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星际争鱼日记在线阅读第二章

作者:长乐思央 来源:晋江文学城

残月疏星,夜色蒙蒙。

星月下,一骑手驰骋而来,骏马一路呼着热气,马背上的人笼罩在黑色斗篷内。

此时正值初冬,浅水滩河尚未结冰,骑手拐入河滩,涉浅水,溅着水花冲到了河对岸,继续疾驰向远方山林。

前方林木幽深,光影绰绰,暗夜荒野难辨道路,唯有南边山脚灯火隐隐约约,依稀可见一个道观。

道观虽小,却是一座古观,名为南麓观,前朝就有了,香火一直很旺,但一场大火把这座道观几乎烧成白地,只剩下半间真武殿歪立于废墟之中,当时战火纷飞,募不到重建道观的善款,挂单的道人都散了,道观沦为路人临时歇脚之所。

两百余年前,一名书生衣短葛,乘青驹,进京赶考,功名不就而黯然回乡,途中夜宿于南麓观。见古观盛况不在,仅余真武帝君像亦是漆画脱落,泥胎外露,困于颓壁残垣之中,无半寸瓦片遮头,书生想起自己十年寒窗,屡试不中,可谓命途多舛,不禁感慨道:“大丈夫生世不谐,困如是也。”话音刚落,书生福灵心至,抬头望天,见夜空中繁星璀璨分外明亮……恍惚之中,书生忽觉脑海中多了些什么,细细凝思,竟是洋洋洒洒数百字的道经,字字珠玑,深奥玄机……

那夜,天地灵机复苏,紫气浩荡席卷苍生四海,宇内生灵纷纷感应,倾巢而出,对夜空遥遥探头作谢,遥相庆贺;更有福缘深厚者,偶得深藏千百年之久的道藏传承,譬如那短葛书生……

一朝得道,道法缘成,万般法术,信手沾来。

短葛书生弃儒从道,修为扶摇直上,被梁国尊为护国真人,建纯阳教于大野泽东,感南麓观悟道之恩,便将南麓观依样重建。消息一经外传,无数心慕道法者汇聚,虔诚拜祭,渴望感悟到只言片语,效仿那书生得道之法;由此,南麓观香火盛极一时,盛况持续了很多年才渐渐衰退……

靠近道观,外有灯火环绕,照亮路途,骑手纵马速度不减反增,前方林中忽逸出一团灯火拦在路上,是一个提着灯笼的人影。

骑手紧急勒停,持灯人来到他的跟前,笼罩在斗篷内的骑手抬起了脸,是个面容坚毅的中年人,胡子拉碴,两眼有神,随手拿起一枚令牌出示。

持灯之人仔细盯着令牌看了几眼,面色一肃,对骑手微微行礼后,灯笼迅速收回,重新隐没在林中黑暗里。

黑袍骑手再行了几步,来到道门前跳下坐骑。道观内灯火通明,已有一名黑衣人候在门口,见到骑手立刻迎过来:“大人,观主在殿内等候。”

骑手随手将缰绳丢给了对方,什么话都没说,快步而去进入道门之内,沿着青石铺就的石阶快步向前,脚下几个点落纵越便进入了文昌大殿之外,继续快步进入殿中。

南麓遗迹的正殿供奉的曾是文昌帝君,但自那书生得势之后,自然而然地便改成了真武帝君,大家也不会觉得不妥。自从灵机复苏伊始,如那书生一般得到机缘的人并不少,但也绝不多,多为一方显赫的大人物,在各地呼风唤雨,改供奉的道观与庙宇更是数不胜数,更换道统如家常便饭……

真武大殿内,丈八高的神像巍然屹立,手持伏魔慧剑,脚踏五色灵龟,眼如电光;真武帝君为荡魔统摄三界群邪之神,身边侍立着龟蛇二将,以及记录着三界功过善恶的金童玉女。自道观重建,平日里接待的达官显贵不少,香油钱自然不会少到哪里去,一大四小五尊神像均以金箔覆盖,整座大殿金碧辉煌。

