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107界碑在线阅读第9章

作者:六与六月 来源:晋江文学城

蔡杰带着侍卫,慌慌张张的跑回蔡府。

这时,丫鬟端上来一杯茶,蔡杰喝了一口茶,把茶杯摔了,将茶水吐了出来恼怒道:“呸呸呸,这TM是什么茶?”

丫鬟连忙跪下磕头道:“少爷,这就是你平时爱喝的龙井茶啊!”

蔡杰上去就是一脚将丫鬟踹翻在地骂道:“你还敢顶嘴?”丫鬟连忙爬起,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这时,蔡杰的书童蔡放进来谄媚的对蔡杰道:“少爷,蔡顺等三人,大夫看了蔡顺等三人已经傻了,其余人等尽皆带伤。”

蔡杰道:“谁要你说这些?本少爷从小打大,还没有受过这种气。刚才那人查出来是谁了嘛?”

蔡放慌忙道:“还没有少爷!”

蔡杰气愤道:“废物,废物,一群废物!连这点事都办不好!”

蔡放慌忙跪下道:“少爷息怒!小的……立刻去查。”

蔡杰道:“还不快滚!”蔡放听后如释重负,真的就滚着出了房间,可见这蔡杰平时是如何跋扈,连自己的亲信都这么惧怕他。蔡杰转过头来,看见跪在地上的丫鬟,走过去淫笑道:“本少爷今天心情不好,要你好好伺候伺候本少爷!”

那丫鬟哭道:“少爷,您饶了奴婢吧!奴婢已经许了人家了。”蔡杰哪肯听她说话,将她拉起按在凳子上,那丫鬟极力挣扎,蔡杰一巴掌打在丫鬟脸上,那丫鬟自知今日逃不脱蔡杰魔爪,也放弃抵抗。被蔡杰按在椅子上,从后奸淫了。

在路上,洪玄机要黄馨回家之后别讲今天发生的事,免得家里人担心。

回到家里,晚餐已经准备好了,洪玄机在洪敖的服侍下和洪父洪母、黄馨一起吃了晚餐之后。

便将洪敖叫到一旁道:“洪敖,今日我得罪了蔡相的侄子!想来他们不会善罢甘休。如若,我有什么事的话,照顾好我双亲和馨儿。”

洪敖脸色杀气道:“敢惹老爷?我去杀了他们。”

洪玄机捏了捏鼻子道:“不要冲动!洪敖,要克制自身情绪,如果我今日克制住了自己,也许就不会担心有人报复。不过,人活着就是这么矛盾。既想率性而为,又有束缚羁绊。归根到底,还是我们不够强,没有率性而为的本钱。从前,我只想平平淡淡和你们在一起,度过余生。可是,自从馨儿那晚的一番话以及今天遇到的事让我明白了,如果没有力量,怎么保护你们?”

洪敖对着洪玄机道:“不管老爷做什么决定,小人都跟着老爷!”洪玄机看着在堂上欢快交流的洪父洪母与馨儿,手再次捏了捏鼻子,对洪敖道:“去查下蔡杰的底细,我要知道他的详细资料。有办法吗?”

洪敖眼神犀利的道:“老爷放心吧,交给小的。”说罢,洪敖便如鬼魅般消失在屋内,洪玄机如果不是刚和洪敖在说话,都以为洪敖根本没有来过。看来,这小子的功力有增长了不少。

洪玄机见馨儿和父母聊得正欢,便独自一人回到房内。坐在床上运起玄功,修炼幽魂引。

黄馨在翠柳的服侍下,来到房内,翠柳便退了出去。黄馨见洪玄机坐在床边,便来到桌前倒了一杯茶水端给洪玄机,待洪玄机啐了两口茶,将茶杯放在床柜上。黄馨要洪玄机躺在床上,便开始给洪玄机按摩起来。

黄馨边按边道:“没想到夫君一个文弱书生还会武功?夫君真是给奴家太多惊喜了!”

洪玄机沉默了一会儿道:“我自小体弱,不适合习武,机缘下学了些庄家把式啊!我还有一门功夫更厉害,夫人知道是什么吗?”

