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穿书后被迫营业母仪天下之柴房热闹

作者:鱼七彩 来源:晋江文学城

夏秋冬向掌柜的打听了事,他猜得也没错,*坊里那个一看就不是本地人的公子,果然就住在这里。他叫张奇,听说家里是走商的,进了批料子到镇上做买卖,正好闲着无聊,就到*坊里玩两手。

夏秋冬有点后悔自己的选择。这样的纨绔子弟,家里不缺钱财,不良嗜好沾得也不够深。一般只要不惹事,也没人去管。再者只是小*两把,本身也够克制,没有大的教训,就没有好的效果。这让夏秋冬十分头疼。

当天晚上,夏秋冬去客栈大堂吃饭,在楼梯口故意与张奇撞了个正着。张奇年纪不大,也就十七八的样子,看着很少自己出门,一得自由,就疯得没正行。满身的酒气,身上还全是脂粉香,多半是到花街柳巷找乐子去了。

夏秋冬本是想着,今夜跟他接近,找到机会称兄道弟一番,结果看他醉成这样,嫌弃的眉头都快拧到一处。夏秋冬袖子一摆,就此作罢。

张奇醉得脚都站不稳,全靠下人搀扶着。与夏秋冬撞到一处后,张奇随口咒骂了一句,也没耽搁,直接让下人把自己扶上楼。看来也不准备吃饭了。

夏秋冬让店小二上菜,自个吃了一大桌。刚刚张奇嘴上不干净,开口骂了他,夏秋冬记仇,盘算着明天怎么给张奇一个大教训。眼看吃得差不多了,夏秋冬才想起高翰正来。他这边没什么进展,就想着去试探敌情。

夏秋冬领了大春,两人一同去后院柴房。柴房里点着烛灯,灯光昏暗,就见着门窗上一个小人影,拿着本书摇头晃脑,除了高翰正也没有旁人。

大春推门而入。只见屋子靠墙全是柴火,地上铺着床单被褥,旁边放了个烛灯。角落里的高光困得靠着柴火直打盹,高翰正拿了本书,默念背诵着。夏秋冬看不见高翰正的晚饭,只是见高翰正穿着中衣,像是准备睡了。

“夏三季,你怎么来了?”

孩子间的仇,来得快去得也快。高翰正此时也不计较自己睡柴房的事情,话里没了敌对的意思。夏秋冬捂着鼻子,嫌弃的打量四周。这屋里柴屑四处乱飞,高翰正在这里点烛灯,一旦着起来,跑也没得跑。一点安全意识都没有。

夏秋冬在高翰正的地铺上坐下,高翰正也不觉得什么,可发现夏秋冬鞋都没脱,立刻就把他往外推。“鞋、鞋!夏三季,踩脏了你赔!”

“死寒症,你有必要嘛?这么认真?”夏秋冬凑过去看高翰正手里的书。“《国论》?天啊,你看的什么书?字认得全吗?”

“你以为我是你?”

夏秋冬翻了个白眼。“那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

高翰正尴尬的红了脸。“不知道又怎么样?先生还没教,再说,我还没拜上先生。”

夏秋冬忽而得意。“那你是一辈子都不知道了,因为蔺先生一定是我的先生。”

高翰正懊恼的推开夏秋冬,也不肯让他坐在自己地铺上了。“你一边去。我不跟你逞这口舌之快。”

夏秋冬不死心,复又黏上去。“喂,死寒症,我们交流一下吧?你今日选的那个*鬼,是个什么情况?”

高翰正警惕的看了夏秋冬一眼,每次夏秋冬主动示好,吃亏的总是他。“那你先说,你选的那个人,怎么样了?”

夏秋冬也没想隐瞒,这也不是什么,高翰正向掌柜的一打听,就能知道。一个人玩**,还挺无聊的,不如跟死寒症交流着,还有点趣味。“不怎么样,家里应该过得去,听说虽然沾染,可也不好这个。只是!”夏秋冬说到这里,忽而生气了。“气死我了!刚刚他跟我撞上,满身的酒气脂粉味!”

夏秋冬愤怒的拍着自己身上,像是染了什么要命的污迹般。高翰正好奇,凑近夏秋冬皱着鼻子闻了一下,夏秋冬怕他不清楚,主动递上袖子。高翰正只想说,他什么都没闻到,就闻到夏三季这个骚包,衣服上满满的熏香气。

高翰正打了两个喷嚏。果断坐离夏秋冬。夏秋冬浑然不觉,以为高翰正跟自己是一伙的,没什么心机,主动交代自己的计划。

“我准备明天让大春到花柳巷看看,怎么也得给那人一个教训。他既然还没完全好*,我就帮他一把,让花柳巷的姑娘带他入局,等到他输得裤衩都不剩!肯定就不敢再*了!”

