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体育老师:开局要娶王小米在线阅读第9节

作者:宝丽 来源:飞卢小说网

王怜花看着怀中女子在他一双手的抚摸下渐渐越发情动,心下得意非凡,但此时,却见何红药冷淡地看了他一眼,随后竟转身出了石室。

他不由一怔。

“公子……你怎么……”王怜花在那儿发愣,手下的动作自然也停了下来,白云牧女有些不解,媚眼如丝地看向他。

王怜花回神,对她轻佻地笑了笑,但却有些心不在焉。

也不知怎么回事,何红药出去之前留给他的最后一个眼神,一直在他脑海中久久不散。

他莫名有几分觉得不是滋味。

忽然,他停止了手下的动作,放开了怀中的女子。

与此同时,何红药正呆在门外,百无聊赖地在既定的范围内飘来飘去,这地牢本就阴冷,她孤单单的一人,又无人可以看见她,自然而然就想起了夏雪宜。

认识夏雪宜的时候,她不过是十五岁的少女,如今三年过去,她也才十八。多么美好的年龄,正该是像那个朱七七一样鲜活跳脱的年纪,她却已然经历了太多曲折,如今更是像鬼魂一样呆在这个陌生的世界。

——人未老,心却沧桑了。

不过,待的日子多了,她竟感觉自己对那个世界的记忆有些淡,便是那些浓烈的爱恨,也在终日无事可做的消磨中,变得没有那么强烈。

再这样下去,她会不会忘了自己是谁?然后像一个孤魂野鬼一般,四处漂泊无依?

何红药心里骤然一冷,呆呆地漂浮在空中,望着远处的一点点亮光,直发愣。

她会何去何从?

这些日子,跟在王怜花身边,她逐渐知道他喜欢看她痛苦,便决心不要让他如愿,更常常和他抬杠来转移注意力﹑打发寂寞。

但现在,她一个人的时候,那些沉重的往事又浮上心头。

毕竟烙得那么深,忘不掉呵……

何红药怔怔地望着远处那一点模糊的亮光,心绪重重,却正在此时,她听见一阵悉悉索索整理衣物的声音从华山室中传来,紧接着便见那个白云牧女脸色难看地从石室中走出,往地牢外面走去。

这么快就好了?

可是她脸色为什么那么难看?

估计王怜花也要出来了,何红药甩甩头,深吸一口气,收拾收拾心情,决不让这个讨厌的男人看见她难过的表情。恰在此时,她抬头便见王怜花也从石室中走出,正好,何红药在奇怪着那个白云牧女发青的脸色,干脆开口问:“怎么这么快?”

王怜花瞟了她一眼,并不说话。

“她好像不太高兴,”何红药有过□□的经验,前后那么一联系,她不由勾唇一笑,瞥了他下`身一眼,慢悠悠道,“该不是你……”泄得太快吧。

王怜花面色一冷,道:“干你何事?”

何红药捂着嘴笑了,笑声清脆如银铃,她道:“是是,这自然不管我的事,只是呀……那些被你看上的女子,那可就惨了……”欲求不能满啊。

王怜花眯着眼,看着她笑道:“看来小红药很关心在下的个人生活,既然如此,下次就不用出去避开了。也好让小红药亲眼见见……”顿了顿,他语调暧昧地说道:“看我到底是不是……”耐力不够。

见他脸色如此之臭,何红药开心得很,一只手插在腰上,从空中俯看他,娇笑道:“本姑娘对你怎么样没有兴趣,现在么……我只想快点离开这冷得要死的地牢!”

“这不是正在往外走么?”王怜花哼了一声,悠悠道。但他心里却还挂记着她先前转身之时的那个眼神,默了片刻,终于忍不住问道:“你刚才为什么那样看我?”

何红药一愣,反问:“我怎么看你了?”

王怜花觉得有几分不自在,但面上不显,只轻佻地笑道:“我搂着她的时候,你瞅了我一眼就出去,莫非是吃醋了?”

何红药呸道:“鬼才吃你的醋!”话一出口,却想到自己现在可不就是鬼魂的状态,转而改口道:“我对你如何如何都没兴趣!眼不见心不烦!”

“眼不见心不烦?”王怜花咀嚼了一下这句话,悠悠道,“你在烦些什么?”

“我……”何红药一怔,张了张嘴,没说话,转而拉下来脸冷冷道,“跟你没关系!”

