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我的爱,小无赖在线阅读第1章

作者:饭乔 来源:晋江文学城

百鸟朝凤

过了河,父亲再一次告诫我,说不管师傅问什么,都要顺着他,知道吗?我点点头。父亲蹲下来给我整了整衣衫,我的对襟短衫是母亲两个月前就做好的,为了让我穿上去看起来老成一些,还特地选了藏青色。直到今天离开家时,母亲才把新衣服给我换上。衣服上身后,父亲不满意,蹙着眉说还是没盖住那股子嫩臭味儿。看起来藏青色的短衫并没有拉长我来到这个世界上的日子。毕竟我才十一岁,这个年龄不比衣服,过过水就能缩短或抻长的。

一大早被母亲从床上掀下来的时候,还看见她一脸的怒气,她对我睡懒觉的习惯深恶痛绝。可临了出门,母亲的眼神里却布满了希冀、不舍,还有无奈。父亲则决绝得多,他的理想就是让我做个唢呐匠。我们水庄是没有唢呐匠的,遇上红白喜事,都要从外庄请,从外庄请也不是容易的事情,如果恰好遇上人家有预约,那水庄的红白喜事就冷清了。没有了那股子活泛劲头,主人面子上过不去,客人也会觉得少了点什么。所以被请来的唢呐匠在水庄都会得到极好的礼遇,烟酒茶是一刻不能断的,还得开小灶。离开那天,主人会把请来的唢呐匠送出二里多地,临别了还会奉上一点乐师钱,数量不多,但那是主人的心意。推辞一番是难免的,但最后还是要收下的。大家都明白这是规矩,给钱是规矩,收钱是规矩,连推辞都是规矩的一部分。

听母亲说,父亲想让我做一名唢呐匠其实并不完全为了钱。母亲说父亲年轻时也想做一名唢呐匠,可拜了好多个师傅,人家就不收,把方圆百里的唢呐匠师傅都拜遍了,父亲还是没有吹上一天的唢呐,人家师父说了,父亲这人鬼精鬼精的,不是吹唢呐的料。许多年过去了,本以为时间已经让父亲的理想早就像深秋的落叶腐化成泥了,可事实并不是这样。自我懂事起,我就发现父亲看我的眼神变得怪怪的,像蹲在狗肉汤锅边的饿痨子,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有一次,我的老师在水庄的木桥上遇见了父亲和我,他情绪激动地给父亲反映,说我从小学一年级到五年级,数学考试从来没有超过三十分。我当时就羞愧地低下了头,想接下来理所当然地有一场暴风骤雨。老师说完了,父亲点点头,很大度地挥挥手说三十分已经不错了。然后牵起我走了。走到桥下,他回头看了一眼身后可怜的一头雾水的教书匠,嘿嘿干笑了两声。教书先生哪里知道,水庄的游本盛对他儿子有更高远的打算。

我确实不喜欢念书,我们水庄大部分娃子和我一样不喜欢念书,刚开始还行,渐渐地就冷了。主要是听不懂,比如我们的数学老师,自己都没有一个准,今天给我们一个答案,明天一早站在教室里又小声地宣布,说同学们昨天我回去在火塘边想了一宿,觉得昨天那个题目的答案有鬼,不正确,所以吓得一夜都没睡安稳,今天特地给大家纠正。我们就笑一回,后来又听说数学老师其实也只是个小学毕业的,更有甚者说他根本连小学都没有读毕业。我们就无可奈何地生出一些鄙夷来。鄙夷的方式就是不上课,漫山遍野地去疯。

我不喜欢念书,可我也不喜欢做唢呐匠,我也说不清为什么不喜欢做唢呐匠,可能是从小到大总听见父亲在耳边灌输唢呐匠的种种好,听得多了,也腻了,就厌恶了。而且我断定,我的父亲之所以希望我成为一个吹唢呐的,目的就是图那几个乐师钱。

延伸阅读

大郡主,小郡马「GL」在线阅读送入洞房  http://www.dsdoor.cn/ncqf.shtml
百阳星空黑暗大殿内,星尊老奶奶,这星尊竟然是同庆的奶奶,但众所周知这星尊不是同庆的亲

天幕之全球直播在线阅读第7节  http://www.dsdoor.cn/rys.shtml
【当今世上第一个真实灵异直播】【大师南天门直播带忠魂回家】……短短几个小时,热搜榜前

天降鸿福第六章在线阅读  http://www.dsdoor.cn/ax24.shtml
明杳最终没选择进小教室。隔着窗户,她把饭团递给池嘉让,一句话都没说,转身就想走。池嘉

嘘!我们要低调之第七章(7)  http://www.dsdoor.cn/s7l3.shtml
只要你说出自己的故事,就总会发现一件了不得的真相,那就是你总会跟面前的人扯上关系。就

双魔双神第9章在线阅读  http://www.dsdoor.cn/pv0e.shtml
东筝:“……”东筝觉得祁霖的脑袋怕是有什么毛病。然后她觉得自己怕是脑袋也有了什么毛病

剑神侠侣传在线阅读第四章  http://www.dsdoor.cn/ss1f.shtml
乡镇里的信号不好,几条短信本来是依次发过来的,可到了迟骋彦的手机里却积攒成了一颗重磅

病娇饲养手册之第五章 名满洛阳(4)  http://www.dsdoor.cn/pe0o.shtml
“父皇!”太平公主,此刻忽然间欢喜雀跃的转过身来,冲着大殿门口望去。只见偌大的宫殿门

网游之盗皇在线阅读第2节  http://www.dsdoor.cn/4nw.shtml
第一章(B)王苗最近很头疼,她妈简直像是被下了降头,逢人就问“你家有合适的小伙子没”

