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朱砂痣在线阅读第八章

作者:甄子姐姐 来源:晋江文学城

长枫却不信她的说辞,她和赵家那小子相处的时候,那里是这般看似有礼,实则疏离的模样?

他不信她的话,却也不再咄咄逼人,只正襟危坐在原地,也不看孟镜。

孟镜有苦难言。并非她不想同长枫像亲兄弟一样亲密无间,她的亲人本就不多,不计权势富贵待她推心置腹的更少,只是她的表哥太过聪明。

小的时候她也曾跟在他的身后做他的小跟班,后来为何疏远了?孟镜想了想,回忆起这一桩事情的因由来。

那大概是她七岁的时候,她和母亲过沈府拜望舅舅,舅母安排十三岁的长枫带她玩耍。她幼时顽皮,也最喜欢这个表哥,同他一处的时候没什么男女之防,把母亲叮嘱的不许同任何人同塌忘得干净。

原本按常理来说,一个少年加一个男童同塌小憩无甚妨碍,但好巧不巧,这事后来被母亲知晓,严令她往后不许同长枫来往。

她不解,也不肯,哭着同母亲闹,问为什么别人可以她不行。

母亲那时抱住她,爱怜又痛惜地摸了摸她的脸蛋,“好孩子,那是别人的特权,你不行,你若教别人发现了你是女孩子,不仅是你,我,还有你的祖父......甚至......”

她顿了顿,语重心长地说,“甚至整个顾府,乃至你的舅舅,你的表哥都要被牵连......”

孟镜那时候不懂其中缘故,只是有了一个懵懂的概念,不能让别人发现她是女孩子,否则她在意的人都会被她连累。

只是......如今再回忆起这件事的时候,她有些不解了。当初自己是个七岁幼童,母亲却好像预料到她会参加科举并屏雀中选一般,否则......怎么会说她会延祸他人?

明明若自己只是顾家少爷,即便身份被揭穿,也不过是令顾家蒙羞罢了。

她想不通,也不敢跟别人提半个字。马车晃晃悠悠,长枫照旧将她送到顾府,目送着她迈过顾家的门槛,才放下车帘,沉声吩咐阿晋,“走吧。”

小厮阿晋一抖马缰,车轮辘辘中,他回过头去,透过被风吹开一角的缝隙瞥见自家公子直直地坐在马车里,身子板正挺拔。他抿了抿唇,公子聪慧,可这件事却看的不明白。

他踌躇了许久,才回头对长枫道,“公子......有句话,阿晋不知当讲不当讲。”

长枫抬头看他,“有什么不当讲的,你既这样说便是有话不吐不快了。”

“其实......顾小公子也不见得就是对您疏远,只是有些人天生让人不敢靠近......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只可远观,不可......”阿晋挠了挠头,一时顿住,长枫提醒道,“不可亵玩焉。”

“啊对对。”阿晋一拍手掌,说道,“公子啊,您就是这样一类人呀!”

“......”长枫抿直地唇不由抖动了两下,“所以......你的意思是说,症结其实出在我这里?”

晨时,天光未亮,空气中弥漫着露气,上京城中的百姓正陆续从睡梦中醒来,街上慢慢开始有推着摊位的小贩摆摊。一支长队从宫门口一路驶向南城方向,穿过上京最宽阔的街角。

南城门口的哨兵将队伍拦了下来,前方马车车帘撩开一角,露出一张年轻俊俏的脸来。

哨兵长走了过来,“大人。”

年轻人点头示意,从衣袖中抽出文牒,递给哨兵长,哨兵长打开文碟看了看,恭敬地递还给他。

哨兵长回头,高喊一声,“放行。”

话音刚落,他退到一边,依稀听到从身边行过的马车里传出一个略细的嗓音,“真奇怪,近来南城门这边竟也设了关卡......”

接着传来先前拿出文碟的年轻官员的声音,“还记得你上一次受伤前来刺杀的刺客么?”