“唉……”王怜花状似十分惆怅地叹了口气,摇头道,“红药啊红药,你一走了之,可知我挂心于你,都无心做别的事情呀……”

何红药看着他在那里装模作样,一阵恶寒,但思及他话中深意,不由又是一怔,道:“你……莫非并没有和她……”

王怜花笑道:“红药果然很关心此事。”

“呸!”何红药啐了他一口,转身朝地牢外面飘去。

骤然间走出阴暗的地牢,外面的光线太过强烈,眼睛被刺得有些疼。

“你刚刚是不是想起你的夏郎了?”走入外面清幽的竹林,王怜花嘴角噙笑,猜测道,“难道……你也曾亲眼看见他和别的……”

“没有!”何红药尖声道,“从来没有!”

王怜花一边往外走,一边悠然道:“没有的话,你又急什么?”

何红药偏了头过去,拒绝和他说话。

王怜花笑道:“我一定猜中了。”

“不是,”何红药握紧了拳头,低声道,“不是这样。”

虽然她很不想回答理他,但想起夏雪宜在洞中和自己说的那番话,一时思虑万千,迟疑片刻,终于忍不住开了口:“王怜花,我问你个问题。”

“说。”

何红药抬头,望着王怜花的侧脸,轻声道:“你们男子,是不是能和所有……所有的女子欢好?不论是不是喜欢她?”

王怜花脚步一顿,回过头看着何红药,见她眼神清亮,似乎真是单纯想问这个问题。于是,他便道:“在我问答你之前,我先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

“你们女子,是不是能和所有的男人上`床,不论是不是讨厌此人,不论心里是不是已经有了别人?”

何红药深深地皱起了眉头,断然道:“不是。”

“是么,”王怜花轻笑道,“可你看刚才我怀中的那个女人……”

“她一定喜欢你的。”

“哦?!”王怜花忽然弯腰,将头凑近何红药的耳际,故作神秘地轻声道,“你可知,这块地方不止是关押人的。”

何红药蹙眉。就在这是,王怜花继续道:“全洛阳的人都知道,这里是一座青楼。”

何红药一惊,下意识道:“那她们……”

“不错,”王怜花直起身子,冷冷道,“她们都是妓`女!”

白云牧女,不光是王夫人的婢女,负责驱赶所有被迷住魂魄的江湖人,还负责在这个有地牢的地方陪客陪笑。

何红药呆呆道:“竟然……”

“就是这样,”王怜花看着她,笑道,“现在你还能对我说‘不是’么?”

何红药回过神来,冷笑着指出:“这种地方之所以存在,都是因为有嫖`客!都是因为有你们这些男人!”

“那又如何?”王怜花悠然道,“男欢女爱,人之常情。男人有钱,去寻个乐子,有何不可?起码这里的女人都很清楚,她们和我们之间都是逢场作戏。”

闻言,何红药咬着下唇,左手的钢指被她捏得“咔咔”作响,她低头看着自己漂浮在空中的双足,嗫嚅道:“逢场作戏……都是逢场作戏……”

王怜花冷眼看着她的表情变换,道:“你的那个夏郎,对你也是如此吧?”

“不是!”何红药猛地抬起头,尖声道,“都是那个贱人的错!我要杀了她!”

王怜花被她震得耳朵发疼,面上一冷,道:“你在自欺欺人。”

“我自欺欺人?”何红药呆呆地将头扭过去,看着王怜花。

王怜花冷冷道:“不错。如果他喜欢你,不会任你沦落成这副鬼样子。”

“你们……”何红药咽了一下口水,找回自己的声音,缓缓道,“你们只会疼惜心上的女子,是么?”对于那些主动献出自己的身体的﹑却不喜欢的女子,来者不拒,却不会放在心上。

王怜花道:“我不是你那个夏郎,我不知道他怎么想。”顿了顿,他冷笑一声,又道:“在我看来,没有哪个女人值得我保护!”

“那个朱姑娘呢?”何红药问。

王怜花邪邪地笑了:“我喜欢她,很想得到她,就这样。”

“你喜欢她,却不想疼惜她?保护她?你真是……”何红药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睛,道,“夏郎都不会……”夏郎一直在保护他的未婚妻。

何红药的心又开始揪着疼。

王怜花看着何红药难过的模样,哈哈一笑,竟说出了心底埋得极深的秘密,他道:“那是因为我要报复她们!”

何红药一惊,抬头看向王怜花,他面上的神情残忍又疯狂,何红药脑中突然灵光一现,脱口道:“因为王夫人不疼你,所以你恨女人!”

想通这一点,她竟“呵呵”笑了起来,越笑越大声,她捂着肚子,指着王怜花哈哈笑道:“王怜花,你也很可怜!你比我还可怜!”

