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亚千幸运在线阅读有美一人

作者:林夕修 来源:晋江文学城

“有美一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

将琴代语兮,聊写衷肠。何日见许兮,慰我徬徨。

愿言配德兮,携手相将。不得於飞兮,使我沦亡。”

缠绵悱恻的琴歌因着白衣公子沙哑嗓音的吟咏更加暧昧动人,俏丽妖娆的舞姬们停下了正在排练的新舞,其中一个傍在那白衣公子身边,嗔怪着说:“郎君这是思慕哪家的女郎,连姊妹们为您新排的舞都顾不上看了?”

那白衣公子微微侧头,衣襟半敞,露出健硕有力的胸膛,他停了手上正在抚弄的古琴,抓起案上的酒壶,一饮而尽,酒液从他完美的下巴向下滴落,沾湿了半边衣襟。

他的一双桃花眼,微微透着幽绿色的光芒,就像荒原中的野狼。一旦盯上了他的猎物,不见血光就不会松口。

公子用手抚摸着舞姬的下巴,把她带到自己怀中,舞姬嘤咛一声,顺势趴倒在他身上,那公子却并未再进一步,只是无意识地抚摸着她光滑的脸庞。

他用低沉动人的声音说:“爱上那样通透的人,还是为她守身如玉得好,不然将来恐怕她不让我近身。”于是他整了整衣襟,把舞姬推到一旁,挥散了庭中所有的舞姬和乐姬,走向他的书房。

他的书桌上放着一本摊开的旧书,书脊剥落散动,书角毛糙,显然被翻阅过无数次,但应该是主人爱惜,上头的内容还是清晰可见。

白衣青年在榻上坐下,捧起那本书,认真地看了起来,但书中内容他已熟记于心,从他飘渺的眼神中,可以看得出来他是睹物思人,想到了这本书曾经的主人。

“你就是那个绿眼睛的‘怪人’?”

“阿稚,休得胡言!”少女宛如初发花信,站在倾国倾城的牡丹花海中却是人比花娇,羞煞了这花中之王。她穿着一身水红色襦裙,披着淡紫色轻纱制成的披帛,所有的乌发都高高绾起,攒成好看的花形,鬓间只簪了一朵娇艳的魏紫牡丹,小巧玲珑的耳垂上挂着一对水滴状的翡翠耳环,脖颈优美细长,白得惊人,仿佛轻轻一掐就能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

“皎皎,我只是好奇嘛!我知道错了,下次不这么说了,你不要和我阿娘说好不好?”

“皎皎”,“皑如山上雪,皎若云间月”,拥有这样动人名字的女子,果然是如雪如月,清透皎洁,不仅样貌沉鱼落雁、闭月羞花,连心地都一样干净善良。

他不由自主地走上前去,拱手行礼,那两个姑娘也回了礼,叫“阿稚”的女孩向他道歉,他双眼却只盯着“皎皎”,盼着她再说一句话。

皎皎低垂着眼睫,不太自然地拿起手中的团扇隔开了他热烈的视线。她开口了,却是为了同伴道歉:“阿稚无礼,请齐王世子见谅。”

他喏喏地说不出话来。齐王世子李佶,平生第一次知道了何为“惴惴不安”。

他还没来得及回一句,园外就传来了两个男子的声音,他回头一看,一个是宸王世子萧睿,一个是骠骑将军家的长子许崇许翀衡,两人都是京都出了名的美男子,萧睿长相偏秀气,许崇长相偏硬朗,两人都是文武双全、光风霁月的人物,平素同进同出,感情深厚,不像他,总是孑然一身,纵使身为齐王世子,还是因为这双异族的绿瞳被称为“怪人”,为人所忌惮。

李佶正要开口询问“皎皎”的身份,萧睿和许崇就走了过来,萧睿看见他,一脸不屑,用一种隐含嫌弃的口气说:“齐王世子好雅兴,也来西苑赏花?”

