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剑仙绝不只会卖萌第7章在线阅读

作者:不扑不扑 来源:飞卢小说网

不知是自何处漏进来一缕风,柔软似是尾羽,拂在人面上尽都是难言的痒,又带一点寒,尖刀一样逼迫而来。

临光闻声回头,一眼便望见殿门前立满了人,其中一个正怒目而视,眼看着就要冲杀过来。

一贯的机灵到了这时候也是白费,心里只能叹何以这群人走路竟是没声儿的,悄没音响就到了近前,也不知闷声不吭听了多久的壁角,还活生生要把人吓一跳,前世里定然是属猫的。

可也不过是一瞬,这念头转过了她面上便已恢复常态,板着脸孔字正腔圆道,“给两位殿下请安。”不动声色将膝盖挪过两寸,朝着那殿门外两人便叩下首去。

那边开云是个反应快的,早在临光请安之前已寻了个由头自地上站起来,一面理衣袖一面要此地无银,“掉了个珠子,”说罢话音还未落,又抬头作突然惊觉模样,瞧着殿门外头便讶道,“姐姐回来得倒是快——”只绝口不提前面二人谈话,妄图要蒙混过去。

旁的人又不是个傻的,怎会叫她极轻易混过去,忍不得便要冷哼一声,嗤笑道,“什么掉了个珠子,怕是眼珠子吧……”不轻不缓的语调,是笑又是谑,勾得人要跳起来同她打一架。

开云受她这样撩拨,闻言果真沉不住气,只把一张白玉一样的脸憋得透红,她自来都是个叫人捧在心尖尖上的,下生至此十余年,遇见哪一个人不是顺着供着她,可偏偏这谨贤,仗着小她三两月,蹬鼻子便要上脸,稍给她些颜色又能开起染坊来,真当自己大过天,笑话。

想到此,她定定神,将脊背挺得笔直,拿出惯常瞧底下人的姿态来,似笑非笑的模样真真高不可攀,“妹妹说的哪里话,便是眼珠子掉了,可也比那有目无珠的好上许多。”笑里藏着刀,也是一个落井下石扔绊子好手。

谁又敢说不是,这深宫内苑天家教养出来的,早早见惯了腌臜事,哪个手上没三两条人命,便是命数好上一些,是个没见过血的,脑仁子里三三九九的小心思也少不了。不是你争就是我斗,改明日里又变作一群乌眼鸡,贪图的是名利富贵,矫借的又是威仪疼宠。

榻下临光一挑眉,想通此节,颇没出息地选择明哲保身。

她如此想,可偏偏有人不叫她如愿,身在泥淖之间也要把她拖下水,恼羞成怒跨前一步进得殿来,横冲直撞就要扑过来抓人,“你这人忒不讲道理,说谁是有目无珠!”旋风一样疾扑过来,倒是托赖着那练舞的好身段,身形半点不僵滞,径直朝着开云就要打要闹。

全然没有天家仪态,瞧着似是个没什么教养的泼妇,尽显得小家子气,好衣裳好脸蛋也掩不住的寒酸。

开云也不是个好惹的,旁人出招她便接招,丝毫不手软,回嘴亦激烈不堪,“谁应下便是说谁,”她眼珠子一转,说的话愈发上不得台面,“瞧你这样,我若是叫一声小蹄子你莫不成也要应?”

这声音软且缓,句尾挑衅一样上扬三两个调子,带着一点勾人意味,然则又着实是年少,反愈发透着一股子无邪不知世事的天真。

局外人或是早就叫开云一张脸唬骗了过去,可谨贤是何样人,同这开云争夺打闹了许多年,早将她一个人看得通透。或是旁的事上谨贤还可以说一知半解,知晓的连皮毛都算不上,可这事上她若是屈居第二,首位断断不会给人摘走。

谨贤一瞬听明白开云说的是什么,怒火中烧起来索性连脸面都不顾,只这一片刻,她便已疾冲过来,越过不大的内殿扑上前就要打。

开云不避不让,磐石一样站在原地,也不知是吓傻了还是要接招,竟然连眼珠子也不转一下,直勾勾就将人望着,瞧着有点渗人。

这样情形临光自然是瞧不见的,可她耳朵是顺风的,顶得过旁人耳聪目明,只支着两只耳朵也能将殿内这情形尽收于心底,更不用说这几人说的什么又是什么面目。

她实则很有些头疼,可即便是装装样子也罢,又或是尽忠职守也罢,少不得还是要担起这差事,打肿脸充胖子当一个和事老,“殿下慎言!”是朝着开云谨贤,亦是那作壁上观的谨惠。

