瘫了下去。

模拟装甲悄悄的将枪挂在背上,缓缓的走向苏婉茹。

苏婉茹还在试图让装甲重新站起来,但是这身装甲就像是被那一枪了断了生机一般,没有丝毫动静。

“动啊,动啊。”苏婉茹忍不住哭了出来,“求求你了,动吧……动吧,求求你了。”

模拟装甲停在苏婉茹前,用两只流动着蓝光的眼孔冷冷的看着她,就像是百战老脸的猎人在盯着垂死挣扎的猎物。

它用右手抓住苏婉茹面甲,猛然发力就将面甲卸下,漏出里面那张带有泪痕的脸蛋。

模拟装甲转身走开,随手将那具面甲捏的粉碎。空间随着模拟装甲的动作寸寸破裂,在一阵闪光后苏婉茹和威尔斯迪逊回到了原来的地方。

威尔斯迪逊悄悄地来到苏婉茹身后,苏婉茹还是那样半跪在地,就像是一尊风华绝代的塑像。

“别太难过了。”威尔斯迪逊揉着苏婉茹的头说。

无端的一声闷雷响起,暗红色的狂蛇在空中肆虐着,滚滚而下的黑云夹杂着无数的呜咽声将穹顶牢牢遮蔽在它身后,就像是地狱中的魔鬼出世一般,无数的魂灵围绕在云后的魔鬼身边高声嚎叫,而魔鬼则对着人间肆意的狂啸。

苏婉茹单手抚首坐在窗边静静地看看窗外:不时的一道道闪电划破整个天空,将黑暗的世界照的通亮;不知名的鸟兽在发出几响怪叫之后,隐入了灌木中不见了踪影;树的枝条因雨水的冲刷不断的抖动着。

脑袋里又浮现出了模拟装机最后的动作,苏婉茹抱着头:“真的不行吗。”沉默了半晌后黯然道:“要不然还是回去吧。这毕竟不是我能干的。”

一道惊雷狂啸而过,巨大的声音吓了她一大跳。

无助,紧张,害怕……这些情绪在苏婉茹的心里蔓延着,就像是掉进了一个漆黑的无底的深洞,叫她无法呼吸。她右手轻抚额,轻轻摇头想吧这些从心里赶走。

“我有这么累么。”她看着镜子中映出的自己,“可是我们还没完呢。”

“你可以回去,但是我们不能确保警方能够找得到。”威尔斯迪逊生硬的话语又闯进了苏婉茹的脑袋中。

“当然不能回去了……因为,我们不能奢望那一点点的小概率啊!”

“十分钟后到实验室来。”一条讯息自苏婉茹腕上的腕表弹出,发送人是奥古斯通。

“走吧,”苏婉茹看着自己的影像,“我们还是继续吧。”

“奥古斯通,”威尔斯迪逊穿着洁白的长衫站的笔直,“你有把握吗?”

“把握?”奥古斯通喝了一口浓咖啡,语气中满是不屑,“即使是有把握就能一点成功么?还不如直接上痛快。”

“你确定你现在很正常么?”威尔斯迪逊满头黑线的问。

奥古斯通诧异的看着他:“亲爱的,你是第一天认识我么,我有正常过吗?”

“当我没说。”威尔斯迪逊道,“核心能源放进去了吗?”

威尔斯迪逊死死的盯着伫立在实验室中央的一号机。“放进去了,随时都能启动程序。”奥古斯通缓缓地说。

一号机静静地伫立在那,身上绿色的涂装在灯光的照射下散发着幽光;原本空洞的胸口中躺着一块不知名的晶体,它正发着微弱的白光。

“是那一块?”威尔斯迪逊突然问道。

“比较稳定的那一块,本来想用原本的。”奥古斯通叹了口气说。

威尔斯迪逊还想说什么,实验室门刷的打开了——苏婉茹到了。“感觉这套装机怎么样?”奥古斯通问道。

“我么?”苏婉茹看着伫立在那的一号机。她缓缓地走向一号机,她忽然发现一号机原本应该漆黑空洞的眼孔竟像是有这光在流动,就像这是一件活物一样。

“等一下,去室外。”奥古斯通突然说,“把一号机转移到室外,这点雨对一号机来说不算什么。威尔斯迪逊,你联系一下光辉武装师,让他们务必派人来。”

“所有人马上调试所属组的项目,过一会进行一号机的第一次苏醒。”

