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剑仙联盟白脸 黑脸

作者:健步的野猫 来源:纵横中文网

午时过后,清风不再,厚重的铅云不再被吹向远方,浓厚的聚集在空中,顿时有种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意境。

站在‘明镜高悬’下的李争,脸色黑的可以与天空的乌云相媲美,看着满脸‘和蔼可亲’的王清唾沫横飞,瞥着满脸不虞,冷若冰霜的墨彼岸,李争感到有些烦躁。

——————

在墨彼岸去追捕蒙面汉子时,李争众人与中年男子等人一起被带回衙门作笔供,因为李争的出手,所以被询问的时间长些。李争积极得配合着衙役,毕竟自己不想再被卷入这些烦事中。

配合完一切后,李争脚步轻松地向外走去,自己所佩的长剑也不要了,否则还不知那位王大人会怎样自己。在听完所有人的供词后,那位王大人就双眼冒星地望着自己,那模样就如色中饿鬼盯着一丝不挂的绝世美人,就只差着流口水了!

可是,世事难料,上苍总是喜欢捉弄凡人。李争又如之前那次一样,在即将踏过门栏时遇到了墨彼岸。不过这次墨彼岸没有那么急忙,看见李争后,对着李争温柔一笑,李争也以微笑回应。随后俩人再次插肩而过。

跟在墨彼岸身后进来的两名衙役抬着‘蒙面汉子’的尸体,李争因为好奇就多看了一眼。‘蒙面汉子’三,四十许,面部白净,双手虎口有着厚厚的刀茧,右腰侧有明显的塌陷,这一切都有力地证明他就是蒙面汉子。

可是李争总是感觉有点不对,具体哪不对却又说不上来。直到走到熙攘的街道,看见打铁的铁匠在自夸自己打造的器具多么锋利坚硬时,李争终于想起哪里不对了。

虽说李争不喜欢麻烦,不爱多管闲事,但想到墨彼岸,他还是决定回去说出自己的判断,也算为此画上一个句号,从此江湖路漫漫,再见相逢一笑即可。

李争被衙役领到堂前时,看到王清与墨彼岸都是眉头紧皱,一副深思不解的样子。李争也不去打扰,独自走到摆放在地上的‘蒙面汉子’,仔细地打量着。

“李公子,你可是觉得有些不妥?”王清看着仔细勘察的李争好奇地问道,墨彼岸也是好奇地看着李争。

“他不是酒楼的那个蒙面汉子。”李争轻呼一口气,语气笃定。

王清与墨彼岸听后,都松了一口气,李争不解的望着两人,但两人都不打算解释。墨彼岸走到李争面前,因墨彼岸与李争相差无几,双眼对视:“李公子何以肯定?”看着墨如曜石的黑瞳,闻着淡如兰花的幽香,李争不着痕迹的往后退了一点距离,“真正的蒙面汉子颈部应该会有道轻微的剑伤,而这人却没有。”李争随后对两人说明了酒楼里所发生的一切。

“原来如此,彼岸,等会你要好好审问抓来的那些人,争取问出一些有用的信息。”

“是”

王清转头笑眯眯地看着李争,“没想到李公子观察这么仔细啊!老夫看你也是一个心中充满正义的热血男儿,对了,李公子可有为朝廷效力的打算?”

李争看着王清那平易近人的表情,不禁后退一大步,在李争眼里王清绝不是邻家老爷爷,绝对是个披着人皮的老狐狸,虽说接触只有两次,但不知为什么,李争总是对王清有种打心底的抵触。

“在下生为北秦人,自当愿为国效力,不过在下自认为能力不足,还需历练,增长些见识。”

“李公子谦虚了,昨晚,千花楼,一怒拔剑为红颜,那可真是潇洒,老夫年轻时就想像李公子这样,不过老夫那时可没你这样的英俊和武功。”王清脸上适时的表现出一丝向往,“老夫那时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酸秀才,要有李公子你这样的能力,那还不迷死万千少女……”

王清越说越兴奋,李争呆呆地看着满面通红的王清,不发一言,但墨彼岸有些吃不住了,看着王清大手肆意挥洒,唾沫横飞,而李争则有些难以适应的表情,白皙粉嫩的俏脸不禁一红,重重咳嗽了一声,却引来了两张好奇地脸,王清轻泯了一口水,担心地问道:“彼岸,是不是今早受了伤?”

