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穿书后我被大佬们宠上天在线阅读第8章

作者:麻辣千金 来源:小说阅读网

脑部因受到老人家的致命一击,以前被封锁的记忆有如同时打开的几百扇门,把我的意识撞得支离破碎。我睁着双眼,但看到的都是以前见过的人和发生过的事。

二哥对我做过的事,我已完全记起来。他不止一次出卖我,联合别人对付我,伤害我。是他跟我说三哥被绑架,把我引进公寓,让我与那两个黑衣人面对面,我记得他当时就站在黑衣人后面。

瑂因为我而受到伤害,宁愿结束自己的生命也不愿给我们倆人一次机会。为什么不相信我能带给她幸福?难道我根本无法带给人信心?那我岂不是很失败?

还有一个为我付出很多的女孩,阿蔓达,那个站在舞台上光芒四射的女孩。她得知我已不记得她,流了多少眼泪?

那位很疼我的四叔,他被挟持我的人射一枪,虽然没什么大碍,但如果不是为了保护我,他没需要受这种苦。

我的脑海内都是满满的回忆等着我逐个消化,令我差点忘了自己已经败在老人家的手上。我被打败,就无法离开这里。

我试着挺起身,但全身正虚得十分难受,头部还处在剧痛当中,看出去的一切虽然已不再冒出旧画面,但还是一片模糊。

老人家已不在,整个空间只剩我一个人,灯光已被调暗,带给人一种诡异的感觉。

静得连一丝气息都没有。

就在这时,传来脚步声,至少有五个人正缓缓地向我的方向走来。

直到他们离我十分近,我才看清楚他们的样子。在阴暗的灯光下,七个人戴着可怕的小丑面具,把我团团围住。

我的心狂跳不已,不详的感觉瞬间涌上我全身。

这一定是莱恩的诡计,要逼我使出异能。这些人只是做做戏,他们不会敢在他眼皮下随便乱来。

他们俯下身,让我更清楚地看到他们脸上的面具。这可怕的面具还是能带给我恐惧感,我向后仰,闭上双眼深深地吸口气。

幻觉,一定是幻觉。我的头脑正混乱中,现在所看到的一切肯定是幻觉。但为什么幻觉会有被人触摸的感觉?

我猛地睁开眼,一张小丑脸就在我面前似乎快要碰上我的鼻子。我别过头,想伸手用力推开他,但双手被按在地上动弹不得。提起右脚想把他踹飞,却被人紧紧抓着脚踝。

这些人不会是来真的吧?我冷汗直流,心里的惊慌已无法掩饰,上身一凉,只见衣服已被扯开大半。

无论我怎么挣扎,都无法摆脱这种像毛毛虫游走在身上的触感,令人作呕的气息吹拂在我脸颊,怪笑声不停地在我耳边响起。

大坑内被侵辱的情景出现在我面前,我又回到那些怪物的魔掌中,任人宰剐。

我的颈部还戴着那条能带给我极度痛苦的铁圈,但我也已无法忍受,不管他们是不是来真的,我已顾不得这么多,唯一想要的只是希望将会发生的可怕事不会有机会成真。

一股热能从我的眉心溢出,被强施在身上的压力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身体没了束缚的同时,令人绝望的剧痛从颈部快速散开,笼罩住我全身。就算早就有心里准备,但这般的痛楚彻骨,实在是叫人无法承受。

我的意识越飘越远,就在我决定昏死过去的瞬间,想到另一个自己。如果我这样昏过去,那另一个我就可能会出现,就像上次那样。

被莱恩这种可怕的野心家知道这个秘密,会不会把那个我捉来,也想尽办法加以利用?毕竟两个我能让他控制整个世界的计划变得容易许多,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知道另一个我的存在。

我强逼自己把快要消失的意识拉回来,拼命地集中被痛楚散乱的思绪,但这样却令身体的疼痛更清晰,更无法忍受。

身体本能地向内缩,双手紧紧地环抱着自己,全身无法控制地不停颤抖,就好像正要被烤熟的虾子。

这次的痛楚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就在我快坚持不下去时,围绕在我身上的青蓝光才逐渐消失。

皮鞋踏在地砖上的声响由远及近,终于在我身边停下。我连抬眼的力气也没有,但也能知道谁是皮鞋的主人。

“值得吗?” 他的声音没半点温度:“我这不就知道你能力吗?你坚持那些有用?”