帝像下,一名老迈道人提着灯笼步履匆匆,连忙上前稽首:“有失远迎,贫道是观主余临,不知大人是……”

骑手掀开了斗篷帽子,露出了真容,竟是梁国亲军都尉,燃灯司之首,纪长秋。

“见过都尉大人。”观主余临常年接触达官显贵,一眼便认出了眼前这人。他知道,都尉是只次于将军的武官,秩比二千石,能独领一军,虽称不上权柄赫赫,但也算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

但燃灯司可不同,分量可比都尉重了不止一星半点。自灵机复苏伊始,各地妖患四起,黎明百姓深受其害,梁国搜罗天下奇人成立燃灯司,以降妖除魔为己任。如今百年过去,燃灯司因职权特殊,卧虎藏龙,亦从事收集军情、策反敌将的等工作,不可小觑。因此,燃灯司之首往往权柄通天,由梁王的心腹武将担任,正是眼前的这位中年男子纪长秋。

“勿需多礼。”纪长秋挥了挥手,看也不看神像,脚下不停,在余临的陪伴下穿过正殿,往道观内东拐西绕,熟门熟路地来到道观深处的乾坤殿前。

乾坤殿前冷冷清清,灯笼摇曳着微弱的光,纪长秋四下打量了一眼,徒然停下脚步,扭头看向老观主,厉声道:“人呢?”

身为一司之首,纪长秋自有威严在身,面孔一板老头就已经被吓了一跳,结结巴巴:“大…大人……什么人?”

纪长秋斜目视之,道:“自然是看守乾坤殿的人。”

余临颤颤巍巍:“平日里,乾坤殿外有守卫看守,有个老道负责打扫。那老道又聋又哑,在观中待了很多年,深居简出,只由膳房的人负责送食膳。那日看守的人说,老哑巴突然不见了,寻遍道观不见踪影……要不是老哑巴不见了,我还真不知道这事……”

纪长秋略默,没有再说话。

余临低头不敢看他,沉默中,深夜的寒意缭绕全身……他知道,南麓观对梁国来说意义非凡,尤其这乾坤殿更是重中之重,他入观十余年,安份守己兢兢业业,如今好不容易混到观主的位置,谁想竟发生了这种意外。

就在余临忐忑不安时,纪长秋移步,进入乾坤殿,老头松了口气,快步跟随进入乾坤殿内。

入殿,光线由明变暗,平日里两侧添置了两盏儿臂粗细的大蜡烛,由聋哑道人负责更换,如今聋哑道人失踪,蜡烛无人更换,蜡油耷拉坠地,再无灯火,殿内昏黄一片。

借着幽暗的灯光,纪长秋眯着眼睛,看见殿内正中央供奉着一盏古朴小碗,注满青油,灯焰如青豆幽幽,黯淡无光,好像随时就要熄灭一般。

“纪大人,这就是那位亲自点的灯,自道观重建时,这盏灯就被转移至此,平日里光采夺目,十分吸睛;可自从前天那场暴雨之后,便突然变成了这样……我不知出了何事,怕其有失,这才通知了纯阳教……”

纪长秋靠近那枚古朴小灯,眯着眼睛盯着那豆大的灯火。

此事他亦有耳闻,甚至知道地更为详细:

当年西楚发兵五万,欲袭梁国次丘,梁积贫难已久无力为战,使李涵虚单马赴敌营。楚将见其只身一人,故意安排五千刀斧手站于营外,齐呼“大风!大风!大风!”声如海啸山呼,竟将营帐吹起,灯火吹灭。李涵虚面色不变,曲指微弹,隔空点燃帐中油灯,炯炯光芒中问道:“何来大风。”楚将再下令,五千精锐齐齐发声,竟无法吹灭小小烛火!待李涵虚笑而离去,楚将不信邪,以水淹土掩,金石覆盖,却难掩其芒,遂知李涵虚法力之深厚,退兵再不敢东进……

