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墨守游龙第8章在线阅读

作者:微雨清奇 来源:17K小说网

“玫瑰酥。”薛慕仪答了,又加了一句,“姨娘太大惊小怪了。”

见杜弈怜的眼一直往自己身上钻,像在偷偷打量着什么,她不着痕迹地避了避。

心里想着,幸亏自己被蔷薇刺划破的伤口已经好了大半,身上穿的连衣裙又可以遮住淡淡的伤疤。

否则,杜弈怜看到自己受伤后肯定又要借题发挥了。

闻言,杜弈怜却是瞪圆了眼,佯装惊讶道:“睨睨儿,你平日里不是喜爱吃马卡龙、提拉米苏之类的西式点心,瞧不上这等点心的吗?今日怎么就想着要吃玫瑰酥了?”

薛慕仪无所谓地笑了笑:“我就尝尝鲜。”

说完,她便不打算理会杜弈怜了,用胳膊自顾自地挽着薛定山,俨然一个孝顺的乖乖女。

薛定山却道:“睨睨,想吃玫瑰酥的话,吩咐佣人去做便好了,何必自己费心去买。”

杜弈怜立即附和:“是啊,睨睨儿,这外边的东西也不知道干不干净,你的胃又娇贵,怎么能因贪嘴而乱吃呢?”

好个杜弈怜,三言两语定了自己娇小姐的性子,偏偏说得还像是在关心自己。

薛慕仪没反驳,露出个笑来,“姨娘说的是。”

只是,接着她又朝着薛定山道:“爸爸,我就是出去逛了逛,看到这玫瑰酥就心血来潮买来,想尝尝鲜,也不是什么大事。

不过,我听说姨娘很擅长做点心,她又这么关心我,那下次我想吃什么点心了,可不可以让姨娘做给我吃?我相信,姨娘做的肯定比外面的干净多了也好吃多了。”

薛定山最受不得宝贝女儿撒娇,立即笑着道:“好。不过还是得看看你姨娘同不同意。”

“姨娘,可以吗?”薛慕仪翘着睫毛,娇声问杜弈怜。

她深知原主这副纯稚的面貌是个天然的大杀器,尤其是自己摆出天真的作派的时候,更是让人不忍拒绝。

即便她抱有恶意,可在别人眼中依旧是小羊羔一般的无害。

恶毒女配的操作嘛,她也会。

杜弈怜笑容僵了一瞬,“当然可以。”

薛慕仪却清楚,杜弈怜心底有多么不乐意。

杜弈怜出身低贱,是个薛公馆佣人杜嬷嬷的女儿。

嬷嬷一辈子都在薛公馆伺候着薛太爷,虽不是劳苦功高,也称得上恪尽职守。

连带着女儿出生后,她也没离开过薛公馆,薛老太太念她服侍了薛家一辈子,便让她的女儿也一起养在了薛公馆。

可佣人到底是佣人。

年少的杜弈怜越不过那道天堑般的阶级差距,即使待遇比同龄的小丫鬟好些,她依旧是个生来伺候人的丫鬟命。

可偏偏她野心极大,自恃姿色动人,渐渐不甘心一辈子伏低做小,发誓要步入上流社会。

然后,在凭借着自己的姿色和一些不算高明但绝对有用的手段,如愿成为薛公馆的姨太太后,杜弈怜终于能够日日衣着光鲜亮丽,十指不沾阳春水。

可她无论如何打扮都掩盖不住骨子里的艳俗与自卑,而她的谈吐也总是脱离不了一种底层人的目光短浅。

所以,杜弈怜经常遭受那些自小得家教熏陶的太太背地里的嘲笑。

再加上,她还是忘不了以前被人使唤的日子,疑心这薛公馆上下依旧轻视她。

她敏感到近乎病态。

而如今薛慕仪说要让杜弈怜给自己做点心,她肯定会觉得自己仍然是个地位低下、受人使唤的仆佣。

见杜弈怜脸色隐隐发青,终于闭嘴,薛慕仪也不再理会她。

哼,她才没那么好欺负呢。

不过,看这情形,自己现在是不能去贺朝羽院子里的。薛慕仪忽然冒出个想法来,等晚上偷偷把玫瑰酥放到贺朝羽房里去吧。

给他当夜宵什么的,这人肯定经常吃不饱才会这么瘦。

薛慕仪记得,贺朝羽的一日三餐都得自己去厨房取,不去取的话也没人会送吃的给他。

甚至,有时候他去厨房,厨房还会克扣他的吃食。

不过,该怎么让他领自己情呢?