他扶起我,撬开我的口就直接把酒灌进来,浓烈的酒味把我呛到不行,整个人都咳得快虚脱,但也被他灌进不少酒。酒一下肚,身体也没怎样疼了,浓浓的睡意也慢慢地挤满脑袋。

我一直在做噩梦,几百个小丑在我面前晃来晃去,刺耳的笑声令人感觉阴深恐怖,任我怎么挥也挥不走。

自从遭遇过大坎那次超级可怕的经历,我对小丑产生一种无法想像的恐惧感。小孩们爱围绕拿着汽球,引人发笑的小丑,在我看来就像是从地狱冒出来的魔鬼,甚至比魔鬼还可怕。

每个人都有弱点,我也不例外,能不能克服,这就要各凭本事。

莱恩已经知道我对小丑的恐惧心里,他也加以利用。如果我还是无法克服,莱恩会更加得寸进尺,最终就会被他完全控制住。

我慢慢地坐起身,全身湿凉,都是噩梦时冒出的冷汗。迈开腿下床,步到落地窗前,让脑袋暂时放空。

突然,房门被人用力推开,一股不善的气息卷进房内。

我猛地转头,才发现冲进房内的不善来者竟然是二哥!

“二哥!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低呼道。

他一阵风似的冲着我来,举起手狠狠地扫向我脸颊。

“二哥。。。” 我神情呆滞地看着他,不明白为什么他扫我这巴掌。

“你还好意思叫我二哥?!看看你做了什么好事!” 他咬牙切齿,愤怒到了极点,恨不得把我干掉。

我没答话,压根就不清楚为何他发这么大的脾气。

“瞧你这副无辜样,就算你能用这张脸骗过全世界,那你能骗过自己的良心吗?那个把你从小抚养到大的男人,就这样被你害死,难道你要毁掉整个林家,才会甘心?”

“哥,你误会了,那个不是。。。”

“闭嘴!” 我的脸颊又一阵痛,嘴角泻出血。

“爸爸带你回来就是错误!你根本就是个祸害!” 他抬起头大声喊道:“嘿!你们不是想得到他吗?为什么捉了他又总是让他逃出来?”

我明白了,来跟我兴师问罪根本就只是借口,他就是来看我怎么死的。

“为什么你总是能活过来?你死这么多次为什么不永远死下去?” 他怒不可遏,我被他逼退到墙边。

他说的每一句话就像是把刀在我心中划着口子,解不解释好像都已不重要,他从一开始就知道那个被开抢的爸爸是假的。

“林先生别冲动!” 几个军人走上前,想拉开二哥。

二哥转身怒视他们一眼,几个训练有素的军人竟纷纷后退一步。他又顺势的从其中一个军人腰间摘下一把抢,接着顶上我的胸口。

他是我的二哥,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他不会杀我的。他在演戏,他在计划救我出去,我的二哥是来救我的。

他握着□□顶着我的胸口,用的力道很大,我双手也紧握着枪身,本能地想拉开些距离。

“心脏是你的要害吧?心脏不跳你就永远醒不过来,是吧?” 因极度愤怒而被扭曲的脸,令我感到十分陌生。

他的眼里闪着嗜血的红光,我看着他眼底无法掩藏的浓烈恨意,这才意识到他随时会毫不犹豫地给我这致命一击。

“哥!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我是你弟啊!你真忍得下这心?” 我对他低吼。

“怕什么?反正就算这次杀不死你,你也不会记得,还不是会像只哈巴狗对我摇尾巴!” 他冷笑道。

“我会记得,以前你对我做过的任何事,我都记起来了。” 我尝试说服他,让他放下手中的枪:“过去的事我们都别计较,还是好兄弟,二哥?”

“好兄弟?” 他仰头大笑:“我就讨厌你这副圣人样,就好像全世界的人都是坏的,只有你自己才是好人!”

