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美漫:剧情破坏者她想弥补他

作者:污妖王之怒 来源:飞卢小说网

初夏的清晨,不冷也不热,偏湿的微风从门缝中穿过,游走在殿内,蜿蜒拂过寂静的画面。

陈疏允早早醒了,然而她一睁眼便发现南絮站在榻前,她手里正拿着侍卫刀,刀刃在日光下闪着锃亮的光。

“住手!”

陈疏允撑着床面,费力地支起身子,声音纵然虚弱却带着不容拒绝的气势,“退下。我不准你动他。”

“公主……”

南絮抬眸对上陈疏允,两人僵持了一会儿,她在她坚韧的目光下收刀离去。也不知公主到底喜欢程清让什么,竟对他如此死心塌地,甚至连命都不要。她从不见宫里的哪位公主爱得这般卑微。

“嘶……”由于动作过大牵扯到伤口,陈疏允忍不住沉吟一声。

“……”程清让是闭着眼,可那排绵密的睫毛动了动。

早在南絮靠近床榻时他便醒了,身为习武之人,他自然能感受到她身上的杀意,可他还是选择了装睡。

在程清让心里,他更希望南絮能了结自己。结果他做梦也没想到陈疏允出声制止了她。

“皇上驾到……”这时殿外传来一声太监特有的尖细嗓音。

陈询与虞子绥一前一后踏入寝殿,后头只跟着一老太监。

“儿臣见过父皇母后。”

老实说,陈疏允这一称呼叫得极为别扭,她是现代人,现代人哪里会这么喊爸妈的。

然而她的别扭听在陈询和虞子绥耳中反倒成了她伤口疼的意思,陈询大声急道:“御医何在?”

“微臣在。”“微臣也在。”“还有微臣。”

十几个御医忙不迭跑进寝殿,这几日于他们而言可比上战场都难熬,好在公主的伤势一日比一日好。

年纪最长的御医为陈疏允把了脉,目露喜色道:“公主的伤势已无大碍,再调养几日便可下床。”

只要公主没事,他们便不用担心皇上送他们去见华佗。他们十几号人陪着公主也有不少日子,日夜心惊胆战,便是熬药也不敢假手于人,生怕中间出了岔子。

陈询松了口气,虞子绥方才还悬着的心这下算是放了下来,可过于担心一下子转为安心,她忍不住眼眶中的酸意。

“父皇,女儿想求你一件事。”陈疏允微微撑起身子,恳求地瞧着陈询。

“你尽管说,父皇什么都答应。”陈询语带怜爱道,疏儿此刻就算是要月亮,他也会命人立马打造一个出来。

陈疏允柔柔地看了一眼身侧的程清让,他的气色倒是好了不少,应该恢复地差不多了,继续装睡被发现可是欺君,何况陈询跟虞子绥对他本就不满,所以他们还是早些远离皇宫为好。

她还猜不透他的心思,不过原小说提过一句,程清让去找过虞子绥。

“女儿想和驸马回尚书府。”

陈询闻言蹙起眉稍,不悦道:“这么着急回去做什么,过几日再走,你身子还没复原,父皇不放心你。再说宫里有御医在,时时能为你诊治,尚书府有什么。万一你回去有个好歹,朕定要让程清让拿命来偿。”

陈疏允摇头道:“父皇,女儿心悦驸马,你若真要他的命,女儿也不想活了。”

“莫要胡言。”虞子绥沉脸喝道。

陈询无奈地叹了一声,他不懂为何陈疏允对出程清让如此执着,而这执着显然不是什么好事,最后只会害人害己。“朕的傻女儿,你让朕说什么好。”

陈疏允委屈地撇下唇角,眸中水汽弥漫,忧郁地我见犹怜。

虞子绥看得心疼,拉着陈询道:“皇上,听疏儿的吧,虽然臣妾也舍不得她,但你依着她,她的伤才会好快些。”

陈询看了看虞子绥又看看榻上两人,无法只得点头,“若他再对你不敬,父皇下次会拿程府开刀。”

“父皇……”

“这是朕的最大让步。”

