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洁癖第三章在线阅读

作者:三月图腾 来源:晋江文学城

豆御林顶着下巴上的一个乌青回到了后台。

大块头第一时间迎上来:“怎么了,豆芽菜,挨揍了?”

“撞的。”自己揉了揉,对着镜子照了照——啧,这印子可真明显。

“是那小姐姐打的吧?”大块头的声音满是幸灾乐祸,“我可听见你骂人家了。”

他只是别过脸,躲开化妆师的粉扑,对着镜子往衣襟上别着麦:“少惹爷,这就要上台了。”

呦,还气上了。大块头笑笑,看着他理着自己的头发,内心却有些好奇,那个小姐姐是何方神圣。

而此时,小姐姐宋拂晓刚刚入座。

这是她第一次来这样的剧场,入目都是红棕色的桌椅板凳,一桌六人围坐,刚好面对着舞台。包里好不容易找出记事本,翻着调试录音笔。

旧壶添新水,头顶嘿嘿的笑声,抬眼看一下,可不就是那个茶水小弟。

讹了她三百块的黑心鬼。

倒完水却不走,盯着她看了很久,久到她不得不问了句是不是有事。他瞄着她手里的东西,小心翼翼问道:“你是不是哪个电视台的?”

宋拂晓摇摇头,拿过发绳扎起头发,原话奉还:“我很懂秩序。”扫过一片桌角,放上本专业书。

一拳打在棉花上,小弟的表情那是一个气啊,正色道:“你不会真是哪个小报记者吧?我和你讲,我们这里不许摄像不许录音不许……”

声音有点大,同桌的几个人不约而同看过来。她仓促一笑,对他勾勾手指,小弟会意地附耳过来,短短的几个字后面色忽变:“哎、哎——有人叫我。”就仓皇而逃。

她说了什么?

不过就是四个字——把钱还我。

看吧,就知道他是财迷。

送走了茶水小弟,身边的人却不安分。左手边的阿姨坐得很端正,身前抱着自己的挎包,胳膊肘碰碰:“小姑娘,你是哪个电视台的?”

“……”有口难言,宋拂晓索性专心看书,间隙说一句,“我来看演出。”

阿姨好像突然舒了一口气,陡然从包里拿出一袋枣:“吓得我刚刚都没好意思吃。”她又问:“你怎么不买那边?小年轻都坐在前面。”

这倒是,原以为年长者居多,但是舞台前面的无座区,挤满了年轻人,个个是潇洒地席地而坐。“唔,你穿裙子,会被人家看光的。”阿姨又自顾自答起来,“但是这个区票贵啊。”

“其实……”

她想说其实是别人送的,只是连珠炮根本不给她机会开口。一愣的功夫,一颗红枣就递到了嘴边,宋拂晓尴尬地避开,自来熟的阿姨笑得乱颤花枝。

她无可奈何,凑过去小声说:“其实我是北泽电视台的,现在在摄像。”

世界暂时清静了。

宋拂晓眼睁睁看着她愣住,然后猛地吞咽了一下,连枣核都没给吐出来。

两下里都相顾无言的时候,又笑起来,推过桌上的茶:“阿姨,我开玩笑的。”

同桌阿姨沉默,绷着脸安静地吃完自己的那袋枣,忽然换了个表情说:“我早看出来,你在开玩笑。”

“嗯。”她边点头边在书页上做笔记,心不在焉道,“其实我是北泽晚报的。”

这一回世界是真正清静了。

剧场里的人越来越多,直到开场身边人都没有再和她多说一句。幕布逐渐拉开的时候,前排无座区爆发出一阵欢呼,台上一粉一绿的两个演员对着大家鞠躬行礼。

绿衫健壮,大家叫他大块头;粉衫瘦削,还没开口,底下就千呼万唤:“豆芽菜,我要给你生猴子!”