“我从没这么想,我。。。” 我看着他狠厉的表情,把想说的话给吞回去。这个时候的二哥,就算我说什么,他也听不进去。

他似乎迫不及待,突地勾起嘴角,透着极度薄凉。手中的枪一震动,心口似是被炸开,炽热的子弹刺穿我的心口。一发子弹对他来说明显是不够,紧接着同样的地方又被开多两发。

眼前的二哥露出释怀的钦喜表情,好像亲手干掉我是他一生的梦想。他又继续开多几枪,可惜没了子弹,脸上立时露出失望的表情。

二哥他究竟有多希望我死啊?

“二哥。。。” 我的声音很微弱,二哥的脸已无法看清:“我。。。也是人,我也。。。也会痛,你这样做。。。对吗?” 温热液体从我口中涌出,说句完整话也用了我很大的力气。

“我从没当你是人,在我眼中你只是个被爸捡回来的怪物,凭什么能获得全世界的爱?!”

怪物?我只是被爸捡回来的怪物吗?就算是怪物,也会痛吧?

身体失去力量,慢慢地沿着墙边向下滑,脚下是一大片血泊。

不知二哥满足没,那个不停地出卖我,背叛我,恨不得我永远消失的二哥。

四周漆黑一片,是不见五指的那种黑,而我正快速地移动着。手脚没使力,也没见什么容器助力,身体却能迅速移动。

大约十分钟后,眼前出现少许光。我向着光移近,终于看到光源所在。

有了光,才看清我的处境。我的双腿正踏在一片沙床上,包围着我的是水,还有只在深海内生活的鱼类生物,很显然的我竟然身在深海内,不需要任何器材也能抵抗深海水压和空气问题。

前方是一个半圆形建筑,透明程度十分之高,我甚至能看到里面的人。

我很快地就移到半圆前,整个建筑没门没窗,就这样直接穿透进去。一踏进半圆建筑内,我的保护膜就立即消失,这里的空气很清新,令我不由得深深吸了口气。

“林先生,您怎么来了?难道我们的计划有更改吗?” 迎着我的,是一个年轻人,他身上也穿着和我一样的长袍。这里的人,其实穿着全都一样,都是白色长袍。

“没事。” 我对他微笑说道:“我只是想亲自跟进,跟上头也比较好交待。”

“这么多天了,我们什么也没发现,恐怕还要向林先生您申请把时间延长。” 年轻人恭敬地说道。

“到时再说吧,我想先看看进度。”

“请允许我陪着您,我的讲解会更详细些。” 他不自然地搓着双手,眼中满是期待。

看来这个人是这里的负责人,只有他有这空闲时间缠着我,其他人都在忙手上的工作,只是时不时抬起头盯着我看。

“我对这儿也算熟悉,就不麻烦你,你继续刚才没完的工作吧。”

负责人没再说话,但满脸的失望显而易见。

脑里浮现出一串数字,那是一个地点的地理坐标,也是我正要去的地方。

虽然并不清楚我在这个时代的身份有多高,但从这些人满是钦慕的眼神看来,我的身份还真不是普通的高。

好不容易闪到没人的地方,我才在一堆大石旁看到那条小沟。小沟实在毫不起眼,根本没人会去注意它的存在,又有谁会想到我们一直在寻找的东西就在里面。

我弯下身躯挤进小沟内,保护膜瞬间被启动,让我在水中的行动更为敏睫。

也不知潜了多久,途中还能看到不知名的深海蟹类生物,还有些长得令人恶心的爬虫类。

一直潜到尽头,一扇金属门出现在我面前。我伸出手想把门推开,但我的手还没碰到,门已经自动打开。

我一闪进门的另一边,就感觉到门自动掩上。本来漆黑一片的空间,突然光芒四起。

我眯了眯双眼,适应着这突来的光亮,朦胧中竟然看见有一个人站在离我不远处。待我看清楚,才意识到那就是给我这个地点的男人。

“你还是来了。” 我无可奈何,看着他微微摇头。

“我知道你想做什么,我不会让你成功。”

“你又怎么会知道我要做什么?”

