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我是将军我怕谁在线阅读第7节

作者:褚南烟 来源:晋江文学城

第一章 盛世 (五)

李懋和妻子见儿子目光热切,想想白天从官府小跑腿赵二哥那里打听来的内部消息,没来由地心里发软,相继表示了妥协。

“你要留着,就留着吧。反正这东西逆了季节而生,从来没人养得活!”老李懋一边给自己倒酒,一边唠叨。

大凡野兽,都是春天受孕,夏初生养。小崽子趁着食物富足的夏秋两季拼了命生长,这样待冬天来临时,它们才能长到足够体重熬过冬天的严寒和饥饿。而李旭猎来的这头小狼崽子显然是刚刚出生没满月的,成活的可能不到一成。所以李懋纵使心里不喜欢,也犯不着为了一个不可能养大的狼崽子跟儿子较真儿。

“记得别太娇宠它,一旦发现它露了野性。要么杀掉,要么赶走,千万别让它反咬你一口!”李张氏端起碗,给儿子盛上满满一碗肉羹。“先喝一碗羹,然后再去碰酒。你舅舅送来的酒多着呢,没半个月喝不尽!”

“谢谢爹,谢谢娘!”李旭高兴地答应着,根本没听进老两口唠叨些什么。飞也般跑出门去,把狼崽子安顿到自己床头下,又冲进厨房,调了碗米汤给它。然后才兴冲冲跑回来陪着父母吃饭。

当年亮子也是这般跳脱,可惜…….。李张氏看着来回忙碌的儿子,眼角上又见了泪光。白天丈夫赶到城里打听消息,花了二十几个钱才买得官府跑腿赵二狗子松口。据那姓赵的透漏,皇上正筹划着御驾亲征高丽。上谷、涿郡、渔阳、卢龙(北平)四个边郡的官员已经急乱了套。这几个地方地靠边境,士兵能适应辽东的气候,所以也是抽丁的重点地区。

“我说大木兄弟,你可得早做准备!”下午十分,收了李懋好处赵二官人神秘兮兮地透漏,“据说皇上发了话,边郡良家子尽数入伍。无论家中兄弟几个,上自四十下到十四…..”

“我家就剩下旭子一个孩了,还不到十四,我也过了四十!”李懋至今还记得自己扯谎时的窘迫,口袋中最后几个钱也塞到了赵二手里,希望对方届时能高抬贵手。

“仗也不是立刻就打啊,我的大木兄弟!”心满意足的赵二官人拍着李懋的肩膀,语重心长地开导他,“上边说了,今年备粮食、衣甲,明年春耕后抽丁,然后集结整训,真正出兵,估计得后年开春儿。实话实说,咱俩交情归交情,兄弟我真不敢保证还能照看你三年。若是头上换了个实心眼的郡守老爷,我们这些当差的,还不是人家怎么说咱怎么答应着!”

想到赵二官人善意的提醒,李懋嘴里的酒就开始发苦。大隋朝有过规定,禁止征老弱入伍,也禁止征家中独子从军。可那都是老皇上规定的,说句大逆不道的话,老皇上活着的时候,新皇上就没把他的规定当回事情,更何况眼下老皇上已经死了那么多年!

无论心里多苦,多不情愿,有些事情还必须去做。逃避是逃避不了的,越是逃避,事到临头时也越慌乱。李懋叹了口气,轻轻地放下酒杯,对着正在大口吃饭的儿子说道:“下月初的时候,有一支商队要去塞外,带队的是我的一个老相识,姓孙…….”

“嗯,嗯!”李旭心不在焉地答应着,一手托着大碗羊肉羹,另一手抓着只咬去半边的胡饼,大抵是在外边玩了一整天饿得很了,吃得如风卷残云般利落。李张氏心疼儿子,不断地在旁边温言相劝:“慢点,慢点,别噎着,锅里多着呢!”

“带队的叫孙安祖,是我一个老相识。我想你年龄也大了,该出去见见市面!”李懋狠了狠心,低着头大声道。

“好啊,我还没见过大商队什么样子呢!”李旭放下碗,爽快地回答。突然,他明白了父亲的意思,瞪大眼睛,喃喃地叫:“爹,您,您是说…….!”

