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怀了死敌的崽肿么办在线阅读第10节

作者:啃苹果的猫 来源:晋江文学城

元龙和摩青一路之上倒也安静,摩青已经发现,这位元龙前辈似乎不愿说话

,他也就不好多说什么,只是埋头赶路。、

元龙却是内心不平静。元龙当初化形成龙,虽说有他后天塑造的缘故,但实

际上当时已经固定的大半已初具龙形。所以,实际上一直以来,元龙虽然是龙身

,哪怕是天道运转前,元龙保持龙身两万年,但下意识的远龙还是将自己看作是

一个人,并没有对龙族有什么归属感。这也是为何元龙知道龙凤初劫中,龙族死

伤惨重,也不试图阻止的原因。

但现在元龙又有些不肯定,在见到摩青的瞬间,那种血脉相连的感觉是那么

的真实。加上当时元龙心情正是低落时,所以就临时决定到龙族去看看,而不是

去找后土。

经过近一年的赶路,元龙两人终于来到了一个连绵不绝的山脉当中。随着靠

近,元龙感觉到血脉的沸腾是如此的强烈。熟悉的感觉充斥着元龙的心间,让元

龙百感交集,几欲落泪。

摩青似乎能够感受到元龙心情的激荡,陪着元龙在半空静立一会后才开口说

道:“元龙前辈,我们龙族现在大部分就栖息在下面的山脉中,要不要晚辈带您

转一下?”

元龙深吸一口气,平静的说道:“不用了,我自己看看就行。”元龙说完也

不待摩青反应,刷的一个闪身,已经出现在远处的半空中。

摩青张了张嘴,最后也化作一道流光,飞向山脉某处。

元龙落到地面上,闲庭信步的走着。不时的沿途看见一些幼龙还未化形,真

龙之身翻腾,互相游玩嬉戏于天空山涧中,充满童真童趣。还有许多已经化形的

龙,全都是一副潇洒风流神态,偶尔见到为数不多的女性龙,也是神态悠闲地嬉

笑游玩。

虽然满眼温馨景象,但元龙却是内心沉重。或许平静的生活过得太久,整个

龙族很少见到有修炼的。在这危机四伏的洪荒大陆,这是非常危险的。

元龙一路走来,也是引起了许许多多龙的注意,虽然元龙气息陌生,但身上

浓郁的龙族气息让他们并未有多大戒备,只是偶尔好奇的看看元龙。

就在元龙一路走走停停时,忽然半空传来破空声。元龙不用看,就知道是冲

自己来的,在来人中元龙感觉到了摩青的气息。果不其然,三道人影落在元龙的

前面。元龙看着前来的三人,除了摩青之外,还有两个中年男子,身上带着淡淡

的威严,既是龙族本身所带的,又有后天养成的,元龙知道两人在龙族里面地位

也不低。元龙并未主动搭话,只是平静的看着三人。

摩青见元龙的架势,又了解些元龙的性格,于是主动说道:“元龙前辈,这

两位是龙族长老,敖天长老、摩然长老。两位长老,这位就是元龙前辈。”

摩然开口说道:“在这在下先谢过元龙兄搭救小儿。”

听到摩然如此说,元龙才算释然,为何摩青敢抢先开口。原来是他的儿子。

元龙淡淡的开口说道:“摩然兄客气,不过是举手之劳。不知三位拦住在下有何

事情?”

敖天开口说道:“听摩青侄儿说起元龙兄是第一次回归龙族,作为龙族长老

,我们自然要来看看。”语气之中倒是含着淡淡的傲气,似乎称元龙一声兄弟,

就是给元龙面子一般。

元龙眉头一挑,略带嘲讽的说道:“不知在下来龙族,怎么就劳烦敖天兄前

来探望了?”元龙是真有些厌恶他们的傲慢,倒忽略了,自己不耐他们的纠缠还

不是因为自己的傲气。

摩然也是眉头一皱,但看在一方是自己的老朋友,一方是自己儿子的救命恩

人的份上,摩然笑着说道:“元龙兄首次回来自然不知道,每当有新的成员出现

在龙族,我等长老自然要记录下他的资质及法力,好以后有用。不知元龙兄的本

体是什么?”