事后,南麓观重建,楚国以此为礼物奉上,这盏青灯便一直存放于南麓观。

“勿需慌张,此小事耳。那位是何等人物,岂会在乎一盏小小青灯!再说了,其驱火之术早已出神入化,一道法力维持百年不熄,这已是神迹!如今法力耗尽,灯焰由亮转暗,也属正常……”

“那是自然。”观主余临点点头,皱纹密布的脸上瞧不出什么表情来。

“知道此事的都有谁?”纪长秋漫不经心地问道。

余临心中一凛,不敢大意:“乾坤殿常年戒备不许人进,那聋哑道人不见后,是我亲自进殿查看,其余人只知今夜有贵客来访,并不知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

纪长秋嗯了一声,围着青灯绕了一圈,但余临突然有种错觉,好像纪长秋的目光并不在眼前长生灯之上,而是在这脚下的石砖之中。

自他当上观主之后,曾将观里观外重新修缮一番,唯有这乾坤殿意义不同,墙壁是粗糙木墙,地面是破旧老砖,丝毫未换。但若是纪长秋责问起来,他也只能将此事推脱到那知罪潜逃的聋哑老头身上……

纪长秋好像没注意到地砖的不同,只是东看西看绕了一圈,没发现什么。

“那日暴雨前后,道观有何异常?来过什么人?有谁靠近过这殿?从头到尾,无论巨细,通通讲来……”

“乾坤殿比较偏僻,除了送膳之人无人靠近……那场暴雨来去匆匆,香客慌忙跑散避雨,有上香贵人丢了荷包,说是被人偷了……还有,有几间屋顶渗水了,墙上发霉了……”

余临断断续续说了一些,思量道,“至于来的香客,那得问问迎客童子了……”

墙上发霉?纪长秋闻言,循着墙壁仔细寻找,果然看到不少霉斑,在昏暗的室内很是不起眼,“真人点灯处,怎可弄地这般邋遢,快让人打扫干……”

‘净’字尚未出口,纪长秋的声音突然戛然而止,余临好奇地看向他,却发现他的目光牢牢地盯住了西北墙角,那里乌黑一片,让人看不清大概。

愣了片刻,纪长秋忽纵身跃上房梁。

啪嗒,手指微微在梁上一勾借力,人身轻如灵猫,已出现在西北角的墙头,十指轻轻叩入墙壁,如一只壁虎伏于墙角,整个过程一气呵成,竟没发出一丁点声响。

人在墙上,望着眼前霉菌密布的墙角,纪长秋吸气入腹,双腮如蛤蟆一样夸张鼓起,复而吐出,徒然爆发出一声炸响。

“喝!”

嗡地一声,余临仿佛察觉到一股音波在耳畔炸开,正要捂住耳朵,可又什么声响都没有听到,根本毫无动静;正愣神间,忽见木墙上有粉尘污垢散落,是成片的霉菌簌簌往下落。

余临惊骇见到,一枚小剑从纪长秋口中钻出,这小剑仅有尺寸长短,遍体乌黑,柔若绸缎,似有灵性一般,滴溜溜地在墙上盘旋少许,重新化为一道流光钻入纪长秋的口中。

飞剑!这就是练气士的飞剑!

“这…这……”余临惊地瞠目结舌,南麓观虽号称真人悟道之地,但却无练气传承,包括他这个观主在内,仅有几个锤炼体魄,肉体强横的道人撑住门面,精通练气的一个没有。

纪长秋出身军伍,身居高位,居然也是个练气士。余临不禁想起来,不知是哪一年,曾有一名年少轻狂的练气士,打遍梁京无敌手,号称梁京第一人,欲以剑修之躯挑战身为法修的李真人,结果具体不知,但多半是输了,不然为何名声不显?