“喔~”另一个声音恍然大悟状,惊呼了一句什么被队伍后面辘辘的马车声盖了过去。

这一行人正是前往奉命前往阆州查办贪渎案的长枫,而与他同行的少年,自然是孟镜了。

约莫行了三四个时辰,天气骤变,原本天朗气清万里无云的天空顿时布满了黑压压的乌云,云头沉甸甸的,孟镜撩着帘子,皱眉道,“怕是有一场大雨。”

话音刚落,只听车顶噼里啪啦的一阵乱响,她把手伸出车外,黄豆大的雨从云头砸进她的手心。

官道顿时被这倾盆大雨搅弄得泥泞不堪,马车又笨又重,车轮陷在泥土里滚不出来。

“大人。”走南闯北的车夫扭过头来请示,“这雨太大,怕是不好赶路,前面有一客栈,是否可以稍作修整。”

长枫撩开车帘探看了一番,亦觉得不宜继续赶路,只好吩咐一行人赶往前方客栈,等大雨停后继续赶路。

烟雨朦胧间,孟镜撑着伞走下马车,奔到客栈门前,正懊恼地看着自己沾了些泥土的鞋子,便见表哥长枫撑着一把伞往队伍后面的一辆马车走了过去,长枫站在马车前,一手撑着伞,扭头跟马车内的人说了句什么。接着,孟镜看到那车帘被人从里面撩开,走下来一个身穿红衣官服的青年。

心底咯噔一声,在这愣神的片刻,那青年和他身边撑着伞的黑衣侍卫已经朝这边走了过来。

孟镜一时慌张,不知道该怎么跟青年打招呼。

“孟大人......”青年在孟镜面前站定,朝孟镜拱了拱手,率先开口道,“久仰大名,在下文晅。”

孟镜抽了抽嘴角,长枫朝她递了个眼色。孟镜心道,都是演技派。

“原来是文大人。”早前说过,孟镜这人也是个演技派,再一阵错愕之后竟也能不动声色的同化名为文晅的当今天子对起戏来。

几人寒暄之际,长枫已经派人去安排住宿房间。掌柜的说房间不够,随行的一些大臣只能在马车内修整,但赶巧的是,由于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雨,官道上的路人大多就近赶来避雨,最后只剩下了几间房。

长枫沉吟了一会儿,吩咐过来请示的下属,“那就文大人一间房,本官同孟大人一间房,至于还有一间,能安排的下则安排,安排不下的,便再拨一个人来同本官和孟大人挤一挤。”

他说完,挑眉看了看一旁的孟镜,笑问,“孟大人,不知同本官打挤,可愿意?”

孟镜迟疑了一下,虽然她并不愿意同人一间房,即便这个人是她的表哥,但出门在外,也讲究不了太多,于是只能咬牙点头。或许这雨下一会儿便停了,若真的要过夜,大不了她一夜不睡!

红衣青年萧翊眯了眯眼睛,目光深沉地从孟镜和长枫身上掠过,片刻,他举起手中的扇子,拿扇头一敲,敲中某人的脑袋瓜。

“我看孟大人人身材娇小,倒可以同在一间房。”萧翊扇着扇子,又穿着一身红色的官服,俊逸的媚眼自有一段潋滟风情。

孟镜,“……”

“怎么?”萧翊挑眉,“孟大人好像不可以同本官一间房?”

“……”

“并非不愿,只是大人身份尊贵......”说话的是长枫,面对萧翊的浩浩气势,他微微挪了一步,不动声色的挡住身后的孟镜。

萧翊眸色愈深,摆了摆手,打断他道,“同为朝廷命官,谈什么尊贵。”

“孟镜愿意。”气氛不妙,孟镜从长枫身后探出头来,嘴角弯出一个讨好的笑来。

“如此甚好。”萧翊看向屋檐下哗哗啦啦的雨水,转身往楼上走去,身后孟镜赶紧跟上,长枫张了张口,想要叫住孟镜嘱咐点什么,但终究还是什么都没说,任孟镜跟着萧翊走上楼去。

进了客房,小二送来茶水,萧翊慢饮一杯茶后,看向站在一边无所适从的孟镜,“在外面我是朝中官员,你我同朝为官,那有一个坐着另一个干站着的道理?”

