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何不于君指上听之第七章

作者:子拉加奈 来源:17K小说网

等待,原来是可以很漫长的。

不二周助翘着手,倚着街角处的电线杆望着那栋诊所。

直到夜幕降临,都不见他所等待的人出现。

是继续等下去直到见到她回家后再离开还是现在就离开……

不二周助苦笑,要是他真的不想再等下去又有谁能阻得了。

就在不二周助踱步思考之际,诊所的护士突然走了出门四处张望,在见到不远处的不二周助后,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笑着对他招手喊道:“对街那位穿校服的小帅哥,过来一下。”

不二周助好看的眉轻皱了一下,唇上一抿,拉紧背包带子,大步走出角落往护士走去。

护士小西见不二周助长相温文又秀气得很,这种类型的正太正好是她所喜爱的,便热情又热心地将他招进门来,问:“小帅哥是跟小藤一起来的么?怎么一直在外面等呢?天都黑了,在外面不太安全,快进来吧。”

不二周助略为一低头,温和地笑了一记,态度诚恳说道:“抱歉打扰到你们,我是越前的同学不二。”

“就是等人也不用虐待自己的啊!而且我们的医生见你在外面一直站着,便猜起你到底想干什么?”护士小西打趣地伸手欲拍不二周助的肩膀,怎知不二正好一个侧身,避开了她这明显不太必要的动作。

豆腐没吃成,小西耸耸肩,按林屿交代的把不二周助带上二楼去。

不二周助才进玄关,便看到这房子非常现代又非常精巧的设计。门口不算大,但内在空间一眼望尽依然很是宽阔,冷色调的装潢下有种身处专业医院的感觉,而且多间间室有分门别类得很清楚,一看便知这诊所相当有规模。

不二周助拉着挂在肩上的背包,略抬头上望镂空金属墙壁后的二楼,一步一步跟着护士小西的带领顺着同色金属的旋转楼梯走到二楼。

在二楼开阔的休息室中,不二周助一眼就看到一旁躺在沙发床上酣睡的越前藤。

小西竖着一个手指放在唇中,对不二周助作了个噤声动作,低声说:“水吧那边的是我们的专业医生,如果你有什么疑问的可以问他的。我下楼工作去了,拜拜。”

“我明白了,谢谢。”不二周助同样低声说,点头。同时望向另一边那半开放式的厨房里的唯一一个穿着大白褂的高挺男子正背对着他在忙碌着。

等小西离开之后,不二周助见越前藤神情恬然,便放心下来地轻松一笑。

不二周助眉眼弯弯的,煞是好看。

在厨房里忙完一轮的林屿此时转身,见不二周助站在越前藤所睡着的沙发边,张着微笑对他说:“要不要过来这坐坐,站在那边挺招人留意的。”

“打扰了。”忽如而来的声音,让不二周助微微一怔,凝了凝神,弯起一抹淡然的微笑走到水吧台边。

“坐吧。”林屿指了一下吧台旁的高凳,待不二周助坐下后递给他一碟三文治和一杯白开水,笑得很阳光很温和地说:“在外面站了这么久,估计也饿了吧?刚热好的,试试。”

“多谢。”不二周助接过,将东西轻放到吧台上。“你怎么知道我的呢?”

林屿没介意,微笑着继续他的话:“这边的窗刚好对着街道,平日这里很少有学生出没。而且,我刚才听小藤说她最近转学了,想必你是她的新同学吧?东京人么?”

不二周助微微一笑看着林屿,礼貌地伸出手道:“不二周助,东京青春学园初中部三年级的学生,越前藤的新同学。”

林屿伸手回握,朗然一笑,说道:“林屿,这诊所的驻诊医生之一。”

林屿的相貌相当很出众,脸相眉目中虽然没有时下帅哥该有的冷峻,身高虽高却看来略显瘦弱,此时穿着大白褂反而有种清朗俊逸的味道。更加之他的笑容很阳光,不对称的酒窝让那份阳光温暖变得有点懒洋洋,令人感到温和无害,可信任度十分。

“依我看,以小藤的性子可不会随意与旁人深交到触及她自己的事情这程度,所以你是瞒着她过来这里的吧?”林屿一张笑脸不变,但对不二周助的到来也摸到一些门道。

不二周助微微笑了笑,笑意不深因而落得有些尴尬,避重就轻地回道:“估计是吧……林医生不会把我这事给供出来吧?”

林屿拿起泡好的咖啡,低头闭眼品尝了一口,再抬头时凝视了不二周助好一会才慢慢摇头,朗然的笑容渐渐变得温和,“你的事还是你自己决定吧,我也不想小藤在日后面对新同学的时候难堪。不过,很谢谢你这一路上对小藤的照顾。她这人其实很害羞内向,使得她接受不了改变,任何一个新的环境对她来说等于重新活一次,中间很多事情麻烦到同学你了吧?”