“不闹。”他挥手对着前面招一下,挺直腰身,“大家好,我是择艺社的演员,我叫豆御林。身边是我的搭档,他叫吴玉格。”

隔过三排观众,宋拂晓一眼认出来,就是那个胡桃粉。

“哎——”大块头故意逗他,“观众爱叫你什么,你就答应呗。”

“大家爱叫我什么呀?”豆御林明知故问。

台下又哄闹起来,“豆芽菜”、“小豆芽”的叫声此起彼伏,中途的某个时间,一声尖细的“小姐姐”杀出重围。

宋拂晓瞬间后背僵直。

意外的不止她,还有台上的两个人。不过豆御林神色没变,干咳几声仍旧在笑:“那声谁叫的?小姐姐是谁?我不认识。”

就知道,之前的闹剧现场直播,怎么会安宁。身为逗哏,大块头的职责是专业拆台,后面一推他半个踉跄:“问你呢,谁是你的小姐姐啊?大家可都听着呢。”

宋拂晓只在想,这么短的时间,看你如何随机应变。

“我没有小姐姐。”豆御林嘿了一声,“我只有一堆小妹妹。”边说边弯腰,对着台下近处的女孩子们调笑,“是不是,小妹妹们?”

在场女生满心雀跃的幸福应答中,宋拂晓轻轻吐字——无赖。

他这个俯身不打紧,一眼就看到了十步开外面无表情的旗袍姐姐——坐得那么靠前哪。

短暂的几秒对视,忽然露出的那个含义不明的笑,让她心生不妙。

豆御林转身回到大块头的身边,摸了摸鼻梁。大块头知道,这小子又要开始即兴发挥了。

“何止小妹妹,如今阿姨也很漂亮的。”说着他便扬手一比划。

宋拂晓只低头看书,隔壁的阿姨碰碰她,小声说:“小豆芽叫你的。”

她当然知道。

平静地抬头,台上的豆御林夸张的一个后退:“原来是位姐姐,嘿,对不住。”周围一阵哄笑,她默不做声,暗自咬牙的时候又听他说,“穿得真别致,我妈也有这么一身——别误会,我在夸姐姐有气质,是不是?”

这样的对话居然得到前排异口同声的“是”,语调整齐划一。

说真的,被夸得一点不开心。

而在只有当事人两个接受讯号的对视,宋拂晓的蔑视被豆御林直接默认为是甘拜下风。

****

经过这个短暂的插曲,终于切换到了今天的正戏。包袱不断,剧场内始终笑声连连。宋拂晓在结束的时候看了看笔记上的内容,果然托福,就没能写完整几个句子。

豆御林是小跑着走到后台的,一场演出下来,连脖子上都布着一层汗。揭下胸麦的时候,不自觉地摸了摸下巴,靠着化妆间的门笑得不可自制。

从大块头的视角看,这个笑诠释了很多含义,最突出的一层就是四个字:“小人得志。”猛地伸手推了一下他的脑袋,发出长长的一串“啧”声,“你这孩子,半点不让人省心,在台上都敢胡来。”

“胡来什么?”这个问句,不属于他们任何一个,是走廊那头走过来的熟人。

豆御林还没缓过来,笑得都喘上了,连咳几声:“李叔,你怎么来了?”

被叫作李叔的人,是这个社区的片警,黑色制服在身,看着他皱眉:“你小子这什么头发?”挥手要过来的时候,被躲了过去,严肃道,“站好喽!”

突如其来的一声,两个人一惊,不仅是豆御林直起了身子,连着大块头都贴墙立正。

“怎么回事?”他一脸茫然地问道。

“你,豆御林,和我走一趟。”

李叔伸手拎着他的衣领,他只短促地哎了一声就被扯着拖走。梗着脖子推开,他也不笑了:“走去哪?”

“我们刚刚接到电话,说你性|骚扰。”

“性|骚扰?!”最先叫出来的是大块头,满目震惊,“豆芽菜,真的假的?”

豆御林简直怀疑自己穿越了,他的疑问比大块头还多:“我?我骚扰谁?”

“你自己不清楚?”表情是恨铁不成钢。

这特么怎么看着像是钓鱼|执|法?