黄馨眼露疑惑道:“是什么啊?奴家不知道呢。”

洪玄机翻身压着黄馨道:“为夫的房中术更为厉害,哈哈哈哈!”说罢,便开始抚摸和亲吻黄馨。

黄馨嗔道:“夫君你真坏!讨厌死你了!”迎合着洪玄机,屋内一时春光无限。

清晨,洪敖、翠柳来伺候洪玄机和黄馨起床,洪敖自从洪玄机安排他去查蔡杰的底细,便一夜没回,到了清晨要伺候洪玄机才赶回来,匆匆伺候完洪玄机洗漱,用餐后,洪敖又出去了。

洪敖走后,洪玄机也准备去书库点卯,突然一班衙役闯了进来,因洪玄机打伤了人,要拘捕洪玄机。洪玄机知道,蔡杰的报复来了。

洪父洪母不知怎么回事,对官差急道:“官爷,你们一定搞错了!玄机是朝廷命官,怎么会打伤人呢?”

那官差道:“拘捕令在此,怎么会错?把人拿下带回去!”

洪玄机对洪父洪母道:“爹娘没事的!放心吧!”并对黄馨道:“照顾好爹娘!”黄馨应道:“放心吧,夫君!我会好好照顾爹娘,等你回来的。”洪玄机在父母、妻子的泪目中,跟着官差走了。

到了府衙,官差直接将洪玄机关在牢中,与一个魁梧大汉关在一起。

不一会儿,大牢打开了,只见蔡杰带着几个护卫在官差的带领下走了进来,看着洪玄机嚣张道:“洪大人,皇家书库的知书官。怎么被关在大牢里啊?”

洪玄机淡然道:“这难道不是蔡公子的杰作吗?”蔡杰见到洪玄机淡定的样子,感觉十分气愤,对洪玄机嘲笑道:“不错!洪玄机就是本公子让人把你抓进来的。本公子看上胭脂红,你一个小小的知书官。居然不给本公子面子,本公子先把你慢慢折磨死,再慢慢地品尝胭脂红这小娘们儿。以前玩胭脂红时倒没有这感觉。这次本公子感觉十分兴奋,哈哈哈哈哈!”

洪玄机听了蔡杰的话,拳头紧握,拳上青筋狰狞,死死的盯着蔡杰道:“蔡公子,你会死的很难看的!”没有多余的话语,那声音犹如来自九幽,让人心底冰凉。

兴许,蔡杰知道洪玄机会武功,担心洪玄机会当场暴走,说了些场面话:“本公子等着你,有本事你来啊!不过也要你熬得过去。”说罢,便带着人走了。洪玄机感知洪敖就在屋顶,蔡杰走后,洪敖也跟着走了。

话分两头,洪敖自洪玄机安排他调查蔡杰底细,除了回家伺候洪玄机。便一直跟踪监视蔡杰,发现蔡杰就是一个典型的花花公子,不学无术,干着欺男霸女的事,是一个货真价实的恶霸。如若他不是丞相蔡和的侄子,早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今日见到洪玄机被蔡杰让人抓起来。洪敖本想杀了蔡杰,可是洪敖想到洪玄机只是要他调查蔡杰,如果杀了蔡杰引来更大的麻烦,反而得不偿失。所以,洪敖一直克制着自己的杀意,没有杀了蔡杰。

当晚,月明星稀,夜深人静之时,洪敖潜入蔡府,来到蔡杰书童蔡放的房间,走到蔡放床前,将蔡放拍醒,蔡放见有人来刚想大叫,便被洪敖捂住嘴巴:“敢出声就杀了你!你可以试试!”

蔡放听了连连点头,洪敖松开了手,只见蔡放狗爬一样起了床,跪在地上,连连磕头道:“大侠饶命!我只是一个小小的书童。”

洪敖道:“我来问你,你们公子蔡杰,整日不学无术,到处欺男霸女,惹是生非。他可还有什么其他事情?如果回答的好,我可以考虑饶你一命!可是如果……”说着一掌劈向旁边的椅子,只见椅子一下四分五裂。

蔡放吓得脸色惨白,连连磕头道:“小人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说罢,便道:“少爷!呸呸呸,什么蔡少爷!蔡杰那狗贼经常欺男霸女……”说了很久,但是明显有些比重就轻,全说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看来这蔡放虽然嘴上服了,但是始终没有说实话,也是个聪明人,如果蔡杰有把柄被别人抓着,他作为蔡杰的书童他也没有好果子吃。

就在此时,洪敖盯着蔡放的眼睛,运起《太阴真经》中的“太阴摄魂”,只见蔡放眼神开始迷离,面露痴呆状。洪敖问道:“蔡放,蔡杰有什么隐秘之事是不希望大家知道的?”

蔡放面露痛苦的神色,明显是在挣扎,洪敖加强功力再次问道:“是什么事啊?”蔡放缓缓道:“少爷和大..少...爷...的小..妾..私...通!”

洪敖道:“大少爷是谁?”