元龙自然传承了龙族血脉等级的信息。龙族等级由低到高,最低级的就是蛟

龙,然后是各彩色龙(红。黑、等),再是白龙、银龙、黄龙、金龙,以及最高

等的苍龙。每种又分三爪、四爪、五爪、七爪、九爪。当然这些仅是代表为血脉

等级,,即日后的成长潜力如何,和实力无关。当然同等实力下,高级压制低级

。而作为龙族特有的龙威,龙威能压制万物。

听到摩然打圆场,如此问道,元龙说道:“我刚化形时,是三爪金龙,不知

资质如何?”

摩然哈哈一笑说道:“元龙兄原来是金龙,那当然是万中无一了,不知元龙

兄如今如何?进化为那个等级了?”

元龙一眼就看出敖天、摩然是五爪金龙,于是随意的说道:“说来惭愧,仅

仅进化为五爪罢了。”

听到元龙的话,摩青是一脸的惊讶,而敖天、摩然却是一副早知如此的表情

。两人看不出元龙本体,又见元龙对自己两人的威压无动于衷,自然知道元龙本

体不必自己差,实力也是,倒没什么吃惊的。

倒是敖天又说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言下之意倒是怕元龙撒谎。

元龙本就因为龙族如今的情况心烦,如今这敖天又在这喋喋不休,元龙脸色

一沉,就要发作。

摩然也是心头不快。这元龙自己两人都能判断出不比两人差,敖天还苦苦相

逼,不就是摩青介绍元龙时说了句,“比敖天长老还厉害”嘛。而且别的不说,

至少元龙是摩青的救命恩人,看在自己的面子上也不应该如此啊。于是摩然说道

:“敖天兄,愿不愿意动手是人家的事,你我只需记录就是,其它不用你我操心

。”

敖天说道:“那是自然。元龙兄,听摩青说你法力高强,咱们切磋一下。”

元龙不待摩然再说什么,点头应道:“如此甚好,请。”

敖天也沉声说道:“请。”气势一凝,倒不复先前的轻狂,气度沉稳。

元龙也点点头,确实有狂傲的本钱,但改变不了自己想拿他撒气的想法。元

龙见敖天已经准备好了,也不多言,一个闪身,已经来到敖天身前,在他还没反

应过来时,碰的一拳打在了敖天的腹部,傲天一下子就倒飞了出去。但是元龙又

一闪身,刷的一下,出现在敖天飞出去的路线上。敖天虽然看见了,但身上被元

龙巨大的力道推动,根本无法反应,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飞到元龙跟前,又嘭

的一下被打了出去。

摩然看着乒乒乓乓被打的来回乱飞,但毫无还手之力的敖天,心里也是一片

讶然。虽然知道元龙不弱,但摩然也并不以为元龙比自己两人强多少。以龙族高

傲的性子,摩然的客气更多的是因为元龙救了摩青一命。但现在见敖天完全被当

成了沙袋,摩然也就得自己浑身发凉。

摩青却是更多的是崇拜。虽然早就知道元龙强大,但摩青也只以为那是相对

自己而言的。如今见长老都在元龙手里毫无还手之力,摩青觉得自己浑身的血都

在沸腾。

就在这时,嘭的一声,敖天被从半空打在了地上,砸出一个深坑。元龙静立

半空,淡然的说道:“承让。”

敖天爬起身来,见周围已经有不少龙族在围观了,还正对着自己指指点点,

敖天又听见元龙的话,一气之下,晕了过去。

摩然赶紧接住敖天,见他眼皮抖动,知道是假装晕过去。摩然心想,自己面

临这种情况,恐怕也只好先装晕了。也知道敖天没事,于是冲元龙一点头,抱着

敖天,领着摩青就飞走了,留下元龙正被一群龙族之人崇拜的看着。

揍了敖天一顿,元龙感觉是神清气爽,不快的心情也得到了纾解。元龙见周

围的龙都两眼放光的看着自己,一阵头痛,随即一闪身,飞向了远处,留下一群

兴奋不已的龙族。

摩然将敖天抱回一处宫殿,将摩青打发走,然后看着敖天说道:“敖天兄可

以起来了。”