“爹年龄大了,想让你替我跑塞外!”李懋不敢看儿子的双眼,尽量用平缓的语调,把自己的意思重复了一遍。

“我,我策论是学堂里最好的。我,我能默写整本论语!我……”李旭手中的半块胡饼掉到了地上。昨天这个时候,父亲还在和自己讨论是考明经还是考进士,到了今天,就变成了替他出塞行商。

在李旭的梦想里,有过考取进士立于朝堂,也有过持槊上马称雄疆场,平素梦想最多的则是穿一身户槽的官衣,在上谷郡的县学边上买所大宅子,把自己的父母都接进去,要吃的有吃的,要喝的有喝的,还能让赵二当家,杨老秃子这些场面人物俯首帖耳。所有少年的梦里,唯独没有像父亲一样作个商人,每年塞外中原地跑,日晒雨淋也落不了几个钱,还要受官府差人、族中长者和地痞流氓的欺负。

而且一旦从了商,按大隋朝惯例,他就等于自动放弃了良家子弟的身份,永远不可能再参加科举。

“爹,爹这,这也是没办法!”老李懋无颜面对儿子得目光,躲闪着解释。

李旭看着父亲,永远不肯相信这个答案。家中虽然穷困,但比起乡邻中的赤贫人家,还能算得上富裕。读县学不需要给先生礼金,平时官府还为学子们提供一日两餐。尽管那饭菜里鲜有油腥,如果不是需要帮着母亲料理家务,自己几乎可以赖在学堂里,每月只回家吃一次饭…….

李张氏默默无言,转过身子,不住地擦泪。儿子不是不懂事,正因为他太懂事了,做父母替他做出如此大的决定时才分外艰难。如果没有这该死的高丽,如果皇帝老爷不老想着四夷宾服……。那都是她管不了的事,如今,她能做主的,只有自己的儿子。

“家里不是没钱供你!要打仗了,上谷郡一抽一,所有良家子弟自备铠甲兵器从军。爹想让你借着行商的理由出塞避一避,等后年大军开拔了再回来照顾你娘!”李懋耐不住心中压力,终于决定实话实说。虽然逼着儿子当逃兵不是什么光彩的举动,比起让儿子误会自己为了省钱而葬送他的前程,这个理由多少能让人透过口气来。

“我不去塞外,当兵就当兵,功名但在马上取……!”李旭听父亲说出真实原因,心里一块石头当即落地,漫不在乎地说道。

“啪!”腮边一阵火辣辣的疼痛打断了他的话。素来和睦的父亲站了起来,批手抽了他一记耳光。刹那间,李懋被风霜和日子划得满是皱纹的老脸涨成了青黑色,竖起眼睛,大声骂道:“闭嘴,功名但在马上取。你瞪大眼睛瞅瞅,同乡数百户,那家有人活着取过功名回来!开皇十八年东征,去了三十万,死了二十九万九……”

“好好地,你动什么手你!”李张氏扑将过了,一把将儿子搂在怀里。想安慰一下儿子,没待开口,眼泪先落了满脸。

“爹――”李旭捂着脸,轻轻叫了一声,豆大的泪珠顺着手指滚滚而下。这一记耳光完全把他打楞了,本能地想说几句软话向父亲赔罪,却不知道自己到底错在了何处。‘功名但在马上取’,族里的祖训和先生的教诲都如此,偏偏此道理在自己父亲面前变成了忤逆不孝的言辞。

李懋看看儿子,再看看妻子,心中一痛,火气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重重跌坐回胡凳上,沮丧地说道:“明天你向夫子辞了行,准备出塞吧!你哥已经做了孤魂野鬼,我不能再送你出去,那样,将来我死了,也没脸去见祖宗。”

听丈夫说起长子,李张氏更是悲从心来,抱着儿子的肩头,呜咽出声:“旭子,听你爹的话吧。娘不指望你光宗耀祖。只指望你平平安安地过完这辈子,娶个媳妇,生个儿子。你哥当年跟着高大人出塞,三百个人里骑射最精…….”

在李旭的记忆里,已经根本不记得哥哥的模样。开皇十八年他才两岁,据娘说终日骑在哥哥的脖颈上看过兵。后来哥哥也被征入伍,再后来,记忆里只剩下了父亲的叹息和母亲的眼泪…….

县学的杨老夫在李旭眼里总是那么睿智。当他喃喃地说出自己准备辞学,替父亲跑塞外行商时,杨老夫子立刻惊叫道:“难道又要打仗了么?你连书都顾不得读?”