蔡放道:“大...少...爷...是...蔡...丞相...的..二儿子,今...科..状..元..‘蔡浩’!”知道想要的答案后,洪敖便运用太阴摄魂抹去可蔡放这段记忆,将他放回床上去。做好这一切后,洪敖擦了擦额头的汗珠,这太阴摄魂太耗功力,洪敖险先熬不住。

第二日,黄馨带着洪敖、翠柳来探监。进的监房来,黄馨哭着道:“夫君,都是奴家不好,连累了你。”

洪玄机擦干黄馨脸上的泪珠道:“馨儿没事的,在家好好呆着,照顾好父母!”黄馨点头称是。

洪敖道:“夫人,小的有事需要单独向老爷禀告!”

洪玄机对着黄馨道:“馨儿你们到外面等下吧。”黄馨知道洪敖有重要的事,便带着翠柳出去等候了。

洪敖见牢房还有一人睡着,便使用只有达到先天境界以上才能使用的凝气成声道:“老爷,我已查到了。蔡杰和他堂哥的三姨太偷情。他堂哥便是与少爷同期的状元蔡浩,也是当今丞相的二儿子。”洪玄机听罢,笑道:“这蔡杰到挺有能耐。”同时也凝气成声道:“这蔡杰倒也无耻,俗话说兔子不吃窝边草,他连自家堂哥的帽子也带。这件事可得好好利用,这般这般做……只要蔡杰除去,别人即使杀了我也没有好处,那么只要在花些金银疏通,我便可以出去了。”洪敖听罢,便对洪玄机道:“老爷,属下马上去办!”说罢,便出了监牢,跟着黄馨回去了。

洪玄机将黄馨他们送来的酒菜端出来,全是洪玄机爱吃的“烤鸭”、“凉拌鸡”、“烧白”……

还有两壶妃子笑,这可是洪玄机的最爱啊。洪玄机将酒倒出,饮了一口,吃了菜。

这时,在哪着的大汉立时跳起,两步跳到洪玄机对面道:“这位兄弟,俺叫王宇。可否给些吃食?”

洪玄机见王宇身手,应是会武之人,便道:“王兄,在下洪玄机,不如坐下一起畅饮一杯如何?”

王宇粗声道:“哈哈,好好好!正合我意,多谢洪兄美意!”说后也不客气,坐在洪玄机对面,拿起妃子笑便饮了起来,道:“这鸟地方,关了几天,嘴巴都没味道了!”

洪玄机微微一笑:“我观王兄不是大奸大恶之人,怎么会被关进来?”

王宇骂骂咧咧道:“我要是大奸大恶之人就好了,就不会被关进来。”

原来,这王宇是军中校尉。因为手下的士兵妻子,被一个官宦子弟欺负,那士兵妻子也是硬气,抵死不从,那官宦子弟不慎便将那妇女弄死了。

那军士得知妻子被人欺辱并且被杀死了。连夜偷跑出军营,去找到那官宦子弟报仇。

可是,那军士只有一把子力气,并不会武功,被侍卫打死了。他的家人将他的尸身收回家,准备入殓。在下葬那天,那官宦子弟还带人来,要将打砸灵堂,羞辱他的家人。我当时气氛,便将他们打死了...

“洪兄弟,你说我们为国家卖命,这些人却在后方养尊处优,欺辱我们的妻儿。他难道不该死吗?”王宇大声道。

洪玄机喝了口酒默默道:“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他确实该死,唐国不是没有血性男儿,而是毒瘤已深入骨髓,需下猛药。”

王宇道:“洪兄弟,俺一介粗人,不懂你说的啥,但我觉得你说的有道理。”说完,端起酒来和洪玄机共饮一杯。饮罢,王宇道:“洪兄弟,我看你文文弱弱的,你是怎么进来的啊?”

于是,洪玄机便将如何被陷害的告诉了王宇,王宇听罢,一掌拍在墙上,只见墙上深深陷了进去,气愤道:“这蔡和狗贼,真是一家都不是好人。我唐国如果没有蔡和,那么我想我唐国不会是这样子。都怪这狗贼迷惑圣上,阳奉阴违,搞得朝堂一片乌烟瘴气。”

洪玄机喝了口酒撕下一只鸭腿吃着,道:“王兄,真觉得唐国积弱只因蔡和之过?抑或是有人迷惑圣上之过?”

王宇气愤道:“难道不是吗?”