“你从很久以前就一直很自责,总是怪自己害了身边的人,我知道你宁愿不曾存在过。你想毁了这个地方,没这个地方,就不会有你的存在,对吧?”

他见我不说话,又继续说道:“你看看。。。” 他张开双手,语气异常兴奋:“这个地方多有趣,如果人们都知道这里,会有多疯狂!”

这里没窗,没墙,没顶,只有我身后的那扇门,然后就是数不清的仪器,都是我没见过的,不知有什么作用的仪器。很大的空间,一眼望去,看不到尽头。

“理弗,你有没有很兴奋?这里可是超出我们人类的知识范围,如果毁了,该有多可惜啊!”

“这种本就不属于我们的东西,你硬要留下,迟早会为人类带来祸害的。”

“别一副你什么都知道的样子。。。” 他讥讽地勾起嘴角,冷笑着说:“那你说说看,这里是什么?从哪来?”

“我不知道。” 我摇着头,低声说道。

男子猛地冲到我前面,伸出双手紧紧抓住我的双臂,神情十分激动:“我不能让你毁了这里,没这里就没有你,我不能接受!”

“放手!” 我冷着声道。

也许是我脸上的寒气很重,他先是一愣,接着把我抓得更紧。

“这都什么时代了,你的脑筋还是这么封建,我陪你这些年走来,你还真不懂?”

“我说,放开!” 我身上的寒气更重。

他无视我,手上的力道加强,抓住我往后推。我提起右腿,膝盖用力顶向他的肚子,他一疼立即把我放开。

“够了!我不想跟你打!” 我没了耐心,对着他怒吼。

他非常激动,双眼顿时红透,握紧双拳又向我扑来。我们就这样在一个陌生的空间扭打起来,他出手狠厉,看来是想把我打昏拖出去。

他当然不是我的对手,可是我根本不想伤他,只能一直避开他的攻击。直到我为了躲他的一拳,撞上其中一台仪器。

突然,强烈的噪声四处响起,整个空间开始激烈震动。

“这里不能留了,快走!” 我稳住身体,伸手对着男子用力一推。男子正处于惊慌之中,被我这么一推,身体直撞向刚才的入口。只见他的身子立刻消失在门后,门也瞬间关起。

我坐倒在地,情绪是前所为有的失落与绝望。空间震动得更激烈,噪声更响亮,我的世界就在此刻整个崩塌。

“为什么他还不醒过来?!这都多久了?妳当初不是非常有自信的吗?说只有妳能救他,看看妳救成怎样?!”

“将军,他的心脏严重受损,这样也能活过来就只能是他了,要是平常人早就没了。就因为是心脏,他才需要更长的时间修复,我实在已没办法帮他,能做的都做了。“

“他的那个哥哥也真狠得下心,开枪时眼都没眨下。”

“孟医生?” 我的声音十分沙哑,自己听着就像是从别的空间传来。

“理弗!你终于醒了!” 我的手被紧紧的握住,有只温暖的手轻轻的触摸着我的额头,让我有了活过来的感觉。

“我睡了多久?” 我睁开双眼,看到喜极而泣的孟医生。

“今天刚好15天。” 说着又一串眼泪掉下。

“好了,我醒来了不是吗?别哭。” 我抬起手把她的眼泪抹掉,然后看向莱恩,问道:“我哥呢?你没把他怎样吧?”

“这很重要吗?你还关心他的死活?”

“如果不是有你的默许,他能拿到枪伤我吗?” 那天二哥对着我发火开枪,莱恩的手下也没阻止,说他一点关系也没有,我不会信。

“我确实吩咐手下别插手,他毕竟是你的兄长,又怎么会真的想伤你,没想到他竟然来真,对你竟没一丝犹豫。”

二哥他恨死我了,他看着我的眼神满是恨意。我的二哥他。。。为什么这么恨我?