不二周助眯着眼歪着头,语调比刚才也低了些的说:“说麻烦也太严重了,同学之间相互帮忙也是应该的。而且,越前同学也不是会给别人添麻烦的人。”

他转身看了一眼远处正沉溺在睡梦中的越前藤,半是疑惑半是询问林屿:“只是……今天的情况有些不太对劲,她……没事吧?”

“没事没事,只是个老毛病而已。而且如今照观察所得,情况还比我想象中好呢,她自身很努力着,只是还是要接受一段时间的治疗。”林屿抿唇一笑,看向越前藤的眼里交杂了痛惜与温柔,“在你们现在这样的年纪,好强并不是不好,但如果可以别让她对自己过于逞强。”

是吗?

不二周助不是医生,所以没有林屿想得那般乐观。毕竟之前与越前藤相处下来的那段日子,他只觉得她刻意将自己孤立起来。如果这样已经是比想象中好,那么不好的情况呢?

忽然间,他不敢再想象下去。

直接面对林屿,几分急切几分关心地问:“林医生,我冒昧地问一下。越前同学她这是什么病?很严重?。”

“病人的隐私可不能私下透露,这是医生的专业守则。”林屿此时泛起医生安抚病人的微笑,温和却不容置疑地说:“如果当事人愿意告知,你问就会知道了。”看了看手表,“时间也不早了,等下我送小藤回去东京那边的住处。要不,我也送你一程?”

“我想,不用了。”不二周助跳下高凳,微笑有礼的说:“既然她不知道,就这样继续好了。谢谢你的招待,我先走了。”

说别,不二周助退场得很简单,如同他的到来,越前藤仍一无所知。

林屿看着不二周助温和中带着傲气的身影消失在楼梯之下,缓缓地拿出口袋里的PDA轻点输入,便将其放回口袋中去,望天状。“想我堂堂一位医生,拿点病人的情况资料还得偷偷摸摸的来,容易么我?”

叹气。

独自彷徨在一个孤单城市,是一种怎样的感觉,他不曾理解。

青学初中部三年级的课程很正常,正常得课堂上只闻粉笔在黑板上跳跃式行走的声音以及教课老师不时转换声调却依旧乏味得让人昏昏欲睡的讲解,讲台下那些面临着升中考试的压力的三年级学生们不停地在笔记上速记中,十分认真刻苦,至少在表面是如此。

同样做着笔记,聆听着授课老师点评的不二周助在记录完一则重点之后抬头看向黑板,眼前的视野开阔清晰,唯独平日存在感十足的座位如今空了一片。不二周助手上书写中的笔稍微停了一下,眼角余光落在他前面空出来的课桌座位上,神色露出一丝迟疑。

越前同学今天没来,莫非她的病情并没有那位医生所说的来得乐观?她究竟是得了什么病?纵观平日她的身体健康还算不错,即使在前一段时间的体育测试里她也没有什么问题出现。除了喜欢离群独处、沉默孤僻之外,并无太大的异象……究竟是怎么了?

此时,黑板上已经换了一画的板书,不二周助一下子回神低头看下手中的笔,手指一转,笔旋转一圈握牢在手,动笔记录。

这事还是别想太多了,毕竟这是别人的私隐,他这样的外人不必插足。

三天后

“不二,快点快点,训练时间快到啦。”

菊丸英二动作爽利地一个甩手背包就被甩到背上,侧身对还在收拾书包的不二周助催促。

“恩,再等我一下,还有些东西。”

不二周助的动作不徐不疾,以他的习惯将所有东西收拾放好。

“你的动作可慢了,咱们要是迟到罚跑是小事,我可不想要去喝乾那些特制的蔬菜汁,那种恶心现在想起来都很难受。”菊丸厌恶地做出个呕吐的表情。

“其实乾做的蔬菜汁的味道挺不错。” 不二周助微笑着,蛮可亲的样子。

“全队可能就你一个人喜欢,我可不要再喝啊啊啊啊啊啊!”菊丸仰天大喊。

不二周助被菊丸英二的举动逗乐地笑了。

“喂喂。”菊丸英二想跳上不二周助的课桌坐却被他随手拿起的课本给挡了下来,只好顺势转身坐上他前面的空位置上,手指勾动,示意不二周助靠近些,刻意地低声下来对他说:“最新八卦回来的消息,要不要听?”

“啥啊?”

“就是关于你上一任前座的消息,她不是已经快3天没消息了么?我今天在教室办公室听到的,说她请的是病假。”菊丸英二指了指他现在坐的位置,一脸兴致勃勃地说起他不久前听到的小道消息。

“那有什么奇怪的?生病的事情谁都会遇到。”不二周助只是温和笑了笑地点明。

“但要请假10多天的病假可就是大事了。你想想,本来国三的课程已经够紧张了,她还是在国三这重要的时候转学过来,要不是很严重的事老师会让她请这么多天的假么?”

