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大秦之我为邪帝之第一章

作者:大秦邪少 来源:飞卢小说网

暴雨自早上起就卖力冲刷着赤道中的小红点,路上车子虽以龟速前进,但车祸还是接二连三发生。

林思靖沾满血浆的双手使劲按压车祸伤者的胸膛,在主治医生的眼神示意下,她松开手,心电图立即呈现一条线,肤色黝黑的印度裔女医生抬头看向墙上时钟,开口用英语宣布死亡时间。

在隔壁的抢救室,陈凯璇在女主治医生的号令下,合力把重伤者抬上轮床,卯足全力往手术室奔去。

临近晚上八点,主治医生们准备离开医院,临走前决定先解决内急,垂头丧气的林思靖在洗手间里听到她们的对话。

“今天做了多少台手术?”女主治医生问。

“一台都没做,伤得太重了…林医生也不是特别能干,都没抢救过来。”女印度医生深深叹口气。

“估计林医生是这一届垫底的吧,她能撑到现在我挺惊讶。相反的,陈医生真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医生们边走边说,在她们推门离开前,林思靖听见她们提起陈医生来自医学世家,果然天赋极高。

继续在洗手间里思考人生,林思靖被手机铃声惊醒,查看了社交软件,发现是汪弘榆,把手机放回白大褂的口袋里,叹口气拉开门。

脚步顿住,有些愣。

在洗手台前的正是陈凯璇,看见她,略微点点头,思靖回了个微笑。

雷厉风行的凯璇就要离开,手按在门把上,像是突然想起什么,转过身对思靖说:“林医生,我觉得你真的不适合当外科医生,转行当护士吧。”

非常惊讶,思靖瞪大双眼与凯璇对视,面对那双强势而洞悉一切的眸子,在说了如此不客气的话之后,最后选择别开视线的,却是思靖。

“陈医生,谢谢你的关心。”

无所谓耸肩,凯璇大步离开,门关上后,思靖红了眼眶,抬手死死按住鼻梁,倔强地尝试把眼泪逼退。

慢吞吞往医院旁的食堂走去,在饮料摊附近找到汪弘榆。

“林大医生!”一个月没见,依旧是油腔滑调的样子。

“回来了?欧洲好玩吗?”思靖低声问。

“嗯,挺不错,下回带上你?”弘榆语调轻快地回答,仔细看了看思靖的灰暗脸色,试探:“还好吗?”

“还可以,只是有点累,听见上司们说我不会成为好的外科医生。”低沉的语调,最后的一句几乎听不见。

弘榆不知所措眨眨眼,神经大条地来了一句:“我觉得你挺好的啊?我还等着你给我免费看病?来,林医生,我这里疼那里也疼,你快帮我看看。”

林思靖无奈地看了她一眼,拿起面前的茶乌,别开头不理她:“不看,我女神刚叫我别当医生了,人家好不容易才通过测试,继续留下来当住院医生…都想自杀了,你还逗我。”

汪弘榆惊讶地张了张嘴,又用力咽了咽口水,心里暗道:“就你才会重口味喜欢这样的人。”嘴上却说:“哦,这样啊,不如你去开间诊所吧,赚的多又轻松,还可以摸摸女病人…”

思靖被茶水呛到,边猛咳边嫌弃:“你这么龌龊,李小姐知道吗?”

弘榆苦涩笑笑:“人家在安慰你耶,你怎么就喜欢戳我的痛处呢?”

“怎么了,不是说好我们是暗恋二人组吗?撑不下去了?” 想起洗手间那幕,思靖也皱着一张脸,云与泥的距离,要怎么才能克服呢?

坐在对面的弘榆同样陷入了思考中。

大雨再度袭来,顺道捎上赤道特有的雷暴天气。

相对无言好一会儿,弘榆轻舒一口气,恢复爱开玩笑的天性,说:“都说我们交往好了,才不要那些难搞的女人!”

思靖斜了她一眼,说:“你搞的女人还少吗?”