他的心一下子凉透了,是了,世人都看不起他们齐王府,招安的异姓王,日日宿在青楼瓦肆,流连于女子肚皮之上,蠢笨如猪,还立了一个夏虞妓子生的庶子为世子。在他们眼里,他就是绿眼睛的怪人,甚至,如同蝼蚁一般不堪入目。

“牡丹开在这里,不拘是何人观赏,只要懂得牡丹的美,就是卑田院乞儿,也来得西苑。睿兄,崇兄,你们来晚了,方才那株七星姚黄已经被人买走了,真是可惜了,都没能好好看上一眼。”名叫“皎皎”的少女显然与萧睿、许崇极为熟识,亲昵地叫着他们的名字。

李佶的眼眶有些胀痛。

身材高大的许崇性格很是敦厚,他从不会在外谈论他人的是非,因此对李佶并无恶感,但也没什么好感。他有意隔开李佶看向皎皎的视线,温和地对李佶说:“世子见谅,阿睿不懂事,改日再让他上门赔罪。今日有事,便不久留,改日再叙。”转身就对阿稚和皎皎说:“马车已经修好了,我送你们回家,天也晚了,两位叔父该担心你们了。”

阿稚傍在皎皎身边,吐了吐舌头,不开心地说:“修马车也用不着你们俩一起去啊,你们都不在,我和皎皎带的钱不够,七星姚黄都被人抢走了,好气哦!”

许崇安慰她:“再过几日,东城郑大人家也有一株姚黄开花,郑夫人下了帖子请我阿娘前去赏花,若是皎皎实在想要,可以问问郑夫人。”

“君子不夺人所好,我也是。”皎皎眨了眨眼睛,莞尔一笑,仿佛寒梅绽放,“能够一睹七星姚黄芳容,此生无憾耳。”

“皎皎,我去帮你再找一棵来,本世子就不信了,天下之大,竟找不出第二株七星姚黄!”萧睿一向自负,不过以他的身份,有资格“自负”。

“睿兄,不必麻烦了,莳花弄草不过是一种**,执意强求反而不好,那花开在山野深林也是开,开在闹市街头也是开,并不是为我一个人而绽放的,有幸相逢,便是我的福份……你看,天也快黑了,我们还是快些归家吧!齐王世子,今日便不多陪,改日有缘再会。”最后向李佶行了一礼,温和,且疏离。

李佶木讷地点了点头,他不知该怎么开口——齐王府在京都皇室和贵族之中极为尴尬,既没有来往的朋友,也没有熟识的朝臣,他知道,皎皎一定是朝中某位高官重臣的女儿,所以才能得到宸王世子和骠骑将军之子的随行相护。但她是哪一家的贵女呢?李佶平生第一次如此痛恨自己的血统和出身。

因为受到他人的排挤和歧视,李佶从没去过国子监,更别说侍读的宫学,他连出个城都有人暗中监视着,文惠帝表面上对齐王府和和气气,可他的所有动作都在暗示这个圈子里的人——远离齐王府。所以李佶从小就是孤单的,其实若不是今日实在有事,他连贵族云集的西苑都不想来。

李佶站在原地,看着那一行人渐行渐远,终于消失在他的视线之外。他眼中的光芒瞬间黯淡下来,舔了舔发干的嘴唇,他悄悄跟了上去。

前面那辆低调却贵重的马车,在萧睿和许崇的护送下,于闹市中穿行着,李佶骑着马,始终跟在十丈开外。马车偶尔会停下来,许崇凑近马车窗口,低头耳语一番,便会下马去摊贩那里买些小玩意儿,有时是冰糖葫芦,有时是一碗甘草青梅汤,有时则是一两块好看的卵石、两个狰狞可惧的鬼面具,还有一次,他将一个小小的风车递到了窗边,一只戴着玉镯的柔荑接过了风车,李佶恰好离得近了,看出来那是皎皎的手。