墨彼岸看着王清饱含深意的眼神,即将脱口而出的“没”字被硬生生地卡在喉间,只能发出含糊不清的“嗯”音,原本绯红的脸蛋,变得更加云霞飞升,俏脸顿时扭向一边,不再理会场中两人。

衙门内的其他差役可能是早就习惯自己大人的无耻,所以一开始都各忙各事,不予理会,直到看到墨彼岸娇羞的姿态,一些年轻的差役纷纷呆住,年纪大的也以欣赏得眼光看着这一美景。霎时间,落针可闻。王清看到这些,感到老脸有些挂不住,毕竟还有外人在,这不让人看笑话么!连忙重咳几声,用力之大,差点咳出血来!

当你欣赏美人时,被人打断会有什么感觉?当然是很不爽了,所有的差役都对王清翻了个大白眼,当然这是什么隐蔽的动作。不能继续欣赏,那就干活呗!整个衙门又正常运转。

王清来回抚胸几次,终于回过气。看着李争,语气伤感:“你公子你也看到了,如今,整个衙门可用衙役很少,连墨总捕头都受了点伤,你不会忍心看着墨捕头带伤办案吧!”

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虽说李争是个男人,也喜欢美女,但李争从不认为自己是个英雄,所以李争仍是婉拒。

王清原本以为志在必得,颇为得意地摸着胡须,看到李争拒绝后,差点拽掉胡子。王清真想脚踩太师椅,指着李争大声喊道:“你算什么男人!”当然只能想想,身份毕竟摆在那。

墨彼岸也有些惊讶地看着李争。

王清轻轻地揉了揉下巴,语重心长道:“李公子,其实老夫先前说的话的意思是,老夫一介普通的书生都能为国家效力并为此付出全部,你的能力比老夫高太多了,老夫相信你会比老夫做的更好的。”

李争看着诚恳的王清,仍面无表情地摇了摇头。

“李公子,你要不在考虑考虑。”语气已有些恳求。

“大人,您不必求他,人各有志,凡事强求不来!”墨彼岸有些冷淡地出言打断,看着自己最敬重的大人摆低身份恳求他人,自己心里很不是滋味。看着李争的目光也逐渐变冷。

李争感到氛围已至冰点,便不再停留,抱拳告辞。

“你也是的,干嘛要说出这种话。”王清无奈地看着墨彼岸。

“属下不想看着您这么低三下四地求人。”

“老夫不想你们再有任何闪失,老夫的老脸不值钱,我不在乎,老夫只是不想哪天上堂时只有老夫一人独坐,常诚他们牺牲的太大。”王清有些意兴阑珊地起身走向后堂。

墨彼岸看着那佝偻萧索的背影,心里一颤。

叶学富是被妹妹搀扶回家的,坐在桌边,双手捧着妹妹刚倒的热水,到现在小腿还在不停地打着颤。妹妹坐在另一边担忧的看着哥哥。

“哥,你怎么了?”

