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琅琊榜)旭日东升第4章在线阅读

作者:末世梦魇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为什么每次遇到的都是林旭,有麻烦接踵而至的绝望。

姜艾感觉自己在玩俄罗斯套娃,一个一个打开,里面跳出来一个林旭。

而现在,林旭冷眼看她,要她给出一个答案,“这都是怎么回事?”

无论是刚刚出现的把落叶卷起的奇怪的风,还是水面突然发生的波澜,亦或是超出常态的锋利叶片。

姜艾转移视线,看向更远的河面,“怎么说呢……最近天气太热,龙王伯伯生气了,就容易出现小龙卷风。”

“你真当我傻子吗?”林旭扯了嘴角,指指还在昏迷中的少女,“这个人又是怎么回事?龙王伯伯让她昏迷了?”

姜艾遥望天空的愿望更加强烈,希望自己和天空中的飞鸟一起消失在这里。

“先别说那些,现在最重要的是联系到她的亲人,”姜艾伸手在女生裙子的侧边口袋里摸了摸,果然摸到手机。

指纹解锁,和少女柔和的长相不同,壁纸是颜色鲜亮的向日葵。

姜艾打开通讯记录,这个女生的联系人少得可怜,最近的联系人是【哥哥】。

这个【哥哥】和她的通话也是三天以前了。

打去电话,那边很快就接通,是年轻的男性声音,“小薰,下次再说话吧,我正在批作业呢。”

姜艾眨眨眼,有点反应不来的模样。

对面也因为这边的迟迟没有声音而有所疑惑,“小薰?”

姜艾开口,“倪老师,您的妹妹在石桥这边,她……她想跳河。”

这个女生是班主任倪宗的妹妹。

这实在是太奇妙了,永远对生活充满热情,永远有时间陪伴学生的倪老师,和妹妹看起来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人,姜艾也知道了这个女生的名字,倪熏。

在给倪老师打完电话后姜艾在倪熏身边蹲下,看到她漂亮的水蓝色裙子沾染泥土。

这并不是走在路上,突然心生绝望而做出的事情,而是穿上了漂亮的衣服,换上相配的鞋子,有预谋有仪式感的行为。

那么,她所做的事情是对是错呢?

靠着石桥的少女眼睫微颤,缓缓苏醒,对上姜艾的眼眸。

果然是个看起来非常柔和的女生,姜艾并不知道对方是怀着怎样的心情踩踏上石桥栏杆,就这样把她从石桥那里拉了回来。

“对不起,”姜艾说,“对不起,我把你拉回来了。”

少女看她的眼神一点点聚焦,泪水溢出眼眶,从眼角流出,汇聚在她小巧的下巴。

倪熏眼中的情感过于复杂,有愤怒有庆幸抑或着其他,姜艾并不能看得透彻,只看到无声无息的泪水。

直到倪宗老师匆忙开车过来。

车停在桥头,倪宗跑来将倪熏从头到脚确认了一遍,最后深深松一口气,卸了全身力气。

倪熏的眼泪终于有了声音,和姜艾在风中听到的一样是很轻,很温柔的声音,她哽咽着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倪宗抱紧她,将她的头埋入胸口,抚过她的脊背,“没有关系,没有关系。”

姜艾看到她细白的指尖攥紧倪宗的衬衫,像是抓紧最后一根稻草,“我已经很努力了,我已经很努力在适应了……”

倪宗说,“我知道。”

姜艾没有想到,倪熏竟然已经工作了,她以为对方只比自己大一两岁。

对于倪熏来说,在工作中被排挤打压,被人欺负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不能承受也是羞|耻,她认为自己是无能的人,被人排挤不敢向家人说,最后把自己贬低成一切的祸源,认为自己消失是最好的选择。

姜艾看到倪宗红了的眼眶,看到他的懊悔,他为自己对待学生的耐心没有分到妹妹身上的难过,“我觉察到你的情绪了,我以为那只是小事,我应该早一些问出来的。”

明明学生中看到心思敏感的女生,他都会去询问,为什么到了自己身边的人反而成了盲区。

姜艾在旁边站着,马尾突然被人揪得一痛,扭头果然看到林旭,他眼神瞟过那对兄妹,示意姜艾,“我们走吧。”

