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异界召唤群雄第3章在线阅读

作者:南尽北户 来源:飞卢小说网

所谓偷钓大抵与偷是一个概念的,并不会多或是少一个字而变化,然而念及多为孩童寻趣所为,故而又多了一份趣味少了几分论偷的严肃来。总的来说,偷钓所得往往是不会带走的,多数时间是放回原塘堰的,原因除了被抓之外,当然还有其他,比如突然觉得自己不知道如何处置鱼儿,抑或是嫌带走太麻烦。这就不存在“孩子的事能叫偷么”一说,与孔乙己的辩解倒是少了异曲同工之妙。

故事人物依然是老实孩子,胖孩子,高瘦个儿,还有小女孩,当然偷钓这等事往往是不会带上小女孩的,主要原因大概是她逃跑时太慢了,老实孩子往往因此被逮,进而在大人告老师,或是告父母的欺哄下供出其他孩子来。

言到此,突然发现孩子的名字还未交待,然而又觉得名字又大可不必提及,相信儿时是很少唤彼此姓名的,大多都有一个或是几个拿得出手却上不了台面的绰号。当然不是粗鄙,而是在一些所谓的高等知识分子看来就是近于蛮荒了。这里便以“老实小孩”、“高瘦个儿”等来映带,当然可以定个绰号,什么大胖啊,竹竿啊之类皆可。

那天天气是很好的,用老实孩子惯用的作文话语就是“今天天气晴朗,万里无云”。一大早孩子们各自就来到了老地方——一棵四人环抱不住的老黄角树下。他们先玩了一会儿**,大概是什么老鹰捉小鸡,跳天堂,抑或摸瞎之类的经典。所谓摸瞎,便是一种类似于捉迷藏的**,先划板(手的正反两面称之为板,各自选择出正还是反,相同的一组)定下摸瞎的人,然后就用布条蒙上眼,固定一个小范围,所有人只得在其中跑动,出界的或是被第一个抓到的就成为下一个摸瞎人。如此循环往复,大人活干累了便时常坐在地头点上旱烟,激动无比的指挥着摸瞎人,彷佛自己已经投身进去。当然规矩是死的,有的孩子往往是会钻空子的,比如胖孩子,时常的把布条弄松,嘘着眼装作看不见。比之于老实孩子卸下布条那勒红的眼确实是更为精明。

或许是玩腻了,更或许是胖孩子的伎俩被流传开来,总之孩子们停下了**,顿时觉得无聊了起来,有的干脆躺在地上晒太阳了。胖孩子与高瘦个儿便耐不住了,绕场子走了好几圈。突然胖孩子猛地拍了高瘦个儿几下,一口气说出了去偷钓的想法。高瘦个儿正打算让胖孩子为刚才拍自己而付出点什么,猛然一听这建议,两眼便放光起来,拉着胖孩子跳开了。老实孩子正准备搭理他们呢,突然二人就跑了过来,一脸的媚笑,终于还是劝老实孩子不要带小女孩去,同时顺便帮忙用针敲几个鱼钩子。

老实孩子想也没想就同意了,于是分了工,胖瘦二人弄鱼线,挖蚯蚓,老实孩子敲鱼钩,顺便说服小女孩。鱼线蚯蚓很快就搞定了,鱼钩却还在制作中。老实孩子回家“拿”了两颗针,点了一盏油灯,找来一把铁钳就忙开了。先把针放火尖上烧了一会,估计软了就往铁缝里一塞,往地上一按,不一会一个鱼钩就做好了。老实孩子很麻利地做完了两个鱼钩,正跑去接头呢,突然发现自己的还没有做,转念一想自己就跟去玩吧,于是便匆匆地跑开了。

来到黄角树下,胖瘦二人已经等得不耐烦了,小女孩也在那思索着什么。老实孩子一个箭步冲了过去,兴冲冲的将鱼钩交给了二人,一转身,不知向小女孩说了什么小女孩便安安静静的回家去了。那二人正不解着,却被老实孩子的催促声带走了。

一行三人,蹦蹦跳跳地走在乡间的小路上,彼此打趣着。少了小女孩,老实孩子似乎少了什么可以负担的东西,轻松了,却莫名的空洞起来。那二人确是极为高兴的,再怎么说这玩的主意还是他们所想出来的,胖孩子也因此挺直了原本分不出哪是腰的腰来。