豆御林怀疑是要套他的话,后仰着眯眼,这回被对着头打个正着:“别打我的头!弄乱发型了。”

“你都被人告到我那了,还头发!”顺着膝盖踢了一拐子,李叔怒道,“少耍贫,跟我走。”

“不去。”豆御林揉着后脑勺,“老子没做过。”

“做没做过,都得跟我去说清楚。”

两个人僵住了,大块头适时出来打圆场:“不是,那个是谁和您说的?”

“我。”沿着长廊走过来的,是一身旗袍、贵气袅袅的宋拂晓。直到走近,她才慢慢的开口,看过豆御林:“警官,就是他。”

简直是听到了笑话,豆御林气急反笑:“我?你?没事吧你?”

明摆着记恨在心,报仇雪恨。

刚好李叔在身边,他转过去直接道,“好,我现在告她诽谤。”

他还怕她不成。

宋拂晓极淡地呵了一声。

延伸阅读

超特晶加盟  http://www.todosobremoda.com/x10g.shtml
很特晶车载导航一直致力于车载DVD导航系统、汽车影音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秉承“以

田门加盟  http://www.todosobremoda.com/azwq.shtml
田门实业是专门以瓶装水,桶装水,酒水、饮料网上订购的平台、我们的产品主要有:可口可乐

逸刻便利店加盟  http://www.todosobremoda.com/duy.shtml
随着城市化进程的不断深化,中国正迎来城乡连锁便利店的巨大发展契机。逸刻便利店顺应潮流

立正金古堂加盟  http://www.todosobremoda.com/ubxm.shtml
椎乃筋骨核心。立正金古堂传承千年膏方,以独特的作用机理,将各种筋骨症状归结为一点,治

七彩女孩加盟  http://www.todosobremoda.com/d0s6.shtml
暂无

新安千禧银加盟  http://www.todosobremoda.com/p30h.shtml
新安千禧银银饰是一家集生产、批发和销售于一体的珠宝饰公司,专门从事时尚纯银饰品批发、

拓扑实业加盟  http://www.todosobremoda.com/ap8y.shtml
东莞拓扑实业有限公司于2006年8月成立,注册资金0万元,公司总部位于举世闻名的“制

伊亿莉日用加盟  http://www.todosobremoda.com/d00k.shtml
伊亿莉日用成立于1998年,集科研、生产、营销、服务、培训于一体的日化企业,公司专注

零零壹加盟  http://www.todosobremoda.com/g3sw.shtml
1、专业分销系统开发2、落地商户上线、实现账单3、APP定制、养卡系统4、无卡系统、

老船长加盟  http://www.todosobremoda.com/gijj.shtml
老船长渔具总部是一家经相关部门批准注册的企业。我厂位于北京南65公里,距天津105公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森罗之主第五章在线阅读

    23世界内马车的门帘被掀开,伸进来一只手。我回想着当年见过的那些宫廷舞宴,尽量优雅地把手放上去,由侍者扶下马车。我应当对自己的易容术有自信,有觉醒的皇血的支持,我没有什么好担心的。我向守卫出示请柬,请柬原来的主人不为众人知晓,只要我易容成一个女人的模样就没有问题。我果然混了过去,接下来我该考虑的,是

  • 万仙之主第五章在线阅读

    “水友们,欢迎来到棋柯的直播间,我现在已经到了十里银滩的码头,准备租船出海!我感觉那300万已经在向我招手啦!”甜美的声音传入苏尘的耳中,转头看去,一个身穿着潜水服,勾勒出凹凸有致身材的美女,正在用手机进行着户外直播。现在直播盛行,到哪都能看到有人直播,这已经是非常大众的事情了。昨天他拿到戒指后,就

  • 重生成偏执狂的小仙女神代遥(奈)