洪玄机缓缓道:“当今唐国,积弱已久,毒瘤已烂到根子里了。第一,将士疏于训练,贪生怕死,却连年打仗,空耗国力;

第二,官员不体恤百姓,百姓负担沉重,没有真心为百姓着想的;

第三,党争厉害,真正可用之人,却郁郁不得志;

第四,寒门晋升知道由世家把持,就如奋勇杀敌的将士,反而没有在后方享福的家族子弟升得快;

第五,国防资源缺乏,缺乏战马,无法组建强悍骑兵队伍;

第六,财政制度的弊端,各州府层层截留,国库无法的得到有效补充……一系列问题,难道王兄认为这只是蔡和一人能够主导的吗?”见王宇听后,默然无语。

洪玄机接着道:“将所有罪责归于蔡和是不合适的。他只是天下之人对于唐国弊病缩影的针对罢了!但是,如果蔡和真的死了,唐国就会复兴吗?我想似乎不可能吧!”

喝了口酒,洪玄机继续说道:“唐国要想复兴,必须由上至下,喝一副大药。但是,这势必引起现有利益阶层的反对,甚至会有人利用这事造反。如果唐国挺过去了,那么前途一片坦途。”说罢,洪玄机手中的鸭腿已经吃完了,他再撕了一块鸭肉吃着。

王宇大口大口的喝着妃子笑,似乎要用就来麻痹自己,喝罢,王宇用手擦去嘴角的酒,道:“俺是粗人,不懂洪兄弟说的。但我心里觉得你说的很对。来,敬你一杯!”

洪玄机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王宇道:“洪兄弟,今晚与你共饮,俺交你这个朋友我交了。”洪玄机饮了一杯道:“王兄,如果我能出去定再与你痛饮。”

王宇道:“洪兄,你不担心!等俺出去了,自会想办法救你!”洪玄机虽然早已想好脱身之法,也不知王宇说的是真是假,但是也颇为感动道:“王兄,我观国君有意收回燕云地区。假若王兄随军出征,切记小心!”

王宇道:“洪兄,连这等机密之事都知道?”洪玄机喝了口酒尴尬道:“瞎猜的!哈哈哈”

待洪玄机和王宇喝罢吃足,便各自睡去。

延伸阅读

格菲兰床上用品加盟  http://www.worldchangecafe.com/pvfb.shtml
GEPHRAN(格·菲兰)品牌创立于2006年,是上海东隆纺织品有限公司旗下系列品牌

兴华香加盟  http://www.worldchangecafe.com/ax3i.shtml
兴华香食品是黑龙江省的企业,公司拥有日宰活牛200头自动化屠宰加工生产线;2000吨

奥超加盟  http://www.worldchangecafe.com/d9l2.shtml
奥很银饰是义乌市奥很电子商务商行经销商品,商行位于兴中小区10栋6号,是一家生产和经

清沐连锁酒店加盟  http://www.worldchangecafe.com/6thf.shtml
清沐连锁酒店加盟是一家现代化经济型品牌连锁酒店,成立于2005年8月。秉承“以人为本

新来福加盟  http://www.worldchangecafe.com/pz2h.shtml
时尚个性的小饰品是年轻女性们的,新来福小超市以精致的产品、低廉的价格、优雅的环境,时

译科思加盟  http://www.worldchangecafe.com/acqk.shtml
深圳译科思数码公司拥有强大的技术实力和版权资源的积累,中国教育成为译科思的责任和使命

音乐空间ktv加盟  http://www.worldchangecafe.com/uzm0.shtml
音乐空间ktv的音响效果好,采用行业排名靠前的智能点系统,在为顾客提供高级的演唱体验

伊雅化妆品加盟  http://www.worldchangecafe.com/x3in.shtml
伊雅化妆品创建于2006年,是一家集研发、生产、销售、OEM、ODM为一体从事面膜的

AI创意礼品加盟  http://www.worldchangecafe.com/g6jr.shtml
AI创意礼品加盟,适合小本创业人群投资!做创意礼品的生意有市场吗?根据相关的调查数据

易果生鲜加盟  http://www.worldchangecafe.com/bnnq.shtml
上海易果电子商务公司作为生鲜电商企业,从2005年起开始致力于向注重生活品质的都市中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嫡女重生要逆天第8章在线阅读

    趁着薇薇安还在撒娇,未然打开了他的专属内购商店。和通常**里的内购商店不同,核心科技商店并不是对未然全面开放的,它采用的是等级解锁模式,也就是说,商店系统会根据未然当前的等级,然后判定对他应该解锁开放的商品。未然看了一下,以他当前的等级,系统商店对他开放的东西还真是不少,不过大多数都是基础素材,并不

