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火影之无尽窃取在线阅读第2节

作者:一路小跑 来源:飞卢小说网

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我离君天涯,君隔我海角。

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化蝶去寻君,夜夜栖芳草。

“阿白姐,我喜欢......”商陆倚着树干坐下,一腿屈起,一腿伸直。

“嗯,什么?”千疏白将散落在额前的碎发别在耳后,转头看向商陆。

“我好像喜欢上了隔壁班的木紫了。”商陆抓了抓头发,不好意思道。

“......”千疏白垂下头,发丝散落下来遮住了她的脸颊,放在身侧的手紧握着。她舔了舔干涩的嘴唇,躺倒在草地上。手背覆在眼睛上,久久没有出声。

“阿白姐,怎么了吗?”商陆见千疏白躺下,他便也躺在她身旁,舒服地轻叹,“啊,还是这里最舒服啊。”

千疏白侧身,背对着商陆,“......稍稍觉得阳光有点刺眼。”

她背对着他,那覆盖眼睛的手也垂落下来,露出那双盈满泪水的眼睛。那双眼睛,因为情绪激动已经恢复了原来的颜色。孔雀蓝的眼眸里全是悲伤,满满的,似乎快要从中溢出来了。

商陆以为千疏白在静静地听他说话,便兴致勃勃地诉说着那个女孩的种种。千疏白不想商陆怀疑,偶尔也附和几句。

她听着他谈论自己的喜欢的人,眉眼间全是对那个陌生女孩的在意,曾几何时,这些在意是独独属于她的。

商陆变了,他不是那个喜欢着千疏白的商陆了。

他不再是那个泽漆了。

千疏白的泪水汹涌流下,止也止不住。她紧紧咬着含在口中的手指,试图遮掩那要溢出来的悲鸣。

耳边商陆还在滔滔不绝,千疏白却再也无法忍受了。她背对着他站起,“......对不起,小陆,突然想起我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没有办,我要先走了。对不起,下次再找我吧。”

商陆望着千疏白匆匆离去的背影,捂着自己的胸口,“......奇怪,我怎么觉得胸口闷闷的?”叹了一口气,眼见千疏白离去,商陆也站起来,准备回家了。

“泽漆......”匆匆离去的千疏白捂着嘴倚在墙边,梗咽出声。

泽漆,我没有忘记你,是你忘了我......

炎热的夏日,那个倚在墙边的少女捂着脸失声痛哭,没有在意周围人的目光。

千疏白抱肩缓缓蹲下,头深深埋在膝盖处,身子轻颤,“好冷......”

她不明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活着,活着看着喜欢的人爱上别人。自已与他的距离,咫尺天涯。

这是族长和阿止给予自己的二次生命,她必须活下去,即使为了族长和阿止也要活下去。

泽漆......只要他喜欢就好。千疏白抬首,望着刺眼的太阳,恍惚微笑。

抚着心脏,感觉到传来的刺痛,重生的代价么......

千疏白扶着墙站起,最后看了一眼来时的方向,离开了。

“找到了......”一个戴着帽子只露出下巴的男子从巷子深处走出,轻扯唇角,低语道。扯了扯帽檐,“那么接下来......”

第二天,千疏白接到商陆打来的电话,他说他决定去向那个女孩表白,但是他很紧张,请求那天千疏白能够陪他一起去。

千疏白攥紧了电话,泛白的指关节显示出她不稳的情绪。

“......那个,你去表白我一个外人和你去不太好吧?”

“阿白姐,没关系的,到时候你就偷偷坐在我附近好了,我一个人实在有点紧张......”

“我......”

“阿白姐,答应我吧!你从小最疼我啦,我最喜欢阿白姐啦,答应我吧!”

喜欢......千疏白闭了闭眼,唇角泛起小小的弧度。

“好吧。”

“太好了!你答应啦!那我们就约好明天我来你家接你吧!阿白姐晚安!”

“晚安。”千疏白握着电话,待那边挂了电话之后她才挂断。

昏暗的房间里,千疏白抱着抱枕蜷缩成一团,眉心紧皱,鬓角的汗水浸湿了头发。她似乎在做噩梦,不安地喃喃着什么。

“别走!”千疏白大叫一声,从梦中惊醒。她坐直了身子,全身湿透,像是刚从水里捞起来一样。

“呼.......呼......呼......”她急促的喘了几口气,难受地攥紧胸前的衣服。手颤颤地伸向床边的桌子,将桌上的药就着水一口吞下,呼吸才渐渐缓过来。

她平复了下呼吸,慢慢躺下,睁着眼睛再也不肯闭上,她怕再次进入那个噩梦。梦中的那个场景,她再也不想回想起。

泽漆,丢下她一个人,越走越远。

泽漆......