    公寓里。此刻神代遥奈围上围裙正准备晚饭。神代遥在一旁打下手,把刚从超市买回的食材都拿出来。“阿大?……是,我和我哥在一起,今晚不去桃井家了。嗯,别担心。”“喂,大辉啊~”饶是青峰再迟钝的人听见这似曾相识的尾音也知道是谁在把电话接了过去。“果然遥姐你回来啦!”“……”神代遥默不作声地朝神代遥奈微笑了一

  • 赛尔号之战神超进化第6章在线阅读

    报告!请进!老师我得告诉您一个事儿。他用力地压低了声音,急促地说道。什么事儿啊这么神秘,是中彩票了还是怎么的?对话的这两个一个是我同桌孙程,一个是我的班主任蔡老师。什么事说吧!是这样的,蔡老师,昨天晚上我不是请假去医院看病了嘛,然后回家的时候发现王真他……!孙程故弄玄虚地说着。你发现他怎么了,是不是

  • 江湖攻略在线阅读第三节

    陈沐刚刚站起来,意外看见的竟然是自己的父亲陈述(修为不详)你怎么到这来了?不管了,陈述道并又在陈沐周围放了一个能量罩。而陈沐见状连忙喊道,等等。却还是被陈述一脚踢飞,不是你是要把我踢到哪里去呀父亲,历练嘛都经历过的,没事不就是,琉璃大陆啊!而现在陈沐真的是尴尬,都这么霸道的吗?说话都不给。经过两天的

  • 镜湖神女第二章

    两年前………幻世天,幻世峰,虽不及幻天峰高耸入云,却也是仙雾缭绕,仿若云颠。袅袅仙雾之中,若隐若现出气势磅礴的幻天大殿,青龙盘柱,碧瓦青砖,古朴威严。一名弟子急匆匆跑上大殿,禀道:“师尊,掌教师叔,四师叔,渝城仙府来报,渝城墓郊有尸灵作怪。”“恩,去寻阳儿与陌儿来。”凌博渊沉声道。“是,师尊。”小弟

  • 弹剑吟苍穹在线阅读第1节

    “轰隆隆,轰隆隆。”随着天空两道惊雷划破天际,原本乌云满布的天空越发的暗淡了。不到半盏茶的功夫,已经分不清白天和黑夜了。斩月城原本是紫空国除了王城紫空城之外最为繁华的城市。它的由来据说是紫空国第一任国主曾经在此一剑将月亮斩为两半,然后原本漫天飞雪的城市突然遍布紫色星空,数百年来被雪深埋的大地也长出了

  • 神豪属性修改器在线阅读第九节

    这也是朱允修如此厌恶陈夫子的课的原因,一堂课总共二十多人,虽然只有自己和刘敛是特权人员,但是陈夫子每次就是要问他。其实这主要得益于刘敛旁边坐的是萧何,陈夫子问刘敛的时候,萧何都会偷偷递小纸条,这时间一长,陈夫子就觉得刘敛还是有点真才实学的,虽然不明白为何没次考课成绩还是那么差。要问萧何为何不给朱允修

  • 仙之苍宇之日常相处二三事(2)

    今天是周末,对于黎小落来说头等大事就是睡觉睡到自然醒,天知道她是多么的爱睡觉啊,她很合理的怀疑自己上辈子是困死的。“叮咚,”“叮咚”,“叮咚”,手机一直响个不停,“啊,烦死了,谁啊,一大早晨的,”黎小落懊恼地抓了抓头发,极其不情愿地从被窝里钻出来,一看是沈沐橙的语音,“小落姐,起了吗?”“小落姐,下

  • 怪物之王·从史莱姆开始在线阅读第五章

    步子诚拉着郡主的手,前胸贴着郡主的后背慢慢的移动郡主的小手,教他玉女剑法。云罗郡主以前的师傅倒是教过他一套玉女剑法,虽说步子诚不会玉玉女剑法,但是没关系,他有系统啊,系统早就将玉女剑法的修炼法门交给了步子诚,即便步子诚不会但也可以照葫芦画瓢。靠近云罗郡主,感受到云罗郡主身上传来的淡淡幽香,步子诚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