可能他看到自己,会把玫瑰酥都丢出去吧,连带着自己也会被拒之门外。

想到这,薛慕仪心底叹了口气,觉得贺朝羽真是个又可怜又可恨的小兔崽子。

“老爷。”往来相迎的佣人朝着薛定山毕恭毕敬地行礼,薛定山一回来,这冷清多日的薛公馆终于变得热闹起来。

薛定山在前厅坐下,管家齐老二立刻吩咐厨房的佣人准备晚宴给薛定山接风洗尘,并且嘱咐道:“大少爷晚上也会回来,准备得丰盛些。”

厨娘利落地操起刀子给鱼剔骨去鳞,笑呵呵道:“是,您就放心吧,保管丰盛得和满汉全席一样。”

薛慕仪吩咐佣人把玫瑰酥放自己房间后,便跟着薛定山在前厅坐下,她接过佣人端过来的茶,朝着薛定山捧去:“爸爸,喝茶。”

就算是借花献佛,薛定山也不恼,笑着接了。

何况,只要望着她的脸庞,薛定山就觉得欢喜,“睨睨,你法语学得如何了?听说慕淮说,你法语课的老师是个比你大不了多少的年轻女郎。”

“嗯。”薛慕仪点了点头,“她教得好。”

薛定山听了却不高兴,反而脸色微沉。

他忽然将拐杖在地板重重敲了敲:“睨睨,听说,你哥哥就让她住在了薛公馆,是为了方便和她厮混吧?混账。”

薛慕仪一愣,她不记得自己笔下的薛定山有这么讨厌施慧如,他虽然不看好薛慕淮和施慧如,但是也不至于这般反对。

下意识一瞥杜弈怜,只见她遮面纱网帽微倾,上面装饰着的宝石像一只蛰伏着的蜘蛛——她摆出个认真倾听的姿态来。

是她在薛定山耳边说了什么吧?

“哪有的事?哥哥不过是看她一个女子无家可归,可怜她罢了,况且,哥哥忙着轮船厂的事务,哪里有时间回来?爸爸,您干嘛好好的,就骂哥哥啊?”

薛慕仪放软了声音,一叠声地安抚着薛定山,他的脸色好歹变得好看了一些,却是不自觉叹了口气。

“睨睨,你不知道,这种女子,总以为有几分姿色轻易就能俘获公子哥的心。

她得了一点,总会想要更多,甚至不惜使尽各种下三滥的手段。

可其实她不过是自我轻贱罢了,我们薛家,怎么能再有……”

薛慕仪忽然明白过来,薛定山说的其实是贺朝羽的母亲,陆芝芝。

她和贺朝羽的出生,就是陆芝芝设计的。

这个女人对薛定山爱到扭曲,甚至妄想着,如果能够怀上薛定山的孩子,他也许就会看自己一眼了。

可惜,被她设计后,薛定山却越发厌恶她,连带着,对她情根深种的贺援也冷落了她。

于是,怀贺朝羽的时候,陆芝芝精神一直不正常,等贺朝羽出生后,她更是经常虐待他。

可以说,贺朝羽人生的悲剧源头就是陆芝芝。

想到身边还有个杜弈怜,薛定山顿了顿,又拍了拍杜弈怜的手背,温声道:“我知道你杜姨娘是不一样,她虽然跟了我,却一直安分守已,从来没主动要求过什么。”

“老爷。”杜弈怜含情脉脉地唤了他一句,“能伺候老爷是妾的福分,老爷给了妾锦衣玉食的生活,妾已经觉得足够了。”

薛慕仪冷淡地听着,不置一词。

足够才怪,杜弈怜可是贺朝羽还没长成反派前期,蹦哒的主要boss呢,她心底一直觊觎着薛家的家产,绝对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见薛慕仪兴致不高,薛定山又道:“好了,是爸爸不该和你说这个,你还小。”

可看着女儿小羊羔一般的脸庞,茜红色的唇瓣,淡淡的小雀斑。

他惊觉,睨睨身上那几丝贺援的影子变得越发明显了,他又忽然抚摸着她的脑袋,叹息道:“要是睨睨可以一直不长大就好了。”

