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战国天下三清果

作者:花小小 来源:17K小说网

清晨的苍梧山有一种娟秀的美,葱郁的树林笼罩在薄雾之中,万物尚在沉睡。

唰——枝叶间掠过一道轻灵的身影,惊醒了栖息的山雀。

东方泛起鱼肚白,冗长的黑夜退去,朝阳尚未升起,山林中星星点点的火把陆续熄灭。

“追!”

慕江陵拨开挡在面前的树枝,望着尽头的山崖,眉宇间的倦色更重了些。

身后隐约传来叫嚷:“慕江陵!你好生狠毒,苍梧山下一百九十六口人,你竟统统杀了个干净!”

朝阳微微高过了山头,将晨雾染成了淡淡的金色,修士们手持灵器,披着金色晨雾,追至悬崖边,个个正气凛然,仿佛诛灭邪恶的神明。

慕江陵已经在山崖上站了好一会,转过身来,眼神与其说冷漠,不如说是木然。

“不是我。”他开口道。

崖上的山风有些大,呼啸而过,将那细微的声音瞬间吹散。

为首的修士义愤填膺的一挥手:“杀了他!”

慕江陵深深吸了口气,抽出靴子里的匕首。

“来。”他冷冷的吐出一个字。

淡金的雾气染上了血色,兵戈碰撞,铿锵作响,惨叫咒骂此起彼伏,又很快归于平静。

朝阳彻底升起来了,放出万丈金光,照亮了整个山头。晨雾消弭,山风也变得柔和起来,撩起慕江陵额前的碎发,轻拂过疲惫的眼睛。

“真的……不是我。”

他甩干净匕首上的血,绕过地上横七竖八的尸体,小心的不让靴子沾上更多的血迹,慢慢的走到了悬崖边。

崖边的山风带着草木的气息,冲淡了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啊——”

一声凄厉的尖叫划破了寂静,慕江陵猛地回头,左手飞快的抹过靴子,腰身一拧,匕首往面前一挡,尖锐的摩擦声响起,火花迸溅,堪堪挡住了刺来的剑。

剑是把好剑,落地跟切豆腐块似的插进了岩石里,然后是一声令人牙酸的“喀嚓”声。

细密的裂缝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快的布满了整个崖尖,接着“轰”的崩碎了。

慕江陵下意识的伸手一捞,什么也没捞着,就这么直直的跌了下去。生死关头,他甚至还有空往下瞄了一眼,眼疾手快的把匕首藏回了靴子里。

崖壁上有很多树,应该死不了。

既然死不了,那就得想想之后的事了。

荒野求生,再加一条重伤,那修士指不定还会聚集人手来崖底搜寻。

有一把武器防身是多么重要。

若不是弄丢了剑,他堂堂一个返虚修士,怎么可能会有坠崖这种狗血的意外……

一根树干很不客气的打断了慕江陵的思考,差点没把他胆汁给撞出来。

接着就是一阵密集的噼里啪啦枝叶折断的声音,七撞八撞,撞的慕江陵天旋地转,啪唧掉进了崖底的一个泥洼里。

他整个人给摔了个七荤八素,胃里翻江倒海,爬起来干呕了几下,只呕出几口血来,眼睛大约是被泥糊了,模模糊糊的什么也看不清。

山崖上隐隐听见有人在叫嚷。

此地……不能久留。

慕江陵抹了把脸,伸出沾满泥污的手,顽强的往前爬去。

爬着爬着,耳边忽然传来淙淙的流水声。

慕江陵愣了一下,随即露出一丝犹豫。跳进去,*一把,兴许还有活路。

暗红的血迹蜿蜒了一路,他指尖刚触碰到冰凉的溪水,身子一歪,扑通翻了进去。

慕江陵是被冻醒的。

已经入夜,深秋的风吹在湿透的衣物上,刺骨的冷。

他打了个哆嗦,揉了揉眼,视线已经重新清晰起来,能借着昏暗的光线打量四周了。

这大约是一个山洞。溪水哗啦啦的从脚边流过,带着一股子寒气,附近石壁上长着湿润的苔藓,还有些许矮小的地衣,再往高处去,就没了。

往上走应该有能过夜的干燥又避风的地方。

慕江陵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才动了一步,右边小腿一阵钻心的痛,当即嘶了一声,重新跌坐在地。