孟镜迟疑了一下,才撩袍坐在萧翊的对首,年轻的天子端着茶,送到自己唇边,却迟迟不饮。身前的正襟危坐的少年头发有些凌乱,几根俏皮的头发翘了起来,孟镜垂着头,依稀能够看到她扑闪的睫毛,犹如阳光下扑闪的蝶翅。

萧翊看的入了神。

这样的样貌,是怎么瞒过孟府上下扮做男儿那么多年的?

“皇上......”孟镜吸了一口气,猛地抬起头来,一股脑儿地问,“微臣一事不明,您明知微臣的身份,却不揭穿,是为了什么?”

“什么?”天子被这句话惊地后仰,从沉思中抽出身来,根本没听到孟镜的话。

“......”孟镜泄气。她眉头一皱,银牙一咬,知道有些事情终究逃避不了,于是退开两步,郑重地伏地拜首,“微臣有罪。”

萧翊坐直身子,恍然大悟,“你想不通我为何不将你打去天牢?甚至不提你身为女子参加科举,公然挑衅大昭律法的事情?”

“微臣愚钝。”孟镜伏在地上,握紧拳头。

“身为女子科考确实是一桩大罪,但新朝该有一番新的气象,孟镜,你是朕从一百多名举子中选中的新科状元,这是你的机会,是朕给的,可不要让朕失望。”

延伸阅读

艺鸣美术培训加盟  http://www.cloudsdojo.com/b1q5.shtml
东营艺鸣美术培训学校是一所经上级主管部门审批,专业的美术直通车式的教育机构,自200

TNR加盟  http://www.cloudsdojo.com/pl7p.shtml
TNR户外用品总部是烧烤炉、烧烤桌、折叠椅、五金用品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深圳市龙岗

朵莱苏DORLAZ加盟  http://www.cloudsdojo.com/gwir.shtml
朵莱苏品牌,以“关爱女性”为宗旨,崇尚“内调外养”的理念。致力于解决女性体质与肌肤问

够劲加盟  http://www.cloudsdojo.com/pl17.shtml
洗涤用品直供洗衣店的生产销售。

坤燕加盟  http://www.cloudsdojo.com/da77.shtml
坤燕服饰拥有丰富的服装品牌管理经营理念,公司于05正式转型,以集团为导向,纵升与各个

2019幸运抢红包系统定制开发加盟  http://www.cloudsdojo.com/gble.shtml
暂无

野战加盟  http://www.cloudsdojo.com/di6o.shtml
野战渔具总部是台钓竿、手杆、矶竿、海竿、鲫鱼竿、鲤鱼竿、支架、抄网、鱼漂、鱼线、鱼护

柏栎酒店加盟  http://www.cloudsdojo.com/6o27.shtml
也许你对柏栎这个名字并不熟悉,但这家源自法国的酒店品牌至今已有40年的历史。柏栎酒店

星鑫分离设备加盟  http://www.cloudsdojo.com/g5ym.shtml
我公司(原江苏泰兴市鑫星过滤机制造厂现升级为江苏星鑫分离设备制造有限公司)创建于93

康尔宝玩具加盟  http://www.cloudsdojo.com/awkn.shtml
东莞市康尔宝实业有限公司成立于1988年,是一家集设计、开发、生产、OEM、销售为一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女神的至尊神婿之第三章

    夏天的夜来得特别迟缓。天空还是大片大片的深蓝,像是玻璃球一般澄澈透亮,晚风穿过深林沙沙作响。那晚温绵一夜未睡。一旦她合上眼,脑海里就会浮现出顾泓时那张好看的脸,淡淡的冷冷的,像是山间最清冽的山泉,在这灼热的盛夏,有着最致命的吸引力。淡淡的夜色下,她站在树荫底下,从三三两两的人群缝隙中望去。大家都在热

  • 超神学院之最强懒人系统前尘旧梦

    天朝五年。距离国都十里之外的一座破庙里,一个红布包裹着的婴儿被人扔在角落里的破草席上,安安静静地闭着眼睛好像睡着了一样。而另一边坐着一个黑衣男子,男人的脸上蒙着布,似乎与夜色融合在一起,让人无法分辨他的神色,只有衣服的边角绣着一朵金色的兰花似乎在彰显着他的身份。今夜的天色格外的阴沉,大雨磅礴似乎没有

