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娇妾(穿书)第六章在线阅读

作者:白糖奶兔 来源:晋江文学城

等铃歌和太宰从百货商店出来时,天色已经彻底暗了下来。商店门口耀眼的霓虹灯交相辉映,泛起了鱼鳞般的涟漪。

她摸了摸空荡荡的肚子——虽然在“约会”时她吃了冰淇淋布丁可丽饼等等,但不是正餐就不算数。铃歌又不想回家做饭,一个人吃不太好把握量,她稍稍思忖了下,想起一家味道很好的中餐厅,问太宰要不要吃夜宵,她请客。

太宰倒是很快就同意了,只是在临近中餐厅时,他的神情变得有些古怪。铃歌一心美食,没怎么留意到。

“老板,一份麻婆豆腐,水煮肉,还要……对了,太宰先生能吃辣吗?”

店里空位还很多,入座后,铃歌拿起菜单点到一半,才突然想起地问。

“嘛,还好吧。”太宰支吾了声,“赤染小姐经常来这里吃饭吗?”

“小姐是我们店里的常客了。”店里的老板兼服务生笑眯眯地端上了两杯冰水。

“因为老板这里的川菜非常好吃!跟我以前特意去中国吃的差不多。”铃歌眉眼弯弯毫不吝啬地夸奖,在这个世界上,铃歌只对两件事抱有持之以恒的热情,一是赚钱,其二就是美食!

这个时间大多下班族会选择去居酒屋或路边摊这样的地方,店里只有稀稀拉拉几个客人,老板很快就让厨师把菜做齐送了上来。

铃歌吃得酣畅淋漓,太宰看着汤面上都飘着辣椒和花椒根本找不到落筷处的川菜,算是知道铃歌认为的地道是怎么回事了。

她发现太宰简单地尝了两口,就被辣得嘶着冷气,不停地喝水。她想了想举手招呼:“老板——”

“嘶……意料之外的辣度啊。啊,刚好可以拜托老板拿点洗洁精过来吗?试试火辣的自杀也不错!”太宰像是想到了什么好主意似的兴奋提议,他知道川菜辣,完全没料到居然比超辣咖喱还可怕。

“那样是对美食的辜负吧,而且太宰先生死在这里的话我会很困扰的。”铃歌回过神,“说起来,外面好像有点吵……”

“应该是那群最近才出现在这条街上的飙车族,报纸上也提到过几次,都是些小年轻,听说把刹车都拆了,不知轻重。”被她叫过来的老板没听见他们先前的对话,他皱了皱眉,好心提醒,“你们还是等他们走了再出去吧。像小姐这样漂亮的人,很容易被那种混混缠上。”

铃歌乖巧道谢,让太宰重新点几个不辣的菜。

“说起来,这里不是港口Mafia管辖下的街面吗?”太宰随意地浏览菜单,抬眸观察着对面女性,若无其事地提起。

她只顾着吃,没有露出任何异样的表情——当然,在这个时候没有“异常”就是最大的异样。

铃歌只是觉得反正太宰也发现她是黑衣组织的了,她有功夫演戏不如多吃点填饱肚子。

太宰的话对于部分人来说,是不算秘密的秘密。港口Mafia是城市的黑暗,其本部的大楼光明正大地耸立于市中心,黑暗有黑暗的秩序,这对横滨政府来说堪比“挑衅”的行为,因为太过自然,已经如流水般进入了市民生活点点滴滴。

老板没多想,只是道:“就这两天的事,应该也快解决了。”

大约半小时后,两人用完了餐,铃歌买单时又听到外面传来了机车嗡鸣的声音,只是这次声音里明显有什么不同,更加嘈杂和焦躁。

铃歌好奇往门口看去,正在这时,一个黑影呈抛物线被什么人踹了进来,直接撞塌了正对着门的收银台。

店里尖叫声四起,太宰意识到什么不由得露出了有些厌烦的表情。紧接着,有人撩开了靛青色门帘,探了半个身子进来,理所当然地道:“抱歉啊老板,稍微做过头了一点,店内的赔偿明天会有人打到你账上。太宰!?”