“光辉武装师……”威尔斯迪逊觉得有些头疼,那帮疯子可不好请。

苏婉茹站在离一号机还有十几步的的地方,惊讶的看着这群之前还消沉的人瞬间便活络了起来,不过更让她觉得吃惊的是竟然还要请部队来。“是为了你么?”苏婉茹看着一号机漆黑的眼孔轻生问道。

“好的先生,离科学院最近的光辉武装师会很快到达。”那名中尉的虚拟影像说。这名中尉的眼中有着无比澎湃的朝气,让威尔斯迪逊无法与他直视。

“谢谢。”威尔斯迪逊谢道。中尉在朝威尔斯迪逊行了一个军礼后,关掉了通讯器,他的虚拟影像也随之消失。“很有活力的一个人。”威尔斯迪逊嘟囔着说。

披着雨衣的研究员们将摆在雨中的一号机调试过后,纷纷站在了离一号机稍远的地方。

当威尔斯迪逊披着雨衣跑来时,战舰低空飞行时所发出的轰鸣声躲在雷声后传人了人们的耳朵。

一艘涂着“P—315”字样的飞船停在人群上空,庞大的体积令雨都变小了许多。

战舰底部的底仓门纷纷弹开,大批士兵穿着装甲鱼贯而下,其中竟然夹杂的还有陆战机甲。穿着装甲的士兵纷纷在空中打开了背不的飞行装置,而机甲则直接打开了反重力装置。

地面上的人群注视着这群从天而降的士兵,这群士兵隶属于帝国第一陆战队——光辉武装师。

“威尔斯迪逊!我的朋友,好久不见!”粗狂的声音从一名士兵的面甲后穿出,听声音这名士兵应该有五十多岁了。

那人一落地就迫不及待的上前给了威尔斯迪逊一个大拥抱。

两人在拥抱后变分开,威尔斯迪逊揉着肩膀说:“老的快入土了还这么大劲。”

“让我猜猜,你们这里一定又搞出什么好玩意儿了吧?”

“虽然很想否认但确实是的。”威尔斯迪逊说,“这次可要绷紧了唐纳德,这次可是比较麻烦的。”

“知道了。”唐纳德挥了挥手,“有一个新面孔啊,难道这次是这个姑娘?来,小姑娘,站到我旁边来,让我仔细看看。”

苏婉茹怯生生的走到唐纳德身边,唐纳德细细打量后说:“姑娘是个好姑娘……行了开始吧,别让我的兵等太久。”

威尔斯迪逊冲奥古斯通点头示意。奥古斯通瞥了眼唐纳德,他已经在整理队伍了。

“去吧,站到一号机前面,离它近些就可以了。”奥古斯通说。

苏婉茹深吸了口气,在心里给自己打了打气。“别慌,就和平时穿衣服一样的。”威尔斯迪逊轻声说道。

苏婉茹看着在雨中的一号机,迟疑片刻后便信步走向它。

“是背对着站么?”苏婉茹在一号机前转身。听见轻微的几响金属摩擦声,整个人便被一号机吞了进去,在最后一刹那,苏婉茹仿佛在那群研究员脸上看到了恐惧,“他们在害怕你?”她想。

“奥古斯通,那具装甲代号是什么?”唐纳德站在奥古斯通背后问。

“代号?”奥古斯通沉吟片刻,“代号:阿瓦隆!”

同时阿瓦隆胸口的能源结晶开始大方光芒,令人陶醉的绿色充斥在人们的眼中。一抹莹绿色的光在其眼空中流动着。

“一号机智能程序苏醒45%,能量输出达到90%。”

“同步率缓慢提高中,现在已经达到35%。”

听着众人的报告,威尔斯迪逊不禁握紧了拳头,眼睛死死的盯着阿瓦隆。

就在阿瓦隆胸口的光芒要消退时,苏婉茹和阿瓦隆的同步率突然下降,负责记录的研究员吓了一大跳。“同步率突然下降,智能系统苏醒率下降。”那名研究员说,他的额头上满是细密的汗丝,“能量输出仍然上升中,保险装置没有启动!”

“到底是怎么回事?”威尔斯迪逊猛的拽起那名研究员的衣领。

那名研究员张了张嘴,但由于太紧张没有蹦出一个词语,在压了压心中的慌乱感后才结结巴巴地说道“不知道,可能是系统方面出了些毛病,但是我可以肯定,我们亲手做的魔鬼已经,已经已经……”

“快闪开!”唐纳德一把将两人推开,一把奇异的鞭型武器从威尔斯迪逊刚刚的地方一闪而过。

“光辉武装师,压制战术!”唐纳德先是对光辉武装师喊到,又问威尔斯迪逊,“你们给他加了武器?”