小腿上有一道寸许长,深可见骨的伤口,大概是给崖上的树枝或者溪里的石头划的。

“倒霉。”慕江陵皱了皱眉,随手扯下一片袖子草草包扎了,扶着石壁费力起身,一瘸一拐的向上走去。

整个山洞的构造并不复杂,沿着溪流便只有一条路可走。他摸着石壁,跌跌撞撞的拐过几个弯,忽然手下一空,直接摔了个嘴啃泥。

“诶哟……”

慕江陵呻/吟一声,抱着自己可怜的又摔青了的膝盖,抬起头,整个人都惊了。

偌大的一个天然钟乳石洞,被一种不知从何而来的柔和的光浸润着,中间一根石柱拦腰断在那里,断口处长着一株细弱的小草,细细的茎,窄窄的叶,顶上挤出一颗瘦瘦小小的果子,散发着淡淡的暖红色光晕。

这奇怪的石洞,不寻常的生长地,还有会发光的果子,就差在叶子上写“天材地宝”几个字了。

慕江陵目瞪口呆:“古人诚不……欺我?”

坠崖捡宝这种事还真有???

他拖着伤腿,一瘸一拐的挪到石柱边,小心翼翼的戳了戳果子。

果子晃了晃,一股暖意从指尖蔓延开来。

……

好东西。

慕江陵思考了一会。

吃了吧。

反正这犄角旮旯里长的东西也没有主不是?

慕江陵思来想去觉得很是有道理,于是干脆的揪下果子丢进嘴里,嚼巴嚼巴咽了下去。

效果真是立竿见影,丹田暖乎乎的,伤口的血也止住了,身上摔伤的地方好像也没那么痛了。

俗话说得好,吃饱了就想睡。

肚子很不合时宜的咕噜了一声。

打个比方而已。慕江陵揉了揉饥肠辘辘的肚子,以示安慰。

他打了个哈欠,这鬼地方也没几根树枝什么的,想烤个火都不成,又冷又湿,只能脱了外衣凑合着睡一觉。

这一觉并不安稳,又冷,又饿,还做了噩梦。

梦里熟悉的面孔一个个在自己眼前死去,神情扭曲,无数的手从血海之中伸出来,拼命拉着自己,哭号惨叫在耳边嗡嗡作响,有谁在真真切切的嘶吼着:“慕江陵!慕江陵!”

慕江陵猛地睁开眼,捂着胸口喘气,满头冷汗,脸色发白。

才喘了几下,他忽然发觉有哪里不对劲。

一双干干净净的黑靴,就在自己面前一动不动。

慕江陵额上的冷汗悄无声息的滑落,手腕一翻,闪电般的朝匕首探去。

说时迟那时快,那双靴子忽然一动,慕江陵还没看清是怎么回事,手腕一阵剧痛,匕首当啷一声远远飞了出去,紧接着被人掐着脖子狠狠的掼在了石壁上。

慕江陵被这一下撞的头昏眼花,好一会才看清那人的模样。

那人的眉眼透露着一股睥睨众生的漠然,薄唇紧抿,眼睛是琥珀般通透的颜色,一双竖瞳尤为诡异,耳边挂着一对剔透细长的玛瑙耳坠,手腕上也挂着一串同样材质的玛瑙细镯,碰撞间发出风铃般清脆动人的响声。

只是这叮铃脆响回荡在空旷的石室里,便宛如催命魔音一般了。

慕江陵快要被掐死了:“大……大哥,有话好……好好说……”

“好好说?”那人面无表情的望了一眼没了果子的小草,再看他的眼神就像是在看尸体,“你吃了三清果?”

慕江陵心头一跳。

“那是我的。”

谁说没有主的???

这不是来了吗?????