镇神塔抢劫  http://www.dsdoor.cn/nh3d.shtml
ER-8荒漠行星,REX秘密试验基地。帝国的政府官员们正和洛夫透过隔离玻璃看向实验场

伪闺秀札记龙星镇,万镇长  http://www.dsdoor.cn/gwbi.shtml
龙旭骑上汗血宝马一路疾驰,三十分钟不到就出了龙源镇。刚出龙源镇映入眼帘的便是一望无际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生之斩尽天下第6章在线阅读

    “冬青,我要走了!”夏冬青一回到宿舍,唐笑便深沉的对他说道。“啊,唐笑,你要走了吗?”夏冬青疑惑的说道。“是的,冬青,我要走了!有了你这么一个朋友,我知足了,以后,我就不会再来烦你了!冬青,你一定要好好地活着,我到下面,就像你说的,一定考个好公务员,等你下来的时候,我好安排你!”唐笑正色的说道。“那

  • 洪荒:我父亲是魔祖罗睺!之死心塌地道具卡!!(求鲜花!)(3)

    紧接着,楚今朝眼前出现了一道蓝色光幕。【死心塌地道具卡】详情:可对任何人使用,被使用者,从此对宿主死心塌地!对于宿主的任何要求,都会无条件执行,心里只爱宿主一人。“卧.槽!!”楚今朝发.出一.声惊叹,如果今晚对迪丽热吧使用了道具卡,岂不是就完全得到了她的芳心?目前是网恋十年,迪丽热吧身处**圈,可能

  • 万界入侵:超凡者之王之02 失踪(二)(3)

    “是不是那个女孩怀疑她同学出卖?”“很有可能,这个女孩的警惕心很强,具有一定的反侦查能力。”“为了躲避父母,她们真是心思缜密。”两人正说着,便见监控画面中,两个女孩儿手牵着手,从商场西边的门离去了,时间正是6点05分,而此刻,姬武所在的时间,6点15分,差了10分钟。姬武脑中装着部活地图,北门的路是

  • 异荒在线阅读第5章

    刀疤脸闻言一脸紧张:“那……”林烽完全没把刀疤脸放在眼里,直接走到了客厅沙发上坐了下去。他没想告诉刀疤脸怎么做,这是他的事,林烽要的是刀疤脸的彻底折服,这样以后这个杂碎才不敢再动家人的念头。林烽很清楚天都基地那些人的做派,威胁已经算是对刀疤脸最轻的惩罚了。刀疤脸想了想,赶紧跟了过去,二话不说噗通一声

  • 小道快跑第五章在线阅读

    众人又开始交头接耳,议论纷纷,这时,只听一清亮的女声道:“你适才不是说有人接二连三的失踪吗?那其它失踪的是些什么人?又是如何失踪的?”众人闻言看去,见开口之人,正是一直坐在旁边的白衣女子。其实茶楼之中很多人都早已注意到她了,众人在谈论那美艳无双的夏小姐时,亦时不时的偷瞄这白衣女子,心中均在想,那夏小

  • 全球觉醒:我能拷贝天赋第十章

    简清顿时停下脚步,和黎文心卡在一个不远不近的距离。这是一个非常尴尬的距离,以他如今的身手,行动速度绝对赶不上趴在黎文心肩头的金蚕蛊。在他偷袭到黎文心之前,那只臭虫子一定能先一步唤醒其主人的神志。到时候黎文心可不会在再跟他讲什么仁慈,反而极有可能因领悟过程被打断对他痛下杀手。哪怕只有一线生机,简清也不

  • 秋衣往南飞第7章在线阅读

    卫东明出了密室,在过道走廊的地毯上蹭干净皮鞋上的血迹。领路男子问他,“老大,顾建海怎么处置。”“废了手脚扔回给顾建华。”“是。”……阴黎拿着换洗衣服蹲在门口偷听了半多个小时了,人都等蔫儿了。门外终于响起了脚步声以及房门打开的声音,她一瞬来了精神!赶在卫东明进屋前,她扭开门把手推门而出,“卫东明,我这

  • 水浒之悍匪花荣第7章在线阅读

    不给男生,难不成是给她?梁凉脑子里瞬间蹦出这么个奇怪的小心思。但是怎么可能呀,大师又不是吃饱了没事干,更何况大师最开始也跟她说不打算买东西的。经过周密的计算,梁凉得出了最有可能的选项——陆衍之看她的手机摔坏了,又怕她难过,所以就带着她来买手机。只不过是,他挑手机。而她,负责给钱。“……”太真实了吧。

  • 预谋热恋[豪门]第一章在线阅读

    我,张伟,孤儿,今年二十四岁,实习律师,字益达,号斯内克,小名张大炮……站在酒吧卫生间的镜子面前,看着镜子里的身影,张玮觉的一阵恍惚。但!脑海中的记忆,仍然在如同潮水一样涌来。爱情公寓。热播剧。胡一菲。曾小贤。吕子乔。关谷神奇。……以及,自己明天中午十二点的婚礼。这些记忆纷纷涌现之后,张玮才渐渐反应

  • 二次元突变在线阅读第一节

    “不对!”夜深人静之时,某大学女生宿舍里忽然传来一声大叫。很不幸,作为这个叫声的发出者,我获得了室友无情的枕头攻击。对铺睡眼惺忪地翻了个身,嘟囔道:“大半夜的你干啥?”斜对铺依然睡得很香。我悻悻地把枕头扔还给邻铺,小声说了一句抱歉。实在不能怪我太大惊小怪,毕竟我以为自己是在梦里喊出声的。还好是梦。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