叶学富大口喝完热水,一股暖流自胸间向全身扩散,舒服的叶学富不由**了一声,转头看着妹妹,温柔得说道:“没什么,刚刚只是感到全身发冷,走不动了,可能是感染了风寒。”

妹妹紧张地摸了摸哥哥的额头,触手一片冰凉,着急地站起来拉着哥哥的手臂急往外走:“都怪我,咱们赶紧去看大夫。”

叶学富笑了笑,拉住妹妹的手:“现在没事了,真的,哥真没事了,休息一下就好了。”

妹妹没有听从哥哥的话,执意地拉着哥哥向外走去。

“真没事了,哥可是很爱惜自己的身体的,因为哥还要把你养大嫁出去,哥不会像爹那样的!”语气坚定温柔。

妹妹看着哥哥不容动摇的眼神,也知道自己劝不动哥哥,但仍不放心地说道:“那你好好休息,若感到不舒服一定要去看大夫。”

叶学富揉了揉妹妹的头发,点了点头。妹妹高兴地笑了笑,蹦蹦跳跳地回屋拿出新买的布匹,穿好针线,清脆愉悦的声音响起:“哥,你好好休息,过几天你就有新衣穿了,那时就不会感到寒冷了。”

“明天咱们离开这,去另一个地方生活,好吗?”

妹妹偏头看着轻倚门框的哥哥,笑道:“好啊。”

一时间,女孩织衣,男人读书临摹,场景温馨恬静。可是好景不长,安静的场景被一阵粗暴的敲门声所打破。

……

叶学富护着身后的妹妹,紧张地看着狼吞虎咽的癞子,妹妹畏惧的抓紧哥哥的衣服,偷偷地看着面容可怖的癞子。

癞子邪魅地看着兄妹两人,伤腿翘在櫈上,两只粗糙的污手左右开工,大嘴被塞的满满的。不一会,几张用粗粮摊成的大饼被消灭干净,癞子将脏手在身上随意地擦拭,看着叶学富,玩味地调侃:“咱兄弟几个,好像只有你平安无事啊!”

叶学富听后慌乱地将妹妹赶到屋外,磕磕巴巴地嘱咐妹妹:“你先去祥嫂家玩会,等会哥去接你。”妹妹紧紧地抓住哥哥的衣袖,虽不言,但身为哥哥的叶学富知道妹妹的意思,“哥没事的,这人是哥哥的朋友,没事的。”妹妹还是不放心,青涩的小脸上满是担忧。

这时癞子不耐烦的声音从屋里传出:“我说小狗子,你妹妹既然不想走,那就一起进来呗!”

叶学富身体一震,脸上闪过一丝恐惧,语气激烈,大声对妹妹叫喊:“快去。”妹妹被哥哥的语气所吓坏,清眸蓄满泪花,委屈的转身跑出。

叶学富深吸气,转身踏进屋内,对着癞子跪下,语气诚恳卑微:“癞子哥,求你放了我!”

“哎呀呀,小狗子,你这是干啥,你这不是折你癞子哥我的寿么!”话虽这样说,但癞子却心安理得地坐着,拿着木筷剔着牙,“其实你哥我只是想在你这住几天,等风头过后就走。”

“真的?”

“当然,就你这破地方请我我都不会来,只是如今风声太紧。”随手扔掉木筷,一瘸一拐地走到床边,躺在坚硬的床上,满嘴咒骂:“这是床么!这么硬,奶奶的!”好不容易找到舒适的位置,伸手抓了抓裆,越抓越快,眼神却越来越亮。

俗话说饱暖思淫 欲,更何况是昨晚兽欲大发,恣意享受一晚的人,在白天的刺激下,深夜的寂静愈加想要发泄。

“小狗子,天晚了去喊你妹妹回来睡吧,最近城里不太平,小心你妹妹有什么闪失。嗯,你这床有些小,喊你妹妹回来后,你出去找个地方休息,不要回来了。”

跪在地上的叶学富头抵地,双手攥紧,恳求道:“求您放过我妹妹,她还小。”

“啧啧啧,看来你这是不欢迎我啊!我还是走吧。若不小心被抓到,我可是管不住自己的嘴哦!”