慕江陵翻着白眼,很想把刚才自信满满的自己掐死。

下一瞬间,他真的想昏过去算了,少受点惊吓还死的干脆。

那人身上陡然爆发出恐怖的气息,刹那地动山摇,石洞开始簌簌的落灰,石柱断裂,整座山仿佛要崩裂开来一般。

不过也只是一瞬而已。

细镯非常非常脆的叮铃了一下,耳坠一摇,似乎有流光闪过。

气息眨眼消失的无影无踪,钳制的手也松开了。

慕江陵死里逃生,跪在地上,捂着脖子咳得惊天动地,一边咳一边后退,顺便摸上了匕首。

那人虚虚的握着手腕,低着头,眼神晦暗不明。

看来那镯子和耳环是用来封印他的力量的。

慕江陵顿时有了些底气。这犄角旮旯里生的一株果子,来了个人,张口就说是自己的,凭甚?刚才那是睡得正迷糊,一时没想到,此刻理直气壮的反问道:“你凭什么说这果子就是你的?”

那人看了他一眼,右手握拳,不带一丝灵力,往他身后的石壁上狠狠锤了一拳。

山似乎晃了一下,天亮前雾蒙蒙的光忽然充盈了整个石洞,清凉的山风灌了进来。

慕江陵站在被一拳打穿的石壁前,瞠目结舌,风中凌乱。

徒手打穿山壁,这根本不是人能做到的吧?!

那人又瞥了他一眼。

慕江陵腿一软,差点给跪下了:“大哥,你说是谁的就是谁的……”

那人捏住他的下巴,用一双琥珀色的眸子逼视着他,冷淡道:“我用血浇灌的三清果。”

“是是是,轻点,大哥……别不小心捏坏了……”慕江陵龇牙咧嘴,替自己的下巴捏把汗,生怕对面一使劲就给捏坏了。

“你怎么赔?”

延伸阅读

童乐乐加盟  http://www.coppervalleyair.com/x1aa.shtml
暂无

ksrain金诗雨加盟  http://www.coppervalleyair.com/sbct.shtml
1、投资询问通过电话咨询或是网上留言对项目进行咨询。2、实地考察通过投资顾问的介绍,

蓝宇外语学校加盟  http://www.coppervalleyair.com/sfdq.shtml
蓝宇外语学校加盟公司简介蓝宇教育集团是集教育研发与咨询、文化交流与策划、技术引进与创

皇明太阳能热水器清洗加盟  http://www.coppervalleyair.com/g2l2.shtml
福州绿捷暖通节能设备有限公司专注可持续,秉承的理念是“能源决定未来,科技改变生活”!

爱家便利店加盟  http://www.coppervalleyair.com/ujxb.shtml
【爱家】:拒绝食品危机享受台湾美食有人这样描述人们一天的生活:“早上,买两根***油

圣洁亚加盟  http://www.coppervalleyair.com/n8vf.shtml
圣洁亚汽车坐垫项目介绍:夏日炎炎,开车不再是享受,而是煎熬!冬天,车子启动都需要半个

爱尚天使儿童摄影加盟  http://www.coppervalleyair.com/u5tq.shtml
爱尚天使儿童摄影加盟连锁机构,是专业从事儿童摄影服务和数码影像后期制作的专业连锁机构

正春加盟  http://www.coppervalleyair.com/d0aw.shtml
正春机械设备公司位于郑州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光机电产业园,是一家集科研,开发,销售为

莲艺加盟  http://www.coppervalleyair.com/pmje.shtml
莲艺水饰品公司位于华北明珠白洋淀境内,本公司成立于1996年,并注册“艺荷”水景观商

妮莎法式快捷干洗连锁加盟  http://www.coppervalleyair.com/ga4a.shtml
由于行业特性的因素决定,妮莎认为,并非每一个人都适合经营洗衣连锁店,有的人适合于从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情天纪在线阅读第8章

    星晓豪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正午。阳光透过窗帘照射在床被上,星晓豪撑起身体,下意识的动了动右手,剧痛感瞬间传遍全身,星晓豪却冷漠依旧,仿佛受伤的不是自己。“呀,你醒了。”就在星晓豪发呆的时候,一个女子走了进来。女子看上去也就三十多岁的样子,一袭白衣,身上有些一种圣洁的气息,看着星晓豪淡漠的眼睛,她她