李佶默默记下:她喜欢赏花,喜欢风车。

马车到了镇远将军府,那个唤作“阿稚”的无礼丫头蹦蹦跳跳地下了车进去了,又路过宸王府,萧睿也不情不愿地与他们分开了。许崇仍然护送在皎皎身边,一直到了丞相府。

皎皎戴了帷帽,从车上下来,站在门前同许崇说了会话,丞相府中的下人们便迫不及待地把她迎进去,关上了大门。李佶看着丞相府门口巍峨的石狮子和石碑,终于知道了她是谁——

丞相王朗的孙女、礼部尚书王恪的独女、京都玉郎王莼的妹妹,嘉宁县主。

闺名不知为何,也不曾在各种宴会上走动,据说是自幼体弱多病,养在深闺少有人知。

李佶轻呼了一口气,像是发掘到了无人知晓的宝藏,有了一种奇妙的感觉——他李佶,终于有一次快人一步,认识了这世上最美好的女子。

自知道皎皎的身份后,李佶便时刻关注着丞相府的一举一动。皎皎很少出门,即便出了门,也是左呼右拥,被萧睿和许崇严密保护着,他根本无法接近。他们之间距离最近的一次,还是在西苑,她在假山另一边,随手拿出了带在身上解闷的书,等着迟到的阿稚。他控制不住自己,走到了她的面前。

她和身边的两个使女立刻向他行礼,李佶感到意外,以往他出门,其他贵族的下人根本就不认识他,对他呼来喝去,纵然他有一双标志性的绿瞳眸,也有那狗仗人势的,对他不屑一顾。只有她身边的下人,立刻认出来他,并且按照礼制向他行了礼。

皎皎清亮悦耳的声音钻入他的耳朵:“世子也在此处?真巧。”

“嗯,真巧。你看的是什么书?”

“不过是一本诗集。”

“能借我看看吗?”

她一愣,随即微笑:“即便是赠予世子,又有何不可呢?”

于是他得到了她看过的一本书,妥善珍藏,日夜翻阅。

直到一年之后,明成太子意外薨逝,宫中传出陛下欲纳世家女为妃的消息。他知道,他唯一的机会,来了。

延伸阅读

我来洗共享洗衣加盟  http://www.collectionbuddy.com/6kah.shtml
“我来洗”致力于打造更安心、更便捷的共享洗衣平台,基于移动互联网技术与线下专有高品质

CCM钻石加盟  http://www.collectionbuddy.com/sw88.shtml
深圳市金尔豪珠宝股份有限公司授予加盟者在指定区域独家经销“CCM”产品。由加盟者投资

天然阁加盟  http://www.collectionbuddy.com/gy9p.shtml
厦门天然阁商贸有限公司以[秉持天然、质量为本]为品牌理念,致力出品天然好营养滋补产品

汇诚加盟  http://www.collectionbuddy.com/ynly.shtml
汇诚手机皮套是一家集设计、开发、生产、销售于一体,从事移动电源、手机保护配件及进口聚

中科-zk120加盟  http://www.collectionbuddy.com/xvlk.shtml
中科电子数码万年历厂是一家集研制、开发、生产、销售、工程、服务于一体的大型专职生产、

爱疯手机壳加盟  http://www.collectionbuddy.com/g6s0.shtml
爱疯手机壳,令个性全天候释放!一机多壳,随心而变!彩绘、浮雕、金银质感;彩釉、彩钻、

佳鹤加盟  http://www.collectionbuddy.com/a6lz.shtml
佳鹤宝玉成立于九十年代,商店成立之初就以企业化管理为模式,佳鹤宝玉发展品牌经营为理念

欧洁美加盟  http://www.collectionbuddy.com/nwr0.shtml
欧洁美卫浴总部是浴室柜、家具、洁具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

美人鱼加盟  http://www.collectionbuddy.com/a1p2.shtml
美人鱼渔具就是您的选择。我们的产品90%远销欧美亚非等多个及地区。对外销产品有着相当

奇力康皮肤健康园加盟  http://www.collectionbuddy.com/gfw8.shtml
奇力康皮肤健康园,依托力康药业技术开发有限公司(苏州高新区留学生创业园企业)和苏州力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良妾第十章

    祝家与曲家同是常州府名门望族。不过比起曲家因为祖宗规矩导致家中人丁单薄,祝家则是个兴旺之家,子嗣颇为兴旺,祝家几代联姻下来,姻亲遍地,不是曲家能比的,甚至京中的豪门勋贵也有祝家的姻亲,如鲜花着锦一般。祝老太君原也是京城人,出身淮南郡王府,有郡主封号,身份显贵。如今她老人家嫁到祝家几十载,儿孙满堂,是