“嗯。”陈疏允的话被陈询的眼神压在了喉间。

程请让一动不动地躺着,好似真睡着了。他心里清楚,陈询这句话是对他说的。

*

第二日晌午,陈疏允同程清让坐上马车回尚书府,另一头,程于归与李氏早早等在府门口迎接两人。

“夫人别担心,我听宫里人说,公主的伤已经没什么大碍了。”

李氏道:“这次我们还真得谢谢她。”

程于归冷声道:“谢什么,还不是她害的。她做过什么事,这全都城的人都清楚。”

李氏哽咽道:“那又如何,说到底还是清让命苦。”

他们俩也清楚路菀是怎么死的,让儿子娶这么一个蛇蝎心肠的女人确实委屈他,但人家是公主,自然是想怎么就怎么,他们平头百姓只能服从。

马车内,陈疏允这会儿还在睡,睡得很沉,程清让闭目靠在座位上休息。

南絮默然跪坐在陈疏允身畔。公主对她恩重如山,这事发生后,最想杀程清让的不是陈询和虞子绥,而是她,可她也清楚一件事,程清让是公主的命,她要真杀了他,公主想必不愿意独活。

马车逐渐变慢,一到程府,程清让利落地跳下了下去。

李氏见陈疏允还睡着,心头一软。

“夫人,你且去照顾公主,务必要细心。”程于归语毕将程清让拉到书房,劈头盖脸一顿骂,“你明明知道她是公主还敢在新婚夜想动手,你不要命了!我和你娘都老了,你怎么不替我们考虑考虑,你还当自己是七八岁的孩童呢?你要真杀了她,是,你是为莞儿报了仇 ,但我们程府得给你这点心意陪葬!你究竟有没有想过!”

程清让低头不语,脊背倒是直。

“我知道你心里苦心里难受,可我和你娘日日为你担心就不苦么。再有下次,我先挡在公主前头,你要杀她先杀我。”

这是程于归第一次对程清让放狠话,也是最后一次,他这个儿子太固执也太重感情,过刚易折。

他对路菀的死也痛心,但他不会去做什么报仇的傻事,对方是皇族,在权利面前他们什么都不是。

“爹,我以后不会再冲动行事了。”程清让木着脸道。

程于归气得眉间折痕又多了几道,“我不求你对公主多好,只求你离她远远的,能不在一处便不在一处,不过你晚上得去她那屋睡,不然皇上皇后问起,牢狱之苦又在等你。”

“嗯。”程请让应地略微不情愿。

程于归抬手轻轻拍了拍程清让的肩头,有些话便不说了,“去吧,收拾收拾,明日记得去翰林院。”

*

当天晚上,程清让还真来了陈疏允的屋子,纵使他再不愿也挡不住爹娘的苦情攻击。

夜深,人静。

陈疏允靠着软枕在床头看话本,时而轻笑一声,时而感叹一句。

“公主,该歇息了,御医说你不能睡太晚。”南絮见陈疏允并没停下的意思,忍不住出声提醒。

“再看一会儿。”陈疏允正在兴头上,盯着话本目不转睛,翻了一页又一页。

南絮上前道:“公主,别不把自己的身子当回事,以前也不见你爱看这些书。”

“整天躺着无聊,只能看看书消遣了。说不定我心情好,伤口也好得快。”陈疏允仰头笑得嫣然,她生得极美,笑起来更是好看,只是脸色苍白了些。

“哐当”一声,程清让冷着脸进了屋。

南絮见他进来随即拔出腰间配刀,她如今看他就跟看刺客没什么区别。

“南絮,把刀收了。”陈疏允放下话本喊道。

“公主……”南絮拿着刀迟疑,她不想上次的事再上演。

陈疏允收了笑,敛眉不悦,“怎么,你连我的话都不听?”