敖天老脸通红的睁开眼,讪然笑道:“没想到那元龙这么厉害,嘶

一起身,敖天才发现浑身疼痛,运转法力也不管用。

摩然也没心情笑他,而是严肃的说道:“我也没想到他这么厉害,恐怕已经

赶上大长老了。”

敖天点点头,又惹得身上一阵疼痛,龇牙咧嘴的说道:“现在怎么办?照这

样看,我们这些长老加起来也打不过人家。”敖天语气中倒是只有佩服,没有怨

恨。这时的生灵还是很单纯的。敖天虽傲,但元龙有真本事,他更多的倒是敬佩

摩然没好气的说道:“还能怎么办,等大长老或族长出关呗。他也是龙族,

对我们没恶意的,不用太担心。”

敖天又吸了口冷气说道:“虽然没恶意,但心眼真小啊。啊又是一阵疼痛。

摩然幸灾乐祸的说道:“谁让你不依不饶的。”!~!

延伸阅读

得劲儿焖烤肉串加盟  http://www.machupicchurestaurante.com/wfh.shtml
得劲儿焖烤肉串隶属于成都得劲儿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旗下,在成都本地烧烤行业内有着一定的代

开平加盟  http://www.machupicchurestaurante.com/prj0.shtml
开平泡沫包装主营泡沫、家电包装、水周转箱、免模、护角、泡沫结构件、玩具包装、水产泡沫

阳光丽人加盟  http://www.machupicchurestaurante.com/ac8n.shtml
蓝光科技公司是一家集数码科技、数码影视、软件开发、光学能源于一体的专职从事个性化数码

艾未思维英语加盟  http://www.machupicchurestaurante.com/6hvt.shtml
艾未(IVY)思维英语课程,是ELA-9年制英语语言艺术母语式习得课程,由美国与澳大

Dr.N+LAB加盟  http://www.machupicchurestaurante.com/n1d4.shtml
Dr.N+LAB化妆品多年来藉由医疗科学的验证,为美容保养概念带来新纪元,可谓创造了

百晟玩具加盟  http://www.machupicchurestaurante.com/du9z.shtml
百晟玩具是毛绒玩具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深圳市龙岗区百

锡缘锡制琉璃茶叶罐加盟  http://www.machupicchurestaurante.com/g19y.shtml
锡缘锡制琉璃茶叶罐是厦门锡缘工艺品有限公司,产品款式新颖,色彩丰富。让高贵典雅的锡与

PRLFYHCONE加盟  http://www.machupicchurestaurante.com/diu1.shtml
PRLFYHCONE男鞋总部是休闲鞋、皮鞋、凉拖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

天媚时运动加盟  http://www.machupicchurestaurante.com/u0b1.shtml
天媚时时尚运动休闲变色服饰加盟详情天媚时时尚运动休闲变色服饰(中国)运营总部依托韩国

爱娜加盟  http://www.machupicchurestaurante.com/dpzf.shtml
爱娜家纺布艺总部经销批发的毛巾、浴巾、枕巾.洗漱包.婴幼儿棉衣。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胜利大前锋在线阅读第8节

    在又待在尾崎红叶的办公室一段时间后,花川弥月心心念念的太宰治终于出现了。“弥月,”太宰亲昵的称呼着她,然后便忽的自己笑了出来,让人摸不着头脑,“你今天的表现我非常满意。”很显然他知道她想要听到的是什么,并且也不介意将这句话说出口来。他从门外迈着轻松的步伐进入。尾崎红叶显然也知道他的到来,两个人之间相

  • 关于她的二三事之星网主播秀实力

    “打扫一下放房间,顺便做个饭。”“收到指令,小主人,没有食材,无法做饭。”M1的眼睛闪了闪,翻译了萧沐原的话,根据逻辑,作出了回答。还要买菜啊。今天的萧沐原不是很舒服,并不想动,可是不吃东西是不行的,以往和雌父一起住,他雌父总是很严格要求他每天必须吃两个水果,吃蔬菜,每顿不得少于一碗。不如不吃了吧,