“不少。”又露出特别好看的笑容,嘟起粉色的嫩唇,起身凑到思靖面前,就要亲下去,笑闹间,心情轻松了起来。

打算通宵阅读医学书籍,凯璇打算去买杯咖啡,刚进入食堂就看见弘榆在思靖的嘴角亲了一记。

弘榆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思靖微红了脸,害羞低下头,装作整理额前斜长的刘海,细长手指继续往后整理一头柔软的短发。

静静看了一会儿,凯璇忘了自己来食堂的原因,脚跟一转,大步离开。

或许她当不了医生,也不适合当护士,那么不争气的人,去当个...三.陪好了。

弘榆依旧笑眯眯,看着思靖的红脸蛋,这个人都24了,初吻初恋居然还在,高材生兼书呆子果然低情商。

不过,借她一百个豹子胆她也不敢揩油亲她嘴,免得漂亮的脸蛋被手术刀刮烂。

“对了,你搬出来住了?”弘榆看了看表,快十点了,该回家了,柔声问。

“嗯,就在医院附近。”思靖说:“淡滨尼真的太远了,妈妈让我搬过来西边。”

“也是,大学时候每天搭东西线来来回回不觉得有什么,可花两小时上下班是会死人的,新加坡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见思靖附和点点头,弘榆继续说,“就是一直要回来国立大学找你还挺麻烦。”

思靖掐她脸:“你敢不来?”

“小的敢...才怪!”继续放送笑容,“跟谁合租?”

\"跟一位独身老太太租的房间,这里附近的组屋。”

弘榆忍不住翻白眼,“我说你个大医生怎么都不舍得租公寓呢?”

“大医生没你这个新移民财大气粗不行吗?”思靖笑着耸肩,“况且我从小住惯了组屋,老太太一个房间,我一个房间,我的作息不定时,经常在医院过夜,也见不着人,房租又便宜。”

“是呀是呀,你们政府英明神武,建国的时候就想好居者有其屋,安居了才能乐业,乐业了你爸妈才能制造出你这人才。”

”怎么?羡慕新加坡人才济济?我还没羡慕你在马来西亚的双层大房子呢!“

两人笑笑闹闹了一会儿,快十点半的时候弘榆要走了,思靖送她上95号巴士后转身离开。看着好友消瘦的背影,弘榆心里有些担心,想着想着,思绪飘回当年自己在校园跑步扭了脚,这个长相非常普通的女孩停下脚步伸出援手,成就了一段友谊。

说她长得普通,还真没冤枉她,不太大的眼睛不太挺的鼻子,不太大的..好吧,嘴不需要大。典型南洋女孩略暗的肤色,多晒了毒辣的太阳就往泰国人种方面发展...

想到这里弘榆不禁笑出来,思靖这人在外表上的唯一亮点,就是变身医生照顾病患时的温柔样子,身后万丈金光迷得人睁不开眼。

错峰时间地铁上人比较少,眼前出现个空位,弘榆坐下后掏出手机浏览脸书。

李小姐在脸书上贴了一张类似梵谷的向日葵图。

弘榆高兴得差点跳起来,定了定神,她仔细看着这张照片,那是她亲自挑的花瓶,找了很久才选中这最接近画里的款式,然后好一番游说才请动熟悉的园艺师插花。

她很肯定这是自己送的花,最重要的原因是随这瓶花送到李欣钰手上的还有几张墙纸,能贴出一个画框的大小与背景色。

唯一可惜的是,作为暗恋患者,她这一年来每个月精挑细选送她的花,并没有署名。

众多花束中,独独没有示爱的玫瑰花。

弘榆知道,李欣钰这样的漂亮女人经常会收到玫瑰花,看见没署名的花束,李小姐必定会抬起自己高贵的手,啪的一声,把花朵送到它们该去的地方。

垃圾桶。

不过,下个月就是她的生日了呢,那个专出美女的星座,优雅美丽风情万种迷死人不偿命的天秤座。

李欣钰拥有东南亚女孩少见的白皙肤色,嫩嫩的皮肤白里透红,凭这点可赢过这里百分之九十的女性。留学海外,居住市区公寓,出入开着在这块小国土需要高额才能标来拥车证的名贵车子,证明家里殷实,自身实力过人,收入异常可观。

这些都是虚浮的外在,重要的是,跟她接触过的人都觉得她聪慧过人,优雅迷人,落落大方。

就因为这样,弘榆才会胆怯,默默当个暗恋者。

当然,弘榆也知道另外一个李小姐看不上自己的原因:名声不佳。

在思绪就要往前女友的死胡同方向飘去时,广播适时报出目的地的站名,弘榆收拾心情往自己的窝赶去。

带着轻松愉快的心情回家,照片发布了好几个小时,心中所怀疑的送花者,依旧未点赞或留言。

吹干头发后躺进被窝里,欣钰又拿起苹果看照片,点赞人数直线飙升,大家在夸自己充满艺术细胞。

微翘起嘴角,真正有艺术细胞的人可不是我。

往下拉看点赞名单,嫌疑犯依旧没有一点反应。

忍不住查找嫌犯的页面,发现她在五分钟前发布了一张自己穿着医生袍的照片,附注是:“回到母校为姐妹诊脉,确定了,是喜脉,恭喜林医生。”