凶光乍现,叶学富慢慢地抬起头,看着不雅的癞子,颤颤地爬起身,抓起桌上破油灯,一步一步地移到床边,看着闭眼淫笑的癞子,高举油灯砸下。

“嘭”,“啊”在寂静的夜里,声音显得更加突兀,叶学富看着被瓷片扎伤的手心,身体不再打颤。癞子则抱头滚向一边,血红的颜色模糊了他的双眼,使劲地捂着伤口,犹如受伤的幼兽,低声龇牙咆哮。

“你不应该逼我的,我不想这样的!”叶学富捡起瓷片,行尸走肉般举起,落下,次次带出血迹。

癞子的反抗逐渐无力,到最后只剩下叶学富机械般举起,落下,身上洗的发白的长袍,这时有了一种动人心魄的色彩。

“哥”

叶学富扭头空洞地望着声音的来源,看着那一大一小的两人,心中一松,晕死在地。

延伸阅读

纲吉的悲剧进化史帅气的学长  http://www.nifuppc.cn/g6iz.shtml
“铃铃铃……”随着下课铃声响起,早已经将书包收拾好的凌若可飞一般的冲出了教室,眼看着

遛2鬼第八章在线阅读  http://www.nifuppc.cn/8kb.shtml
“爸,你怎么了?又想妈了?”林妍从房间里出来,看见了林淳在哭,红着眼问着。“没事,逝

异军崛起在线阅读第十节  http://www.nifuppc.cn/pg0b.shtml
“你会懂的,而且,已经开始了。”“是么?”墨林意外。“从你的痛开始。”“这痛是我所熟

超萌宠物红包群在线阅读第九节  http://www.nifuppc.cn/ylb1.shtml
“啦啦啦!啦啦啦!”一脸正气的墨绿发小男孩十分兴奋地走在街上,连带着脚步都一蹦一跳的

一世荣宠(重生)第1章在线阅读  http://www.nifuppc.cn/namn.shtml
“你害死朕父皇,假传圣旨,毁朕姜氏基业……”女人身着一身明黄龙袍,一步步走进大殿中。

如果我穿越到狗血小说[穿书]之竟敢杀老子?(4)  http://www.nifuppc.cn/dxnm.shtml
“不错,随我来吧师弟。”周芷若温婉一笑,仪态万千,风情万种。沈飞馋的直流口水,他实在

花满枝桠第五章  http://www.nifuppc.cn/nbfu.shtml
“俊典背着我收了个徒弟,传承已经给对方了。”马猴玲花坐在梳妆台前,脊背笔直。在从小带

影视:从律师开始全能她叫林洛  http://www.nifuppc.cn/s2qe.shtml
“哎,伯父,林洛,林洛回来了!”沈实秋看到林洛出现在街道上,高兴得不能自己。林辉德听

一觉醒来睡在男主身边在线阅读第10节  http://www.nifuppc.cn/xpo5.shtml
第十章“靖儿。”“爹爹。”“爹。”“大师父,过儿,芙儿,”郭靖护在柯镇恶,郭芙,杨过

苍武仙尊东郊捕猎  http://www.nifuppc.cn/d497.shtml
我们再回来说一说这杜伯,他这好好的一个忠臣,由于种种的原因,竟然被姬静给胡乱找茬,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超神学院之路西法第十章

    那个声音讥讽地笑起来,“天真!你夺走他的命运,他就会被这个世界遗忘,渐渐消失在这个世界里,回归死亡。你本来是必死的命运,靠着吸取他的气运活着,你们两注定不能共存。”江如风的拳头握紧。那个声音说,“你该感谢你之前没有真的杀死他,如果在没有彻底夺走命运前杀了他,他会死,你会死,我想要的东西也无法到手。”

  • 超神学院之唯一修仙者在线阅读第六节

    刀光一连闪烁了四次的样子。然后,那四名倒霉的劫匪便就出师未捷身先死了。而苏剑收刀之后,冷眼扫了地上的尸体一眼,什么表情都没有,十分的冷漠。说来,这是他第一次杀人。按时,多少都应该有一些不良的反应,诸如呕吐之类的。可是,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会那么的冷漠与冷静。也是,因为父母之死,他对于生死已看淡了吧