她至少会**。

而他却只懂恨。

王怜花冷冷地看着她,右手运气,慢慢地抚上左手的红珠。就在他即将触摸到红珠的时候,他听见何红药突然又说道:“所有的女子都愿意为了她心爱的男人献出一切的。”

他手中的动作一顿。

“献出一切?”想起自己的母亲,王怜花不由讥诮道,“也包括仇恨?”

“恨也是很强烈的感情,恨一个人不比爱更容易,”想着夏雪宜,何红药心下疼痛,慢慢道,“你们男人若是不负我们,我们会用一辈子回报,但是,若是负心……”她神情突地一变,眼神狠厉嗜血,钢指“咔咔”直响,咬牙冷冷道:“那就该死!”

王怜花一怔,随即笑道:“如此看来,男人还是不娶老婆的好。”他笑道:“依你的说法,男人还是找妓`女最好。”

“她们爱上人的时候,也是会很痴情的,”何红药垂眸,淡淡道,“出卖身体只是没有法子的事罢了。”声音很轻,却极为认真。

“哈哈哈……”王怜花盯了何红药片刻,忽然也学着她刚才的样子,弯腰捧腹大笑起来。

何红药蹙眉:“你笑什么?”

“我笑你天真啊……”王怜花大笑道,“难怪会被那个姓夏的骗!”

何红药气得手都在抖,却想不出反驳的话,只得冷声道:“你不信就算了!”随即她就要转身往前飘去,但又忽然想起了什么,便回头道:“你且看好了,你身边就有个坚贞的女子,那个叫朱七七的女人一定不会把身体交给你,更别提心!”语罢,她不管王怜花,自己往前飘去。

王怜花还在笑,边走边笑。

笑到后来,他终于慢慢停歇了下来,笑声渐消,他直起身,看着前方那个飘忽的背影,表情淡淡,冷冷道:“果真傻得可以。”

延伸阅读

宏伟加盟  http://www.covoiturage-campus.com/n5kr.shtml
广州宏伟不锈钢制品有限公司创立于1995年,是一家专职从事各款不锈钢制品:西餐具(刀

DAYJOY加盟  http://www.covoiturage-campus.com/n57l.shtml
DAYJOY家纺主营乳胶床垫、枕头、保健枕、汽车腰靠、办公休闲等产品。其下的DAYJ

大润窑加盟  http://www.covoiturage-campus.com/nclf.shtml
大润窑茶具,位于福建省中部、泉州市北部,土地面积2232平方公里,辖18个乡镇202

卡奈利男装加盟  http://www.covoiturage-campus.com/sp2l.shtml
卡奈利男装加盟_公司简介浙江卡奈利服饰有限公司于一家集设计开发、生产、销售于一体的高

顺晖玩具加盟  http://www.covoiturage-campus.com/nc0w.shtml
顺晖玩具是一家开发生产一系列启发儿童智力和动手操作能力的玩具,公司凭着丰富的生产经验

广东上好便利店加盟  http://www.covoiturage-campus.com/gakm.shtml
广东上好便利店是2002年成立的商务部特许经营的中国城镇社区便利店品牌;公司以特许加

圣得贝Seebaby加盟  http://www.covoiturage-campus.com/y63k.shtml
圣得贝婴儿用品拥有国内外出众的生产加工设备和多条流水线。产品主要销往欧洲、美国、澳洲

博盈无纺布袋加盟  http://www.covoiturage-campus.com/6frk.shtml
博盈无纺布袋隶属于温州博盈包装有限公司,其前身为温州搏一搏箱包有限公司。多年来公司以

雅韵加盟  http://www.covoiturage-campus.com/ne44.shtml
雅韵家纺是北京雅韵医学技术发展有限责任公司经销商品,总部在京运营10余载,随着医疗水

上古养生加盟  http://www.covoiturage-campus.com/gbyb.shtml
《上古养生》2012年诞生于历史文化名城-合肥。十年磨砺、涅槃重生!只为中华民族文化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中餐厅之全能巨星南大碎尸案!