乡间的路是野的,总是很不规矩的东弯西斜,还夹带着两边的草木一并不安分。不时有几朵花儿呈现,不时又有蚱蜢跳飞,当然蝴蝶蜜蜂之类是少不了的,或许运气好一点能在路边的沙渠里遇上一两条乌梢蛇。

三人早就在这路上爬过,走过,跑过不下千百回了,对于两边的事物已然失去了兴致,除非是遇上蛇来,否则不会停下,与猫拐不拐弯取决于耗子一个样。

今天是不会有蛇的了,因为天气不热,沙渠里也没有水。三人很快的就偷偷地到了目的地。

一方不大不小的塘堰,一个可有可无的鱼蓬,几声忽远忽近的鸟鸣,让孩子着实提起了兴趣。偷钓是要秘密地进行的,于是第一步便是探查鱼蓬里是否有人。这任务往往连带着放风都交由老实孩子。老实孩子极为小心的靠近了鱼蓬,虽然他知道上几次鱼蓬里都是无人的,里面也没有床铺,只是一个摆设而已,还在胖瘦二人撺掇下一起朝里面尿了尿,但不只怎的,心里始终毛毛的,觉着要出什么事。果然一如往常,棚里空空如也。

那二人便不再等待,掏出鱼钩绑上,准备上饵。待胖子摸出蚯蚓来,高瘦个儿硬是生生的吃了一惊,有根黑不溜秋的蚯蚓在盒子里蠕动着,足有小拇指粗细,还隐约可见浅浅的毛。老实孩子也忘了放风,凑过来一看,便又乖乖的去坚守岗位了。高瘦个儿奇怪着,自己明明只放了细细的红蚯蚓进去,怎会弄出那么大一条黑货。待看到胖子得意的笑便明白了过来,也没多想,捏出一根细蚯蚓往手掌心一放,空拍了几下,见不再蹦跶,就欲穿上钩去。不知为何,这蚯蚓头(或许是尾)一触到钩尖便拼了命似的乱晃荡起来,只得有实实地拍打几下方才作罢。高瘦个儿穿好饵,往上吐了几口唾沫,顺便又拴上玉米花的花杆儿做浮子,便扔钩下水了。回头看看胖子还在和黑蚯蚓做顽强的斗争,便不屑的笑了笑,大概那黑蚯蚓是不可能有鱼会吃的,而自己用的红蚯蚓才是鱼儿竞相夺食的珍品。胖孩子也没注意到高瘦个儿,终于还是将那黑货制服了,也捆了个浮子,准备扔下水去。老实孩子看了看胖子的杰作也担心了起来。胖子终究还是将它扔下水了,一入水便荡起几层浪朵儿,一直下沉,突然浮子紧了紧,没下半边身子才稳住了下沉的势头。

二人紧盯着水面,一人紧盯着路口。不一会高瘦个儿的浮子动了动,一眨一眨的,他也不慌于拉起来,因为事实证明那鱼儿还未真正咬钩。他这也是经验所得,前几次偷钓都是猛地一拉,起来的是鱼的上嘴壳,害得他不快了好几个钟头。这一次他早已胸有成竹,待到浮子突然沉了一下又缓缓浮起来同时不住的眨动时,才不缓不急的拉起来。入手甚沉,他便知道钓到了。一激动,便慢了下来。由于钩没有倒须,鱼在空中便抖落了,扑扑的欲往水里去。高瘦个儿大概是手长,一巴掌扇过去,硬是将那二指宽的鲫鱼打上了岸,那鱼扑腾了几下便没了生气。离它最近的胖子也顾不得自己的浮子动没动,飞快的将那鱼放进了事先装满水的塑料袋里。

老实孩子也是奔了过去,瞧了瞧便又看路口去了。高瘦个儿得意的笑了笑,又上饵去了。胖子似乎心有不甘,死死的盯着浮子。也不知过了多久,大概是瘦高个儿第七条鱼入手吧,胖孩子的浮子毫无预兆的猛地下沉,一瞬间鱼线就给绷直了。几乎同时,瘦高个儿和胖子尖叫了起来。胖子反应过来,一把就拖住了鱼线,竟有些捉它不住。你退我退的拉锯着,颇有《老人与海》中的架势。终于是人占了上方,待出水一看,好家伙,好大一条“乌蹦”。这是乡间的俗称,学名为何也不甚明了,只知是一种食幼鱼的物类。今个被胖子歪打正着弄到了手。这几率是挺小的了。乡间钓鱼都有说法,什么“冬钓腔、夏钓滩”,“草鱼苕叶尖,鲤鱼玉米巅”等等。对于乌蹦要用活的青蛙,没想到今日被胖子的黑蚯蚓弄上手了,真是让三人惊喜了好半天。