“你即然已醒,明天随我去见一个人。”

“将军,他才刚醒来,应该再休息几天。” 孟医生不满地说道。

“即然能清醒,就证明他已没事了,我手上有很多正经事等着他去做。”

“凭什么要我听你的?” 我冷笑着道。

“就凭你二哥还在我手上。” 他勾起嘴角,眼神散发出寒意。

“好,马上放了他,我们立刻起程。” 我偏过头,满脸不屑。

“我留着他本是让你醒来后报复,他这种人不配做我威胁你的筹码。”

“他是我二哥,无论他怎么对我,我也不可能会做出伤害他的事。即然这里没他的事,就放他走吧。” 我叹口气,想到二哥那凶狠的眼神,心里就像火烧般痛。

莱恩要带我去见的那个人,身份很高,掌握着一个国家的生死。他是莱恩一直在效忠的人,也是莱恩要反的人。

那个人是一个大强国的皇帝。

莱恩说过,他要与我联手,收服世界各国,成为这世上拥有最大权威的世界级统治者。

我当然不会屈服与他,像他这种野心家到处都有,但我想见见这皇帝,也许有机会让我全身而退。

皇帝的住处立在一座矮山顶,整个山顶的面积很大,从直升机看下去,就是一座立在山谷中的小城镇。

还好我们不是徒步而行,要走到山顶,可要踏上八百多级的石阶。

城镇的正中央有个大庄园,周围的花丛草木被修得整整齐齐,看来这座庄园就是皇帝的住所。

直升机在庄园旁的大草原降落,已有二十多个背着□□的军人立在旁。有趣的是,每个军人都戴着黑色头罩,把整张脸都遮起来,只露出一双眼,就像恐怖份子般。

“你也戴上。” 莱恩递了个黑头罩过来,又说道:“大王很注重卫生,在庄园内的每个人都要戴上这个。”

他看着我把头罩戴上,然后自己也戴上一个。看来头罩也因身份的不同,有着不一样的设计。我的头罩跟他的一样,尾部绣了金边。

一个军人领着我们,走向庄园内最大的建筑物。欧美式的风格,墙上都挂着名画家的作品,屋内地板和家具都光光滑滑,一尘不染。

进屋前我们都要先进行几道消毒程序,大约花了半小时才真正步进这栋大房子。

直走到一道门前,还要消毒一番,才打开门让我进去。轮到莱恩进门,一个军人竟挡在他面前。

“报告将军,这次只是林先生被准许进入。“ 军人垂着头说道。

莱恩的身子猛地僵住,全身散发出狠厉的气势。

我没理他,转身走进房间内。这间房是间会客室,整幅落地窗能让人看到外面漂亮的花草树木。

“这里的花有很多种类,你要是喜欢可以去到处逛逛。” 说话的人没戴头罩,正背着双手站在我不远处,年纪大约四十出,身上自然带着一股王者气势。

“大王。” 我对着他弯下腰,实行他们这个国家的礼仪。

“这里没外人,把你的头罩除下吧。”

这头罩把我闷得实在无法忍受,一听他这么说,就立刻把头罩拉掉,然后又抬起手抓了抓头发。

皇帝盯着我半响,才回神说道:“你真人果然比视频内更要好看几分,难怪能令全世界疯狂。”

我笑了笑,说道:“不知道大王找我来有什么事?”

他赞许地点点头,指着不远处的沙发:“来,喝点酒润润喉吧。”

我依照他的指示乖乖坐下,然后拿起桌上的酒浅尝一口。我其实并不喜欢喝酒,这些天被人软硬兼施地总是把酒往口里灌,让我对酒的感觉已麻木。

“知道这里为什么对病毒这么抗拒吗?”

“大王即然已把我找来,自然有用得到我的地方,如果不是伤天害理的事,我会尽力帮忙,大王请直说就好。”

“真是快人快语啊,好小子。” 皇帝满意的点点头,眼底的钦佩又多几分。

他拿起酒杯,喝了口酒,才说道:“几年前,本王被恶人下咒,诅咒本王会被病毒缠绕,最后身体腐烂至死。那个恶人偷了本王一件贴身用品,藏在一条地下通道内。如果本王能在规定的时间拿到那件动西,并毁掉那条通道,那咒语就会自动瓦解。”

“大王要我进地下通道,把东西拿出来吗?”