姜艾点了头,悄悄跟上林旭。

重新捡起遮阳伞,姜艾撑起伞柄,在灼/热的日光下撑起一片清凉。

-

“你这次救了她,下一次可就不一定了,”林旭斜了眼看到姜艾唇角的笑意,不知她为什么这样开心。

“她应该不会有下一次了,”姜艾摇头,“她只是想要有人和她说‘没关系’,告诉她被欺负并不是可耻的事情,她只需要一点点的包容就能继续活下去了……真没想到工作了也会有这种事啊,我还以为只有校园里会发生欺负呢。”

姜艾说到这里想起身边的人似乎也属于某些祸端。

林旭双手抱胸,有自己的见解,“大人也是人啊,有人长大也学不会收敛,有人长大也难以变得坚强,又不是说到了那个年龄就一下子成了我们以为的标准模样。”

姜艾看向林旭,他已经恢复懒散的模样,难以想象这种话是从林旭嘴里说出来的。

林旭嘴里说出来的应该是年少轻狂,恣意任性的话,而不是眼前这个。

两人并排走了一会儿,林旭想到了新的事,“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可真是个好问题。

“这是回家的必经之路啊,”姜艾眨眨眼,“反倒是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林旭比她更加理直气壮,“我家在这里。”

“哦……”姜艾低头表示了解。

林旭皱眉,伸出手指抬了她的下巴,“你怎么总是低头?”

姜艾顺从地抬了头,对上那双漂亮的浅褐色眼睛,“因为你好像不太喜欢我的眼睛。”

上次他就是这样,看了她的眼睛后就开始找她茬,林旭这个人本身就够难以捉摸了,他因为不喜欢某人的眼睛而生气似乎也是正常的。

姜艾戴着口罩遮住了大半张脸,刘海下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就越发瞩目,这一次姜艾表现出的情绪是真实的……真实的在逃开他这个麻烦。

林旭垂了眼睫,“也不是特别讨厌。”

那还不是不喜欢,姜艾不想和他再在这方面做纠缠,她放学后就一直在路上走,倪熏那事耗费了她很大的体力,她现在急需补充食物。

姜艾对林旭的情绪并不在意,她张了嘴巴刚准备道别,肚子不争气地“咕”了一声。

姜艾心想不好,果然看到林旭憋笑的模样,他抢了姜艾手中的遮阳伞,带她去往另一个方向,“走,旭哥带你吃好吃的。”

林旭嘴里说着带她吃好吃的,却只是个看着寻常的面馆。

面馆不大,胜在干净整洁,已经过了饭点,馆子里只有老板娘和写作业的小儿子。

两人就坐,老板娘就来问,“两位吃什么?”

林旭看向姜艾。

姜艾盯着菜单看,选了个如意的,“炒面。”

林旭点头,“那就两份炒面。”

他也没吃饭?

姜艾先是惊讶,而后又觉得即使林旭家在这里,大中午跑出来也确实奇怪,没吃午饭似乎也变得合理。

明明是周六,他们家中午没人做饭吗?

姜艾偷偷看向林旭,林旭垂了眼玩手机,不知在看些什么,唇角有些笑意,他发梢微卷,看着竟然有点毛茸茸的可爱。

姜艾以为林旭是那种一旦放假,几个朋友在一起各种嗨的,仔细想想在校外的时候,似乎也没有见过林旭和那群哥们在一起。

等到炒面端来,林旭就不玩手机了,改为盯着姜艾看。

姜艾被他看得发毛,不知道他心里面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在她准备摘口罩的时候,姜艾才知道林旭在想什么。

她指尖拉扯到口罩的系带,林旭的眼睛就更亮了一些。

林旭失算了,她吃饭的时候摘口罩并没有有什么抵触情绪,不然她怎么在食堂吃饭。

果然,她无比自然地摘了口罩后林旭的眼睛就暗淡了一些,有种恶作剧失败的沮丧。

真的是一个发自内心,从细节出发想找自己麻烦的人,姜艾闻到炒面的香气,这家面馆的味道确实不错。

她吃的高兴,林旭就有一种不高兴,最后林旭草草吃了几口,盯着姜艾细致地吃饭,细致地喝汤。

姜艾吃饱喝足,擦了嘴巴,林旭已经用手拄着下巴盯了她好一会儿,问出疑问,“救人会让你产生自我满足吗?你说的那个,告诉你河里水很冷的人是谁?”