“是。”南絮恨恨地收了刀。

程清让瞧也没瞧两人,径自走到衣柜里拿出一床被子。

陈疏允当然清楚他想做什么,毕竟小说里写过,他们两同房,程清让夜夜打地铺。

“南絮,时候不早了,你出去吧。”

“不行,奴婢要在这里伺候公主。”南絮说着瞪了程清让一眼,程清让不痛不痒,半点没得搭理她们的意思。

“你要我下命令才肯出去?”陈疏允板起脸,她倒不怕程清让最近会再一次杀她,因为陈询昨天威胁过他,更何况小说剧情里没有。

“是,公主若遇上危险只要喊一声,奴婢便会进屋。”南絮不放心,离开之前又补了一句。

陈疏允无语道:“不许守在外面,赶快去睡。”

“是。”南絮走出屋子后停下,公主不让她守她也要守。

此时程清让已在地上铺好了被子,陈疏允并没说话,他想打地铺,她不会阻止。

她虽然没和真实的程清让接触过,但小说告诉了她不少东西,他对她的恨意不会这么快化解。

他们之间隔着不远的距离,可他们的心却隔着银河,望不到对方。

程清让自顾自睡下,背对着陈疏允。

陈疏允坐在床头,安安静静地望着他的背影。他长了一张同宋阔一模一样的脸,她每回看他就好像看到了宋阔。

望着望着,她不由叹起气来,这具身体对他做了那么恶毒的事,他恨自己是应该的。伤害无法挽回,她能做的就是尽量弥补他。

只要日日看到他,她就开心,那些思念她受够了。

即使背对着陈疏允,程清让也能感受到她在看他,看得专注又哀伤。

她身上总漂浮着一种无法诉说的哀伤,看他的眼神里不光只有爱恋,还有悲哀和怜悯。

怜悯?

他需要这种虚情假意的东西么。

延伸阅读

双轮加盟  http://www.articletowns.com/dyd6.shtml
济南双轮销售有限公司是山东双轮集团股份有限有限公司在济南地区的总代理。在离心泵制造领

样样好国际珠宝加盟  http://www.articletowns.com/s8vr.shtml
样样好国际珠宝加盟_公司简介瑞丽市样样好国际珠宝有限公司座落于美丽富饶的东方珠宝城-

东星加盟  http://www.articletowns.com/di8j.shtml
东星宠物用品十几年来生产、出口各种狗窝猫窝、宠物窝垫,产品销量节节高美国、加拿大、日

张聂根加盟  http://www.articletowns.com/prmr.shtml
暂无

金艺嘉业加盟  http://www.articletowns.com/nzp6.shtml
金艺嘉业手工艺品项目简介一个有着悠久历史的,必然会有着其它难以很越的传统工艺,而作为

徐兄弟加盟  http://www.articletowns.com/dt3y.shtml
徐兄弟内衣坐落于历史悠久的古都------沈阳,投资创建于2000年。是一家以浴服为

神谷加盟  http://www.articletowns.com/nq3z.shtml
神谷熏烤翅自2005年创立以来,在传统烤肉工艺的基础上,汲取众家之长,以精选的食材支

财旺主便利店加盟  http://www.articletowns.com/6fih.shtml
财旺主便利店是一家专注智慧社区(CSA)的便民生活服务平台,以B2B2C+O2O为商

海鑫加盟  http://www.articletowns.com/y3pf.shtml
海鑫标牌工艺制品通过多年来在徽章制作与铭牌制作上的研发创新以及经验的累积,目前我们已

伊彩缘美甲加盟  http://www.articletowns.com/y995.shtml
成功体验从伊彩缘开始伊彩缘数码美甲经典的“1+2”三维一体立体经营模式是她长期以来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奇幻公主历险记在线阅读第二章

    清晨四点十分,马亦心在半梦半醒间,关掉了手机闹钟。揉了揉眼睛,又躺了差不多一分钟,她从床上坐了起来。一夜凌乱。梦境间尽是初初见到顾承眉时候的样子,那张少年的脸变换着角度在脑中徘徊。她抓了一把自己的长发,仰头盯着天花板上的灯看了几秒钟。烦躁。几步走到卫生间,她倚靠在墙上,一边机械的刷牙,一边抬眼看向镜

  • 穿越女配重生纪实直袭汗庭,活捉颉利

    夜晚,裹火通明。将士们三三两两围着火堆而坐。风餐露宿。“石茂,你怕死吗?”霍青道。石茂沉默片刻,道:“怕!我怕日夜相伴的同袍战死在身边,却无能为力。我怕看着乡亲们惨死在眼前,却无力杀敌!’石茂似是想起什么痛苦的事情,脸色痉挛。霍青默然,谁能不怕死?自己也同样怕死。虽是穿越之人,可在这世上,他已经有了