此时,纪长秋却没功夫理会老头的惊骇,他死死地盯着西北墙角,殿内昏暗无比,但以他的目力自然能看清个大概——

霉菌散落。

墙上。

显现出一行蝇头小字,淡薄如翼,却入木三分。

字迹自上而下,越往下越淡……看到下面,纪长秋心里越来越沉,他忍住心中翻乱的念头,五指抚过,将几枚字迹抹去,身影一闪回到了余临身旁。

“乾坤殿没问题,出去罢,去给我准备间厢房。”

“是。”

……

延伸阅读

优威加盟  http://www.iowacityyachtclub.com/d1lh.shtml
优威食品机械是一家具有研发生产能力的高新科技型企业。公司成立以来通过与飞利浦官方的不

居梦莱家纺加盟  http://www.iowacityyachtclub.com/s5cz.shtml
居梦莱家纺加盟_公司简介上海居梦莱家用纺织品有限公司自成立以来,一直致力于家纺用品的

YOYOSO韩尚优品加盟  http://www.iowacityyachtclub.com/gzfj.shtml
YOYOSO韩尚优品国内外快时尚百货品牌简介“YOYOSO韩尚优品”品牌由马欢女士始

YOGOO定制车身改色加盟  http://www.iowacityyachtclub.com/gcbn.shtml
YOGOO创始于2011年,多年以来有着一群原创设计团队管控整体设计和施工流程,持续

玉天娇加盟  http://www.iowacityyachtclub.com/yu0u.shtml
玉天娇翡翠连锁品牌拥有一个由中国福文化导师领衔的导师团队,玉天娇翡翠连锁品牌产品由市

衡正加盟  http://www.iowacityyachtclub.com/pzn6.shtml
衡正衡正保健品关爱人类健康,为广大人民服务,潜心研药。辽宁中科昆仑健康管理有限公司是

鸿发加盟  http://www.iowacityyachtclub.com/dryl.shtml
鸿发喷油枪成立于2001年,生产、代理批发、少售各种品牌笔枪,喷笔,胭脂枪,画笔,喷

魔星钻加盟  http://www.iowacityyachtclub.com/gnuq.shtml
SquareSiliconeEuropeBVBA(中译:斯瑰尔思康欧洲有限公司)是安

星缘加盟  http://www.iowacityyachtclub.com/phe3.shtml
星缘梳子总部是以牛羊角梳、、刮痧板、、美容片、按摩棒、、套装、摆挂饰、工艺品等产品生

锦利莱加盟  http://www.iowacityyachtclub.com/pi4u.shtml
锦利莱家居布艺始于2005年。始终不渝坚持窗帘窗饰产品开发,建立了以服务重量级客户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求个身体去结婚第三章在线阅读

    雪音给的新歌通过云回交给了公司,公司一边对云回突然会作曲感到惊讶,云回又是一通胡扯,不管信不信总之是她弄出来的。“云回呐,这是公司给你布置的工作室,你有这才华之前怎么不早拿出来。”晚上回宿舍之前,宋久恩带着她看了眼公司新给云回布置的工作室,还给云回准备了一份申请表,是申请作曲家协会用的。“这是申请表

  • 穿到古代当名士在线阅读第2章

    马文生把自己怎么来西郭村的事儿说了。她点了点头,“你是大学生,不能和村干部们搞在一起吃吃喝喝。要有自己的主意,想点脱贫致富的办法来。”马文生听着她的话,有些错愕。这个不像是聊天,更像是指示了。“有纸吗?”她问道。马文生摇摇头。这个时候,他哪有这个。再说了,他知道这个女人要什么纸啊。汗啊。“把手伸过来