“老爷,哪儿能呢?”杜弈怜笑了笑,“尽管睨睨儿是您的心头肉,可她迟早会大的,我觉得老爷也该替睨睨儿打算打算,让她开始接触社会名流了。

不如这样吧,过几天我们薛公馆办个宴会,您看怎么样?既可以庆祝老爷身体恢复,又可以带睨睨儿认识些青年才俊。

咱们睨睨儿这么漂亮,肯定是抢手货。”

闻言,薛慕仪秀丽的眉毛立刻皱了起来,抢手货?听起来她就是被兜售的商品么?

可一见到薛慕仪的样子,杜弈怜立刻又懊恼地轻拍了自己的嘴角,“瞧。姨娘没文化,真不会说话,睨睨儿才不屑当什么抢手货,睨睨儿可是咱们的掌上明珠。”

“好了。”薛定山冷冷打断了她,“不会说话就少说点。不过,宴会倒也可以举办,我们薛公馆也冷清了好久了。睨睨向来喜欢热闹,这段时间,可委屈她了。”

薛慕仪偎在他怀里,“爸爸,我不委屈。”

却到底没拒绝,这个宴会,她记得是男女主进展的一大步,同时也是贺朝羽嫉妒种子开始萌芽的开端。

当时为了塑造浪漫的情节,她写到,施慧如被杜弈怜羞辱,孑然一身地坐在月光下的小喷泉旁边,仰头看着夜空。

贺朝羽正要过来找她。

可惜,有男主光环的薛慕淮比他快一步,只见,他忽然出现,邀请她跳一支舞。

一支舞跳完,薛慕淮问她:“耳环喜欢吗?”施慧如脸色绯红,温柔道:“喜欢。”

气氛正好,月光缠绵,他们情不自禁地接吻了。

这一吻,便是两人感情宣誓一般的开端。

而他们接吻的这一幕,却正好被躲在暗处的贺朝羽看到,两人离开后,贺朝羽失魂落魄地在喷泉旁坐了一夜,几乎成了一座雕像。

写这个修罗场的时候,薛慕仪心里却是十分爽,恨不得来一场滂沱大雨,好让贺朝羽身心都被虐一遍。

“睨睨?”薛定山唤了她一句,“怎么在发呆?不喜欢这个提议吗?”

“不是。”思绪戛然而止,薛慕仪回过神来,忽然娇声道:“爸爸,既然要办宴会,那我可得让裁缝给我做新的礼服。”

“好。”薛定山笑着拍了拍她的脑袋。

一番笑闹后,晚饭很快就准备好,管家伺候着薛定山入座,薛慕仪坐在了薛定山的右侧。

进食期间不同于在前厅的放松,薛家毕竟是教养人家,一切都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偶尔是汤匙或是刀叉发出细微的碰撞声。

咀嚼声也是不雅的。

大家慢条斯理地吃着,可菜都温了,薛慕淮迟迟却还没回来。

期间,薛定山吩咐佣人拨电话去问问情况,得到的回答却是,轮船厂有些事,薛慕淮要明天才能回来。

薛慕仪静静听着,心底却有些奇怪。

轮船厂出了什么事吗?

一顿饭就这么吃完了,薛慕仪上了楼,见佣人们都忙着各自的事,她偷偷从自己房间的桌上拿了玫瑰酥就要去找贺朝羽。

推开寂静的院门,四周黑漆漆的,屋子里也没点灯,薛公馆是热闹的,可这里永远冷清又死寂。

薛慕仪环视了一圈,纳闷,贺朝羽睡了吗?

不过也好。

她轻手轻脚地走了院子,塔塔警惕地睁开了眼睛,淡紫色的瞳仁,光芒诡异,薛慕仪一不留神吓了一跳,看清楚是贺朝羽的猫又瞬间定下心来。

她将手指抵在嘴唇处,轻轻“嘘”了一声,仿佛让它不要发出动静。

可很快,她又觉得自己在犯傻,不由得暗自嘲笑自己,“嘘”什么呢?它又听不懂。

不过,塔塔可能是懒得理她,确认鬼鬼祟祟的不是陌生人后,又闭上了眼睛自顾自躺下了。

薛慕仪的裙摆不小心擦过它的背脊,它也没理会。

凭着记忆,她想了一会,决定推开窗子,将玫瑰酥放在桌上就离开。

等小兔崽子第二天醒来,好歹也能垫垫肚子。

谁知,手刚碰到窗子,那窗子便自动打开,贺朝羽在那头,出手如电,忽然紧紧攥住了她的手。

他的眼睛比夜色还要黑,唇却是鲜红的。

就像夜里披着画皮的艳鬼,朝她露出了森森獠牙。

薛慕仪吓了一跳,“放开!”