“你说的有道理。不过我的东西收拾好了,要是你想继续说下去就继续吧!我先走啦。”背上背包,不二周助笑着说着就已经走了出去,走在往网球场的路上。

“等等我啊,不二。”菊丸英二跑起来地追向不二周助,可嘴巴却没停下来。“不二你就不好奇么?很难得有这么不寻常的事情发生在我们身边的啊!不二你听我说啊!”

不二周助停下脚步,对着窗忽然似有发现地说道:“呃~,刚刚走进更衣室的人好像是手冢。”

菊丸英二听了,立即飞速快跑往球场而去,“啊!快走!不然会被部长认为是迟到了。”

被落下原地的不二看菊丸跑着离开的身影,脸上露出的微笑是多么地和煦春风啊!

然而,那样的笑容只停留了片刻。

笑容渐渐收起,不二周助脚下的步伐却渐渐增大。

十多天的病假……她的病情真的这么严重么?

十多天后的某天

日子过得一如往常,人们仍然做着他们该做的事情。日子过去了,时间流逝得无关痛痒。

在这些日子里,不二周助一直在想一个问题:在这个世界上,多一个人和少一个人会有什么影响?

然而事实却给他证明,那是没影响……

人与人之间是个独立存在的个体,而世界却是一个整体。作为整体断不会因为个体的增多减少而发生改变,其他存在的个体也不会为这一个体而改变他们长久以来的生活方式,即使是有一个个体消失在茫茫人海中,也是稍无声色的。

可存在过的即是事实。

即使是有天它不见了,如同石子掉进水中会沉没失去影踪,但水面也有因这块石头的掉入产生起阵阵涟漪。

其实这些都是很平常的事情,是他思想太过活跃了吧?

不二周助挥拍,将异常跳跃的网球击回对场,脸上露出一抹说和煦如春风的微笑。

他的对手技术略逊造成回击失误,网球就在对方场地里弹地跳出界外。

“GAME BY 不二。”

晋级赛事,犹如练习赛般赢得有些毫无悬念。

那么,接下来要面对的对手,就是青学的强敌——冰帝。

延伸阅读

剑乞在线阅读赛车  http://www.xmzdh.cn/613c.shtml
上官凝雪一想到以后就自己住,做什么事情都不用再被爹地,妈咪管着,她的心情就超愉快,刚

驸马太娇羞在线阅读第二节  http://www.xmzdh.cn/ny7i.shtml
瑞亚双语幼儿园以培养精英幼儿为口号。每天这里出没的豪车表明,这些孩子的父辈都是成功人

遥梦流年在线阅读第3章  http://www.xmzdh.cn/s7pm.shtml
3我索性拿他调侃,说某天他如果像麦当娜一样有名,我就给他写本成名史。说到这儿我突然想

合成帝王在线阅读第六节  http://www.xmzdh.cn/xtm1.shtml
“是好汉的话,容咱家先休息休息,而后再战?”想好策略,崔成秀倒也不再着急,他狡黠的眼

大师寂寞求婚那些事  http://www.xmzdh.cn/hom.shtml
向一阳是个相当注重仪式感的人,他既已决定给向一暖一个终生难忘的惊喜,那便真的用心准备

这个中单太稳健了在线阅读第十章  http://www.xmzdh.cn/byoj.shtml
11:30,众人披荆斩棘,总算是爬上了山顶,安静一马当先,冲上来就对山谷一阵大喊:“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第5章在线阅读  http://www.xmzdh.cn/yiaw.shtml
对于第一次出门,陌灵表现得很平静,二十多年呆在岭南山一带,熟悉这边的环境,也习惯了安

离婚后我身价百亿[穿书]之第九章  http://www.xmzdh.cn/nano.shtml
禹舒一个完美的后空翻在等待着掉进水里的瞬间,禹舒还听到了一阵欢呼心想:“这群人是有多

[暮光之城]凯厄斯是吧,你站住!之第十章  http://www.xmzdh.cn/djcv.shtml
每个星期一的早读课都要举行升旗仪式。叶清棋和茶师侯在路上买了早点来到操场,在班级队伍

宝莲同人逍遥游在线阅读第9节  http://www.xmzdh.cn/aigw.shtml
“啊?你、你什么意思?”林天泰不知道李羽之忽然生气是怎么回事,让他比较惊怒。李羽之此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是你的英雄之鬼宗鬼魂(4)

    此时的林府,上下充盈这一种落寞的感觉,林雷与林异现在也是焦头烂额。本来很是安全的路途谁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一时间兄弟二人也是无从下手。首先他们无法确定自家的探险队现在身在何处,如果遇险现在是否有人存活,最重要的是自己最担心生生的母亲现在的处境任何。会不会也遇到劫队、会不会受伤,最坏的是那帮劫队会不