若事情闹大,定然还是要吃不了兜着走,这道理她极明白,左右天家无情,小惩大诫又落不到这些主子祖宗身上,还是自己的过错罢了。

她一句话未完,旋即又抬起头来,朝着殿外那连大气都不敢喘的活泥塑,声沉似是寒潭,道,“还愣着做什么,没瞧见主子们累了?”

那边一群人唯唯诺诺,各人揣的心思都不一样,倒是知晓枪打出头鸟的道理,谁也没敢来多管这闲事,只你望望我我又望望你,最后一齐将目光齐聚到谨惠身上,只等着她发话。

谨惠早瞧足了猴子戏,眼风一扫也看过了开云同谨贤二人打闹,这时候面色竟是还平缓,像是才回过神来,施施然提足入殿,身后跟着一大帮子低眉顺眼的小太监小宫娥,只等着她拿主意。

她抬目瞧榻前三人一眼,有些漫不经心,似是受了大惊吓,缓声道,“没听见女官说的不成?”等着那起子宫人小太监一齐上前去拉架,又紧上几步到前头,离得临光有五步远,赦下一个大恩,道,“女官跪了这许久,倒是我的不是,还是快些起来——”

临光身侧,两人已然叫底下人拉开了,她瞥那两只乌眼鸡一眼,没敢应,“谢殿下恩德,临光有罪,万万不敢。”

三个女人一台戏,这话不是说假的,你方唱罢我登场,亦也是良言。

那边开云同谨贤闹成乌眼鸡,谁也不乐意瞧谁,相看两厌索性谁都不看,各自面目扭曲别开脸,又哼上一声,做足了姿态。这边谨惠倒是直到此时才将一身戏骨发挥到淋漓尽致,“女官这说的是哪里话,见外了不是,我又何曾说过是你的错处了。”

真是大肚能容,只可惜这人生是女儿家,若不然是个男儿郎,凭这笼络人心的手段,岂不是要翻了天。

临光抿着唇,欲要言语,可那谨惠已不理她,侧过脸同那边两只乌眼鸡说话,一说道,“你们这两人,三五日里总有一回要拌个嘴,这便算了,无伤大雅,”瞧得一人并不理她,也不馁,转眼又去同另一人耳提面命,“谨贤也是,早早同你说让着开云些,这暴躁脾气几时才能改,我虚虚长你们两岁,总还是说得你吧——”

一话未竟,叫谨贤极不情愿打断,“做什么要我让着她,分明是我要小上一些!”搁着谁也不情愿,可谁叫你要没人家得宠爱,这人才将将十几岁,自然是不懂得这道理的。

开云架子却是端得高,一张脸早笑起来,眼眉弯弯斜飞起来,形容极自得,挑衅道,“谨惠姐姐都这样说了,你还拿什么横?”是个唯恐天下大安的性子,伤疤还未好便要上前张牙舞爪地撩拨敌手,真真叫人头疼。

可即便是这样直心肠没脑子,也自然有底下人给她收拾残局,深宫里练就一身油皮子的奶嬷嬷少不得将她当祖宗供起来,暗地里牵她一片衣服角,低声道,“殿下快少说两句罢——”急得快哭出来,恨不得上手捂着她嘴。

就是个老妈子,专门收拾残局的,可奈何开云不领情,袖子一挽踏步上前又要跟人拼命。

又是好一阵撕扯,提心吊胆的提心吊胆,看猴子戏的看猴子戏,那跪着没吭声的自然也将话又咽了回去。好一阵后,终于叫人拉下来,劝退到一边去,几人各自端着脸面占一方地界,谁也越不过谁去。

僵持来得快,自然去得也快,谨贤吃了好大一个亏,尚且不学乖,一面叫底下手脚不大利落的小宫娥拿了湿帕子擦脸,一面义愤填膺指着临光便要发难,“你们都是一伙的。”言罢瞧开云一眼,眼刀子接二连三甩过去,也不嫌累。