男子身旁的女子挽着手臂挽慢慢走着,时不时侧脸对女子宠溺地笑笑,垂首低语几句。

千疏白站在他们身后,看着那两个举止亲密的人,神色落寞。

泽漆。她大喊,可是前面的两人似没有听到般。

千疏白看着越来越远的背影,加快脚步跑动起来。

她追逐着,追逐着,伸出手,想要抓住前面的人的衣角,可是手却穿过衣角,什么也没有碰到......她跑到他们面前,不停挥手,不停喊叫着泽漆的名字,可是那人却似没看到似的,穿过她,径自离去。

她捂着胸口,看着泽漆穿过自己的身体离去。蹲下身子,她抱紧肩膀轻颤。

千疏白的脸隐没在黑暗中,她努力睁大眼睛,抿紧唇,手上紧攥着的是相思子手链。

她攥得紧紧的,相思子竟被攥得散落开来。一颗一颗相思子从她手上掉落,埋入被子深处,再无声响。

她的泪水,在这一刻毫无征兆地落下,顺着脸颊滑进衣领,冰冷刺骨。

她的双手抱紧肩膀,指甲深深的扣进肉里,血丝顺着指尖留下,在白色的衣衫上开出了一朵血花。

千疏白咬紧的下唇不知何时已血红一片,她却还似不知痛般毫无触动。

良久,她才缓缓动了下身子。拉开卧室的灯,她寻找着散落在床上的相思子。

她努力翻找着,找到一颗就小心翼翼地攥在手心。

但是找了很久,最后三颗都找不到。她翻开被子,翻开枕头,翻开床套,没有,没有,没有!所有的地方都没有!

“没有,这里没有,这里没有,这里也没有!没有没有没有......”她癫狂地抖着被子,却还是没有找到。

而她手心攥紧的其他相思子由于动作的幅度太大,又甩落了出去。

千疏白跪在床上,将翻动的被子又翻转过来,企图找到那些相思子。

窗外阴沉沉的,翻滚的乌云盘踞城市的上空,缓慢地移动着。终于随着一阵雷声的传来,暴雨倾盆而下。

“啪”的一声,千疏白陷入了一片黑暗。

停电了。

千疏白怔了怔,手下动作却不停,继续翻找着。可是浓墨般的黑暗将她包围,这样什么都看不见。

她摸索着丢在床头的手机,打开手电筒,继续寻找。

一道白光闪过,随之而来的是震耳的雷声。千疏白轻颤了下,手下顿了顿,又继续翻找着。

她的唇色泛白,因害怕而颤抖的身子在夜色下显得尤为单薄。

雷声下,她没有放弃寻找着。若是找到了一颗,她便唇角微勾,小心翼翼地放在桌上的盒子里。

暴雨侵袭的一夜终于过去。千疏白在刺目的阳光下醒来,抬手挡住倾泻的阳光。她的手心里躺着的是昨晚找到的最后一颗相思子。

千疏白将最后一颗相思子放进盒子里,找了一条绳子小心地串好,挂在了脖子上。

隔着衣物摩挲了内里的相思豆,她才起身下床。

商陆很早就来了,等千疏白准备得差不多的时候他就已经等在楼下了。见千疏白出门,他快步上前,拉住她的手,“快走,时间不多了。”

千疏白低头看向两人紧握的手,低眉浅笑。

一抹日光跃至她的眉间,泛着微醺的暖意,眼尾翘起的喜色掩饰不住。

来到商陆说的咖啡厅,千疏白找了个离商陆不远的位置坐下,托腮看向商陆。

商陆正摆弄着菜单,紧蹙起的眉头泄露他内心的紧张。

商陆借着玻璃看到木紫已经到来,正准备开门进入。他紧张地抬起头,看向千疏白,眉目间全是慌乱。

别。紧。张。千疏白对着商陆比出这个唇语,又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我在这里。她这么表达着。

商陆颔首,递给千疏白一抹微笑便转头看向木紫。

商陆和木紫在一起了。

千疏白看着两个人牵起的手,默默想道。

真好啊,两个人能够在一起......千疏白攥紧了胸前的衣服,心,好痛。

不是说只要看到泽漆幸福就好了吗?为什么还是那么难受?看到他和别人在一起,看到他的笑容毫不吝啬地展现给别人,为什么会那么难受呢?