出现在门口的,赫然是港口Mafia五大干部之一的[重力使]中原中也。

只见他戴着黑色礼帽,肩头披着一件大衣,撩起门帘那只手上手套也是黑色,浑身都是超一流的高级货,英俊的面容因为吃惊而略微扭曲。

刚才被他扔进店内的就是最近在这条街上闹事的飙车族头子,原则上这种混混根本用不着他出手,他今天才结束为期半年的出差从国外回来,心情很好地准备去酒馆喝两杯,顺路看见就收拾了。

但在看见某个人之后,他原本不错的心情一下子变得极其糟糕,难以置信地逼问:“你怎么在这里!又想耍什么花招?”

“我能有什么打算,如你所见,吃饭。是我先到的,可以的话,我也不想看见你这张脸啊,中也。”太宰以同样厌恶的表情回应。

铃歌想起太宰先生和中也先生以前是搭档,而且这个世界的太宰先生叛逃了。

港口Mafia对于叛徒有一套铁一般的处理准则。首先让背叛者咬住铺路石,然后踢其后脑部破坏其下颌,将饱受痛苦的牺牲者翻转过来,朝其胸口连开三枪。

“这是我的台词!正好,既然在这里碰上了,索性就由我亲自将你抓回去。从港口Mafia叛逃的前干部的人头,也算得上一件大功劳。”

中也恼怒下扬起了肆意又张扬的笑容,他脚下地面如蛛网般裂开,一直延伸到了太宰脚下,木地板的碎块泛着红光悬浮在地面上,在重力的驱使下随时能成为锐不可当的子弹。

店内气氛降低到了冰点,其余客人早就识趣地溜走,店长也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

铃歌悄悄咽了口唾沫,她拉了拉太宰袖子,小声地问:“你说,告诉中也先生背后有飞碟,我们逃得掉吗?”

“不行吧。”太宰想了下,语气慵懒地“耐心”科普,“中也的智商至少有一只蛞蝓那么高。比起外星人,还是说他帽子掉地上了好一点,毕竟中也的本体其实是帽子放置装置嘛。”

中也:“……”

他听得见好吗!?而且帽子也没有掉!

他一手按着礼帽,不悦地眯了眯眼:“闭嘴!你一个自杀狂少擅自对别人的爱好指手画脚。”

“啊,中也先生,那群飙车族又来了。”铃歌以平淡的语气指了指门口,中也稍稍偏转视线看向了拿着钢管棍棒把门口堵住的混混。趁着中也转移注意力极其短暂的功夫,她突然拉起太宰就跑。

太宰一愣,没有反抗。等他们顺利地“逃出”中餐厅,外面的夜风又冰又凉,吹散了店里淤积的一丝燥热。

远远的传来了什么东西倒塌的声音,即使不在现场,铃歌也能猜出胆敢挑衅重力使的混混们的下场——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也算得上一种荣幸吧,毕竟不是谁都有资格让港口Mafia的干部出手。

中原中也没有追出来。才吃饱饭,又跑得比较急,铃歌拍着胸口有些气喘吁吁。

“小姐为什么要跑?”太宰帮她顺了顺气,声音里含着笑。

“怕被揍。”铃歌非常诚实。

“是吗?”他翘了翘唇,眼神中却情绪不明,“但是中也真的要出手的话,小姐会怎么办?港口Mafia的重力使,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人。”

太宰的话是在信口胡言,基于对中也性格特点的掌握,他很确信中也不会动真格。铃歌的态度就耐人寻味了,居然选择那种他人看来剑拔弩张的时刻背对敌人逃跑,如果不是神经太过大条,就是笃定中也会放他们走——这不是依靠分析文字情报就能有的熟悉。

要说她见过中也,中也可不是演技那么好的人,他对她的陌生不似作伪。

面对太宰不着痕迹的试探,铃歌没想太多。

“那个时候我就保护你吧。”她拍了拍他的肩,“我不在的话不敢保证,在场的话,就不会让你被港口Mafia抓去的。刚才也说过,太宰先生死了,我会很头疼的。”