三人手忙脚乱的弄好了它,便继续开工了。瘦高个儿不经意间瞥见了阶梯边的石腔,便有了钓鳝鱼的打算。于是穿上饵,折下一节细木棍蹲了过去。他一边看着洞口,一边抖动着蚯蚓。大概过了两分钟,一个像蛇一样的脑袋窜了出来,啃着鱼钩上的蚯蚓,高瘦个儿一阵高兴,待看到鳝鱼大半个身子又不由得震了震,那鳝鱼足有一岁孩子的手臂一般粗细,少说也有四五斤。这便顾不了那么多,待它咬上钩,便可劲的往外拽,还以为鱼线粗,能将它一举拿下、不料它边缩边旋转身子,眼看就要逃了。不知何时老是孩子和胖孩子过来了,老实孩子有经验了,这情况下,当机立断,抄起一截尖木就朝鳝鱼扎了过去。果然有效,鳝鱼失了力道,一下子就被提溜了出来。等三人看清了它全貌,更是吃惊。

然而更为吃惊的还在后头,路口传来了叫骂身,还有频乱的脚步声。三人放下东西便跑,也顾不得战利品啥的。一转眼便消失不见了。身后传来了几句叫骂身,似乎还有什么东西落水的声音,隐约间似乎听到“别让老子捉到”的无奈。

三人感觉以后恐怕会很容易被逮了,但又转念一想不大可能,就凭还未走到地头就大嚷大叫?然而老实孩子似乎觉察到了什么,决定以后再也不去那个地方偷钓了。

远处久久的传来家人唤吃饭的声音。

延伸阅读

盖世神王在线阅读第五章  http://www.8119191.cn/6a2p.shtml
第五章好在看到篮筐里的猪草,乔穗穗就自然而然的拿起旁边的刀熟练的切了起来,切完后又掺

雪刃折(GL)之孤儿院要被收购  http://www.8119191.cn/phem.shtml
“院长妈妈,你放心,我们一定不会让他们有机会把我们这里给拆了的,不就是钱嘛,我和思思

红颜知己在线阅读第8节  http://www.8119191.cn/dlgt.shtml
其实李浅清也挺喜欢欧阳询的,这个男人长得帅,武功好,是个不错的男友。但是,李浅清在现

[综]片翼天使在线阅读第一次冒险就绪  http://www.8119191.cn/dohr.shtml
叶天轻慢慢悠悠的醒来,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就晕了,突然感觉背后一阵凉风,脑阔一痛,

暖婚似阳闫东亭变成柏豫章  http://www.8119191.cn/ahsi.shtml
第四章闫东亭变成柏豫章(或许是做过弱势群体的缘故,柏豫章也不怎么喜欢这个男尊女卑的世

无敌神婿之儿子帮您斗小三(10)  http://www.8119191.cn/smoa.shtml
怪不得我的丫头处处躲着你,原来你真是一只饥不择食的恶狼。亏你还隐藏着这么深。这样的人

都市之神秘大少爷在线阅读第9章  http://www.8119191.cn/yb4m.shtml
琚冗没有真正地了解过连回清,他只知道他需要连回清,每到夜深人静,在他的脆弱面前,他把

收错反派当徒弟以后卖萌的后果  http://www.8119191.cn/xr3n.shtml
出了老头的院子,高鹏轻轻拍拍脸,面露出职业微笑,低声道:“接任务模式开启!”准备好后

[综]本丸不是育儿所在线阅读第三章  http://www.8119191.cn/p9ad.shtml
第3章狄靖云睁开眼睛,眼前不是阿诛,也没有阳宝哥,只有一个懒得要死的胖子和一个美艳的

异世开局一条河在线阅读第五章  http://www.8119191.cn/x6op.shtml
白川在白奶奶的墓碑前站了很久,木小雅就这样一直在旁边陪着他,白川不走,木小雅也不催。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快穿之培养人赢之时代变了

    似乎感觉到了自己的失礼,老兵嘴角向上,极力伪装着平静,以掩饰自己的轻蔑。这当然没有逃过陈铭的眼睛。“这有什么问题吗?”“现在这个时代,还堂而皇之的把职业填写成勇者的人,可真不多。”陈铭生气了。“这话是什么意思?为什么如同你这般卑微的守门人有嘲笑勇者的勇气。”“勇气,哈哈?”守门人道,“时代已经变了。