心,好像裂开了一个口子,咕咚咕咚的冒着酸气。

啊,是因为他身边的人,不是我啊......千疏白捂着脸,嘴角牵起一枚苦涩的笑。

我连向他表明心意的机会都没有啊。

“阿白姐是我最喜欢的人了!”

千疏白只能是商陆的姐姐,除此之外,什么都不是。

千疏白躺在病床上,看着点滴一滴滴落下,眼前似乎又浮现了商陆的脸,他啊,很怕打针呢。每次生病打针,总是要她的陪伴才肯妥协。

那样的日子,好像过去很久了呢......她听着耳边嘀嘀的机器声,看着窗外飘零的落叶,勾起苍白的笑颜。

自己的时间也不多了。

代价啊,重生的每一世的身体都会越来月虚弱呢,真是麻烦啊......我还没有......“还没有看到他幸福到最后呢。”千疏白轻声自语。

她艰难地支起身子,想要写一封信。

窗外,最后一片落叶从树枝落下,蹁跹若残蝶,带着最后一丝对世间的留念。

商陆拿着信,仿佛能够看到千疏白那个一如往日的笑颜。

那么温暖的,最后的笑颜。

“商陆,快来帮我一下。”厨房传来妻子的声音,商陆放下手中的信,“就来。”向厨房走去。

桌上的信纸被风吹动着,卷起了一角。

信上的字清晰可见,娟秀的字体却又略显凌乱。上面只有一句话:小陆,我去U国进修,勿念。又及,听说你结婚了,请原谅我无法当面祝福,就在信纸上祝福你吧,你一定要幸福。千疏白。

风卷动着信纸,带起它飘在空中,消逝不见。

延伸阅读

丽真珠珠宝加盟  http://www.bebegimiz.com/bh5n.shtml
丽真珠珠宝设计室——主营珍珠、钻石、碧玺、葡萄石等稀有名贵宝石的设计、制作与维护保养

苏三说美甲加盟  http://www.bebegimiz.com/gp6t.shtml
“苏三说”是广州喜尚化妆品有限公司旗下重点项目之一,是中国大陆创新推出将美容、彩妆、

环球之星电缆桥架加盟  http://www.bebegimiz.com/x60r.shtml
环球之星电缆桥架机械设备是一家生产电缆桥架、网格桥架、铝合金桥架、玻璃钢桥架等各种系

格美电器加盟  http://www.bebegimiz.com/snp1.shtml
格美反渗透净水器过滤六价铬,放心使用健康安全水水中的六价铬很容易被人体吸收,六价铬超

布莱尔干洗加盟  http://www.bebegimiz.com/x5qk.shtml
人们现在的生活越来越方便快捷了,所以在生活中有很多的行业兴起就是为了满足大家的生活需

泰澄车载冷热杯加盟  http://www.bebegimiz.com/g0sd.shtml
关于Sinmo品牌简介:欣墨(上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是一家专职电子商务公司。以传统商

意佳索家居定制加盟  http://www.bebegimiz.com/bmlb.shtml
意佳索家居定制总部位于广东佛山。佛山作为艺术区,艺术人才集聚,已形成了广东乃至中国规

航天康达全屋整装加盟  http://www.bebegimiz.com/s8y.shtml
航天康达全屋整装是湖南航天康达新材料有限公司旗下品牌,航天康达全屋整装一切以消费者的

天士力加盟  http://www.bebegimiz.com/a7hu.shtml
天士力实业下属企业——金士力佳友(天津)有限公司成立于2005年2月,它依托天士力集

景新浩加盟  http://www.bebegimiz.com/x1gv.shtml
深圳市景新浩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消费类IC的应用方案研发设计和IC产品销售的高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小人物就是小人物在线阅读第三节

    孙小蕾像抓到救星一般,对姜慈抛去一个得意的眼神,就开始告起状来,“老师,姜慈一直宣称家境贫穷,让班上同学老师一直照顾她,困难补助怕是都拿了不少,可是她根本不穷,她用的润唇膏都是迪奥的!”张滔头疼,什么雕不雕的,“我不知道什么雕,但是我要声明的是,姜慈同学从来没有领过困难补助!只是孙同学你自己的认为,