  • 小月狐流放!房俊的觉悟

    房俊的话落下,甘露殿内一片的寂静。长孙无忌等一众元老,呆呆的看着房俊,不明白他为什么会拒绝。哈!成为皇帝的亲家不好吗?为什么要拒绝?房玄龄更是狠狠的瞪着房俊,看样子是把他当成了不孝子。也是,俗话说:伴君如伴虎!房俊当着众多老臣的面拒绝了李世民,万一火气攻心,来个满门抄斩怎么办!李世民的大脑更是宕机了

  • 任你怎样我冶喜欢在线阅读第8章

    贺子璋双手插在裤袋里,精致优雅的俊颜上满是笑意。“这个你说了不算。”贺霖拉住宋思凌的手臂,从人群中挤出去。走到人少的角落里,贺霖蹙眉看着她:“不要和他来往,他很危险。”宋思凌垂眸:“是他总是缠着我。”“我知道。”贺霖的眉头皱得更紧了。正是因为这样,他才如此担心。贺子璋到底想做什么?他这是怨恨他,想把

  • [白蛇传]爱上出家人之第一章 争社稷兄弟阋墙 4,神音现(5)

    奈何塔,奈何他。王霸天下,帝王身家。既陷囹圄,罔顾其他。不得不尔,如之奈何。彼时洛阳的夏日还没有后世那么酷热,奈何塔外还有清风徐来,荆烈却只感到更加燥热。塔门紧闭,内里却似乎有一股热气源源不断的传来。作为十八护卫之一,他其实是贾诩暗地操纵的刺客集团中一名顶尖刺客。他的身份并不高,奉命于上,难知就里,

  • 大唐:宠妻狂魔第10章在线阅读

    小玉看着水霖铃忧愁的面容,特意提到了音调说道:“小姐,这是少爷特意特意在走之前让我送来带给小姐的,是宫廷里面御膳房做的,很好吃,小姐,你来尝一尝。”小玉六岁的时候被他的无良老父给卖到了青楼,十二岁的时候被老鸨强逼这要接跟一名比他爷爷还要大的老头。幸亏小姐出面把她留在了身边这才保全了清白。之后她就一直

  • 每天亲我一下人不狠,站不稳。

    正所谓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新时代也是一样,牛逼人物数不胜数,但是巅峰的位置只有那么几个,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展开,不是战场胜似战场。最后那几个屹立于金字塔顶端的人物,纷纷感慨:“人不狠,站不稳。”帝都,这是一座竞争压力最为残酷的都市。但是往往最为残酷的地方终将诞生最为强大的存在。人类自古以

  • 篮坛:快船王朝在线阅读第七章

    谭媚萱回家之后,直接找到自己的爷爷,也就是荆南大学校长,谭振业。“糟老头子,明天把祝雨张虹给开除了!”对于想害自己的人,谭媚萱绝对不会放过。只有永远离开荆南大学,才是对她们最好的惩罚。“怎么了?她们不是你的室友吗?为何突然要开除她们?”等到谭媚萱把事情经过阐述一番,谭振业气得胡子发抖。想用自己孙女的

  • 24小时宠物医院在线阅读第4章

    微生晓看了一眼莫离,后者讪讪地背过手。没办法,这里的天道管得太严,连比较基本的咒术都不许使用,真是坑。那厢赵云澜已经爬起来了,半开玩笑:“小莫啊,你怎么不拉我一把,要不是沈教授,我今天可就交代在这儿了。”莫离:“……”我可去你的吧,本宫吃狗粮吃到撑,还有空管你嘞。赵处见莫离不理他,转向呆呆瘫坐在那儿

  • 耶路撒冷在线阅读第五章

    李国富开车把江夏送到了学校,就匆忙回去上班了。江夏因为出了车祸,在医院里住了半个月的时间,时隔多日,再次见到脑海中熟悉的校园,可心情却与以往不同了。这个世界的江夏,父亲的遗体还躺在医院里,可以说尸骨未寒,沉冤未洗,死不瞑目,而那个肇事司机至今还没有抓到。如今的江夏除了上学,什么都做不了。“可恶!江夏

  • 无限索取在线阅读第二章

    呱六郎最终还是托了梅梅的关系,厚着脸皮找到了这次妖怪集市的主办方。对方是一只铁鼠,穿着一身僧袍,手上拿着化缘用的钵,手臂上还挂着一串佛珠,长得很像人类,不过头上戴着的斗笠露出了他两只老鼠耳朵,暴露了他妖怪的身份,他踩在了一枚铜板上面,像是踩着单轮自行车一般摇摇晃晃的。那铜板就有两个呱六郎那么大,就在