  • 僵尸系统在线阅读第四节

    []自从把那首咏鹅教出来后,袁成就知道以后的日子将不再平静.果然,那天田丰去书房找袁隗却没找到,才知道袁隗很早就上朝去了,就让袁福去皇城外面等着,说有很重要的事,让他一看到老爷下朝就让他快点回家也没说清楚是什么事.结果一下朝的袁隗一听田丰有很重要的事让他快点回家,还以为是袁成又出了什么事,差点吓得心

  • 九阳龙神第一章

    时尉坐了将三十多年的轮椅,所以在下半身传来疼痛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不是梦。三十年,一万多个日夜,他曾经一万多次梦到过自己的脚又有了知觉,但是又是一万多次,他被自己怎么掐都不痛的现实吓醒。最重要的是,既然他的腿还在,那么他的家就还在。疼痛的滋味并不好受,但是对于一个空有两条腿但没一点用的残疾来说,这疼

  • 鬼柳在线阅读第7节

    国内像是变了天一样,各种社团帮派遭人血洗,各个街区都在上演追逐战。公安的电话都已被打爆,可他们根本没有那多人手来制止这群亡命之徒,这天,黑街之名已彻底打响传入各大家族耳中。鱼晓对周围所发生的一切漠不关心,直径走进另一家餐馆点起菜吃起来,刚才和刘慧一起压根就没吃饱。饭馆主人看到街头已经乱如麻本想关掉餐

  • 亘古灵途之打猎(2)

    绵绵的春雨洗刷了大地的尘埃,万物开始复苏,又是新的一天开始了。“哎!腰酸背痛!被子还搁皮肤,难受死了!”陆安早早的就醒了过来,大大的伸了一个懒腰,十分不爽的道。从软软的席梦思换成了硬木板床,柔和的蚕丝被换成了粗糙的麻被,能好受才怪了,看来得赶紧去想办法当个官赚点钱,哪怕不为了主线任务,至少得给自己改

  • 虚灵地第9章在线阅读

    太阳悄悄的落下了,月亮慢慢的爬上来了,就这样无数个日日夜夜,王昆宇在修炼着。“无上神通”可谓是再好不过的一种秘术了,有了它,修炼者可以变化无穷,有了它可以让你成为另外一个自己,有了它,可以躲避仇家。修炼速度慢的人甚至可以变化成为一头兽,以兽的修炼方式修炼,那样就可以加快自身的修炼速度,不过王昆宇不用

  • 弑阳之月在线阅读第5章

    “小枫,你的身子也恢复得差不多了。对于这里,你都了解多少?你还记得以前的事吗?”白枫不想为宁姨带来困扰,也不愿把前世的故事告诉别人,况且他也的确不知道这个世界的一切,只得茫然地摇摇头。“宁姨,我怕是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现在几乎可以说对这个世界是一无所知。”宁姨望着白枫茫然的样子,眼眸中闪过一丝一瞬而

  • 人性之堕落在线阅读第四章

    在**的世界里,邵涵泽是踏星寻龙,姚岚歆是彩虹豆。踏星寻龙无意间捡了一颗彩虹豆,便再也甩不掉了。那天夜里,两人在**里奋战到凌晨三点。邵涵泽发誓他从没见过这么垃圾的玩家,笨到了极致,根本不能用萌新来形容了,简直就是废新。一个走路教了那么久,那么久。砍怪,只要邵涵泽上手,那个彩虹豆就不动手了,就在旁边

  • 我和鬼魂有个约会在线阅读第六章

    在小柒拿着擀面杖大闹了流光餐厅的第二天,网络上爆出了几段视频。是某狗仔队工作室跟踪林乔时拍摄的。该视频直指影后林乔疑似同宁氏太子爷宁小川相恋。霸道总裁宁小川近几日每日在林乔下班后派专车接林乔到锦河用餐。此视频一经发布,迅速在网络上引起吃瓜群众热议。“天哪,女明星这个职业感觉只是个跳板,都是为嫁入豪门

  • 幻灵第4章在线阅读

    杨戬转眼到西岐已有半月,轮班巡城也巡了两回。平日若无军务,便是独自运功修炼,或者到院里看众人演武——只是看热闹,任谁撺掇也不下场。——倒不是我不愿展才或者目下无尘,只是向来觉得,武技只有阵上决出胜负那一刻才见得高低,若非仇敌厮杀,自己人比试实在没多大趣味。——因为不能用法术。——也不能动杀招。不过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