“先生,父命,父命难违!”李旭登时面红过耳,低着头,声音细若蚊蚋。

“也难怪,也难怪,你在家中已是独子。而令尊年近五十,若让你去做辽东枯骨,你们李家就得断了香火。唉,只可惜你一笔文章,我本来给几个旧友写了信,准备在来年明经试后,叫他们照看一二的!”杨老夫子的话语里没有任何责怪之意,只是带着股说不出的惋惜。

“多谢先生抬爱,弟子虽然福薄,这份恩情,却永不敢忘!”李旭俯下身去,长揖及地。求学这几年来,杨夫子对他颇为看顾,人后小灶不知开了多少回。从经、算诸学到诗歌策论,几乎是倾囊相受。甚至连当年追随越公杨素南征时于军旅中写下的笔记,都不禁止他这个挂名弟子翻阅。只是以李旭的年龄和见识,背诵起来可以做到滚瓜烂熟,真正理解,却十中不及一二。

杨老夫子摆了摆手,回以一声长叹。“罢了,你爹这么做,自有他的有道理。此番东征,有败无胜。升斗小民看得出,可朝廷诸公,却做了睁眼瞎子!”

“弟子受教多年,无以为报。这几坛淡酒,不值一醉!”李旭叹了口气,指着放于院外的几坛老酒说道。东征成败,与他已经无关。今日之后,他就不再算良家子弟,按汉代以来的规矩,商乃贱业,像东征这等国家大事,商人是没有资格议论的。此后,杨老夫子的家门,非有事相求,他也不能再像原来那样随便来访。否则,即便杨家老小不赶他出门,其他饱学鸿儒也要嘲笑杨老夫子交游不甚,自甘于商人为伍。

杨老夫子对于这个赖上门来,又主动请辞的弟子,向来觉得投缘。他半生沉浮,见得风浪颇多,到老时心里也没那么多羁绊。笑了笑,说道:“人家说行商是贱业,为师从来没这么看。人之贵贱在乎于心,其心贵,虽为贩夫走卒,难掩浩然之气。其心贱,纵立身于庙堂之上,亦是卑鄙龌龊,臭名远播。你的表字为我所赐,自然是我名下弟子。一日为师,终生为师。无论将来为商为盗,师门终是向你敞开!”

“多谢师父指点!”李旭撩起长衣下摆,拜了下去。自幼读的是圣贤书,各行各业的高低贵贱早已如铭文一样刻在了他的心里。所以自从昨晚得知自己难脱行商命运来,李旭一直为此耿耿于怀。杨老夫子的一句话,等同于在他头顶上开了一扇窗。让他在突然变得灰蒙蒙的天空中,瞬间看到了阳光的颜色。

“你起来吧,为师授业多年,弟子之中,你天分不算高,但胜在性子耿直,心地淳厚。”杨老夫子阅人多年,岂又听不出李旭话语中的不甘。有心再指点此子一次,语重心长地说道:“恐怕你将来吃亏,也要吃在这耿直与淳厚上!须知人生充满变数,是非善恶,俱不在表面。眼中看到的未必是事实,亲耳听到的,也未必是真相!”

看了看李旭茫然的脸,老夫子知道自己此刻说这些话,为时尚嫌太早。虽然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可李旭毕竟才十四岁,有些话他根本听不懂。有些话即使他能听明白,没有相应的人生波折,他也无法领悟到其中真谛。

人生就像一坛子酒,经历过岁月的酝酿,才能酿出其中甘冽味道。少年人就如一坛新焙,即便再是精粮所凝,甘泉所制,依然要带着几分摆不脱的青涩。

“弟子日后若有所得,必登门来求教!”李旭亦是心思剔透之人,笑了笑,脸上带出了几分讪讪之色。

“若能来,则早来。过了明年,恐怕为师的安稳日子也到了头,该动一动了!”杨老夫微笑着摇头。

“师父难道要去远游么?还是应朝廷之聘?”李旭不解地追问,完全没看见杨夫子笑容里透出的淡淡苦涩。

“也是为师命中该有之数吧。毕竟我曾受人之恩!”杨老夫子继续摇头,终是不愿把话说明。

“那是,师父曾经教我,受人滴水之恩,必相报以涌泉!”李旭顺着夫子的话回答。

“此语未必尽对,但人生在世,心中羁绊几人挣得脱!”老夫子大笑几声,故意把话题岔到了他处,“不提,不提。尽人力,安天命而已。趁你今日还未出我门,咱师父先论一论东征胜败之道!”