  • 大大,求不虐QAQ第一章在线阅读

    华夏山水,南方独秀,现在正值初春,大地生机萌发,沉寂了一个寒冬的大山里又到处响起了欢快的鸟鸣声。拂面的微风之中带着淡淡的清新和生命的气息,令人感到精神也为之一振。群山之中,某处秀丽的山腰之上建有一座极具规模的山庄,这座山庄是园林式的老宅子,处处都充满了厚重的历史气息。红墙绿瓦,隐现于树木之间,可见这

  • 星魂记忆之黑洞星空在线阅读第6章

    从那以后就没有刺客再来袭击幽雪了,青的站岗工作也很快结束了,幽雪在这里生活了差不多一个月左右了,也算是都混熟了,而这一个月里也没有其他的国家前来侵略,而因此在百姓心目中幽雪相当于和平女神一样的存在。而她的名声也逐渐开始广泛了起来,不光在克利斯亚,在其他的国家也有了关于幽雪的名声,他们说她是一个实力非

  • 此妖不妖在线阅读第9节

    王宝玉心里清楚,家里的田地包了出去,交地租来的那点儿粮食,根本不够吃。贾正道看风水的活计有一搭没一搭的,赚得不多,勉强可以贴补家用,哪儿有闲钱参与这种事情。贾正道作为贵客,和马顺喜等村官们坐在了一起,在东屋内用餐,好烟好酒好茶水自然不用说。王宝玉上不了村官的桌,但碍于贾正道面子,总不能让他去院外露天

  • 全能分配系统歌声与吻

    记得年轻的日子里,总会有一些让人莫名兴奋或者羡慕的事情,生活似乎一天比一天有趣了许多,顾音涵知道这些与众不同的快乐都是林馥然给她的。学校对于运动会沙地里出现按钉这件事还是进行了很严重的反思和给予补偿,这点让顾音涵感到欣慰,运动会结束以后很多人看到她时都会投来暧昧不明的眼光,然后笑着打趣“顾学姐力气很

  • 帝君福灵在线阅读第七章

    伴随着颠簸的气流飞机终于平稳地落地了,吴杀玉仍旧打着那震天响的呼噜。秦叶铭看着吴杀玉无奈地摇了摇头,心里不由得想着,“如果我哥也能像你这样就好了,他如果像你一样可以把这一切当作理所当然的接受下来,也许就不会自杀了。不过也对,如果他能接受,他就不是我哥了吧。”秦叶铭走近吴杀玉,拍了拍他的肩膀,“诶,诶

  • 异能和尚在线阅读第3节

    入夜后,夜凉如水。没有一丝乌云的天空上孤独的挂着一轮圆月。影寒秋立在如意楼的楼顶上,一手执萧,望着那轮明月。突然间觉得,自己好像那轮明月一般,孤寂,高傲而又清冷。把竹萧拿起,放在唇边吹奏了起来。曲调悠长婉转,犹如孤魂在低泣。后又一转,音律变得更加悲戚,像在回忆什么令人伤心的是一般。让人不禁潸然泪下。

  • 玄灵术之黑市

    “前……前辈……您确定是要出售法灵珠?”这小厮怎么说也已经在乾坤商会呆了数月之久,也算是见过一些世面了,在短暂的震惊过后,便再次向韩烈确认这件事,心中却依然无比的忐忑。能够拿出法灵珠出手的,定然是一个大人物,若是一个不好惹他生气,自己恐怕绝对会吃不了兜着走了……“嗯……”韩烈眼中透露着精光,完全看透

  • 三千路遥狼迹迷踪(1)

    周围好安静,像过了又一个五百年那么漫长。雪狐被冷风吹醒了,她朦朦胧胧地睁开眼睛,突然看到了一双细致白嫩的手,她一个哆嗦,那手也跟着颤抖起来。啊!雪狐尖叫了一声,这双手是自己的!她怎么了?她毛绒绒的爪子呢?天已到了薄暮,山风呼啸着刮过耳畔,雪狐趴在地上,呆看着自己的手,忽然,她像清醒过来,激动地喘着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