面对夏秋冬的满脸得意,高翰正只是摇头。只不过,既然夏秋冬都开口了,他也没准备藏。“我也打听好了。今天在*坊看见的那个人,名叫米二,是附近村子的人。听说是*坊常客,在*坊,还打着三十九两的欠条……”

“才三十九两?”夏秋冬哼了一声,很是瞧不起。

“夏三季!”高翰正一下子就急了。“你知道对于寻常人家来说,三十九两意味着什么吗?他就是把自家地全卖了,也还不起这笔钱。他分明还年轻,却整日无所事事沉迷*坊,妻儿半年前也离开了。我明儿个就去他家拜访,好好跟他讲道理。只要他回头……”

“只要他回头,你就怎么的?”

高翰正咬着牙。“我就想办法,帮他把那三十九两还了,让他重新做人。”

夏秋冬嗤笑道。“死寒症,你不会真这么天真吧?*徒驱利,你自个下顿饭钱都没有,怎么能帮他还这笔钱?再说,他已经*到妻儿都跑了,却还没有收手,你一个外人说几句,他就能回头?别白白浪费你的银子,还不如留着多买两本书。”

“你懂什么!”高翰正努力辩驳着。“那是他已经把路走死了。只要我帮他还了这笔钱,找回他的妻儿,他就能无债一身轻,好好的过日子。你没看到他今天那个样子?半死不活,被逼成什么样了?”

“我没觉得有什么人逼他。”夏秋冬无所谓的耸肩,接着诡异的笑了起来。“不过,我明天是要去逼人没错。”

高翰正觉得,自己和夏秋冬果然是八字不合,正义的气息完全感染不了这家伙,全被他完美避开。“你快走吧,我不想和你说话。我还要看书呢!”

“嘿!你个死寒症,我好心好意来看你,你还不领情。”

“我是因为谁才住在这的?”

高翰正一针见血,直接把夏秋冬说得哑口无言。夏秋冬赖账不过,只能给大春使眼色。

大春忽而上前,高翰正以为夏秋冬叫大春打他,吓得他浑身一哆嗦。结果,大春不知从哪,拿了只烧鸡出来。外头的纸袋打开,烧鸡的香味传遍柴房,半睡半醒故意不起的高光,整个人一下就精神了。

高翰正闪躲着眼神,面上装着不屑,嘴角都要翘到天上去。“怎么,别以为你拿了吃的,我就不会跟皇后娘娘告状。”

“切,分明是你在*坊先骗的我。”

“还不是你先动手打的我脑袋!”

“那你还抢我先生呢!”

“你还没拜师,怎么就是你先生了!”

高光忽而靠回柴火堆,又睡着了。大春察觉高光的动作,回头看了他一眼,很是不解的挠头。

高光是个实在人,烧鸡嘛,只要夏少爷离开,他总能啃啃骨头。但是夏少爷一旦跟少爷吵起架……真是几头牛都拉不回来。每次吵架都会两败俱伤,出门在外,输了连个撑腰的都没有。

现在已经睡柴房了,再差点,真不知道还有没有命在。

刚刚还好好的高翰正和夏秋冬,忽然又犟上了。两人眼睛里闪着小火苗,直勾勾的盯着对方,都不肯服输。

“哼!死寒症!你给我等着,这一次,我一定让你输得心服口服。”

“你除了会背地里搞小动作还会什么?每次都耍赖,从来都不是公平竞争!”

“我怎么不是公平竞争了,明明是你输了不认账。”

“ho~你还不承认!就说上回捉迷藏,说好谁输就得挨一板子,结果你呢?发动全府的人来找!不是耍赖是什么!”

“死寒症,你还有脸说!结果挨板子的人是谁?明明是我找到了你,结果你却打我屁股!”

“你耍赖,还不让人打!况且,你还挠我脖子!”

“你还给皇上姑父告状!你跟你爹一样,就只会告状!”

“夏三季!你敢说我爹!”

“就说你爹!”

“不服来打一架啊!你以为我怕你!”