  • 喜欢似野火在线阅读第七章

    “呵,你敢试?”文瑶嘴炮之余也不甘示弱,拍桌起身,来到邵言跟前。她拉开邵言旁边的一把餐椅,一条腿踩在椅子上。女孩的西装裤颇具设计感,因为腿高抬,大长腿腿直接暴露在男人跟前。紧跟着她又将外套往下一拉扯,故意露出左肩,却她冷沉的声音里充满挑衅:“师兄,你来啊。”邵言:“……”他再一次输给了女孩的厚脸皮。

  • 大秦之虎豹骑之楔子

    对于宋月临其人,永章郡的百姓们都有着非常清晰明确的定位。其一,她是先帝留存于世的两位公主之一;其二,她是个标梅已过的大龄待嫁女;其三,她颇有些不大讲究自己身为金枝玉叶的形象。至于这其四么……百姓更纷纷轻笑不语。***“奇怪,大热的天,我怎么觉着脖子凉飕飕的?”正躺在树荫下乘凉的永章公主宋月临突然被一

  • 男神养成手札之回程休整(3)

    “呼!”终于,在第三包补血剂的效果就快要消失的时候,他的包扎完成了,第二世界里没有自身回血这一说法,只有通过补血剂来回血,并且,第二世界里的所有怪物几乎都是主动攻击性的,所以在野外的话,你最好准备的充分一点。包扎完成之后,慕安又拿出了一包补血剂出来,这次没有刺下去,而是等到身上的补血剂回血效果消失后

  • 无庸世界在线阅读第4节

    陈墨不顾父亲的劝阻,为父亲准备好了午餐之后,便独自来到了张家的内务院。负责接待陈墨的管事是个四十岁出头的胖子。陈墨来到这里已经有两刻钟的时间了,那个胖子还在翻阅宗案,没理会陈墨。陈墨曾经在那个埋藏着千万仙墓的神秘地方经历了不知道多少的岁月,一时半刻的等待又算什么,反而显得很是从容。那胖子本来就没打算

  • 回归女神身世之谜

    昏黄书房隔间内,只点了两盏烛灯,安静的似乎可以听到烛灯燃烧的呲呲声。此时沐宏放和君沐夕朝着一面墙的方向观望,细看后,墙上挂了张画像。“夕儿,这画像上之人便是你的父亲沐郸。”沐宏放指着画像同她说道。她仔细端详画像,那上面的男子身着蓝色长袍,气宇轩昂,仙气凌然。眉眼之间和她确有些相似之处。心底暗道:一直

  • [综漫]两生缘在线阅读初次见面,请多多指教

    月汐终于告别那洗不完的衣服了,虽然听说了太妃的不正常但是心里一点也不担心,毕竟医院里工作什么人也都是见怪不怪的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又是你!小丫头,你把我撞倒还没有赔我的糖人,现在居然敢到我府里来!还不给我滚出去,凝雪,你死哪里去了!”“太妃,我在这呢,原来是你呀!”月汐欢欢喜喜的来拜见太妃,

  • 春暖夏凉名字不重要了

    我叫宋加藤,是一个网文小说作者,我已经记不起来我最开始写小说是为了什么了,我现在算的上是可怜虫了,父母刚去世一年不到妻子就出轨了,虽然这两者并没有什么关系,但是我觉得一切都是她的错,我报复了她的父母,但那并不是我的本意,可这个贱人竟然联合她的情夫想把我烧死,不过后来我侥幸逃脱,面部严重烧伤,我决定把

  • 绝境修炼在线阅读第6章

    修养几天的重楼,伤势终于恢复,吸收了战斗中剑法招式的感悟。感到饥饿的重楼旋即吩咐魔仆准备了一桌的美食的重楼,悠闲的享受着,还不忘顺便给琉璃弄了些美味佳肴。恢复伤势的重楼这几天就已经突破到魔煞大成期,各种剑法、阵法结界典籍也都小成。《虚无空痕》《五雷正天决》已经突破至大成。可以说是收获满满,抵得过好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