被她揽住肩膀的是一脸无奈的林思靖,原来是找好姬友去了。

那闹腾爱玩的性子结交了五湖四海的朋友,评论里嬉笑怒骂,颇为娱人,也自

然有人注意到了这人的外在魅力。

看这人cos医生的模样,正气的白袍依旧掩饰不了活泼的个性,仔细瞧了瞧,她似乎刚做了头发,一头漂亮卷发透着浓重女人味,扑面而来。

心漏跳一拍,动心的感觉再次充盈胸口,就像三年前的那一瞬间。

只是,她们没能在一起,当时弘榆有女朋友,而自己则有男朋友。

后来,她没了男朋友,而她被劈腿也没了女朋友,就在她还犹豫要不要告白时,弘榆开始有了许多床.伴。

对,说难听点就是滥.交,这触碰到了欣钰的底线。

默默在心里替她画上了个巨大的,刺目的,猩红叉叉。

人生在世如能事事由心,或许会少些悲苦。

心口像被人捏住似的,狠命抽了抽,好一会儿,欣钰才深深叹出口气,退出软件页面,在脑海里催眠自己。

那些花,一定不是她送的,她只懂得拈花惹草,所以一定不是她,一定不是。

延伸阅读

希卡贝尔加盟  http://www.dailywarecookware.com/g9ss.shtml
暂无

仟惠生活潮品生活馆加盟  http://www.dailywarecookware.com/73k.shtml
仟惠生活潮品生活馆加盟项目的问世,抓住了现代人们求新求异的猎奇消费心理,在这里,有各

姐姐好渴加盟  http://www.dailywarecookware.com/mec.shtml
姐姐好渴是隶属于成都菲特乐科技有限公司,姐姐好渴是一家提供绿色健康饮品和优质生活方式

魔摩加盟  http://www.dailywarecookware.com/uurr.shtml
摩匠智能,移动互联网背景下的创新O2O企业,专为等候人群提供健康缓压服务!主要通过自

康加丽加盟  http://www.dailywarecookware.com/aiah.shtml
康加丽化妆品位于中国化妆品行业前沿地—广州,主要从事化妆品、美容保健品的生产与营销,

东晖创元加盟  http://www.dailywarecookware.com/x51w.shtml
东晖创元装饰装潢是专门从事室内外装修工程、装修设计、装修监理验收以及安装施工与设计的

致能加盟  http://www.dailywarecookware.com/s360.shtml
广州致能水处理设备有限公司是一家集水处理技术研发和产品生产为一体的综合性企业,是国家

爱润中国幼教服务顾问加盟  http://www.dailywarecookware.com/ao9h.shtml
“爱润.中国”幼教服务导师,总部位于北京,成立于2008年,是集早期教育教学、幼儿教

兴平加盟  http://www.dailywarecookware.com/ppc4.shtml
本玩具厂主要产品为:塑料玩具、毛绒玩具。欢迎各位新老客户前来咨询合作。孩子是家庭的希

花香季加盟  http://www.dailywarecookware.com/ydr9.shtml
花香季床上用品总部是套件、床垫、枕芯、被芯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二流猎魔人教他大闹天宫

    可接下来的一幕,就让那些人有些不明所以了。只见林泽彬从乾坤袋中取出一块方布,轻轻一抖开,铺在地上,随即伸手,对嫦娥来了句“请坐”。嫦娥当然是夫唱妇随了。她的男人,可是震得蟠桃盛会诸仙不敢动手。而这里的人,又有何可怕的。嫦娥帮着林泽彬,将那刚刚买来的桃子摆放在中间。更让人无语的是,他还拿出一壶酒来。这

  • 全世界都要哄着我第十章 饭堂风波

    卡尔玛犹如刑灭的老大一般,即使她比刑灭小一岁。卡尔玛走路的姿势很优雅,屁\股很大,但是让人不觉得突兀,走路一翘一扭,丝毫不让人感觉做作,反而让人像欣赏一件艺术品一般!“喂,我说,你能不能不要这么龌龊?走路的时候盯着我屁\股看干什么?”卡尔玛并没有生气,但是她的眼神已经把刑灭杀了无数遍!刑灭尴尬的笑道