高翰正和夏三季同时站起身,双双挽起了袖子。大春急得手足无措,将求助的目光投向高光,希望敌方再次投来点友好的信息。谁知道高光为避祸,死活不肯醒来。大春正想上去一脚踹醒高光,结果才跨出去半步,就把烛台给踢倒了。

本来就微弱的烛光,烛芯碰到烛蜡,忽而就灭了。夏秋冬最是怕黑,直接拽着高翰正,害怕得发出‘呜呜’的叫声。高翰正当然知道夏秋冬的毛病,他拍了拍夏秋冬的脑袋,顺便一滑,借机捏了他肉脸。

“好了,你快跟大春回去吧!胆子小得要死,大晚上还晃悠。”

夏秋冬很委屈,嘴巴瘪到一处。“我不是看你没吃饭嘛。这里脏死了!而且点烛火一点都不安全,万一着了,你就变成火寒症了!”

“呸、呸,就会咒我。明明你才更危险。人家都说财不外露,结果你上来就亮金子。如果这是家黑店,今晚就把你绑了!”

夏秋冬本来就害怕,被高翰正一吓,脚也跟着哆嗦。“你明明知道我害怕,还故意吓我。”

高翰正很得瑟,推着夏秋冬,要把他送走。“快走、快走。看见你就烦。让黑店绑你好了,反正夏国舅有的是金子,一定能赎回你的。”

“不要、不要!”夏秋冬两手乱抓,抓到一旁大春后才稍稍心安下来。他一发狠,当即给大春命令。“大春!把死寒症扛到我屋去!我要是被绑,也让人把他一块收拾了!反正高太师肯定没银子赎他!”

“夏三季你敢!”

高翰正一听大春要动手,赶忙就想跑,结果被夏秋冬死死抓着衣服。下一秒,高翰正就被大春扛了起来。高翰正气得牙痒痒,可劲的挣扎,结果却只听见夏秋冬黑暗中略微颤抖的笑声。这笑声里,既包含了对高翰正的嚣张,又包含了对黑暗的恐惧,听着怎么都刺耳。

角落里的高光默默摸索,捡起地上的烧鸡,赶忙跟在大春身后,准备一起住上房去。

高翰正和夏秋冬,两人关系复杂得很。既是敌人又是朋友。好的时候,跟一个人似的,动起手脚来,也绝对是刀刀见血。高光都已经看透了。

延伸阅读

指南针加盟  http://www.karbonyk.com/xi8j.shtml
指南针汽车用品总部是汽车用品和汽车装饰品、汽车用品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

可兰素防冻液加盟  http://www.karbonyk.com/xebc.shtml
江苏可兰素汽车环保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08年9月,位于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是一家生

GENOSYS加盟  http://www.karbonyk.com/gh6z.shtml
GENOSYS化妆品通过与级医学顾问和技术人员共同合作研制而成,是基于科学研究和临床

乾铭加盟  http://www.karbonyk.com/n8d1.shtml
乾铭沙发凭借出众的技术、创新的工艺、过硬的质量和完善的售后服务,深受广大消费者的青睐

羽茜美肤品加盟  http://www.karbonyk.com/ppes.shtml
羽茜美肤品是一家集生产研发,教育培训,贸易销售,国内外连锁,医疗仪器,美容器械,营销

唐朝楼梯加盟  http://www.karbonyk.com/sdhc.shtml
唐朝楼梯招商连锁_唐朝楼梯代理_公司简介唐式木业有限公司位于开放改革前沿之珠三角腹地

尚派个性礼品加盟  http://www.karbonyk.com/daeb.shtml
时尚的饰品不仅是能够为女性朋友带来时尚感,而且更是增添女性魅力的重要因素。石家庄尚·

洪兴隆加盟  http://www.karbonyk.com/aagy.shtml
洪兴隆手机壳总部是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我们的商品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

怀泰调味品加盟  http://www.karbonyk.com/uzsx.shtml
重庆市怀泰食品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于1998年10月。是专业从事鸡精调味品生产企业。公司

源泉兴净水器加盟  http://www.karbonyk.com/sbau.shtml
源泉兴净水器是“源泉兴科技集团”旗下子公司。源泉兴净水器成立于2009年,是一家专业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凡尘命在线阅读第2章

    颜谙接到华意辰的电话时,正思考要怎么追华渊。直到看到华意辰的来电,她才想起还有这么一号人可以用。华意辰是华渊同父异母的大哥,深得华父喜爱,今年二十八岁,已经当上了华家华越集团总裁。至于华渊,还只是一个招商部长。颜谙是在回国的飞机上遇到华意辰的,刚好华意辰从国外出差回来,两人都是头等舱,难免聊了几句。