“也不算是,本王想要你到地下通道,把本王的小女儿卡娣救出来。”

“哦?” 这倒是出乎我意料之外。

“卡娣曾和那恶人交过手,所以她知道那件东西藏在哪。前几天她偷偷跑进去,就没再出来,恐怕。。。” 说罢他眼里就闪着水光。

“怎么会想到找我呢?大王手下多的是人才。”

“本王查过你,知道你的能力,你的身边总是危机重重,但却能化险为夷,本王相信你能把卡娣带出来。” 他喝一口酒,又说道:“只要公主安全,本王可以答应你一个要求。”

“我要脱离莱恩的掌控,回到家人身边。” 我沉声说道。

“那有什么问题。” 皇帝大笑着说道。

对他来说这根本是一石二鸟吧,能把女儿救回来,又能分开我和莱恩,不让他利用我来谋国,看来这个皇帝对身边的人和事看得很透澈。

延伸阅读

京锦加盟  http://www.pureheart-flower.com/ppdy.shtml
上海京锦蓄电池(修复机)设备有限公司是经工商局注册登记(企业营业执照注册号:3101

梦创思加盟  http://www.pureheart-flower.com/auqu.shtml
梦创思照明由数十名具备丰富经验的照明工程师、硬件工程师、模具工程师以及测试工程师组成

海纳加盟  http://www.pureheart-flower.com/a3v9.shtml
海纳布艺是烟台海纳布艺有限公司的产品,成立于2005年,是烟台早从事窗帘、窗饰、百叶

吉庆加盟  http://www.pureheart-flower.com/ayc1.shtml
吉庆石榴石饰品经销批发的蜜蜡、青金石、白水晶、红纹石、石榴石、碧玺、紫水晶、发晶、福

蘑菇宝贝加盟  http://www.pureheart-flower.com/pzr6.shtml
蘑菇宝贝配方营养粉通过雄厚的技术实力、的人才优势,专注于母婴服务,推陈出新,为年轻父

亿锦源洗衣加盟  http://www.pureheart-flower.com/kcg.shtml
亿锦源洗衣隶属于法国亿锦源洗衣国际集团有限公司,亿锦源集团对中国市场的考察,认识到中

菁优网加盟  http://www.pureheart-flower.com/scb1.shtml
深圳市菁优智慧教育股份有限公司2009年成立于深圳,专注服务中小学(K12)在线教育

白如玉化妆品加盟  http://www.pureheart-flower.com/nkn8.shtml
深圳辉煌盛世日用化妆品公司是洗发水、沫浴露、牙膏。等洗涤用品内销进出口,福利劳保。珀

斯塔克照明加盟  http://www.pureheart-flower.com/6uln.shtml
斯塔克超高效节能灯具,是瑞士技术、大陆制造,目前在中国大陆的佛山、南京、山东设有生产

灵秀轩丽人加盟  http://www.pureheart-flower.com/nuy6.shtml
灵秀轩丽人孕妇装经销批发的时尚女装、精品女装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小说阅读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少年时在线阅读第5节

    新书上传中,跪求一波收藏、打赏、催更、鲜花、Vip收藏、10分评价等等支持啊,谢谢亲们!……看着正捧着香辣烤里脊和根本没开封的水晶肴肉,不停地咽口水但却始终没有再吃的对方,李智云问道:“带回家?赵大宝,你现在不饿吗?”“饿是有点饿,可回头随便对付一点就成。”挠了挠后脑勺,赵大宝憨笑着说道:“这肉俺想

  • 家道中落后被前任捧红在线阅读初临异世

    天上明月高挂,一处悬崖边上,一位白衣女子神色空洞的望着前方,急急赶来的一群乌合之众,却莫名的哀伤,落在其中的一人身上。手里握着一柄青锋剑,神色有些哀凄,看着追随而来的她,脸上挂着一抹苍白无力的笑意:“你终究还是来了!”“我......”那位被质问的红衣女子,低垂着眉眼,好像有什么难言之隐。此时,一位