“师父是考我么?”解脱了心结的李旭笑着问。他昨晚曾经听父亲说此番朝廷为了东征下足血本。现在已经开始筹备粮草、衣甲,明年春天征集举国青壮,冬天或者后年春天才正式开拔。以他的理解,这么大个国家,耗费两年的时间来准备一场战争,断然没有战败之理。但今天在夫子口中,听到的却是截然相反的论断。

“先生莫非不看好这次东征么?我听父亲说要明春征兵,后年出发。朝廷如此充分的准备,想必是谋定而后动,怎会奈何不得一个小小高丽?”按照平日师父所教,反复推敲了大隋与高丽之间的实力差距,李旭依然得出同样的结论。“我有备,攻其无防。我军械精良,兵多将广…….”

“打仗未必凭得是人多,天时,地利,人和,哪一点能够忽视。此去辽东,天时在我么?此去辽东,地利在我么?此去辽东,表面是我大隋征讨高丽,以众击寡。实际上,靺鞨、契丹、室韦,还有辽东说不上名字来的数百部族,哪个不是与高丽唇亡齿寒。如此一来,人和又岂在我?”谈及军务,杨老夫子脸上颓废之色尽去,须发皆飞扬而起。

“可,可我大隋天朝上国,持戟何止百万!”李旭兀自强辩。虽然被迫做了逃兵,内心深处,他依然期待着大隋朝能横扫辽东,打出赫赫声威。作为一个在大隋朝长大的少年,有种荣誉感与生俱来。虽然,这个朝廷从来没给他予任何实际好处。

“持戟何须百万,如能指使如一,十万足以荡平辽东。大隋朝之危不在高丽,而在萧樯之内。一旦变生大军之后,恐怕,又是百万雄鬼不得还乡!”老夫子摇头,拍案。

临别在即,一老一小均知日后相见怕是不易。一个借着难得的好例子用心指点,一个借着最后的机会专心领会,感叹几声,大笑几声,不知不觉间,声音已经穿出了窗外。

“这老东西,前些日子就像霜打了的庄稼般。今儿个怎么又缓过了神!”窗外,杨师母纳闷道。

二更,点击,推荐,收藏。请大伙支持酒徒新书。

延伸阅读

自然韵黑茶加盟  http://www.la-bestiole.com/ub6p.shtml
自然韵黑茶加盟。自然韵黑茶的种植园位于一个盆地,附近还有河流水系,可形成得天独厚的小

馨慧雅加盟  http://www.la-bestiole.com/dmdo.shtml
馨慧雅家纺总部是一家集生产加工、经销批发的经营企业。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以

宝岛轰炸鸡排加盟  http://www.la-bestiole.com/69tl.shtml
巴迪乐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是一家集餐饮食品开发、技术研究、餐饮项目连锁、咨询策划服务为

嘉泰皮革养护加盟  http://www.la-bestiole.com/c8g.shtml
嘉泰皮革养护是上海嘉泰皮革养护有限公司自2010年发展起来的高端直营店,目前在上海地

眼康护眼加盟  http://www.la-bestiole.com/slvk.shtml
眼康护眼招商_眼康护眼连锁_眼康护眼加盟费_公司简介轩生堂药业集团有限公司是一家以药

鸿欣加盟  http://www.la-bestiole.com/ag1i.shtml
鸿欣佳泰电子有限公司经销批发的贴片电阻、电容、电位器等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

一品风采加盟  http://www.la-bestiole.com/yza2.shtml
一品风采眼镜起初以无框眼镜为主的眼镜OEM占领了眼镜市场份额,在早期被人称之为“无框

恒大加盟  http://www.la-bestiole.com/na8i.shtml
恒大篷布依靠质量求发展,不断为用户提供满意的高质量产品,是我们始终不变的追求。恒大篷

珐玛宝贝亲子游泳加盟  http://www.la-bestiole.com/q7p.shtml
珐玛宝贝亲子游泳是全国专业集婴儿游泳、婴儿洗澡、儿童理发、婴儿纪念品、胎毛笔、手足印

和合玉器加盟  http://www.la-bestiole.com/6pv6.shtml
和合玉器是新疆和合玉器有限公司旗下品牌,和合玉器集和阗玉研究收藏、原料开采、玉器加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境界触发者]最美的你在线阅读抓奸来了

    一切搞定后,她拿着自己的包包匆忙的出门,苏蓉蓉只给她半个小时,所以她只有坐起奢侈的出租车。刚到达指定好的酒店,苏蓉蓉风风火火的上前来,叽歪个不停。“我昨晚还跟你说我怀疑他有外遇,好了,今天一大早去他住的地方找他,正巧遇到那贱人从公寓里出来”雅瞳张张嘴。“然后呢”“当然不是他一个人,还有一个女人。我敢