  • 史上最弱女神 [获奖作品]之天赐机缘

    爬上岸边,李雨生脱掉衣服,拧干了水,甩了甩,继续穿上。刚刚这一系列的行为只是求生的本能,当真正安静下来,李雨生才意识到害怕,并且越想越惊恐,这可是昆仑山下面的暗河啊!以前他还是唯物主义者的时候,也许还能理性思考,现在他变成唯神主义者,满脑子都是恐怖地画面:什么姥姥白骨精啊,什么僵尸厉鬼啊等等……荧光

  • [火影]竹节骨与椿之舞在线阅读第1节

    夏洛只是个普通的初三小伙,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作为一个穿越的重生者,现在的生活还不赖,起码不用忙着拯救世界。上辈子夏洛是一个体面的神级大法师。在末日之战和魔神同归于尽了,也算对的起法神这个称号。现在想起来还会觉得有点羞耻,毕竟法神什么的,精神病院里一大堆呢。至于上一世是流传千古,还是遗臭万年,这

  • 咸鱼大佬被结婚第九章在线阅读

    09**让慕容殊爱不释手的,正是好些天前,晏凝在道边捡的那根树杈子。他不像抱着个死物,而像搂着只小猫,拿脸磨蹭不算够,还得给它瘙痒顺毛。“你是小姐姐给我的,跟外面那些妖艳贱货不一样。我不能辜负小姐姐,一定会好好爱惜你。”这位殿下兀自爱抚着那样宝贝,表情满足而烂漫。晏凝无语凝噎。累死累活,只为了这么个

  • [综]相亲直播第七章在线阅读

    夏珍珠一晚上没睡觉,前半晚上用来修炼了,伤口太疼,修炼有助于恢复。后半夜用来思考她下一步应该去哪儿了,村子里有古怪,她想回去看看。但那三个僵尸也不知道是不是针对她的,若是,她回村子就可能将危险带到村子里。一直想到早上天蒙蒙亮,医馆的小童子打着呵欠拿着扫把从后面出来:“姑娘,天亮了,等会儿我给你换换药

  • 墨天纪之第二章(2)

    刀玺自然没有疯。她这样做也是有原因的。自从和系统签约之后她已经经历了很多个世界了。按照合同内容任务的要求最低为C级,低于三次自动解约。他们之间的合同终止之后会把她的灵魂送回到签订合约的那刻,也就是她心脏病复发的那个时间点。最多苟延残喘几分钟就会狗带。不想死就只能想办法。第一个世界刀玺理解的是自己个人

  • 逆流青春年代在线阅读第1节

    八年前京城曾有过这样一桩美谈,威虎将军温王爷为当今圣上唯一的亲兄弟,曾为王上征战沙场多年,二人感情十分深厚,兄弟两一个坐镇朝野,一个镇守边疆。内有明君,外有猛将,这使得温氏王朝安定了很多年。可最使京城人口口相传的美谈,却是温王爷家的独子温焱。温焱一岁就能开口说话,二岁便能熟背**姓,三岁就可作诗。天

  • (综)金手指闺蜜联盟在线阅读第8节

    郑天一看着比分显示屏上的98:78低低地说了声:“准备行动。”然后在王梦妮没注意到的时候起身离开了座位,走出球馆,外面的喧闹程度一点也不亚于球馆内,没有抢到票的球迷自发地组织在一起,庆祝即将到来的“卫平杯”。“小龙,你盯紧了手机,视频聊天一发起就给老炮信号,元帅,一会比赛结束以后你盯紧吴昊,他要回更

  • 明水汤汤维恩比 体术

    对于她,艾路想得比较多,她身后的大家族,不可能与现在的自己交集,无力量无法主宰自己的道理,已经司徒见惯了。处于如此境地,倒是让艾路也头疼不已。来到宿舍门口,相比以前,这反而热闹了许多,陆陆续续的有人进出,高二的学生已经回归了,不过高三可能还需等上几个月。艾路视若无睹,打开了自己宿舍门,映入眼帘的是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