  • 我一直以为自己在拯救世界[快穿]在线阅读第6章

    虽然他对于那名叫做道术师的少女并不怎么了解,但是她给他所留下的印象还是很不错的,和今天这位从事绑架工作的傀儡师,可完全不像是一类人,但是他们这极为相似的代号,还是让他不由的产生了一些联想。莫非...他们来自同一个组织?但是,他遇到道术师的地点是在魔都,而傀儡师则是出现在了蓉城,这两个地方之间的距离可

  • 女主拯救计划[快穿]在线阅读第七节

    男人眼神深邃,此刻正直直地望着她。将近八点的时间,滞留在电梯口来往的人流并不多,但是也会偶尔来几个。看到两个电梯坏掉一个都会低呼一声,然后走进男人刚才进了又出的那间电梯。丛笑笑和男人现在就在电梯门口面对面站着。他在思考,在考量是否可以信任她。在这个过程当中,丛笑笑没有再说话,她安静地等着他,给他足够

  • 我被系统托管了在线阅读第7章

    “这里怎么会有粽子!”大奎颤声问道。“别说话,看到有什么不对,先给她一枪就完了,活的也让她变死的,死的……就让她死透!”吴三偗沉声说道。话音刚落,随着河道变换,一个转弯,众人就看到前方有一个穿着羽衣的苗条身影,这跟另外一具冰棺里的女尸何其相似!“尸体在这呢!”吴斜忍不住说道,这时候是个人都知道了。“

  • HP 穿成乌龟怎么破在线阅读第一章

    “湿度55%.....”“湿度45%,温度.....”“湿度25%,温度.....”“冷冻完成。”加西亚说完这句话,看了眼在冰冻仓中的男人,在手中的笔记本上划了勾。对余下的工作人员道:“爱德华和胡迪尼再次检查一下仪器,剩下的人和我去分析士兵的身体体检记录。”“是的,博士。”工作人员答应道。加西亚拿着

  • 我的深渊天使第五章在线阅读

    以前的叶黎,浑身上下一丝不苟,每根头发都散发着精致的气息,衣服没有一丝褶皱,上衣拉链安安分分的拉在最上头,什么样的衣服都能被他穿出很正式的感觉。然而今天——眼皮塌的塌,鼻尖微红,头发凌乱,最顶上还翘着一根可爱的呆毛。不是说不好,而是整个人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气质由忧郁沉闷一下子变得可爱生动起来。

  • 女版霸总养娃日常[穿书]第6章在线阅读

    “传卫破虏来!”朱由松左思右想,依旧没有想出双鹿岛有什么特产,便想询问卫破虏。“臣拜见殿下!”卫破虏躬身而礼。“孤问你可知双鹿岛都盛产什么?”“回殿下的话,双鹿岛并无什么特产倒是辽东盛产各种药材和鹿茸!”朱由松听后,不仅感到遗憾。辽东现在尚在建奴掌控之中,总不能叫自己的兵士前往采药吧!思前想后,朱由

  • 我就是瞎的很有特色剑宗

    “你已经入了道,现在的境界是炼气中期。”方辰手一拂,手心出现一册书卷,“拿去好好看看修真界常识。你是我带回去的,入门考核上好好表现,可别丢我的脸。”飒飒睁大眼睛:“还有入门考核?”方辰挑眉:“这是自然。”飒飒:“我以为我是走后门的。”方辰:“若是拜在我门下,自然不用考核。可你又不是麒麟,得让其他长老

  • 穿成反派的小娇娇[快穿]在线阅读第9节

    第八章为了你,做个坏人又怎样鸾嫣,为了你,做一个坏人又怎样,只要你能活下去,开开心心的活着。而我,不论报应也好,轮回也好,哪怕沦为地狱中的一只鬼,我也不后悔。因为那是我造的孽,需要我亲自去还。——白暮雪依旧在下,丝毫都没有要停下的样子,安好坐在门口的小竹椅上,雪在她的头顶覆上薄薄一层的血,而安好却依

  • 重生之天定帝女在线阅读第十章

    “兰婶,刚才我在那边保卫值班室的时候,给家里打了好几个电话怎么都没人接啊?”待陈晋开着他的路虎走了,向远在兰婶的搀扶下往宅子里走。说到这个,兰婶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当下就表现得有些迟疑了。“怎么了兰婶?”感觉到异样,向远疑惑的问。“那个……大小姐她,今天早上出门前给所有帮佣的人都放了一个星期的假,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