    白鹿顿时身体就无法动弹了,哪怕连一根小拇指都无法操控。就像是……鬼压床。白鹿开始拼尽全力地挣扎,出乎意料的是很快自己就恢复了对身体的掌控权,仿佛刚才只不过是错觉罢了。然而……眨眼的功夫,身边一切的一切,都换了一副光景。四周似乎是一个大学宿舍,而自己,正坐在宿舍床的边上。白鹿登时一惊,随后便想起了次鬼

  • 苍玄为尊第二章在线阅读

    又是新的一天,哈克奥罗和我一起到村外散步,哈克奥罗为我说了一些传说,都是从村民那听来的。就在快要回村时候,哈克奥罗说有些累了,想在路边休息一会,我也跟着他坐下,哈克奥罗说起了我手上的树藤,问它是做什么用。“我也不知道,我逃出来时,它就长在我身上,也不知道是干嘛用的。”“哦,小哥,你在这啊。”一个穿着

  • 临时工的低调修真生活在线阅读第九节

    陈君清从噬傲天口中听到这段历史后,心中震撼无比,刚想夸噬傲天学识渊博,结果一抬头就看见他在这冰火凤雕眼皮子底下摘走了那株人家守了几百年的阴阳双翎草……然后噬傲天刚高兴的抬起头,就跟这大雕来了个对眼……这一对眼吓得他一把把灵药扔给了陈君清,转头就跑。陈君清当时心情就复杂了……你特么拿的元药你扔给我?!

  • [复联/盾铁]Jarvis:我眼中的他们第九章在线阅读

    琅城最偏远的东南角距边境最远,贸易通商也最不方便,唯一的好处是租金少,比之东西二街的铺面至少便宜一半。前几日还破败到将要倒闭歇菜的“彩云间”正坐落于此。彩云间是某个富家公子突发奇想做出的傀儡戏剧院,所有的傀儡皆有其自己动手制造而成,质量堪忧,因此即便有为名头吸引而来的客人也多败兴而归。这几乎快关门的

  • 七零村姑的春天在线阅读第四章

    “不好意思二位,此刻吃饭的人实在太多了,我兄弟二人已走了一圈,可否借下位子一起吃个早饭”灵落城作为三国交汇地界,往来商户自然聚集于此落叶不绝。这大早上吃饭赶时间的非常多。“无妨,二位请坐”陈邪本来心情不好正要拒绝,不料陆雪却先开了口。陈邪虽然不愿意但陆雪既然已经答应了拼个桌倒也无妨。只是陈邪一副冷漠

  • 秽隐传说在线阅读第1节

    经历漫长的黑暗、终于浮出海面——睁开眼睛的刹那,灿烂星光滴落眼眶,无垠波浪拂过面颊,夺眶而出的眼泪,和故乡一样......都是咸的。这是祖母流传下来的歌谣,为了怀念她的一位老朋友。0“妈!我今天又看到两脚兽了!”我兴冲冲的游回族群,向家族说着我今天的经历。还没游到那群胖虎身边,我的身体两边就突然被撞

  • 冯家小七的锦绣前程之祖传水月戒 主城风起云涌

    和权二偷偷的从后门把少年弄进府内,“权二,给人扔床上。诶嘛,可累死我了,人看着不大,倒是蛮沉的。”我瘫在椅子上看着权二把人弄到床上。“给,喝水。”倒了杯水给权二。权二楞在原地,看着茶杯没有接。“拿着呀,你不渴吗?都跑了一下午了。”“谢谢小姐。”权二伸手接过没有喝,摩挲着茶杯,心里有丝暖意。看着昏迷在

  • “男神”在线掉马[电竞]猪肉饺子

    在裴邢过来之前,何若初就擦干了眼泪。裴邢心大距离也远就没发现。他把手上提着的东西换到左手,右手拉着何若初。男人的手粗糙又热,拉着何若初略显冰凉的小手,捂得暖呼呼的,何若初有些恍惚,她记起当初答应和裴邢处对象,就是因为他能给她安全感。自从裴邢走了以后,就再也没有人能给她那种感觉了。裴邢没发现何若初的异

  • 宰相肚里能撑饱病似秋千索 放手也关情

    欧阳澍坐上了一辆出租车,司机边开边问先生去哪儿?欧阳澍没有说话。开了很久,司机不耐烦地把车停在了路边,追问他到底想去哪里,欧阳澍想了一下,告诉了司机澍森公司分析化验室的位置。也许,只有那些试管和瓶瓶罐罐才能让他的心安宁吧。坐在车上,欧阳澍难以克制地一遍遍回忆着杨紫珊的话:“我已经爱了他整整12年,几

  • [综主全职]只有女装大佬知道的世界在线阅读第2节

    洞内的蜘蛛精和白衣女子正对峙着,八公主冷冷的看着对面的蜘蛛精,冥冥之中有一种无形的压力。“八公主,五百年不见,你变的更漂亮更清秀了,只是不知道功夫有没有更加厉害一些。”黑蜘蛛笑着问道,“怎么样,龙宫还好吗?”“承蒙关心,龙宫一切安好。蜘蛛精,五百年前我将你封印于此,以为你会改过自新,闭关修炼,心生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