他这个问题问得恶意又犀利,慵懒的模样。

姜艾垂了眼,终于发现,林旭有一种天真的残忍。

林旭什么都懂,他懂故事,懂道理,懂同龄人所不知的人生规律。

同样,林旭什么也不懂,不懂情感,不知轻重,不懂疼痛,他怀揣着好奇和恶意触碰伤口,问你是否刺痛。

姜艾重新戴好口罩,重新抬眼。

眼中清澈,再也没有林旭厌恶的虚假的恐惧,却也没有他心中想要的样子。

她说,“林旭,无趣的人是你。”

她把公交车上少年所说的话还给了对方。

公交车上,弯了眉眼,笑容清爽的男生说出任性的言语。

【姜艾,你还真无趣啊。】

【林旭,无趣的人是你。】

-

姜艾回到家里,父亲并没有回来,她将包放回自己的卧室。

房间略闷,开了窗户,姜艾走出卧室接了杯温水,回来的时候在一扇紧闭着的门前站立。

水杯中的水面开始产生细微的涟漪。

这是一扇涂成水蓝色的木门,颜色清爽,上面挂着贝壳制成的门牌,门牌旁边用粘钩挂上风铃,风吹拂的时候能够听到清脆的响声。

像小美人鱼的房门。

只是门牌上写着名字的地方被人用创可贴一个个贴了上去,把有字的地方藏匿得干净。

姜艾想起倪宗抱着倪熏质问自己,“我明明已经觉察了,如果我早一点说出口,是不是会避免这件事呢?”

姜艾抚摸上那些创可贴,像是抚摸到凹凸不平的伤口,“如果,如果我能够把我想说的都说出来,是不是,就会更好呢?”

没有人回答她,房间里只有清脆的风铃声响。

姜艾低头,发丝遮掩面容。

——你说的那个,告诉你河里水很冷的人是谁?

延伸阅读

晶生有约加盟  http://www.pw-online.com/d862.shtml
晶生有约工艺品经销批发的水晶手链、水晶制品、水晶工艺品、水晶摆件、紫晶洞、水晶项链、

金龙牌加盟  http://www.pw-online.com/pci9.shtml
金龙牌浴房研发了多功能桑拿房,荣获发明,国内外推翻传统。科技创新公司凭借雄厚的技术,

软件测试培训加盟  http://www.pw-online.com/neme.shtml
软件测试工程师入门和提高,涉及一个人从白纸一张到成为真正贵族享受的软件测试工程师所要

博世汽车维修加盟  http://www.pw-online.com/6hxm.shtml
博世汽车维修加盟品牌在原来的博世特约维修站的基础上进行改革,开始推广全新的博世汽车专

青艺玩具加盟  http://www.pw-online.com/pldb.shtml
青艺玩具系广东省汕头市民营科技企业,中国玩具协会理事单位,广东玩具协会会员,澄海玩具

新彩之斋小吃加盟  http://www.pw-online.com/u0i5.shtml
镇江新采芝斋食品有限公司创建于江苏古城镇江---驰名中外的镇江香醋的发源地,公司主要

贝瑞玛护肤品加盟  http://www.pw-online.com/ntia.shtml
贝瑞玛护肤品成立于2013年,是一家以经营奥地利进口化妆品为主的公司。公司以“待人以

福莱威尔衣柜加盟  http://www.pw-online.com/djzy.shtml
福莱威尔衣柜正在打造符合现代人口味的家具,奉行科技、环保、人性、风尚的设计理念,福莱

恒好洗衣机加盟  http://www.pw-online.com/umly.shtml
恒好洗衣机是工业洗衣机、洗涤设备及配件、脱水机、铸件、烘干机洗脱机等产品专业生产加工

莱顿干洗加盟  http://www.pw-online.com/uj27.shtml
莱顿国际洗衣成立于上世纪90年代初,坐落在有东方巴黎之称的国际金融之都--上海,是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五道行第2章在线阅读

    一个大概20岁左右的女子,飘飘的长发,让人看了就会过目不忘的五官,坐在怪物兔子附近的石头上,手里拿着一根《神迹》世界里面的野草,让人遐想的身材,一对傲人的酥胸,一副楚楚动人的模样,让人忍不住想好好的保护她系统《神迹》这个**,为了保证每一位玩家的安全,专门针对女性玩家设置了天雷惩罚,并且痛感感知率1