“是的,一把链式量子刃和两把粒子炮。”

“粒子炮?”唐纳德咆哮道,“你当那是机甲么?”

震天的响声打断了唐纳德,一名光辉武装士兵被阿瓦隆狠狠地摔在了地上,巨大的响声就是这样发出的。倒霉的士兵挣扎着想要站起来,阿瓦隆一脚就踩在了他的胸膛上,坚固牢靠的胸部装甲“咔嚓”的发出一声脆鸣,然后就塌了下去,同时那名士兵也停止了挣扎,血汩汩的从他的胸部装甲的裂缝处流了出了。

阿瓦隆的眼孔中流露出些许不屑,手中的量子刃一抖,就变成了一把长刀。阿瓦隆用金属脚一击便将一名士兵踹飞;手中的量子刃平斩向一名靠近了的士兵,轻易地将他的装甲划破,一大捧鲜血爆出,这名士兵瘫倒在地。

阿瓦隆腿部微曲,背部的推进器同时爆发出火焰,接着就像是一股绿色的旋风,以人无法反应的速度从一大群士兵前掠过,它每从一名士兵身前略过,就会有一名士兵带着一大捧鲜血倒地。

当它停下时所过之处了无生机,喷溅到装甲机身的鲜血混杂着雨水从装甲表面流行。

“魔鬼……”

阿瓦隆就像是一位战场修罗,那种浓厚的死亡气息叫人心生恐惧。那双流动着荧光的眼孔中,不知何时冒出了些许猩红之色,看上去像是恶鬼的眼睛。

一名士兵意识崩溃了,丢下枪转身就跑,阿瓦隆的眼孔冷冷的凝视着他,量子刃一甩化作鞭刃朝那名士兵飞去。

量子刃缠在了那名士兵的脖子上,唐纳德叫到:“不!”阿瓦隆的机械手臂一扯,那名士兵的头便被割了下来。

收起了鞭刃,阿瓦隆将它插在腿部的刀鞘内。流动着光的眼孔在身后的尸群上扫过后,光波动了一下。似乎想到了什么,阿瓦隆踩着这些尸体飞速的离开了这里。

看着阿瓦隆渐渐远去的身影,奥古斯通摇了摇头:“果然啊……”

延伸阅读

迈腾加盟  http://www.amicibuffalo.com/xsru.shtml
干果、蜜饯、调味品40多个品种!

新一佳超市加盟  http://www.amicibuffalo.com/sabp.shtml
新一佳超市有限公司成立于1995年,是深圳市民营领军标杆企业,是广东省流通龙头企业,

爱婴贝加盟  http://www.amicibuffalo.com/ph8r.shtml
爱婴贝婴儿车在中国的影响力及通路营销能力,受到众多品牌的青睐,纷纷与艾菲特丝结成贸易

DIY加盟  http://www.amicibuffalo.com/pfgo.shtml
DIY工艺品总部坚持“品质至上、信誉为本”的原则,坚持“质量,用户至上”的经营方针以

小鱿鱼加盟  http://www.amicibuffalo.com/d763.shtml
小鱿鱼童装加盟信息介绍:小鱿鱼童装是的韩版童装批发2012新款童装秋冬童装生产厂商,

美嘉隆加盟  http://www.amicibuffalo.com/dlff.shtml
美嘉隆包装机械有限公司联系人:董经理电话:13964275537刘经理:134758

渔夫钓具加盟  http://www.amicibuffalo.com/u7fc.shtml
渔夫钓具加盟渔夫钓具研发有限公司经销批发的香精、饵料畅销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

金百合加盟  http://www.amicibuffalo.com/aq80.shtml
金百合环保材料依靠科技求发展,不断为用户提供满意的高科技产品,是我们始终不变的追求。

16CLUB KT加盟  http://www.amicibuffalo.com/yhrn.shtml
音响设备:进口专职精心打造音响有口皆碑,浑厚的低音,丰富的中音和细腻的高音忠实还原您

魔奇英语加盟  http://www.amicibuffalo.com/gudr.shtml
魔奇英语是国内专职从事儿童教育类产品研发、生产、销售、教学、服务一体化的新型产业化教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寒门嫡女不好欺第三章在线阅读

    林景峰皮肤偏黑,肌肉发达,此刻怒气冲冲地盯着韩槿葵,鼻孔偾张。韩槿葵骨架小,又瘦,长得白白嫩嫩,气势上却半点不输给林景峰。她优哉游哉地翘起了二郎腿,抱着双臂,轻飘飘地说:“别瞪了,眼睛跟铜铃似的。”林景峰咬了咬牙:“你再说一句?我看你是想死。”师大附高是不准学生们带手机的,但总是有些人,会偷偷地把手