  • 傀儡子在线阅读失身于你,怎么负责

    一个眼神,落在了子仪心里,怒气攻心,直接忽略了脖子上的痛,“老娘告诉你,我没求着让你保护我,也没让你拿剑划拉我,你这个样子做给谁看?我的自尊不容任何人蔑视”袖子擦了擦脖子上的血,快步走了出去。“喂,子仪”可以说子仪的气势震撼住了他,等到子仪已走出了客厅,百晓生才反应过来追了上去。“你走慢点”好不容易

  • 笔画天地之诸葛大力的恐怖之处

    段明是附近的一个小混混,平时就做一些小偷小摸的事情来养家糊口。在审判日之后,段明就发现自己竟然拥有着将手臂变成金属的能力,变成金属的手臂能够轻松的刺穿墙壁,锋利无比。这一发现让段明非常的兴奋,还以为自己变成了什么超人,可在看了网上的帖子之后,才发现所有人都或多或少拥有各种能力,这就让段明感觉到自己的

  • 都市传说:赏金猎人在线阅读视听大开

    小黑抬起脑袋,眼睛里面带着一丝疑惑,不明白主人说的是什么意思。姜晨笑了笑:“不管你是不是上古灵兽,你都是我的伙伴。”小黑伸出舌头,欢快地摇了摇尾巴,似乎懂得了姜晨的意思。“哈哈……小东西,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吗?”姜晨伸手敲了一下小黑的脑袋,脸上变得有些暗淡。“这次的家族危机我一点都帮不上忙。”抚摸着

  • 沧澜序在线阅读听,心跳的声音

    这种慌张的感觉。我是,怎么了?——马承焕————————————————————原来那天,把莫千洛拉离马路中央的,是马承焕。原来那天,他真的是在看台下的她。原来那天,幸运粉丝是他亲自挑选。原来,那天。等等,是莫千洛想多了吗?怎么感觉马承焕在故意接近她?是,该死的第六感在作怪吗?——猛地惊醒,耳边正响

  • 圈套男女在线阅读第8节

    沐夕颜不敢置信地看着君陌,眼底隐隐有泪花闪烁。“君陌哥哥,你……说什么?”君陌转过脸,不去看沐夕颜的眼睛:“夕颜,我一直把你当妹妹,我喜欢的是璃儿。”“所以……你们那天抱在一起不是误会?”沐夕颜的眼泪再也忍不住掉了下来。“嗯。”君陌淡淡地回答。“那……那君陌哥哥可不可以试着喜欢夕颜?”沐夕颜伸出手紧

  • 妙妻饲养实录在线阅读第6节

    苏仙儿打量着这栋别墅,自带着两侧花园,门前一喷泉,两侧旁皆种下许多的娇艳美丽的花,甚至连在墨宅的树,这里都有。墨轩明紧张的看着苏仙儿,深怕她不喜欢。苏仙儿只是略微打量一眼,没有多喜欢,花里胡哨的。“麻烦。”苏仙儿只吐出这两个字。墨轩明连忙道:“为什么?”苏仙儿:“我可提前告诉你,这些东西我都不会帮你

  • 堕落节拍第八章在线阅读

    走廊上铺着厚厚的地毯,走上去寂静无声,没人发现秦深靠近。江愉转过头,看清秦深的面容,惊诧的瞪大了双眼。秦深被撞得微微往后退了一步,年轻人的头顶刚到他的下巴,他微微恍惚,这感觉有些熟悉,像那晚游轮上……突然怀里一空,年轻人被中年男人拉了过去,中年男人跳脚朝他骂道:“这小孩儿是我先看上的,敢跟我抢人,快

  • 野火在线阅读第五章

    一夜未眠,太阳在城市边缘试探的探出一缕光,经过层层叠叠的高楼穿过窗子,照亮女孩的脸颊。那双漂亮的绿眼睛下面一片青黑,苍白的脸蛋儿蹭上几抹油彩,金色的卷发凌乱的铺在小姑娘身上,令她沾染上了仿佛颓丧艺术家的气息。如果有人能看到墙壁上未干的画作,大概会感叹这才是真正的艺术。墙壁上的少女明眸善睐,鸦羽般的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