  • 不要点进来[电竞]第3章在线阅读

    苍渝十四年这一年,正是三年一次的乡试,胥安候府世子容莀摘得桂榜榜首,得了此次主监考官书院院首一声:此子前途无量,这句前途无量,可实在勾人得紧~先不说书院院首在长安的威信,就只看这位世子爷,不论才情还是相貌,那都是一等一的出众,没人能在长安挑出第二来容莀来。加上又有容候府的人露了口风,说容世子打算参加

  • 一只贵妃上青天第十章在线阅读

    “那是因为我是客人,客随主便,姐姐们要拉着我玩,我有什么办法?”玄风一面说着,一面露出个委屈巴巴的表情,“而且我刚来神域,谁也不认识,我爹又忙,连个陪我一起练习的都没有。你知道的,我以速度见长的,没有陪练,或者是陪练太弱了,根本就发挥不出我的实力。”玄风越说越嗨,身上散发着一股名为“传销”的光芒,他

  • 我的那个商店系统在线阅读第八节

    睡饱了的乔润揉着惺忪的眼睛,登上社交网。舆论已经不像之前那样一面倒,有不少人肯定了乔润诚实的澄清发言。而又萌又懵的跳舞草,也为乔润和有家流浪动物基地圈了不少粉。质疑声依然存在,但辱骂的私信和评论已经少了很多。更多的人抱持着中立态度,观望乔润接下来的行动。乔润向系统确认任务进度,已经到了70%。系统提

  • 我的前半生续文:这一年如风如歌之楔子(1)

    唐跃的一直心高气傲,她总觉得自己可以在自己选择的领域闯出一片新的天地,只是她似乎把医治与救赎想得过于简单,也把这个社会想得过于单纯。之前在学校里批评她的人都会留情面,而到了社会上又会有谁在意你究竟在想什么,她是来工作的,同时也是来救人的,她的一举一动都有可能关乎着病人的生与死。学校里总是说她们是与生

  • 重生后嫁给了渣夫的残废哥哥第6章在线阅读

    看着轰击来的拳头,罗峰看都没看,手臂瞬间发力,带着一道残影,拳头直接锤在了陈生的头上。嘭!随着一声脆响,陈生的脑袋就像是一个西瓜一样,炸裂开来。陈伟和许荣没有防备,直接被溅射了一脸。突然的变故让陈伟和许荣都愣住了,一时之间都忘记了出手。几个呼吸后,陈伟终于反应了过来。看着陈生无头的尸体,浑身都在颤抖

  • 他的外衣在线阅读第4章

    兰山县,离竹春森林有三天的路程。在竹春森林这片想要去灿霞市,要么自己走,要么就只有在这里坐客运巴士去。兰山县被一堵厚三十米,高五十米的钢铁高墙以圆形围的严严实实,只有前后两个出口。钢铁高墙上装有六门双管蓝火机关炮,机关炮与机关炮的距离之间装有电网,电网中电弧闪烁,似乎在警告想要贸然进入的人或者鬼魔,

  • 偏偏是青梅在线阅读第一章

    才刚过早上七点,人民医院已经是人山人海、摩肩接踵。陶桃左手抱着两束雏菊,右手拎着一个保温饭盒,如同一条逆流而上的鱼似的费力穿越人群,艰难挤到了住院部的电梯门前。然而电梯门前的情形也不容乐观,排队等电梯的人多的堪比早高峰期间的首都地铁站。等了快十分钟,陶桃才靠着身材窈窕纤细的优势挤进了塞满了人的电梯里

  • [网王]温凉上船

    此时楚风正悠闲的在想,他们中下一个,该杀谁呢?相比楚风的悠闲,杰克四人已经紧张的要死,这神出鬼没的攻击,不会是灵异事件吧。突然杰克看到托尼的尸体,他似乎想到了什么,他立马用他那蹩脚的中文道:“嘿,兄弟,我们没有恶意,这件事怪托尼,要不是他,我们也不会来,我们现在投降求你放过我们。”他端着冲锋枪看着四

  • 拽校草 别跑之第十章(10)

    “岑亚……”乔禾有些无奈。岑亚却笃定道,“我是认真的。”乔禾给对方拉开椅子,“你坐下,我们谈谈。”谈谈?好啊!岑亚十分听话乖巧,在椅子上坐好。“你是不是还没有正式毕业?”乔禾问道。岑亚是真的没想到乔禾的所谓谈一谈竟然是从她的学业问题上开始的,她休学入主岑氏的事情从来不是秘密,许多人都知道,于是岑亚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