  • 穿书后我只想种地第四章在线阅读

    刚才的风波还未平息,但伍家族会仍要继续。伍山是个直性人,不会玩什么心机,人虽然丑了点,不过这天赋着实是让人有些惊艳,伍家其他子弟则是十分羡慕与嫉妒。伍长风脸色则是十分难看,若是眼神可以杀人的话,伍山父子不知已死了多少遍了。“下一个!”见伍山下去,老者再次上前喊到。“我来!”“我来!”“一群废物,别挡

  • 侦蜂在线阅读第5节

    传功之后,无崖子交代了几句后事,让于路帮他杀了丁春秋,便断气了。看着无崖子的尸体,于路有些感慨,“我一生都被人欺负,但真正对我好的人,我会记得的。虽然现在不能帮你报仇,但用不了多久,我会回来帮你杀了丁春秋!”和苏星河把无崖子埋了,于路以逍遥派掌门人的身份,让苏星河继续低调,而自己则骑了一匹快马,星夜

  • 穿越,第九个王妃路遇不平

    侯招弟骑着毛驴抱着女儿孙悟飞燕,出了村子前后没有人了,霹雳娃娃孙悟飞燕就开始调皮起来了。这个霹雳娃娃孙悟飞燕从母亲怀里跳出来,一手提着一包糖果,一边吃着,她就站在驴脑袋上。驴子很听话,不紧不慢的走着,孙悟飞燕在驴脑袋上站了一会,就一个跟头翻到地上,向前跑了一段路,然后又跑回来。孙悟飞燕的精力如此旺盛

  • 红楼之江山如画之施法捉鬼!(8)

    那一日上午秋生跟随师父九叔他们一起去山上给任老太爷迁坟时。临走之际给小玉的坟上了一炷香,并且清理了一下墓碑前的杂草。谁知道秋生无意中的善意举动,却是让这死后很多年,却还未投胎转世的女鬼小玉心存感激。一来二去,这女鬼小玉便对秋生产生了情愫,想要用自己的方式报答秋生。可是天道昭昭,人鬼殊途。离开坟墓来到

  • 冷宫娘娘有喜啦之姐姐,我的篮球呢(4)

    “他为什么要杀我?就算我是他的前女友,他也没有必要杀死我啊?而且当初还是他提出的分手!”我的情绪有些激动,林宇这简直就是太无理取闹了,不,这比无理取闹还要可怕,他要杀我!杨天虹看着我,面无表情的说道,“林宇死之前是处男。”哦,林宇死之前是处男!突然我抬起头惊讶的看着杨天虹,林宇这个家伙居然是处男!这

  • 一姐[古穿今]之第九章(9)

    随着一声惊呼,闹别扭的两个人当即滚作一团。刚刚二月红这一拽太过突然,吓得思柔脑子顿时一片空白,还未反应过来,就已经和他撞了个满怀。看着他近在咫尺的眉眼,不禁更加慌乱了:“你、你……放开我,赶紧的……”挣扎着想和他隔开距离,谁知他就是不松手,饶是思柔手忙脚乱累得筋疲力尽,依旧稳稳当当待在他怀里。已经出

  • 郡主她身娇体软在线阅读第5章

    午后,警察局内很是安静。秦越上午回家睡了一觉,中途醒来再也睡不着,索性来局里干活。起身去接水时,迎面差点撞上一个人。温廖云堪堪稳住身子,看见面前人穿着一身警服,脱口而出道:“我要报警。”秦越正色,空水杯放一边:“什么事?”温廖云:“我姐姐失踪了。”······她把该说的都说了,又把那张威胁纸条交给警

  • 嫡公主的吐槽群决定

    在云啸尘看来,将云牧留在云府,留在西嘉府城并不是一个明智的决定。原因有两点:一,云牧会给他身边的人带来厄运!这是云牧在喝了断肠酒后的必然结果,或者说,是他作为先天嗜酒体质者必须遭受到的考验。二,云牧的身体实在过于骇人,容易被有些有心人利用,从而给自己和整个云府带来无妄之灾。对此,陆乙潇自然是拒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