  • 浮游[free][真遥][宗凛]在线阅读拦路

    最先发难的是赤龙,只见他脚下生花,目光所及的前方一朵朵大如亭盖的血色莲花缓缓绽放。血色莲花上能够清晰的分辨出普通莲花上的每一个细节,大到一朵一叶,小到一纹路一绒毛,动人逼真。凡是与之相触碰的妖兽,血肉皆被腐蚀,露出深深的白骨,而且白骨上也已经开始出现细小的纹路,大有下一秒就会彻底碎裂的可能。吃痛的妖

  • 别动我的蓝buff[电竞]在线阅读第4章

    后宫诸人第一次飞离十层星,远远望去,十层星是一颗多彩的星辰,心层在十层的中心,环绕心层的是天层、重层直至七大陆,每层都显现出不同的颜色。天层墨黑,重层的黑色浅一些,轻层则如一缕白色飘带,火层则是如腰间的红色腰带……我们的星辰这么美!除了费雪,所有人都禁不住赞叹,从没想到十层星有如一层层的光环,自己居

  • 嫁给前夫死对头[重生]一缕残魂

    最后一件拍品交易完成以后,今天的拍卖会也随之结束了。除了一些外来之人留下来观赏散场的歌舞以外,大部分人纷纷离场。林羲把白色灵戒收好后,又来到那个僻静的角落准备恢复相貌。而就在这时,他听到有人走来的声音。“少爷,这等小事与家族谋划相比,不值一提,莫要再生气了。”来人正是陆风与那中年管家,似乎是陆风因为

  • 全帝国都跪求我复生第三章在线阅读

    梦境总是醉人的。李白望着那道身影,那道无比的熟悉的身影。他忍不住激动起来,慢慢的向那道身影走去,似乎害怕失去,他又开始跑起来,可刚要触碰到她时,她的身影就渐渐消散,过了一会儿,又在前面重现。李白就那样追着,她就那样消失又重现着,他有些绝望了,脚步慢慢停了下来,而那女子竟缓缓转过身来。忽然,一支箭“呼

  • 请不要叫我柳生妹妹之我不曾是从前那个少年

    顾宸听到她喊疼,心疼的放开手,快速跑进了卫生间。黎诺看到他摇晃的身体,紧张地追了上去。看到他衣服浸透颤颤巍巍地站在浴头下淋水。黎诺已经22岁的人了,而且她也不是害羞的乖乖女类型,在学校几年女生之间总会讨论一些俩性之间的事。当然知道他怎么了。黎诺猛地走上前去抱住顾宸,被冷水一下刺激清醒,她很清醒面前是

  • 幻梦飘零,不一样的BLEACH在线阅读第10节

    程旭龙从欧阳齐天哪里出来,直接走到刘风道的车上,刘风道将近等了—个小时。程旭龙满脸彩光,自信散发出光芒,正是自信的男人是最帅的,这句话一点没有错。刘风道已经猜出程旭龙的下一步动向。刘风道说道:“阿龙,这几年我走南闯北,没有佩服过谁,你是让我竖起大姆指的—个人。”刘风道赞扬的说着程旭龙,他是很懂得拍马

  • 怪物社区在线阅读第六节

    “怎么了,小莉?”传来关欣语的声音,张少枫耳力异常灵敏,听到悦耳动听的声音,心里一阵振奋,这声音太像她了。“关总,几个流氓正用咱们公司的名义强拆一个村民的家……”小莉简单的将事情诉说了一遍,关欣语沉默一阵,淡淡的说了句:“好的,我知道了。”便把电话挂掉,小莉呆呆的望着电话,伫立几秒。“这么大的事,关

  • 一树琉璃花开早在线阅读第9章

    虽说现在龙天昊买的石头都变成了高品质的翡翠,可该怎么处理,这又成了一个问题,龙天昊可从没想过自己会有这么多财富,他可对这翡翠行业不太了解。更关键的是这些翡翠所含的灵气可以供他修炼,但同样他也需要资本来做他的事业,这倒真是难住他了。除了龙天昊不知道该怎么做外,其他人也在想这个问题,这些可都是好东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