靠!小兔崽子吓死她了!

而且,他虽然瘦,手上的劲却不小,原主的身子本来就娇嫩得和豆腐一样,她觉得小兔崽子简直想把自己的腕骨给捏碎。

“放开?”贺朝羽笑了笑,容颜在这无边的夜色中更显诡艳妖异。

他细细看着娇小姐,她的容色自然是娇媚动人的,可她顶着这纯稚的面容,表现得像是要潜入房间吸人精气的狐妖,无恶不作。

察觉到自己不自觉又在打量娇小姐,他的脸色忽然一变,眼中的戏谑变成了冷漠。

然后,他启唇冷冷道:“薛小姐,这么晚了,你又来这里干嘛?”

延伸阅读

凤妃堂化妆品加盟  http://www.dubairealestatenews.com/dp6i.shtml
凤妃堂化妆品采用配方和纯净的植物原料结合出众生产工艺共同生产出来的,本品上市之前做过

惠州港惠通贸易有限公司加盟  http://www.dubairealestatenews.com/y22c.shtml
我司是一家专门为欧美等客户采购库存积压物资的贸易公司。如果贵厂贵公司有这样的库存可以

摩根集团加盟  http://www.dubairealestatenews.com/arlx.shtml
美国摩根史丹利、美国蓝山资本、美国Citadel基金等多家国内外大资本联合投资,共同

伊莎贝拉洗衣加盟  http://www.dubairealestatenews.com/6pc2.shtml
伊莎贝拉始于1999年,经历6年的技术积累,于2006年3月成立重庆伊莎贝拉洗衣服务

新锋陶瓷加盟  http://www.dubairealestatenews.com/xr5m.shtml
新锋陶瓷定制礼品总部经销批发的陶瓷杯、陶瓷赠品、陶瓷工艺品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

一家书院书店加盟  http://www.dubairealestatenews.com/gpo9.shtml
企业介绍一家书院源于中国孔孟之乡--山东济宁。古运河畔的山东省济宁市是鲁南人文圣地,

雨荷加盟  http://www.dubairealestatenews.com/p0p1.shtml
雨荷渔具从事渔具行业三十多年报着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的宗旨回馈客户。代理各大品牌:老鬼挡

朝阳卫浴加盟  http://www.dubairealestatenews.com/srri.shtml
朝阳卫浴加盟_公司简介创立于1992年的广东朝阳卫浴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研发、生产、销

广州桃花江酒店加盟  http://www.dubairealestatenews.com/pit3.shtml
广州桃花江酒店地处新港东路,是一家商务会议型酒店。距地铁二号线磨碟沙站仅米,步行到琶

海河启闭设备加盟  http://www.dubairealestatenews.com/dggg.shtml
海河启闭设备是生产水利机械启闭机、闸门的厂家,产品技术力量雄厚,三化标准高。1995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越世神医恋上高冷王爷之奇葩的口号(4)

    大碗吃肉,大碗喝酒!在大狗二狗的带领下,活泼的郝涩,很快的就融入到了这个“大家庭”中!酒足肉饱后,晕乎乎的大狗二狗,也不忘大王的交代,带着郝涩先从迷宫一般的山洞中开始了解。废了半天时间,郝涩终于将四通八达的洞窟给熟悉过来了。见天色以黑,两个家伙便带郝涩来到一个干燥的石洞中。十多平的洞窟内,简陋的只有

  • 白富美在七零文工团第一章在线阅读

    林用再次拥有意识时,只感到一阵摇晃。他睁开眼睛,看见一双胖手在抖动自己的肩膀。耳边传来一声声关切的声音,林用听不明白,抬头看时,一个胖脸正担忧的看着自己。见他睁开眼睛,胖脸的主人笑着擦去额头的汗珠,又轻轻拍了拍林用的肩膀。林用打量一眼,只见那人鬓角花白,岁数显然已经不小,只是因为脸胖而显得年轻些。眼