  • [全职高手]启明星在线阅读第九节

    苏子扬大概明白学院任务的运作模式。院长想要招收某一个动漫世界里的角色,时间线完全不需要担心,甚至只要他这个院长想,任何动漫的时间线都能瞬间移动。这就给苏子扬这个院长招收范围和招收几率大大增加,比如之前招收幼年汉库克几率增加百分之80!“反过来想的话,成年汉库克招收几率应该也会增加才是~”苏子扬依旧记

  • 奥特:献祭魔法在线阅读第8章

    ……“哇,还真是呀,奇怪了,地球什么时候在大宇宙联盟总部注册了球长?我上一次一百年前经过的时候,还没有的嘛!”天线星人道。“你也说了,那是一百年前好么,我现在就注册了,怎么了,有问题吗?”“没问题,没问题!”天线星人摆摆手,笑道:“见过球长大人,可是,您年纪为什么那么小呢?”“小就不能当球长了么!”

  • 沈潇老人

    暮晨听着,转身看向暮千雪,只见暮千雪表情瞬间变得失落起来。暮晨心里不忍看到暮千雪这个样子,看着老者道:“前辈,既然不摆这对木偶出来,你整个小摊,只有一对木偶,可见你是不卖,但是会找另一种方式代替,等木偶之缘吧”。老者听见了,终究没有睁开眼睛,只是淡淡道:聪明,只是你不是有缘人。暮晨,既随道:你没试过

  • 都市之我的系统有点多之fox(3)

    他和叶榄人气和资质都有壁,酸也就酸一秒,酸不得长久。酸多了就是碰瓷。“好了。”叶榄打断他们的谈话,无语道,“这些破事有什么好聊的。”陈晓狄敏锐地察觉到这是她哥不太开心了,适当地闭上了嘴,重新安静地做她的工具人。叶榄旁若无人地搂住胡悬,一会儿掐他的腰,一会儿捏他下巴,像逗弄猫猫狗狗似的,趋于玩乐,又不

  • 我又逼疯了一个宿主之见招拆招 郁结良缘(6)

    “螺女!”螺女听的了有人叫她的名字,猛的抬起了头,看到龟引途正指着自己,心里很惶恐。【3G书城】“她?”“难道不行吗?”“你难道不知道吗?”“知道什么?”“螺女这么多年未嫁,是因为她脸上的面纱。谁揭的了她的面纱,谁才能娶她。”“不就是个面纱吗?我揭下来便是!”说着他走到了螺女面前,以迅疾不急掩耳之势

  • 当勇者的圣骑士第四章在线阅读

    晓月在修炼的过程之中,醒来的次数也总共没有几次。所以晓月自己也忘了自己究竟在榣木旁边,不知不觉呆了多久。而安静祥和的榣山,除了最初来这里找榣木制琴的那人,也就再也没有人来过这里。岁月不知过了多久,忽然有一天在平静的榣山上这里来了一群水虺,它们的到来让使榣山变得热闹不再如往日般沉寂。它们水虺一族的胆子

  • 降临都市的凤凰在线阅读怨念

    怨念我拿着装有法器帆布包,与祁姓的几个族中老者在前,与十几名祁姓族人年轻的汉子,出了门,直接向土葬杉木棺的红衣女尸的坝子而去。途中,那几个祁姓老者,把这些日子以来,杉木棺红衣女尸的诡异的事情,都细细的向我说了,这些情况,在我来时,心中也都料到了七八分了,见那几个老者谨慎,也没有多说什么,虽说家师威名

  • 娇夫难养(女尊)第七章

    九点的时候,斐然已经准备好了电脑,不过,可能是因为他的笔记本只是普通用来办公的电脑,有些卡顿,不过应该不会影响直播。但是,很快他就被打脸了。九点半,直播准时开始,粉丝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空荡荡的电脑桌面,零星散落着几个图标,还都是英文的名字。“我走错直播间了?懒懒的电脑桌面不是这样的啊?”“我退出去看

  • 奥特曼:开局签到终极战斗仪在线阅读第5章

    “白甲”死士,很少参加任务特别尖兵居然出现在这不合时宜场合上。这还需要以盗用国家机密罪名。这一切都是堂而皇之。能调动白甲人,难道需要这样一份机密文件还需要大费身手。血煞想不明白,也不远去多想,思想这东西很奇怪。越用心想,却越不明所以。水深火热政坛,血煞一点兴趣都没有。权利争斗更对他,没有任何兴趣。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