她的话完全是字面意思。再怎么说他们也算认识了,铃歌不是那么没义气的人,况且她还需要通过面前的太宰先生打探首领的情报呢。

太宰惊讶又疑惑地眨了眨眼。

“说起来,你和朋友相处得怎样了。”两人沿着步行街往电车的方向前行,太宰突然转开了话题。

“还是老样子……不过上次终于把他拉出门了。”铃歌抱着裹着花瓶的袋子,怕莽撞的行人把它碰碎了。

“这样啊,为了回报小姐的出手相助,那,这次就正经地提个建议吧。”太宰微微垂下眸,他略一沉吟,弯了弯唇忽然说,“解铃还须系铃人,你的那位朋友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四年,恐怕不只是‘热爱工作’,更像是试图用‘工作’达成什么目的或转移注意力。”

“就算你这么说,他也不会告诉我呀。”铃歌不由得叹了口气,“朋友的性格很别扭。”

“常言‘酒后吐真言’,不如试试把他灌醉,或许就能知道小姐你想得知的真相了。”太宰轻轻摸着下颌提议。

她想起上次在酒馆首领点了杯威士忌却只是看着滴酒未沾,摇头如摇拨浪鼓:“他不喝酒。”

“酒只是一种媒介,依照对方的喜好,同理可替换成其他东西,”太宰停下脚步,他看着铃歌,若有所思,“再说,就算对方不喝,小姐可以喝啊。”

铃歌:?

“——要不要我告诉你一个‘取胜’的方法?”他弯下腰在她耳畔扬起唇,眸子里勾着潋滟的光,言笑晏晏地轻声。

延伸阅读

中信加盟  http://www.findtemeculahomes.com/xy6r.shtml
中信照明主营LED显示屏、楼体亮化工程、道路亮化工程、草坪灯亮化工程等。在灯具照明-

韩式泡菜火锅加盟  http://www.findtemeculahomes.com/umr7.shtml
韩式泡菜火锅加盟详情:韩式泡菜火锅是一款韩式菜品,主要材料是青口贝、鱿鱼圈、培根、老

美发利加盟  http://www.findtemeculahomes.com/ak36.shtml
美发利按摩披肩致力于个人健康保健按摩产品的设计、研发、生产、销售、服务为一体的中型企

关山加盟  http://www.findtemeculahomes.com/ge22.shtml
陕西关山乳业有限公司是陕西省高科技大型专职乳品制造企业、省级农业产业化重点企业、农业

伟达机械加盟  http://www.findtemeculahomes.com/azuk.shtml
伟达机械主要产品有天然橡胶初加工成套设备(如绉片机、双螺旋破胶挤洗机、切胶机、洗涤机

润祥加盟  http://www.findtemeculahomes.com/y0xp.shtml
润祥包装盒总部是彩盒,纸箱,工艺盒,菲林,泡沫,气泡袋制作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

峰磊加盟  http://www.findtemeculahomes.com/ghcf.shtml
峰磊防水涂料集生产,经销批发为一体的有限责任公司,公司生产的高性能水性环保色浆产品涉

老山和田玉加盟  http://www.findtemeculahomes.com/swug.shtml
老山和田玉加盟_公司简介新疆老山和田玉有限公司是从事新疆宝石和田玉原料开采、雕刻、产

尚姬泉化妆品加盟  http://www.findtemeculahomes.com/mqk.shtml
尚姬泉是广州楚楚动人化妆品公司推向市场的全新矿物护肤理念,致力于为女性提供专业全面的

美尔凯特集成吊顶加盟  http://www.findtemeculahomes.com/umo2.shtml
美尔凯特集成吊顶是浙江美尔凯特集成吊顶有限公司旗下的品牌,公司坐落于浙江省嘉兴市秀洲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人间执法者第六章在线阅读

    这时村长听到信息,跑了过来,问了是怎么回事?听了占地这事,也想起来了,上次的税好像是白卿落自己交的,而他什么也没说,这孩子还要照顾两个孩子,如何忙得过来?难怪都这么瘦呢!“我说一句,大柱他家的,你把地还给白家小子,他带着两个孩子,没有一点收入,你让他们怎么活?”“村长,那块地现在是我们家的,我当时给

  • 一往情深深几许在线阅读第7节

    青囊公子,就这么死了……苏青惘然失神。原来这就是修行吗?这就是天道么?呆呆望着雷团散去,他心里涌现出一股难言的悲苍。他默然不语,心中唏嘘。青囊公子为何如此,原因是多方面的……或许是前次化形失败的打击,造成他的修为衰退;或许是他自知再难向前一步,不甘在这阴暗的地牢中苟且等死;亦或者是前后者皆有,而那一