  • 坑文慎入01在线阅读第一节

    谟城码头,正值盛夏,毒辣的日光照射着大地,码头上人多复杂,许多拎着箱子的人匆匆而过,仿佛都在寻找着什么,眼里发着明媚的光芒。叶澜依就是这群人中的一个,她慢慢地从船上走下来,一袭及地的淡绿色长裙,歪戴着白色的绣珠洋帽,镶了珠子的簪花将长发固定住,手里提着一只行李箱,从船上走下来就仿佛是仙女下凡一样。“

  • [综]德尔斐的书架在线阅读第10节

    第十章正牌老婆李强在天海市也算是一号人物,掌控着一家大型**城,手下小弟三百多号。已经记不清多长时间了,李强周围围绕的都是敬畏的目光,一声声强哥叫的恭顺而又亲切,的确让人很满足,很威风。然而李强很清楚,这一切都是假象,他不过是一个高级马仔而已,在某些人眼里就是个屁。在顺风顺水的时候,他自然可以享受表

  • 穿成女配对头是男主(穿书)在线阅读第1章

    苗妙趴在虎皮上,手肘拄着虎皮,两手托着下巴,唉声叹气。前天晚上,她心血来潮,想起来小学半夜偷偷爬起来收菜的XX农场看那红的黑的黄的土地,只觉得格外亲切,把她种了不知道多久还没收的菜收完之后,愉快的眯眼躺下睡觉。明明是喧闹的,鞭炮声不断的除夕夜,她却出奇的睡得安稳,只是……一觉醒来就发现自己睡在现在的

  • 从路人甲到万人迷〔快穿〕惊密

    林峰两人走后时家这边时山对着时羽和时灵正在说着什么。“既然你们承诺下来三个月后参加沧澜学院的入学考试,那这几个月就抓紧修炼吧,别到时候丢我老脸。”时山说道。时羽一笑:“怎么可能会让父亲失望,我一定会拿到入学考试第一的。”这是时灵在一旁不满意的说:“小羽子,你在想啥呢,第一是我的,你只能是第二。”时山

  • 绝地求生之次元大逃杀在线阅读第三节

    肖战二十七年来还没有试过主动搭讪一个男人。更不要说,这个男人还小他六岁。尽管大家表面上统一口吻都说是知己情,可从闪闪烁烁的言词,来回游走在他和王一博之间的视线,以及,时不时的暧昧偷笑中,肖战明白,每个人都心知肚明他们之间的是***情。起初,肖战被反复强调过这是大IP,要好好把握。其实不用别人说,素人

  • 谁是王妃[人鱼]之通天崖的抓捕(1)

    夏夜晚风吹来海水的腥咸。一队银甲兵士举着火把,包围了通天崖下的坟场。白色纸钱被风吹散,烛火在阴风中不安跃动。山崖下的渔村有好事者探头张望,一边看热闹一边窃窃私语。“来了这么多官兵,一定是在抓横行郡县的那个江洋大盗。”“没准是上个月和府尹女儿私奔的野男人?”流言四起。一匹枣红色的高大骏马停在村前。马背

  • [幸仁]信仰命案现场

    却说这日秦威回到营中,一肚闷气,怎碰到华云如此淫妇。招周可来问营中情况,答曰西城镇荒郊处发现了尸体,周可带人去勘察现场了。且说周可去到现场,看到尸体,便一大惊,原来死者不是别人,恰是前几日周可看到与富户马海庆家的小莫子在酒楼见面的那个客商。不过今日却不是客商打扮,只一件长袍,看着倒更像个文人。周可先

  • 千手纲手传在线阅读契约

    “本尊能保证,那不是害你的东西,必要的时侯还能保你的小命。”狐狸男人又拿起了笔写字,并示意我帮他磨墨。只要不是什么坏东西就好。我听狐狸男人亲口说之后,就把心里的疑问放了下来,想来这狐狸男人也不会骗我。这下,我我完全没有了任何顾虑,就帮他磨墨了。狐狸男人认真的样子挺不错的,握着毛笔的手又修长又白净,关

  • 女配不认命(快穿)第八章在线阅读

    瀑布如银色长绢,似白色玉带,倒泻于巨石之间,直入谭中,发出轰隆作响,水珠飞溅于空气中,向四方喷散。激流翻腾,水汽蒙蒙,激起层层波浪。三百多野人随意的在灼人部落附近游荡,有的在瀑布中捞鱼,有的在生火烤着野兔、野鹿,多是木棒石锤,草叉短斧。穿的是皮衣破甲,偶有几个拿着木制盾牌,更有的满是浑身长毛,腰围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