  • 部落神厨在线阅读第6章

    在所剩不多的日子里神竟然还逼她跟这个有着冰蓝色眼睛的骑士有所牵扯对于要回去那个有瓦尔柏存在的古堡,梅米突然觉得有点恐惧。巴塔克之战打了好几个月,瓦尔柏德的伤应该好得差不多了,那这几个月他都在做甚么呢?他们连契约都还没定下,会不会她回去后发现瓦尔柏已经逃走了呢?最糟糕的状况是金恩已经受不了杀了他。梅米

  • 那年的CP第8章在线阅读

    言沫被袭击,落入森林,险中求生,在打与死中选择。她面临着金毛虎白森森的牙齿,举着手中的小木枝挡在身前,想逃腿却发软。说时迟那时快,金毛虎也不打招呼,一个跳跃就向言沫奔来,她看着近在咫尺的兽口,发动全身的力气,用力挥动小木枝,“嘭~”的一声后是“咔嚓~”断裂的声音。金毛虎飞出去的风声卷起了她的衣摆和头

  • 武侠之无上强者在线阅读第9章

    林卫榕已经在这里坐了大半个小时了。别墅里一派喜气洋洋,家里的亲朋好友忙着操办婚事的各种流程,就连他的妹妹林卫栀也被打扮得漂漂亮亮地去迎接新妈妈。没有人注意到他这么一个残废去了哪里。谁能想得到,去年还是人人称羡的美满家庭,不到一年,女主人就要换成另外一个了。那个抱着妈妈痛不欲生、许诺会永远爱他们兄妹俩

  • 神戒之成神之路在线阅读第2节

    “远古时期,邪恶而可怕的瓦卡军团侵占了我们的世界,大量的人类与生物被瓦卡军团的邪术所控,瓦卡军团给我们的世界带来了毁灭性的灾难和瘟疫。人类陷入了茫然和未知之中,就在人类迷途之时,帝神与宙神赐予我们无上的力量,并派出两位使者前来协助我们。在两位使者的带领下,我们人类突破了瓦卡军团布下的屏障,撕毁了瓦卡

  • 幻想乡的史莱姆兽人古墓

    因为笔记本上记录好了,那个账号在那个位置,所以就很方便登陆,银杏小村因为没有书店,边界村我们已经买完了,所有的都跑去了比奇,盟重和沙巴克。因为李龙告诉老三刘宇航,名字就取技能书的名字,方便存取。每个ID分两个号,分别叫1号和2号,李龙现在就顶着烈火剑法1号登陆了**,一进**才发现人群中的一个玩家“

  • 我帅晕了要亲亲才能醒来火蟒

    这也不知道去那,索性,便直接宗门外面的森林里面,找了一个粗壮的树上,盘坐好,便直接开始按照《炼气诀》当中所说,开始炼气了。所谓的炼气,也就是引气入体。很简单,但是,没有灵根作为基础的话,根本就不可能。之前,张凡就是没有灵根,所以,一直不能修练。现在,已经有了灵根,尽管,只是下品灵根,但是,也能修练了

  • 岂止钟情第9章在线阅读

    萧浪和三爷爷跑进医院后萧浪立刻冲进了爷爷病房,看着满屋子的村里人和面色苍白的爷爷,坚强的他又哭了起来。爷爷看他进来后弱弱的说:大伙都先出去吧,我和孩子谈谈话。萧浪走到爷爷身边,跪了在床边抓着爷爷的手说:爷爷为什么?为什么?爷爷想努力给萧浪笑笑,可是身体的疼痛却怎么也不允许他笑出来,只好带着病音道:听

  • 带着世界修个仙簪花宴

    芷心瞧向了大小姐。外头都传,元家大小姐是个贤惠人儿。可元明华明明听到了,却充耳不闻。元攸怜炫耀似的比划这发钗,漂亮的脸蛋却也是流转了恶毒:“二姐姐,这姐姐妹妹的感情好,一根发钗换着戴,不是常有的事儿?”芷心急切:“三小姐,你这不是欺辱我家小姐吗?”元攸怜面色一沉:“贱婢,多嘴多舌,本来打发去庄子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