  • [海贼王]若我不再在线阅读第一节

    挚爱,丽:请原谅我最终选择以此种方式与你们道别,虽然接下来我将要做一件混蛋事儿,但我还是不愿让你看到我的混蛋样子。我要结婚了!娶一个我从未见过,彼此毫无感情的女人。对,很狗血,商业联姻,竟然真的有一天发生在了我的身上。曾经我也幻想过不要像那些故事里的主角一样妥协,我要追求我自己的爱情,我要活一个属于

  • 爱上猫咪一样的你在线阅读第2节

    听着威胁十足的话,谭兆明小腿肚子直打颤。天啊!怎么会是她。清雪集团执行总裁。唐市最大的珠宝公司,市值高达百亿的明星企业,唐市最年轻、最传奇的冷艳总裁林清雪。税觉这个废物怎么跟她扯上关系了?虽然谭兆明满腹疑惑,但他可不敢说出口。急忙小跑到林清雪面前,堆着笑脸赔笑道。“没,没,没,我怎么敢得罪您呢。”“

  • [综]咔酱!放过我的“被单”第五章

    弹琵琶牧飘飘是一点儿不会,弹棉花倒可以试一试。虽然她当Tony时靠的也是手上功夫,但这功夫明显和弹琵琶的功夫不一样。她在这绞尽脑汁的想解决办法,荷香倒好,一听柔嫔提起琵琶,脚下生风就去里屋把琵琶给取了出来。笑意盈盈往牧飘飘跟前一递。“主子。奴婢帮你把琵琶取来了。”“荷香你可真是......贴心啊。必

  • 令人窒息的操作第6章在线阅读

    常渔有去外地画画或者办画展的习惯,在常安拿到北中的录取通知书后,就收拾满满一箱的行李前往别的城市,开始她的日常生活。常安知道她常渔现在需要的就是她以往的日常生活,得知她的出行计划后,什么也没有说,还帮着她收拾好行李。听着外婆和外公在旁边埋怨常渔这一次不带着常安好好出门放松,常安把叠好的衣服给常渔整齐

  • (快穿)你是我的在线阅读第七章

    在一片祝贺明晓获奖的掌声中,杜进忠一行人被教导主任带上主席台。“下面我们欢迎省林业局局长………”实验中学的校长一边拿着话筒跟学生介绍杜进忠的身份,一边笑着向杜进忠跟两个森林警察迎过去,跟他们友好的握了下手后,才跟台下不知道有发生什么的师生,解释他们林业局今日到访实验中学的目的。“我们实验中学的明晓同

  • 洪荒我为人皇大陆的守护者 天镜

    在一个元素与魔法的大陆上,存在着一个永恒的传说。在异界军团突破位面空间时,一位身穿八卦霓裳,脚踏九天玄凤的传奇女子。她以一人之力将浩浩荡荡的异界军团击杀回异界。没人知道她的真名,别人都称呼她为守护者天镜。每当她使用魔法时手中的神兵八卦,如同天镜一样闪烁着光芒。在托里来帝斯大陆上每一个英雄都会有一个自

  • 合欢派的单身贵族之王霸之气!(4)

    刘协有些失望的问道:“你今年多大了?”“奴婢今年8岁了。”貂蝉怯生生的回答道。8岁,比刘协还小了整整一岁,典型的小丫头一枚。而且还是有着一个绝世容颜的小丫头,美人从小便能看出来。刘协低着头看着自己的双手,说道:“可惜呀!身体尚未发育,本王空有!!11!这一绝技,却无处施展。”“殿下说什么?”“没什么

  • 竹马求你别长歪第8章在线阅读

    “那我就先上了!”周宁左手扔出一颗量场干扰雷就直冲这个反灵人。量场干扰雷是专门为了对付幽灵开发的手雷,可以同时干扰幽灵的视线和能量场感应能力,使之无法掌握自己的动向,当然,对反幽灵也是同样有效,就在周宁快要刺中他的时候,突然,他全身被包裹起来,而光子剑竟然没能穿透这个防御,周宁快速后退,以防有诈。防

  • 万能芯片经销商第3章在线阅读

    从虚拟仓里出来,上了个厕所,打开冰箱里看到里面只剩下一个苹果了,顺手就拿来吃。打开电脑,上官方论坛,看看没有发现什么新置顶的好帖,一个帖让林昊的眼光留住了《为什么都是门派低级武功,武当的基础技能要比华山的高?》林昊打开看了一遍,里面说那人在武当把基础内功练到30就跑去学门派内功,谁知道武当派的门派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