临光哑口无言,觉着这盆子脏水真是泼得毫不合时宜。可她又不是个认命吃亏的,没因由站在那等着叫人打骂,想一想要给自己谋一线生机,“谨贤殿下这话临光不明白,还请殿下赐教。”

谨贤闻言险些跳脚,人也急了,横手指着人便道,“你还说,将将那开云同你说的话我全都听见了——”一时脑子灵光了些,又抬头去瞧谨惠,“姐姐,你也听见了,还由得她们合起伙来作假害你不成?”色厉而内荏,只不过是个花架子。

谨惠倒是难得配合,恨铁不成钢一样抬目瞥她一眼,眉间颇多意味难言,却没顺着她话朝下说,只道,“自然听见了,谨贤,你脾气收着些,”又去瞧临光,“你这样撒泼耍悍,女官往日的教习你都学到哪里去了?”

这人圆滑且世故,绝口不提前事,即便听见了也当是耳边风,这下倒好,风浪止歇于萌芽。

谨贤一讷,很有些愤愤,可她叫谨惠一瞪一说教,也只有偃旗息鼓的份儿。

那边谨惠没停下,仍旧低眉瞧着临官,突地道,“女官这时总要给我个交代才好。”

交代?交代什么?自然是前因带上后果,又附加赤诚忠心一片,只看你买不买账,不然给你一个好看。

延伸阅读

小企鹅家纺加盟  http://www.wyomingeliteladies.com/bth9.shtml
小企鹅家纺加盟详情南通小企鹅家纺有限公司是凉席、蚊帐、夏被、毛毯、四件套等产品专业生

斯力高加盟  http://www.wyomingeliteladies.com/g4l2.shtml
斯力高致力服务于工程用户、商用用户、专职公司用户、高尚住宅、个人消费等各类用户,以多

RALPH加盟  http://www.wyomingeliteladies.com/a3cs.shtml
RALPH男装是深圳市龙岗区酷尔森服装厂经销服饰,总部是男装Polo衫、Polo衫、

金悦靓加盟  http://www.wyomingeliteladies.com/nc02.shtml
金悦靓汗蒸房是桑拿足浴设备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佛山市

兴斯璐加盟  http://www.wyomingeliteladies.com/x8c3.shtml
兴斯璐床上用品总部坐落在东莞市茶山镇,是记忆枕、凝胶枕、高回弹制品、自结皮制品等PU

旺运天翡翠加盟  http://www.wyomingeliteladies.com/sk7d.shtml
旺运天翡翠加盟_公司简介青岛泽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是翡翠王国国际珠宝(香港)集团有限公

德蒙加盟  http://www.wyomingeliteladies.com/p3of.shtml
长沙德蒙机械有限公司是湖南地区空压机配件销售公司,公司秉承客户至上,服务的原则,力求

小器鬼照明加盟  http://www.wyomingeliteladies.com/h06.shtml
小器鬼是中山市欧帝尔电器照明有限公司旗下的一个品牌,一个家喻户晓的知名品牌,主要产品

爱弗珠宝加盟  http://www.wyomingeliteladies.com/uj1y.shtml
深圳市爱弗珠宝有限公司成立于2013年,注册为2015年,地址位于深圳水贝重点珠宝城

金玛银城珠宝加盟  http://www.wyomingeliteladies.com/ue71.shtml
金玛银城珠宝始创于1980年,由一帮技艺超群,资深珠宝专业人士创办的首饰加工企业。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会魔法的美食家[综英美]在线阅读第9节

    方青歌根本不知道已经有人开始了对他的关注,此时正回到了阔别多年的家中。蜀天公寓。当他打开房门后,看见房间里的摆设依然如同他多年前的走时候一样,只是铺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尘。慢慢的打开一个房间又一个房间,方青歌游视着那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摆设和家具,目光专注而深情。家--这是自己的家,承载了自己一个人所有欢

  • 小朝奉的春天在线阅读第三节

    女流氓?这是纪容舒的第一想法。这些年来啊各种变着法儿偶遇他的各色女人数不胜数,可就是没见过画风这么清奇的。这是打算来强的?昏暗的灯光下,女孩垂着头靠在他身上上下其手,有些凌乱的齐耳短发下露出一段雪白纤细的脖颈,脊柱骨微微突出,瘦骨伶仃的又有些可怜的意味。随着女孩喘息声的愈发沉重,一阵浓烈的血腥味从她