  • 朕的玉玺成精了在线阅读第6节

    江姜不明白余学长为什么突然用一种“你得了绝症”的眼神看着自己,她只觉得好笑:“谁告诉你是大姨妈固定在月底来的?这种事当然是因人而异啦。”“你等着,我找人借个姨妈巾,先去厕所里垫了姨妈巾再去医院拿药。”江姜刚摸起手机,准备问问几个室友有没有带,谁知余闻一把捉住她的手,死死按住,“不用借。”他左眼写着拒

  • 陌上归在线阅读第一章

    P.S:本章作者糊涂,把半原稿发上来了。里面有着大量没有翻译的粤语。请看下一章。过了删除时间,就不删了。第一章碰瓷?“哈喽,观众朋友们。我又回来了。刚刚我在超市门口碰见了两件,呃……也可以说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钟易把带回来的东西一个个的拿出来。对着一个录像机面前说着自己刚刚发生的事情。他现在是一名

  • 迷人的反派角色之岁月静好(3)

    看林苗苗挂掉电话之后,宋一然小喵一样机灵的凑上来,“怎么样怎么样,他也同意了吗?”“他问我在哪儿,说要来找我!”宋一然顿时一丧,“看的可真紧啊,跟我在一起他都不放心吗?”林苗苗不赞同的瞥她,“然然,你别那么说他!”宋一然嘿呦一声,“这就护上了,看来我这个朋友也没那么重要嘛!”林苗苗无奈的推她一把,“

  • 揭罪第8章在线阅读

    “无耻!阿姐已经自降身份下嫁他虞氏,这个虞紫鸢竟还不肯放过她!”“阿姐的死,我会让他们云梦江氏和眉山虞氏,血债血偿!”温晁额间青筋暴起,那份怒意彰显在外,令人不敢靠近。“此事存有疑点,为何大小姐会突然选择离开温氏?还有瑶木又是从何而来?我找到她时……她虽已成他人之妻……可也不会不到半年便生下一儿半女

  • [网王]桃花债在线阅读第五节

    她的声音并不大,但是坐在旁边的刘老太君却是能够听得一清二楚,“天香为何不喜这相国千金?”墨天香剥了颗葡萄丢进自己的嘴里,边吃边道:“外祖母,倒不是说我喜不喜欢她,只是天香着实不喜欢如此爱卖弄之人。瞧瞧她,还时不时的看着皇兄,肯定是有什么非分之想。”刘老太君看了看还在跳舞的吴灵儿,顺着吴灵儿的视线看过

  • 时空管理局~新人试炼场(甄嬛)之新世界(6)

    其实接不接受倒谈不上,这无非是一个**,可是土狗三番五次的提到国家和各国让林阳有点迷惑,一款**怎么上升到这么高的层面上了。土狗似乎看出来了他的疑惑于是接着对他说道:“如今整个世界像汽油天然气这些资源实在太过于紧缺,并且由于人类活动所造成的环境污染已经到了无法法有效分解的地步,除此之外瘟疫肆虐。所以

  • [刀剑乱舞]粟田口日记西风一夜剪芭蕉7

    瑞祎睡到半夜的时候,忽然就听到外头隐隐约约的有声音传来,不由得坐起身来,隔着帐子喊人,“凌霄。”“姑娘,奴婢在呢,您是要喝水吗?”凌霄从外间立刻进来了,隔着帐子轻声问道。“我听着外头怎么有声音,你去看看怎么回事。”“是。”凌霄立刻就去了。瑞祎一时睡不着,索性拿了软枕垫在背后等消息。心里隐隐约约的猜着

  • 三国:吾乃战神!在线阅读第七节

    “大桥,你快来看看我背后有没有什么东西啊?”阿龙回到宿舍掀起自己的衣服问大桥,大桥看了看阿龙的后背说:“什么都没有啊。”“真的什么都看不出来吗?你再仔细看一看,看看是不是有什么印子什么的。”阿龙半信半疑的问。大桥又看了一下说:“有个鸟印子呀,不信你问杨雷。”杨雷走过来看了看说:“确实什么都没有啊,阿

  • 末世:我妹不可能这么猛之引子

    上海某五星级大酒店总统套房内,。“冰冰姐,这件简直就写了你的名字,这次穿上它明天一定上头版头条!”洛冰的经纪人谄媚的拿着这季D家的最新款高定。“嗯,确实挺好看的,帮我穿上试试吧。”洛冰淡淡的回应,脸上没有一点表情,和她平时在大众面前的样子判若两人。洛冰抚摸着自己美丽的锁骨,今晚上的最佳女主角她势在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