  • 我的皇帝工会在线阅读能在**里面触发女装技能

    上了个厕所回来。看了看弹幕。可以,完全没有几个弹幕。唯一有得那几个弹幕还是在讨论着刚刚听到的那尖叫声。“咦,什么情况,怎么我落的地方是机场啊。”刚刚去厕所之前,刘琦按下了准备按钮,结果想不到,自己一回来,就发现航班就在机场的上空。而且还在自由落下中。看了看航线。在Z城斜着向着机场的位置飞过来的。而机

  • 主宰大道神秘男婴

    “大祭司,今日祭坛活动已准备就绪,接下来还请您出席,主持祭祀”一神秘庄园内,生机勃勃,盎然而立,清新气息栩栩而生,而此时庄园深处一大殿前,一名婀娜多姿的长发少女正恭恭敬敬的对着殿内躬身道“好”平静的时光总是流逝的特别快,大约过了半响,大殿之内才传来一道若有似无的声音,声音虽然非常的小,但是听到它的人

  • 穿成守寡的恶毒男配之第8章 赐刀(9)

    时间再次转为,狂三与北神在短短的几分钟之内,本来如此宁静的山谷,却早已化为土坑,黄沙卷起,碎石翻滚,憔悴的树木,和战斗之声此时的夜神,双眼无比纯粹,像一面镜子般,无法看透他内心的波动,双手依然合并,浑身散发着紫金之色,而这无尽的黑暗之中,他却成了唯一的光源而狂三呢?手中的刀,早已划入剑鞘,她双脚站在

  • [凹凸世界] 明月入怀之贱婢

    宁迦惊愕地睁大眼睛,一动不动看着他,还半天都没反应过来。直到一道调侃的声音在后面响起:“看来你说错了,没有女孩子逃得过我们Sin神的魅力。”宁迦终于回过神,低下头去看他的鞋子,那水迹还留在鞋面,她边伸手边道:“不好意思,把你鞋子湿了,我帮你擦干净。”然而那只脚仍旧是退了开,这是一个明显拒绝的动作。“

  • 穿梭诸天的光头大魔王在线阅读美貌室友(2)

    秦少卿也不是那么不识趣的人,立即改口回答了他之前的问题。“放心吧,我跟她约好了,明天下午这个时候她会再来。”……叶凉烟目前是盛京医科大学一名医学系的大二学生。从盛京医院离开后,她就乘公交车回学校了,下午她还有两节课要上。一直到上完课,回到寝室,她才觉得缓过来一口气。寝室里只有她一个人,室友们都还没回

  • 晨希时光在线阅读第十章

    展欢心下愤怒难受,也不顾姜青青一人在山上,便闪身离去,待要回去寻她时只见她已被刘山君带走,微风吹起他衣袂飘飘,文逸俊秀的脸庞也不由得出现一丝苦恼。姜青青啊姜青青,你如此不领我的情,当初果真是不应该同情你的,如今你让我自寻烦恼,又让我如何甘心?可是,我展欢看上的人,又怎么容得下她心里有着别人。想着心里

  • 穿越的夫君失忆了之毛不易,黄子韬,鹿晗,宋茜(3)

    大雨将整个空间洗刷干净,天空蔚蓝,无一丝阴霾,空气中夹杂着草木和花朵的清香。小火车呼啸驶来。镜头聚焦在这辆小火车上的101位少女,她们动人的脸上夹杂着憧憬、迷茫、以及——兴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是我们训练的地方吗”“我天太漂亮了!!”“这是公主的城堡吗!”“这也太豪华了吧我的天呐!!

  • 快穿之我想有个温暖的家第七章在线阅读

    “这样啊,真是失礼了。初次见面本尊是……才怪啊!”红衣男人瞪着一双丹凤眼,皮笑肉不笑道:“本尊才不相信,楚面瘫那个家伙没有告诉过你本尊的名字!区区小辈,胆子倒是挺大的啊!”“前辈说笑了。虽然晚辈记性并不算好,但若是师尊所言,自然是全都记得一清二楚。”脸上肌肉酸疼得厉害,捆绑着四肢的丝线也不知到底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