  • 情寡之留守乡妇遥远的梦

    天边已经渐渐开始发亮,夜晚即将过去。在这段时间里,少女持续地对祁城忆发动攻击,就像她说的那样,让他用身体记住了,如何使用白芒绕月这个法术。至少,在面对要害部位被攻击的情况下,可以及时的展开防御。“对了,听你刚刚说的,白芒绕月的前面是不是还有些什么前缀?”刚被打翻在地的祁城忆爬了起来,好奇的问到。“是

  • 晨起晴方好青梅竹马

    最后在林楚雄特意说明下,林楚雄的父母终于同意了林楚雄的话,改为种植莲藕,对于这事情林楚雄非常的开心,因为只有种植莲藕在后来的事故中才不会遭遇损失,或者是将损失尽量的减少。虽然是令父母赞成种植莲藕,但是结果是不是真的如林楚雄所想的那样就只好等到七八月见分晓了,而且林楚雄计划并不只是将损失减少而已,他要

  • 零度恋人录哈!?

    ‘哎,怎么..头好痛啊!你们...你们?’凌明模模糊糊的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一旁站着邻居阿姨和云哲等人,邻居阿姨激动的抓着凌明的手有哭有笑的叫着‘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怎么了?’凌明的头还在痛着,云哲关心地说着‘警察发现你浑身凌乱的躺在垃圾堆里,那是你已经晕过去了!’‘晕过去?对了,昨

  • 婉儿等我回来第8章在线阅读

    路权停下了脚步。他突然伸手在水晶上轻轻地摸了摸,柔声安抚道:“你别激动,我不会马上走的。”香气渐渐淡了一些。路权静静地站了一会儿,脑中渐渐恢复了清明。这是森林之心。但路权从未见过这么大、且完全拟态**类心脏的森林之心。过去在绿河星,只有数万倾以上的天然森林才会孕育出森林之心,体积远比这个要小得多,形

  • 我的冰箱里有个世界在线阅读第2节

    舒瑾:很抱歉我也没有经验。按理说,舒瑾表示对于自己的逃婚行为既往不咎,柳文熙应该是高兴的。可即使对着舒瑾那张倾国倾城帅得不让别人活的脸他也还是不高兴,不仅不高兴,还想自闭。自闭的柳文熙和舒瑾以及他的便宜爹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他沉默地扒饭,利用原主给他残留的一丝丝记忆维持人设,不让便宜爹认出来。便宜爹

  • 这个总裁有点坏之流言,小小年纪不学好(9)

    第二天,习惯使然,喜如不到天亮就醒了。借着从窗户透进来的微光看着上方破烂的土墙,身边是阿三均匀的呼吸声。喜如有那么一刻的怔忪,想起方才的那个梦,她抬手在自己的胳膊上狠狠一揪。清晰的痛意告诉她,这的确不是梦,从昨天醒来开始到现在,她是真的回到这个时候来重活了。胸腔处传来砰砰的心跳声,喜如抬手摸上,鲜少

  • 君子谓谁第十章

    身为NPC,贺扬不愿意放过任何一个攻略男主的机会。可是,那他也不想和男主一起上自习!余临泽发短信来邀请他时,贺扬的内心是果断拒绝的。说什么“共同探讨柯西不等式在函数题里的应用、组合数必然为整数的证明方法”……这些名词听都没听说过好吗!打死也不能去!然而下一条,就彻底打破了贺扬的坚持——“就约在学校三

  • 早已痴迷在线阅读第九章

    (9:险胜)“你还我手来!”这个女人说着就向我扑了过来,我也是直接往旁边滚开。我这时才看清楚她,她穿着一身服务员的制服,披头散发头上还有已经凝固的血痕,抬起来的手有一个手的手指已经掉了四个,而且还在不断的流出黑色的血掉到地上。这个女人见我闪开,立马又朝我扑了过来。我立马拿出一张驱邪符,这个符也就是师

  • 玄幻:我融合了亿万血脉第四章在线阅读

    【兄弟们有多余的鲜花和评价票,不要忘记投了哦,当然最重要的还是收藏,求求求!!!】在古墓之中死人是很会引人注意的,但如果是跟着一起来的人死了,那基本上就会被完全忽略。然而吴煌一问,却是让所有人都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那一大滩的血之中,有着张老板所有保镖的尸体,就是张老板不见了。麻子脸咽了咽口水,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