  • 限期营业在线阅读第1章

    天成四年正月,此时的洛阳已经完全笼罩在白雾中,从天而降的雪花随风飘散,带来了普天之下所有农人的心思:下吧下吧,瑞雪兆丰年!洛阳城东南角有一个大宅院,名为“南平”,占地有几十亩,而且整天灯火通明,但住在附近的人就是没有见过有人出来,此时南平府里传来一阵阵读书声:“孙子曰,兵者,国之大事……吾以此观之,

  • 替身的自我修养诡异的断肠人

    芭乐高中上课时间终极一班终极一班除了陈扬,王亚瑟,丁小雨,全部围着汪大东。金宝三:“东哥,为什么不让我们,去扁那些嘻门的,他们很弱的耶。”其他人:“对啊。”汪大东:“我答应班导要带领你们,好好用功念书。”煞姐:“哎呦,有什么关系,就当上堂体育课,回来再用功不就好了。”其他人:“对啊。”一阵阵废话过后

  • 鄀畋城记在线阅读第2节

    封瑟缓缓地眨了眨眼,手上一时间没有动作。不过那只眼睛的主人显然是没给他准备的时间——虽然他条件性反射的关上了门,但是那双眼睛像看见了猎物的兽瞳,快速的捕捉到了他。撕拉咯嘣——封瑟在门后看着之前被男人踹的有些扭曲的门出现了一个大洞,木屑到处飞扬,一只青白色的手穿过门洞乱舞着,无法弯曲的指节带着死人的僵

  • 风西第传说坊市

    待到七夕之日,再废除火灵根的事情谈妥后,沈诺才满身疲惫的回到了自己的院子。沫儿立即迎了上来,“少爷,沫儿给您换身衣服,然后用膳可好?”沈诺刚要点头,就想起来自己身上的银环,身子一僵,拒绝道:“你去摆膳,我自己换衣服。”沫儿是沈诺的贴身侍女,原本就是要做这些贴身的事情的,这会听到沈诺的拒绝,有些委屈,

  • 系统?我一直在用啊第3章在线阅读

    春华秋实,夏雨冬雪。时间如流水一般逝去,五年的时光转瞬即逝。张仪和刘远怀两人已经从儿童长成了少年。常立志不如立常志,这五年当中虽说两个人被邪子豪的训练折磨的苦不堪言,但却没有改变自己的志向。邪子豪的训练内容对于处于幼年期的张仪和刘远怀来说是枯燥无聊的,也是难以接受的。第一年时,邪子豪完全处于保姆的状

  • 都市之大投资系统在线阅读第8章

    最后,曾世宇掏出几张红色钞票,120才带着惊讶离开。就在张季等人准备上车出发的时候,从懵逼反应过来的秦明华赶忙叫道:“等等!”然后迅速小跑来到张季面前,恭恭敬敬地躬身说道:“张先生你好,我是秦家的秦明华,不知能否耽误张先生几分钟时?”张季感知何等敏锐,这秦明华在一旁一直蠢蠢欲动,一定会有事来找他。“

  • 御姐之路在线阅读第9节

    沈扇的新歌《青空》刚上线不到一秒钟,就有10万的成交记录,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成交的记录而不断的被刷新。不到十分钟的时间,他的个人歌曲销量就冲上了皇冠,成为了当天的销售冠军,然后成了本周冠军,接着拿下了本月、本季度、本年度冠军。这一切就发生短短的十分钟里。沈扇看了看网页,他蹙着眉头说道:“第一名买了

  • 网游之焚天夜叉之俞岩的德行

    俞顺康没想到晏安会这样胆大,才刚来就敢在外闲荡一天不着家。他觉得晏安心里没有数,她本来只是寄养在他们家的害虫,一举一动都应该看他们的眼色行事。所以在晏安敲门前俞顺康就在想,今天一定要教会她在这个家过活的规矩。打开门,晏安就站在外面。她长得半点不像她那个窝囊的母亲,她也喜欢蜷缩栖息着,但眼里偶尔迸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