  • 开局造钢铁战衣在线阅读突破

    药老头喝了个烂醉,迷迷糊糊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药老头醒来拿起一旁的葫芦,猛的灌了一口酒!这才清醒了些!然后站起来看着躺在床上的沿小天:“哎,拖出去了埋了吧!”药老头抬起手准备施法,突然一惊:“还有气息?”走近一细查:“还真有气息而且越来越强,破碎的五脏六腑正在慢慢的恢复!”这!这怎么可能还阳丹不可能有

  • 秦岭蛇窟在线阅读第五节

    “江儿在闹什么脾气?”姜霁兰微微蹙眉,瞥了一眼地上的碎片,面上浮现怒色。喝药么,不就逃不开一个苦字。可是堂堂国公府的二公子,居然怕苦,这种事传出去简直丢人。晏承江张了张唇,随即紧紧抿着,不言不语。表妹就在跟前,他怎么可能承认。“为何不说话?”姜霁兰见晏承江神色犹豫,更是恼怒。晏承江不愿在姜鸾面前丢脸

  • 银时的海贼时代在线阅读第3节

    苑消消擦掉眼线,索性不画了,最后快速把剩下的妆容完成,挎上包出了门。来到地铁站,正是上班高峰期,苑消消跟着人群下楼梯,上一趟地铁刚走,她穿了双有点打脚的高跟鞋。本来她不想穿这双,但是这双跟衣服更配,于是她还是忍痛穿了出来。美和舒服,她选择美。这是做一个网红的基本素养。等到地铁,苑消消第一个进去,正好

  • 我!帅到露脸就会死在线阅读第2节

    小婵和自唯说是每天一起上学,也基本上到此为止了。自唯好像是另一个世界里的人,他们往往沉默地骑车,到了学校就分道扬镳。如今她背着书包在前面走,走一段就停下看看后面的自唯,这才发现自己似乎从来没有认真观察过他。自唯总是垂着眉眼,乍看却有一种阴郁的帅气,就像书里——她眨眨眼睛,把头低下了。自唯走得快了些,

  • 东方银行之归来之第九章(9)

    第9章张景林三指落在姜清禄脉搏上已有小片刻,屋子里站着许氏,姜婳还有秦妈妈和柳儿,鸦雀无声,都屏着呼吸不敢惊扰神医。张景林耷拉着脸松手,又检查起姜清禄的眼耳口鼻,从药箱取银针出,依次扎在病人身上的穴位上。姜婳和许氏更是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突然,外间忽传来凌乱脚步声,姜婳和许氏回头见绣姨娘和姜嫤由着丫鬟

  • 洪荒时代:吾乃大天尊在线阅读第4节

    满目冰霜,生机荒芜。太岳山比以往更像是一处阻绝生灵的死地。“锃”虚空微颤,帝秋莫的手掌摊开,一息不到,剑吟长啸而起。一口蓝色条纹雕饰的古剑无中生有,自体内而出。剑柄落于手心的刹那,虚空温度又降了几分。他的本命战兵——寂寒!剑入手,至少方圆百里之内,温度低到常人无法生存的地步。那冰冷彻骨的精魄收纳着虚

  • 特殊案件调查组IV在线阅读第1章

    在浩瀚的宇宙太空里,一艘太空飞船搭乘8名航天员执行中俄航天探索计划。此时在大型航天飞船里,8名航天员有一男一女来自俄罗斯其他三男三女为中国人,大家认真的感受着太空中美景带来的震撼。他们还要飞行好几十年才能找到目标,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回来。来自俄罗斯的宇航员分别叫做普斯和安娜。这一次带队的队长是杨1,其

  • 做我的保镖吧之童养媳(7)

    闻言,关祖根滞了一下,随即笑着说道:“姐夫既然开了口,那,我就直说了。”关翠云连连点头:“你说你说,有什么话,尽管说就是了。”周大有则只是安静的看着他,没有开口说话。接触到他的视线,不知怎么的,关祖根竟然觉得有些畏惧和不安。但转瞬间,他又暗自笑自己,真是想太多了。就他?一条烂酒虫而已,怎么可能会让自

  • 都市后悔药系统之极品渣男

    璐瑶怜悯的看着那些为了凌逸飞疯狂的**学们,心里默念着等你们知道真相之后,估计会碎了一地的少女心,这个家伙确实是极品,不过不是又酷又帅又有钱的极品,而是又缺又损又混蛋的极品。“这位可爱的**学叫什么名字,可以告诉我吗?”凌逸飞好像玩上瘾了,对璐瑶表现的格外热情,顿时让四周一众为他倾倒的少女心一个个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