  • 我在紫微星面前掉马了实力划分

    其实让大宝和小宝恐惧的地府气息,是姜毅赏善罚恶令当中,那两尊黑白无常的泥偶,散发出来的气息。当然这种阴帅的气息,不是他们这些鬼卒可以抵抗的,单纯是气息就让他们惧怕无比了。“突然想到一些事,明叔我就先离开了”明叔立刻当机立断,准备离开破庙当中,远离这个让大宝小宝极度恐惧的人。“等等,我让你们走了吗?破

  • 暗青春得替白若找个好师傅

    话都说得差不多了,朱氏敷衍了几句便起身离去。朱氏走后,白若赶紧询问周嬷嬷:“嬷嬷你的手怎么样了?痛不痛?”周嬷嬷裂着嘴苦笑:“没事,老奴皮糙肉厚的,小姐不用担心老奴。”说着把手藏到身后。小春眼尖的惊呼:“嬷嬷你还说没事,明明伤得好严重啊,小姐您瞧瞧。”白若抓过周嬷嬷的手一看,满手大水泡,触目惊心。刚

  • [综]日常乱舞在线阅读第七章

    谢久初等到黄泽东走了之后就开始看那个剧本。那个剧本里,依照先前的安排是打算让他去试镜双主角里的一个的,但是谢久初看了一遍之后改变了主意,他觉得南宫商这个角色更加适合他。这个角色在整部剧里面的唯一一个特点就是——惨!简直就是一个惨绝人寰的角色,四岁识字之后就一直在书斋里,长到十六岁,终于能够大施拳脚的

  • 初三的边缘之第五章(5)

    浩浩荡荡的一队人向着济世堂出发,楮墨和高小黑走在最前面,不顾街上行人向他们投来的眼光,将事情的缘由跟高小黑说了说,高小黑听后完全没觉得事情棘手,反而一脸轻松:“就这么点事儿啊?乔姑娘刚才直接跟我说就行,何必去打扰都统呢?其实你不来找我们也行,直接跟他们济世堂的那帮人说是我们亲戚,他们也会放人了。”楮

  • 诸天机票第九章在线阅读

    苏福伦站在朱红色的廷柱旁,盯着院里那零星几支红梅一眼不眨。都道冬景萧瑟,只怕今年更甚。他回首看了眼宫门紧闭的大殿,心里不住叹气。这里本就空旷,如今怕是更加清冷了。苏福伦收回目光,想起那个伏案疾书,比寒风中料峭的花更寂寞的身影,心下又是一叠声地哀叹。这个年,住定不好过啊。“公公。”耳边忽闻有人唤他,苏

  • [网游]人生如戏不科学法宝:封魔碑!

    余成游到玉佩前,向着玉佩中注入法力,只见玉佩缓缓飘起,放出红色的光芒,红色光芒照向绿色的封印光球,封印光球上的光幕慢慢的消散。刚刚余成在想有个系统空间就好了,没想到的是,真的有系统空间,而且还能够无限扩大,只是每立方米需要扣除1进化点。余成想都没想,直接使用1进化点,获得一个立方米的系统空间。半响后

  • 旌奚夫妇同人第1章在线阅读

    开往江宁市的火车上,人多,拥挤。空气当中,弥漫着各种恶劣的味道,烟味儿、泡面味儿……那一阵阵的酸爽,让人有些透不过气来。楚云却丝毫不以为意,坐在靠窗的座位上,脸上露出浓浓的欣喜之色,兴奋到了极点。过去的十多年里,楚云一直生活在龙虎山上,几乎与外界隔绝开来,只有一台小小的黑白电视机。通过看电视,楚云对

  • 传奇驯兽师她在玩火

    “知了——知了——”嘈杂的蝉鸣,火辣的太阳。盛夏的晚风,翻滚一阵一阵的热浪。金黄色的玉米地里,穿着火色长裙的女孩,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好热啊!”她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不对啊!我不是死了吗!”她站起身来,迷茫地四下打量,隐约觉得这片玉米地似曾相识!突然之间,一个男人闯入她的眼帘!他穿着一身军装,峻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